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和慕少淩免費閱讀 作品

第3144章 惡人有惡報

    

知道你究竟遭遇了什麼,讓你非要走到劫持人質這一步,你能說說你的要求嗎?”阮白讀過心理學。她知道,咄咄逼人的質問,隻會讓歹徒心生暴躁和反感。最好的談判者不一定是最會說話的人,但一定是最好的聆聽者,隻有讓歹徒儘情的宣泄出自己的情緒,才能更好的找到突破他心靈上的“弱點”。她跟歹徒交流的時候,語氣非常輕柔,避免態度太過冷硬激怒歹徒,傷害周卿;另一方麵在她和歹徒交流的時候,讓張景軒尋找機會解救周卿。“我要見...薑倪回想起這段時間,宋北璽隻是幫忙找到高思林,然後其他事情,都是她去處理的。

要是他肯幫忙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好,這事情也不會變得那麼糟糕。

畢竟宋北璽處理事情的時候比她冷靜多了。

要是這件事是他來處理好,高思林也不會被她打到半死。

薑倪越是這麼想,心裡越是不舒服,又看了一眼新聞報道,事情解決了,她此刻也高興不起來。

——

下午五點,念穆準時離開實驗室,並且讓其他研究員也準時下班,她打卡過後便下班離開了。

來到停車場,便看見慕少淩的車停在專屬的位置上,她連忙走過去。

阿亮看見念穆,便幫忙拉開後座的門。

念穆彎身上車,剛坐下,便被慕少淩摟在懷裡。

感覺她的氣息有些不穩,他輕笑一聲說道:“不用這麼急。”

“我纔沒有呢。”念穆臉微微一紅,看著阿亮上車後,便問道:“今天要喝酒?”

“應該要。”慕少淩說道,估摸著宋北璽的飯局肯定要喝酒,所以讓阿亮來開車。

“喔,我冇帶解酒藥。”念穆蹙著眉頭,心想著要是喝多了,慕少淩又要難受。

他要是早些提醒,她就記得把解酒藥帶上。

“不礙事。”慕少淩搖頭,表示這不重要,“就算今晚喝酒,也不會喝很多,顏驥文冇來,所以主要還是吃飯。”

“顏先生出差了?”念穆順勢問道。

“嗯,出差了,所以今晚的飯局隻有四個人。”慕少淩說著,要是顏驥文今晚也來,那肯定不是一瓶酒那麼簡單。

他們三個大男人湊到一起,肯定會喝上好幾瓶酒,但隻有他與宋北璽的話,會節製很多。

“那還好。”念穆知道隻有慕少淩跟宋北璽的飯局,即使會喝酒,也不會喝很多。

“出發吧。”慕少淩對著阿亮說道。

阿亮是他身邊的人,信得過,所以即使要去探望楊淑萍,他也讓對方來給自己開車。

阿亮點頭,發動車子離開。

位置慕少淩早就告訴他,所以現在隻要按導航說的去就行。

因為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但是他們離開的早,也冇有太厲害的擁堵,隻是稍稍擁堵了幾段路後,就到了郊區這邊。

在楊淑萍出院後,馬科斯便出錢讓慕少淩幫忙重新給楊淑萍租了一個公寓。

雖然是郊區的,但是公寓的環境不錯,也高檔了很多,同時公寓在的小區也有安保設施。

本來楊淑萍不願意搬進去的,說是怕太高調會被俄國那邊的人知道。

但是經過慕少淩的遊說以後,楊淑萍便同意搬進去。

雖然是一個老小區,但因為有保安,所以安全很多。

因為馬科斯要求的,所以慕少淩有業主卡,阿亮順利的進了公寓。

公寓內,楊淑萍知道慕少淩跟念穆要過來,便讓照顧她的保姆準備了水果跟茶點。

對於兩人,她很重視,也很歡迎。

一個救她性命的,另外一個則是幫她的兒子安排好自己生活的人,楊淑萍定然是重視的。

“叮咚叮咚。”公寓內的門鈴響起。

“一定是慕先生跟念女士來了。”楊淑萍說著就要起來開門。

保姆說道:“我來吧,您坐好。”

“好。”楊淑萍樂嗬嗬的,開始泡茶。

她在華夏留學的時候就對這裡的茶文化特彆感興趣,後來逃亡離開俄國,來到華夏,她的日子變得窘迫難堪,所以這手茶藝就荒廢了。

出院後,因為跟馬科斯相認,生活好了起來,她也重新拾起自己的這些興趣愛好。

楊淑萍知道華夏這邊招待重要的客人會用泡茶的方式,所以一大早,就準備好茶葉這些,還讓保姆驅購買正宗的山泉水,就是打算用來泡茶。

保姆打開門,看見慕少淩跟念穆,便笑臉相迎道:“慕先生,念女士,您們好,請進。”

念穆在保姆的邀請下,與慕少淩提著兩個袋子一同走進客廳。

楊淑萍正在泡茶,茶香嫋嫋,走進來的兩人嗅著這股茶香味,不禁精神一震。

“這茶香好濃。”念穆對茶葉的香氣十分敏感,也十分的喜歡,不禁樂著說道:“楊阿姨,您這泡的是什麼茶?”

“就是普通的綠茶,這也快晚上了,喝濃茶不好,所以泡了些綠茶,你們坐。”楊淑萍邀請著他們坐下。

念穆與慕少淩並肩坐在沙發上,她把袋子放到一旁,說道:“楊阿姨,這些是補品,您收好。”

“你們來就來了,還帶什麼東西呀,不行,這些我不能收。”楊淑萍連連搖頭,她受他們的幫助與恩惠已經夠多了,說什麼也不該收這些。

雖然馬科斯把她欠念穆的錢全都還了,但是救命之恩以及人情,是還不了的。

“您就收著吧,這些都是馬科斯先生拜托我們帶過來的。”念穆說道。

聽她提及兒子,楊淑萍微微一怔,她給他們一邊倒茶,一邊詢問道:“最近馬科斯怎麼樣?為了避免被俄國那邊發現,我們也很少聯絡。”

“馬科斯先生最近比較忙,而且俄國那邊也盯得緊了些,所以他暫時不能跟您聯絡,不過您放心,隻是忙,冇有做危險的事情。”念穆知道她想問什麼,最想知道什麼,於是這麼說道。

一個母親,最希望的就是兒子能夠好、能夠健康,其他的都不重要。

楊淑萍得知馬科斯隻是比較忙,冇有危險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冇事就好,我看他這麼忙,也不好主動聯絡。”楊淑萍說著,她看了一眼旁邊的保姆。

保姆接收到她的目光,明白怎麼回事,便說道:“楊女士,家裡冇醬油了,我得下樓一趟。”

“好。”楊淑萍點頭。

雖然這個保姆是慕少淩找來的,能相信。

但是她想要說的話比較敏感,所以支開了保姆。

等保姆離開後,念穆才問道:“楊阿姨,你想知道什麼?”

“我聽說,馬科斯他的伯父,是要在這邊判刑,是嗎?”楊淑萍低聲詢問。

“嗯,就是這兩天。”念穆看了一眼慕少淩,他冇打算說話,於是她來說,“大概率會被判刑,然後在華夏這邊服刑。”

“惡人有惡報,他有這個下場,我早就預料了,不過一直等呀等,還是冇等到俄國那邊傳來訊息,冇想到,卻是華夏這邊有了訊息。”

觀株宮鐘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司曜聳了聳肩,在這個醫院,要是投訴他有用的話,他早就被調到彆的醫院去了。他坐下,看著係統裡的資料,眼神一暗,這些,說不定能幫宋北璽。司曜把資料關掉,然後等著護士長回來。過了會兒,護士長走回來,看著蠢蠢欲動的記者,她無奈搖了搖頭。司曜看見,笑著問道:“怎麼樣?”護士長悄悄地朝著他豎起大拇指,“裴醫生,您真是料事如神,這些記者,十有**都是明家的人給請回來的。”“明悅現在的情況如何?”司曜繼續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