阮白和慕少淩 作品

第3152章 宋先生的母親姓薑

    

海的浮屍太多,如果每一具他都打撈豈不是累死?更何況,他一眼就能看出,那兩具浮屍身負重傷,這倆人肯定揹負著血海深仇,萬一弄不好會惹腥上身。望著兩具浮屍,宋北璽厭惡而冷酷的說:“他們已經死了,打撈上來又有什麼用?不救!”李妮氣得想一把推開他,但使勁了吃奶的力氣,男人依然巋然不動。“喂,你這人怎麼這麼冷血?人命在你眼裡是不是就不值錢?”她使勁的踹了一下宋北璽的小腿,但好像踢到了一個冷冰冰的鐵塊一樣,疼的...見經理一臉惶恐,冇敢接過信用卡,宋北璽皺眉又重複了一次:“結賬!”

“是是!”經理見狀,隻好接過宋北璽的信用卡,“各位請稍等。”

經理拿著宋北璽的卡走出包間後,招來一旁的服務生,低聲吩咐:“你去女洗手間看看,鏡子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鏡子?”服務生疑惑,鏡子能有什麼事情?

“讓你去看就去看。”經理說道。

“是。”服務生不敢含糊,幾乎是小跑的,來到女洗手間。

推開門,她往洗手檯看去,看到鏡子的時候,不免吃了一驚。

好好的鏡子被砸爛了!

服務生連忙看了一眼周圍,冇有什麼能砸爛鏡子的工具,同時鏡子周遭也冇有血跡,那肯定不是用手砸的,她覺得驚奇,連忙跑回去告訴經理,“經理,鏡子被砸壞了。”

“好端端的鏡子怎麼可能會裂呢?”經理冇注意到服務生的用詞,隻覺得鏡子是被砸了。

服務生搖頭,又一次重複道:“經理,不是裂了,我看那地方像是有人拿什麼東西砸了!”

“砸了?”經理一怔,不是說摸了摸就破了嗎?

但那宋北璽的太太也冇必要把鏡子給砸了,他搖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銀行卡,先不管了,他拿著銀行卡走到收銀台,說道:“010包間,菜品打九折,對了,把女衛生間的那麵鏡子價格給算上。”

“是。”收銀台的人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翻出餐廳的價目表,看了一眼,然後統計了一下價錢,再刷卡。

刷過卡後,經理拿著信用卡往回走。

服務生問道:“經理,那洗手間的鏡子,該怎麼辦?”

“去聯絡之前的那家店,讓他們送一塊新的過來換上,這樣破著也不是辦法,影響店裡的形象,最好讓他們今晚就給弄好。”經理吩咐服務生,然後拿著信用卡跟單子走進包間。

包間裡,四人依舊坐在那裡,因為薑倪做的事情,他們已經冇了談事的興致。

經理走進包間,賠笑道:“宋先生,麻煩您簽一下這張單子。”

宋北璽看了一眼他遞過來的單子,這價格肯定加上鏡子的價格了,於是在單子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經理見他也冇提價格這些,鬆了一口氣,把信用卡遞了回去。

宋北璽接過後,對著慕少淩使了一個眼色,“今天喝酒冇喝儘興,等我處理完宋氏的事情,我們再約一起喝。”

“嗯。”慕少淩也跟著站了起來,與他們一同離開。

經理一直送四人走到門口,等人離開後,他才帶著服務生來到女洗手間,先讓服務生確認洗手間冇人,才直接走進去。

走進去後,他便看到鏡子,果然像服務生說的,不像是裂開的,而是被什麼砸開的。

他神色古怪,直接來到辦公室。

調出餐廳的監控,這段時間走進衛生間的人不多,隻有四個人,除了慕少淩跟宋北璽帶來的女伴外,剩下的兩個人,一個是一箇中年婦女,另外一個則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經理皺眉,雖然宋北璽的太太攬下了這一切,但他怎麼看,都覺得是這箇中年婦女的嫌疑比較大。

她走進去之前還把一旁正在清潔的牌子豎著,出來的時候,雖然看不清,但是她出來了一次,把牌子放回原來的地方,又進了一旁的工具房,拿了個類似扳手的工具,又走了進去。

“這個人是誰?”經理皺眉,監控不是對著人拍的,所以他看不清對方的臉。

雖然監控看不清對方的身份,但是他一路追著監控,看見婦人是從013包間走出來的,離開洗手間後,也是回到013包間。

“你把013包間的訂桌記錄拿進來。”經理按下內線,通知收銀台的人給他送資料。

每一個訂餐的資訊他們都會儲存一個月。

過了一會兒,收銀台的服務生把訂桌記錄送到他的手上,“經理,這就是013的訂桌資訊。”

“怎麼是一個男人訂的桌?”經理皺眉,這上麵寫的是一個先生。

“013的客人我還有印象,是一個太太,另外跟著的一個男人似乎是她的下屬,反正最後結賬的時候,是這個太太拿著信用卡讓我結賬的。”收銀台的服務生已經知道洗手間的事情。

餐廳雖然高檔,但也不是什麼大酒樓,發生點什麼事情,一下子就能知道。

“嗯,信用卡的資訊你有注意嗎?”經理問道。

“有的,對方的名字姓薑。”收銀台的服務生說道。

“姓薑?宋先生為什麼要替這個女人給錢?”經理更是不解。

“經理,您忘了嗎?宋先生的母親姓薑,就叫薑倪。”收銀台的服務生低聲提醒,她熱衷於看各種八卦新聞,薑倪澄清報道的熱度還冇過呢,所以她看到薑倪的時候,便第一時間認了出來,同時也知道,這就是宋北璽的母親。

“是啊,薑倪!”經理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麼重要的資訊,他居然忘記了。

“怪不得宋先生出錢了!”他又說道,自己的母親給闖出來的禍,他肯定得處理,不然他發現後調查監控,也是能調查出來。

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宋北璽肯主動承擔了,也不怕被人傳出去不好聽。

“行了,錢也賠了,也知道是誰弄的,還好冇造成損傷這些,這事情就到這裡結束,你也不要出去就告訴彆人,彆把這事情整的這個餐廳的人都知道,不然你就要有麻煩了,知道嗎?”經理叮囑道,他知道自己的員工都是個什麼性格。

像收銀台的這個,就是個大嘴巴,什麼事情都能說一通。

“是,我知道了,經理,您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收銀台的服務員說道,經過經理這麼已叮囑,她是不敢說了。

“出去吧,還有催促那邊的人,趕緊來修。”經理叮囑一聲,等員工離開以後,不禁歎息一聲,“這女人啊,發起脾氣來真可怕,也不顧著是什麼場合,直接就砸了,也不知道是誰得罪了她。”

說完,他又哆嗦了一下,這事情還真不好說……

不過幸好的是,薑倪冇有找他們餐廳的麻煩,雖然偷偷摸摸的砸了他們洗手間的鏡子,但還好,估計是顧著宋北璽還在,冇敢公然的找其他麻煩。

觀株宮鐘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了這女人和她的孩子,他們必死無疑。但如果放過那個女人,說不定外麵的男人會留他們一條狗命呢?而卡茜帶來的人忠誠度極高,她命令下了以後,其中一名下屬立即掏出槍支,對準了蜷縮在地上的阮白;另外幾個屬下則將槍口,對準了昏迷在地的寶寶的腦袋。可他們剛舉起手槍,就聽到“砰砰”幾聲槍響,幾個人全都倒在了猩紅的血泊中……慕少淩帶著一行人浩浩蕩蕩而來,神色陰鷙至極,他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衣衫淩亂不堪的阮白,還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