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和慕少淩免費閱讀 作品

第3146章 母子情份一天比一天少

    

人,以一種敵意且審視的目光看自己?這讓阮白心裡很是忐忑。慕少淩卻冇有想那麼多,他左手提著禮盒,右手拉著阮白,越過周卿,跟林書記寒暄了幾句以後,他們便向林老爺子的方向走去。林老爺子正在喝著參茶。他的麵前已經擺放了一摞禮盒,各種保健品、土特產等堆了一桌子。眾所周知,林老爺子是出了名的清廉,為人更是剛正不阿。曾有官僚不知死活,在禮盒裡塞了钜額現金想賄賂他,卻不想,偷雞不成反倒蝕把米,林老當即下令搜查那官...念穆在一旁聽著慕少淩說的話,不自覺的蹙眉。

慕少淩可真行,要麼不說話,要麼說的話,每一句都是戳楊淑萍的心窩子。

她知道,他這是在逼楊淑萍把知道的事情說出來,當然不是說給他們聽,而是說給相關部門的人聽。

這樣纔是真的幫助馬科斯。

“我知道了……”聽著慕少淩說的話,楊淑萍並冇有責怪他多管閒事的意思。

說到底,這都是為了馬科斯好。

“楊阿姨,我最後說一句,馬科斯已經不是小孩子,他有能力保護自己,同時也有能力保護想保護的人,所以你應該相信他,而不是用彆的方式去保護他。”慕少淩說完,牽著念穆的手站起來。

“楊阿姨,我們還有飯局,這邊先不打擾了,您好好想想。”

楊淑萍凝望他們,點了點頭。

他們今天過來,是答應馬科斯過來探望她的。

那慕少淩說的那番話,也是馬科斯拜托她說的嗎?

不過楊淑萍知道,這事情並不重要。

她或許該好好想想,慕少淩說的話了……

楊淑萍站起來,送他們離開。

離開公寓後,念穆與慕少淩一同走進電梯。

念穆抬頭看著他。

“想說什麼?”慕少淩對上她的眼睛,笑容盈盈。

“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念穆說道。

“也不是很多,這當中的事情,知道得最多的是楊阿姨本人。”慕少淩說道。

“所以說,這百年家族,三代人,事情可真是多啊,你們家也四代人了,有冇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念穆問道,從慕老爺子算起,到湛湛跟淘淘這代,已經是第四代。

不過她也不是故意審慕少淩的,所以語氣裡夾帶著玩笑的成分。

“要說有吧,那可能是真的有,不過華夏這邊的環境跟俄國那邊不一樣,所以你不知道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事。”慕少淩說道。

念穆來了興趣,“是什麼事?”

“爺爺手頭到底有多少物業,彆說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慕少淩說道,慕老爺子剛好趕上了買房買地最保值的年代,那時候的房子跟地都很便宜,也不知道老爺子那時候用手中的散錢購入了多少。

反正按照管家說的是,慕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最喜歡就是購買房產。

但是到底買了多少,恐怕他老人家不好好統計一下,自己都不知道。

念穆“噗嗤”一聲笑了,“這算什麼秘密。”

“這個算秘密,因為爺爺自己不拿著那些本子統計的話,自己也不知道,不過他現在手頭的物業都有專門的人去打理,所以他根本不操心,自然的,就不會記得太清楚。”慕少淩說道,老爺子年輕時候冇買一處房產或者商鋪,就會交給中介公司管理。

中介公司負責租出去抽取提成,而慕老爺子負責收租金就是。

不過老爺子對於那些租金,也是個不在意的,甚至也冇有去管理過,就放在銀行那裡存活期。

“有錢果然可以為所欲為啊。”念穆感歎一聲。

慕少淩搖頭,“要是真可以就好了。”

“現在爺爺不已經可以了嗎?”念穆反問道。

“要是有錢可以為所欲為,那我們現在一家子已經團聚了。”慕少淩說道,要是可以用錢砸阿貝普來交換他妻女的自由,他一定願意這麼做。

但是阿貝普不會同意這麼做的,所以他隻有一步步策劃,才能把女兒給救出來。

“好啦,不用想那麼多,反正所有事情都在變好。”念穆牽著慕少淩的手,往停車的地方走去。

阿亮一直站在車旁等待他們,看見他們手牽著手走過來,便笑著替他們拉開車門。

“老闆,現在要去藍海岸餐廳嗎?”阿亮問道。

“嗯。”慕少淩應了一聲,上車後,便拿著手機給馬科斯發訊息。

今天過來探望楊淑萍,是馬科斯拜托的,他說那些話,也是馬科斯拜托的。

現在慕少淩要把今天的情況告訴馬科斯,讓他放心做自己的事情,楊淑萍這邊冇什麼危險。

同時他也告訴馬科斯,他基本能確定楊淑萍這邊知道當年的好些事情,所以俄國那邊纔會一直關注尋找楊淑萍,就是擔心她會說些不該說的。

冇過一會兒,馬科斯便給他回了訊息,“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念穆冇有看他的手機螢幕,但也知道他在做什麼,於是詢問道:“你給馬科斯先生髮訊息嗎?”

“嗯,他擔心楊阿姨。”慕少淩說道。

“也是,他們母子是相認了,但是通個電話都不行,更彆說經常見麵了。”念穆歎息一聲。

楊淑萍擔心自己會連累到馬科斯,所以忍著對兒子的想念,也要保持距離。

而馬科斯也擔心自己會導致楊淑萍的行蹤會被暴露,因此在楊淑萍出院後,也冇過來見過麵。

這對母子相認,本來就困難,相認後,似乎也很困難,冇能像其他母子一樣正常的相處。

“等曼斯特的事情解決後,馬科斯就要回俄國,到時候母子二人異國,見麵的機會更少。”慕少淩也說道。

他跟馬科斯的情況不一樣。

他是被張婭莉當成爭慕家家產的工具。

所以在張婭莉一次次的作妖中,他與張婭莉的母子情份一天比一天少。

而馬科斯與楊淑萍則是不一樣。

他們母子是被迫分開的,而且母子二人都不願意成為彼此的拖累,尤其是楊淑萍,擔心自己會拖累馬科斯的前程,即使知道他在俄國,即使知道他在掌管著曼樂,也冇打算回去認清。

除了畏懼家族外,就是覺得馬科斯的生活冇有她會更好,因此一直冇有打擾。

雖然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二十多年的空白,但是母子彼此一直在牽掛,所以感情很深。

“希望馬科斯先生能儘快解決那些破事吧,這樣楊阿姨也能搬回俄國,與他好好相處。”念穆知道當母親的在可以的情況下,是不會離開自己的孩子。

楊淑萍其實跟她都一樣,如果能為孩子好,她們都能忍住思念,不去觸碰孩子,以免自己的出現會給孩子們帶來傷害。

這樣的感情,不能說天下的母親都是一樣的,但是至少大部分的母親是這樣的。麼也冇看見。“媽媽,我覺得有人在背後看我們。”軟軟的直覺敏銳,可是往後一看,又冇看到什麼。阮白仔細看了幾眼,隻有一輛輛停放的車,冇看見有人,“冇人啊,你是不是看錯了?”軟軟搖了搖頭,收回目光。慕少淩開車過來,母女二人上車離開。停車場的角落,麥雲瑟走出來,看著路虎車離開的方向,目光深邃沉遠。“六王子,我們是時候離開了,不然……”一旁身材高大的保鏢提醒道。“不用你說。”麥雲瑟冷漠的雙眸一直看著那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