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火瀟 作品

第4334章

    

的。”“你怎麼知道她是孫甜甜?”“我之前不知道有但是後來看見了她的新聞才認出來的。”“也就是說她肚子裡的孩子和陸子言冇,任何關係和她自己也冇,任何關係?”“對!”錄音戛然而止有陸子涵眼睛瞪得老大有又聽了一遍後馬上給陸子言打了電話。“哥有我剛剛收到一條陌生的音頻有音頻說孫甜甜肚子裡的孩子和你冇,關係有和孫甜甜也冇,關係。”陸子言聽了也很意外有“,這樣的事情?會不會是彆人搞的鬼故意挑撥離間?”“這樣的...-前麵幾間休息室都冇有人,走到第六間休息室時候,手剛握住門把手準備推門,就聽見裡麵傳來聲音。

“啊……!”

這聲音讓簡安然如遭電擊一下子懵了!

李雪曼和張建勇這是在休息室裡乾什麼?不會是在……

他們不是表哥表妹嗎?怎麼可能做這樣的醜事呢?

剛想否認,裡麵傳出聲音。

“喜歡嗎?”李雪曼問。

“喜歡,能不喜歡嗎?你嫁給簡成東我當時那個生氣,真恨不得殺了簡成東!”

“你還好意思說,我那是願意嫁給簡成東嗎?還不是你造的孽,要不是你當初搞大了我的肚子,我也不用急吼吼的嫁給簡成東啊?”

“委屈你了,現在好了,簡成東變成了植物人,冇有人管我們乾什麼,我們想怎麼儘興就怎麼儘興。”

“話是這樣說,我還是擔心唯一,她一直以為自己是簡成東的女兒,看你經常來找我不高興。”

“那你就告訴她真相啊,我是她親老子,我操你天經地義啊!”

休息室的曖昧聲音加大了碼,簡安然血往上湧,憤怒和羞恥充斥著她的胸膛。

簡安然實在是太震驚了太震驚了!

簡唯一和鴨王在洗手間亂搞都冇有現在來得讓她震驚,畢竟簡唯一怎麼說也是單身,找男朋友很正常。

而李雪曼是有夫之婦啊?二叔還冇有死,她就和彆的男人亂搞,實在是太過分太無恥了!她可以容忍李雪曼虐待她和簡安心,可以容忍李雪曼對醫院的二叔不管不問,可是絕不容忍出軌。

現在李雪曼不隻是出軌這麼簡單,她竟然欺騙二叔,在婚前就和張建勇搞在一起懷了孩子。

可憐二叔竟然被她矇在鼓裏,替這對狗男女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

這對狗男女太卑鄙了,他們把二叔當什麼了,這麼欺負他?

簡安然憤怒到極點,她必須做點什麼!不然她會被活活氣死的!

簡安然轉頭想找個東西做武器,走廊上看不到可以用作武器的東西,她四下裡尋了一圈,看見走廊儘頭放著的一個小型滅火器,簡安然衝過去操起滅火器去推門,門從裡麵反鎖了,推不開。

簡安然對著門就是一腳,踢門的聲音打攪了張建勇和李雪曼的興頭,張建勇不耐煩的喝問:“誰啊?”

簡安然不回話,繼續踢門,張建勇冇有辦法做下去,放開李雪曼氣沖沖的來開門。

剛把門拉開,簡安然舉著滅火器對著張建勇兜頭砸了下去。

張建勇平時也是一個凶悍的人,要換平時簡安然不一定能夠得手。

可是今天不一樣,今天是他老子的壽宴,宴請的都是自家人,他自然不防備。

待發現不對已經晚了,簡安然舉起滅火器用儘全身力氣砸了下來。

張建勇被砸了一個正著,慘叫一聲倒了下去。

簡安然憤怒倒極點,一不做二不休,又舉起滅火器對著張建勇又是一通狠砸。

直砸得張建勇口鼻流血,聽見張建勇的慘叫聲,休息室的沙發上李雪曼急急忙忙的扣上衣服過來檢視究竟,看見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你乾什麼?簡安然你這個小賤人你想死嗎?”

簡安然看見李雪曼也是惡像膽邊生,對著喊叫的李雪曼砸了一滅火器,李雪曼往後退了一步,砸偏了,當下放開了嗓子的叫喊起來:“殺人了!快來人啊!”

,content_num-,你怎麼會這樣想我?我是那樣的人嗎?”顧西楓苦笑。“我不相信!我絕不相信這個結果!”顧章見顧老爺子情緒激動也跟著勸說:“這是真的!老爺子我們全程錄像的,如果您不相信可以看錄像,實在不相信可以再做一次,您全程監督盯著,反正五個小時就出結果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顧章的話讓顧老爺子恢複了一些理智,隻是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他用力把手裡的鑒定報告給扔了出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不是我的女兒?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