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火瀟 作品

第4338章

    

疤痕,也可能會消除冇有疤痕,我先提醒你一下,您能忍受留疤吧?”莫宛溪疼得臉都皺在了一起,聽說肚子上會留疤,一下子清醒了:“我不要留疤!我不要!”“宛溪,聽話,我不會嫌棄你的!”“不要,我不要留疤!”莫宛溪無法想象肚子上有疤痕的樣子,她不要那樣的樣子。莫宛溪不願意剖宮產,醫生冇有幫她打止疼針隻在旁邊安慰莫宛溪:“胎兒情況良好,宮口已經開了四指了,你放鬆,這隻是生產前的疼痛,不會有事情的。”“每個做媽...-而顧子琛宿醉後睡得也不是太好,早上醒過來頭疼欲裂,他揉著頭坐起來,門被敲響了,顧子琛啞著嗓子,“進來!”

花嬸端著蜂蜜水進來了,“少爺,還好吧?”

“嗯。”顧子琛點下頭。花嬸走到床邊把手裡的蜂蜜水遞給他,“這是我剛泡的蜂蜜水,你喝了會好過一些的!”

顧子琛接過蜂蜜水喝光,花嬸從他手裡接過杯子,冇有打算離開,“少爺,我有話和您說。”

“說吧。”

“是關於昨天晚上簡小姐和庭淵少爺出去的事情,其實庭淵少爺來找簡小姐是我傳話的,當時簡小姐並不想去見庭淵少爺,後來是為了還東西纔去見了他,後來庭淵少爺逼著簡小姐上了他的車,我看得真切,簡小姐其實並不情願。”

“你怎麼知道她不情願?”

“身為女人的直覺吧,我能感覺到簡小姐並不喜歡和庭淵少爺在一起。”

“不喜歡還和她出去幾個小時,那要是喜歡還得了?”顧子琛冷笑一聲。

花嬸擠出一個笑,“簡小姐隻是普通人,庭淵少爺是您侄兒,顧家的少爺,簡小姐應該也不敢拒絕他吧?你說是吧?”

顧子琛不知可否的嗤笑了一聲,不敢拒絕?那天和顧庭淵說話的錄音可不是這樣的,她當時可不是一般的囂張。

花嬸又跟著說,“簡小姐昨天晚上氣哭了,看起來很可憐,她以為少爺您要攆她走,一直很傷心,少爺您會攆她走嗎?”

“誰說我要攆她走了?”顧子琛反問。

“您昨天晚上發了那麼大的脾氣,正常人都會這樣想啊?簡小姐昨天晚上哭著收拾行李,被我勸住了,少爺您要是不想攆她走,就和她說一聲。”

“我吃飽了撐了!”顧子琛拒絕,“要說你自己去說,讓她以後給我規矩一點!”

花嬸見顧子琛這樣不好再說什麼,端著杯子退了出去。

出了顧子琛的房間看見簡安然從房間出來了,花嬸笑著打招呼,簡安然也對著她笑了一下,兩人一起下樓。

簡安心已經坐在餐廳開始吃早餐,昨天晚上餓了一天,簡安心像是餓死鬼投胎一樣狼吞虎嚥的吃著東西。

花嬸看見她這副樣子眼中閃過厭惡,她指著自己準備好的早餐看著簡安然,“安然,少爺頭疼,這是他的早餐,麻煩你端上去一下。”

簡安心聽見這話一下子停止了吃東西,站起來接過花嬸的話,“我來端吧!”

“簡二小姐,我們少爺有潔癖,你這副尊容端早餐上去他會噁心得吃不下去的!”

一句話讓簡安心氣得半死,簡安然一點也不想端早餐去給顧子琛,可是花嬸都這樣了,她也不好拒絕,於是接過早餐慢吞吞的上了樓。

走到顧子琛臥室門口,她頓了一下,才抬手敲門,顧子琛剛洗漱出來,不耐煩的應了一聲,“進來!”

簡安然端著餐盤進入,也不看顧子琛,垂著頭,中規中矩的,“三少,這是您的早餐!”

顧子琛冇有想到會是簡安然送早餐上來,一時間到愣住了,盯著簡安然看冇有說話。

他不說話,簡安然端著早餐就這樣站著,顧子琛看著她蒼白的臉,眼睛有些浮腫,看樣子真的是哭過了。

雖然冇有看見簡安然哭的樣子,但是想象到她雨打梨花的模樣他心裡莫名的有些悸動,於是走到簡安然身旁伸手去接盤子,手指一下子接觸到簡安然的指尖,兩人都是一顫,不由自主的的看向對方。

顧子琛臉色有些白,宿醉讓他看起來有些憔悴,也少了平時的淩厲多了些人間煙火氣。

,content_num-”“嗯,許雅雲太愚蠢,如果不是她生了海峰,我真想……你提點一下她吧,猖狂的人總得馬上受到教訓的。”蘇曼妮和許雅雲的戰爭以許雅雲昏厥倒地慘敗收場,傭人進去扶了昏迷的許雅雲急救,見許雅雲臉上有傷,又擔心的給白海峰打了電話。“少爺,夫人暈倒了。”“哦。發生什麼事情了?”白海峰語氣很淡,完全看不出絲毫關心。“和蘇小姐發生了衝突,夫人的臉都被蘇小姐給抓傷了。蘇小姐真的太過分了!”聽傭人說完,白海峰忍不住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