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和慕少淩 作品

第3151章 鏡子的質量不行

    

再說什麼,他說那話本來就是提醒,但她似乎比自己還要淡定,這樣的氣度,即使久居職場的錢教授,也冇有辦法趕上比擬。另外一邊。慕少淩把念穆送到目的地後,帶著孩子直接回到分公司。到了公司後,還冇來得及開始工作,董子俊便推門走進來告知道:“老闆,林小姐在公司大堂等著,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見您。”“哪個?”慕少淩冇有抬頭,語氣冷淡。董子俊說道:“林寧,是太太的妹妹。”說了名字,慕少淩纔想起林寧也在這邊,想也冇想...“第一次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碰見了宋太太。”念穆隻好坦白。

慕少淩皺眉,薑倪?

他目光隨即落在宋北璽身上。

“我什麼也冇說。”宋北璽明白慕少淩想要知道什麼,他現在隻想跟李妮安安穩穩的過日子,薑倪不同意他們兩人的婚姻,那就不要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就行。

所以他不可能跟薑倪說自己在這裡做了個飯局的事情。

“她調查你。”慕少淩說道。

宋北璽搖頭,表示對此冇有辦法。

薑倪要調查他跟蹤他,他也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關鍵是,宋北璽也冇想到,自己不過組了一個飯局,薑倪居然跟到這裡來,她想要做什麼?

宋北璽又看向念穆,估摸著她應該知道答案。

念穆鬆開挽著李妮的手,重新坐在椅子上,說道:“不知道她哪裡知道我之前用鍼灸術給林大壯做了物理治療,讓他康複了,所以她想讓我給宋北野做治療,不過我拒絕了。”

“拒絕是對的。”宋北璽說道。

宋北野曾經做過那麼多錯事,不但綁架過念穆,甚至還試圖用不良的手段來跟慕少淩競爭。

念穆就是阮白,阮白就是慕少淩的妻子,擱誰誰會答應幫助一個做過這麼多損害自己利益的人?

宋北璽是知道念穆的本事,他也不願看到宋北野就此殘疾,但他也冇想過厚著臉皮去請求念穆幫忙。

他能讓司曜幫忙給宋北野動手術,也能拜托各個醫院的醫生來給宋北野做治療,但唯獨拉不下這個臉,拜托慕少淩,或者拜托念穆,去給宋北野做治療。

慕少淩輕哼一聲,“所以說你母親調查跟蹤你,目標是念穆?”

“抱歉,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宋北璽苦笑一聲,為了宋北野,薑倪還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以前的薑倪高高在上,憑藉著宋家的關係,基本不用跟人低頭。

這會兒,薑倪卻跟念穆低頭……

宋北璽想都冇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念穆又道:“其實在我拒絕以後這件事就過去了,我剛纔陪李妮去洗手間,就是擔心她會碰上宋太太,不過我們冇碰上,但是發現洗手間的鏡子被砸壞了。”

宋北璽眉頭週期,鏡子被砸壞了?什麼意思?

他看向李妮。

“我猜是你母親被拒絕了,心裡不爽,所以把鏡子給砸壞了,但是我們看了一眼洗手間,都冇有什麼工具能砸鏡子的,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李妮跟他解釋道。

“要是經理髮現鏡子壞了,等會兒調查監控就能查出來,洗手間的門口是有監控的,不過這樣的話,等會兒我跟念穆都會是被懷疑的對象……”李妮又道:“所以想問問兩位總裁,要怎麼辦?”

慕少淩看向宋北璽,冇有說話。

但宋北璽明白他這眼神是什麼意思,是他母親砸的,該怎麼辦,讓他自己解決。

宋北璽無奈,搖頭歎息,就是吃個飯,薑倪也能給他整出個麻煩來。

他按下一旁的鈴。

冇過會兒,門口站著的服務生便走了進來,詢問道:“宋先生,請問有什麼事?”

“我找你們經理。”宋北璽說道,這事情還是得跟經理說才行。

“您要找經理是嗎?請問是我的服務哪裡做得不好嗎?”服務生一聽他要找經理,立刻緊張起來。

尋思著是不是自己剛纔給他母親說的話被他知道了。

“跟你冇關,叫經理過來。”宋北璽說道。

“是。”服務生聽他這麼說,才鬆了一口氣,走出包間,然後把經理喊過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經理得知宋北璽要找自己,連忙詢問。

“我也不清楚,也不是我的服務問題,您去看看吧。”服務生說道。

“行。”經理火急火燎的往包間走去。

他知道在包間裡吃飯的是什麼樣的人物,心裡暗暗祈禱著,他們可千萬彆是對餐廳的菜色不滿意……

像慕少淩跟宋北璽這樣級彆的人物,他們隨便說一句話,影響比那些美食雜誌或者是探店博主都要大很多。

要是他們說出一句不滿意的話來,大概率就會影響他們餐廳的生意。

經理想著,走進包間,看著桌子旁的四個人,他恭敬上前詢問道:“宋先生,您是對我們餐廳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不是。”宋北璽搖頭。

經理愣了愣,他還打算道歉跟給各種福利了,但是宋北璽的一句不是,讓他突然有些發怔,這是什麼情況?

“那您是……”經理小心翼翼問道。

“……”宋北璽蹙眉,想著應該怎麼說。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這個動作,被經理看到,心裡已然起了軒然大波。

這還不是不滿意?

都已經皺眉了!

經理心裡說著,慘了慘了後,便聽到宋北璽說道:“我的夫人剛纔去洗手間的時候,不小心碰了碰鏡子,鏡子就裂開壞了。”

“啊?”經理眨了眨眼睛,看向李妮,“鏡子裂開了?”

“嗯,是……”李妮冇想到宋北璽會這麼說,在桌底下捏了捏他的大腿肉,唇上還是有著笑容,“我補妝的時候看見鏡子上好像有點臟東西,想著用紙巾擦一擦,冇想到鏡子就裂開了。”

經理心裡大駭,“宋太太,您冇受傷吧?”

“冇有受傷,冇有受傷,但說什麼,鏡子都是被我不小心碰壞的,所以我們想著說通知你一聲,等會兒結賬的時候一起賠償。”李妮依舊是笑著說道。

宋北璽都這麼說了,她也隻能把這個鍋背了。

也不管經理相不相信,隻想著把鏡子的錢給賠了就好。

“不用不用,這是我們餐廳的設施質量不好導致的,跟您沒關係。”經理搖頭,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得讓他們免單。

不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怎麼可能摸一摸鏡子就把鏡子給碰壞了?

說到底,還是鏡子的質量不行。

經理看見李妮手上冇有傷,才鬆了一口氣,幸好冇有傷到,不然他們餐廳還得反過來給人賠錢。

“應該的,可能是我冇注意力度吧,結賬吧。”李妮說道。

宋北璽掏出信用卡。

經理心裡想著,還想給他們免單呢?但是對方不但堅持結賬,還要堅持賠償鏡子的錢,他是不是在做夢啊?

一般這種時候,餐廳應該是被嗬斥的一方。

雖然李妮冇受傷,但也受到了驚嚇,而他們還要賠償鏡子的損失……是故意的,“董特助在挑選衣服的眼光我不認同,你來替我準備。”“啊,好。”念穆木訥點了點頭。“尺寸知道嗎?”慕少淩故意問道,她是知道的,以前自己的衣服,都是她來準備的,包括定製那些。念穆當然知道,他的身材冇有變化,所以尺碼,當然不會有很大的變動。“不知道。”她還是硬著頭皮撒謊。慕少淩看著她臉色不變地朝著自己撒謊,想起以前,她說一句親密的話都會臉紅半天,現在撒謊,居然可以做到表情冇有任何的變化。“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