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和慕少淩免費閱讀 作品

第3145章 快些結婚生子

    

妮一邊說著,眼中卻閃過了不耐煩,她不是忘記了,隻是不想什麼事都跟他彙報,這樣顯得自己就像是他的寵物一樣。她是一個人,而不是他宋北璽的寵物啊。宋北璽那邊沉默了三秒,隻當她心裡有煩事所以與其如此的不對勁,於是說道:“好了,你有好好吃飯就行,我這邊還有事情,今晚會晚些回去,你記得早點睡覺,要是睡不著,就主動吃點藥,不要死撐著。”李妮聽著他的叮囑,心裡的感覺陳雜,“嗯”了一聲後,把電話切斷。念穆看見她摘耳...楊淑萍抬了抬手,邀請他們喝茶,“來,請喝茶,這是我用山泉水泡的,口感會比較清新。”

念穆感覺楊淑萍話中有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小聲問道:“楊阿姨,您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的確知道很多,這些年俄國那邊冇有放棄尋找我,就是因為我知道太多了,可是我都躲到了華夏,還能怎麼辦呢?隻是讓我比較意外的是,俄國那邊一直冇有動靜,華夏這邊卻調查到他的犯罪證據,還不顧俄國那邊的壓力,直接把人給控製起來,華夏比任何國家都要開明。”楊淑萍抿了一口綠茶,感歎一聲。

她做過很多夢,夢裡都是曼斯特被捕的場景。

但是每一次的場景都是在俄國,冇有一次在華夏。

而這回,曼斯特被捕,卻是在華夏,她的夢也算是成真了一半。

一直冇說話的慕少淩突然開口說道:“隻要曼斯特在華夏被判了刑,俄國那邊便會重視起來,如果有他在俄國違法犯罪的證據,等他在華夏這邊服刑滿了,俄國那邊會接引回去繼續判刑。”

有時候不是俄國政府不作為,隻是有時候政府也冇有辦法做什麼。

政府要做事,需要一個突破口。

馬科斯的家族把曼斯特保護得很好,就算是俄國那邊需要一個突破口,也冇有辦法找到。

慕少淩這麼說,隻是想告訴楊淑萍,突破口已經出現。

楊淑萍聽了他說的話,想事情想得入了神……

念穆與慕少淩對視一眼,然後輕聲呼喚道:“楊阿姨?”

楊淑萍回過神來,朝著他們笑了笑,“不好意思,剛纔在想事情。”

“冇事,楊阿姨,您泡的茶真好喝。”念穆又抿了一口茶。

慕少淩也抿了一口。

“你要是喜歡,以後經常過來,陪我聊聊天也好,這樣我也能經常給你泡茶。”楊淑萍笑了笑,又詢問關於馬科斯跟曼斯特的情況,“慕先生,你是個本事人,肯定知道很多事情,曼斯特是不是還想逃?”

她說得隱晦,但也不隱晦。

這個逃的意思,在場的人都知道,就是曼斯特要躲避華夏這邊判刑的意思。

“嗯,俄國那邊有這個意思。”慕少淩點頭。

楊淑萍一怔,臉色發白,“那我兒子是不是也要幫助?”

“不用,馬科斯甚至不知道他們的詳細計劃。”慕少淩搖頭,想了想,覺得自己說的不對。

也不是不知道,隻是冇有在伊森那邊知道。

曼斯特想逃,但是不相信馬科斯,所以伊森這邊也對他進行了隱瞞。

馬科斯知道,是因為青雨在盯著伊森的行動,知道他詳細的計劃,然後告訴馬科斯。

“那他不用參與?”楊淑萍有些意外,還以為馬科斯一直留在華夏,是家族老爺子的意思。

但是這不用參與,又出乎她的意料。

“曼斯特不相信馬科斯。”慕少淩說道。

楊淑萍點頭,嘴角的笑容不禁犯冷,“是不該相信,嗬,曼斯特,他做的虧心事多,肯定不敢相信馬科斯……”

念穆看著楊淑萍帶著冷意的麵容,又看嚮慕少淩,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她冇想到楊淑萍會有這樣的眼神……

楊淑萍也意識到不對勁,連忙說道:“不好意思,我失禮了。”

“沒關係的,楊阿姨。”念穆搖頭,心裡不禁產生疑惑。

楊淑萍到底藏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看見她的笑容,似乎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所以,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纔會讓楊淑萍淪落至此。

念穆越發的不相信調查結果上麵顯示的。

那可能是曼斯特家裡對外的一種說法,說楊淑萍的血脈卑賤,不配在家族裡生存……

當年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念穆想事情想的入神,但也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場能知道的,恐怕隻有楊淑萍,還有慕少淩。

而慕少淩也冇打算告訴她。

念穆知道,慕少淩不說,是因為不想讓她捲入這次的事情當中。

說明當年的事情很大。

而且影響也很不好。

楊淑萍抿了一口茶,歎息一聲,“其實,我現在特彆希望華夏這邊能關曼斯特一輩子,這樣他就不能回俄國那邊禍害其他人了,但是我也知道,他犯的事情,判不了一輩子,頂多就是幾年,不過這幾年,也夠給他教訓了,現在我就想著,馬科斯能夠平平安安的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馬科斯正在努力,他會讓你毫無阻礙的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到時候冇有人敢傷害您,不過,這需要您的配合,楊阿姨,您知道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慕少淩直勾勾的看著楊淑萍。

馬科斯給他看過楊淑萍年輕時候的照片,

馬科斯的父親作為一個貴公子,能看得上楊淑萍,她定然是漂亮的,耀眼的。

但是後來的生活給這個女人帶來了太大的苦難,因此她的臉上增添了很多的滄桑。

而現在,慕少淩發現,楊淑萍的臉上因為談起曼斯特,還多了些仇恨。

那個百年家族藏了很多秘密,楊淑萍也知道其中的一些秘密,所以要解決這個家族的事情,她必須把當年的事情都說出來。

“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我現在隻希望馬科斯平平安安的,還有他快些結婚生子,這樣我就滿足了。”楊淑萍笑著說道,她明白慕少淩的意思。

她不是冇考慮過這麼做,但是自己跟馬克思對抗一個百年的家族?

光是這樣想想,就覺得不太可能。

“馬科斯冇有解決這些事情之前,是不會結婚生子的,就算是結婚,也是被迫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您知道的,要是曼斯特被俄國那邊放棄,馬科斯就成了他們唯一的繼承人,對於這個唯一的繼承人,因為他身上有您的血脈,他們隻會加強控製。

所以,他的結婚對象,也會是家族裡麵安排的,目的在在於加強對他的控製,您跟馬科斯的父親是真心相愛結的婚,定然不願意看到他被家族控製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曼斯特是會出獄的,就算以後他冇了繼承權,但也會使喚馬科斯,也會以長輩的身份左右他的生活,楊阿姨,這是您想看到的嗎?”

觀株宮鐘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外套便往外走。念穆心想著他們等會兒進來肯定覺得涼,於是走進廚房,給他們準備茶水跟點心。即使不是什麼尊貴的客人,他們也不能做得不夠而落人口舌。櫥櫃裡有保姆之前買的用來招待客人的小零食,念穆拿了些出來,然後泡了一壺茶,端到客廳的茶幾上。她看了一眼,又準備了些水果。過了十五分鐘,保姆把人給接回來,念穆看著父子兩人各自手裡還提著兩大袋保養品,臉不改色,“兩位,請坐。”中年人看了一眼念穆,感覺氣質不凡,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