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火瀟 作品

第4336章

    

圍裙在廚房裡煎牛排是賀煜城走到廚房門口看了一眼是“你行不行?不行我來。”“行!她從前最喜歡吃我燒,牛排……”“得了吧是她不記得了!”賀煜城打斷他是“她連你們,過去都不記得了是怎麼可能會記得什麼牛排,味道?”“我這不有心存幻想嗎?我們曾經那麼甜蜜過是她怎麼就忘記得一乾二淨了呢?”白海峰一臉,惆悵之色。“好了是彆糾結這個了是待會吃晚飯我帶我老婆離開是給你時間是你自己好好把握吧。”“謝謝你!”白海峰歎口...-簡安然雲裡霧裡的接過卡出了更衣室的門,見外麵放了一個推車,推車裡麵放著酒水和果盤。

看來對方是把她當成了送餐給客人的員工,簡安然也不管了,既然對方冇有認出自己,那就是她的機會,她推著餐車進入了電梯按下了頂樓的數字按鈕。

電梯一路上行,簡安然心裡慌得狠,也不知道總統套房的客人是什麼人,會不會發現自己是冒充的。

電梯很快到了頂樓,簡安然推著餐車出了電梯,像總統套房走去。

總統套房的門關著,簡安然伸手按了一下門鈴,等了幾分鐘冇有人迴應,她纔拿出門卡刷開門,客廳裡冇有看見人。

凱悅的總統套房非常大,有五百平左右,有主臥副臥,嬰兒房,保姆房,書房,餐廳,還有一個超大的觀景陽台,簡安然上輩子和顧子琛來過,很清楚佈局。

客廳冇有看見有人,不過主臥室的門卻是關著的,也許客人現在在主臥室裡休息。

簡安然想著推著餐車進入餐廳,把餐車裡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擺放在餐桌上。

做好這一切後簡安然把餐車推出了客廳,送餐的服務員這個時候肯定是要去叫客人用餐的。

簡安然猶豫一下後還是去敲了敲主臥室的門,“您好,您要的餐點已經送上來了!”

裡麵冇有迴應,簡安然又敲了幾下,裡麵還是冇有迴應。

“奇怪了!”難道裡麵冇有人嗎?

簡安然心裡想著推開了門,寬大的臥室裡果然冇有人。

冇有客人卻讓送餐?這是什麼情況?

簡安然正想退出來,突然看到了臥室沙發上搭著的外套,這衣服真眼熟。

好像看見顧子琛穿過,她心裡一動馬上進入臥室伸手拿起外套看了一下,外套和顧子琛的一模一樣,隻是不確定是不是顧子琛的衣服。

口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簡安然伸手摸了一下,竟然是手機。

她掏出手機一看,果然是顧子琛的手機。

難怪打顧子琛的電話冇有人接,他把手機扔外套放在房間裡了。

既然這裡是顧子琛的房間,那就意味著她今天安全了。

簡安然懸著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她出了臥室打算在客廳等顧子琛回來。

剛在客廳沙發上坐下,目光掃到自己剛剛推進來放在客廳上的餐車上麵。

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她不是酒店的員工,可是剛剛把餐車交給她的人好像並冇有認出她。

不隻是冇有認出她,對方還提醒她戴上口罩。

這情形怎麼想都覺得怪異,難道對方她當做了什麼人?

這個人不是酒店的員工,是外麵進來的人,所以那個把餐車交給她的人並不認識對方,隻是約好了在這裡等候,所以看見她出現就把她當成了自己要等的人?

如果是這樣,他們是要做什麼?

算計顧子琛嗎?

算計這兩個字一跳出來,簡安然突然想起上輩子在顧子琛身上發生的一件事。

顧子琛在凱悅開會時候突然發瘋,抱住和他談業務的一位女性客人進行非禮。

那位女性客人的身份非常尊貴,好像是國外一個大財閥的掌舵人叫喬恩夫人,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非常惡劣,一單數百億的合同就此作罷,後續那個財閥所有公司都不再和顧子琛合作。

顧子琛不隻是丟儘臉麵,還對公司業務造成了無法估量的損失。

簡安然想到這裡一下子跳了起來,顧子琛為人冷清,怎麼可能會抱住女性客人非禮,隻有一種可能是他被人下了藥,神誌不清。

難道她送上來的餐點裡有不好的東西?

簡安然一下子跳起來,直奔餐廳,她剛剛走到餐廳,就聽見門響,有人進來了。

,content_num-她倒要看看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準備怎麼欺騙她。慕清池其實不是故意要說謊,隻是想在季展白昏迷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不能讓他失望。她就把自己能想到的最美好的詞語都找出來形容了一遍。男人靜靜的坐在輪椅上任由她推著往前走也不說話,慕清池以為他心裡難受,畢竟這麼美好的東西他看不見,換自己肯定也會非常難受的。她放柔聲音,“你好好養身體,等你身體恢複了,會看到這一切的。”“看到?你覺得我還能看見?”季展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