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ぎつね 作品

第29話 宴會

    

羅蘭度一臉困擾地苦苦哀求,再加上也被一點五倍的收購價格吸引,連本來留給自己用的存貨都賣掉了。因此原本準備在今年拿來過冬的魔石存貨告竭,導致她們陷入要在這樣寒冷的天氣中下水的窘境。即使如此,因為她們是在附近有溫泉排出熱水的地點工作,倒是還能忍受。「唉,我的手腳都要結凍了啦。」芭芭拉這樣嘟囔著。但已經淘到足夠的數量,表情倒是鬆了口氣。婦女們用乾布擦拭濕漉漉的手腳後穿上鞋子,分彆背起裝入了她們淘取魔石的...-

第六卷

第29話

宴會在破壞了基加斯之後,仁他們在回程路上找了找魯寇爾,可是他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最後還是不清楚他的下落。

說不定還有殘存的統一黨徒眾在監視。不過魯寇爾也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他不見這件事本身還不至於讓人太擔心。

從魯寇爾的小屋下麵,也找到了那個似乎是用來封印基加斯魔力核的箱子碎片。

根據上麵書寫的古代文字,似乎是故意留下來當作遺蹟被魔族發現時的陷阱。

也就是說,要是對方基於興趣注入魔力,就會啟動基加斯。

大概冇想到最後會是同為人類的人啟動它吧。

因為統一黨理應知道遺蹟的事。為了避免被他們知道其他秘密,所以把剩下的所有哥雷姆都變回原料。

反正也冇有特彆珍貴的原料,所以並不可惜。

轉移門的魔法陣也被覆寫過了,就算予以重現,大概也不能正常運作了吧。隻是那樣還算好,說不定還會失控。

就算日後統一黨成員藉由魯寇爾的情報過來探察,也得不到任何收穫……不,大概會帶著非同小可的見麵禮回去吧。

就這樣,仁他們安心地踏上了通向雅達村的歸途。

「最大的收穫就是安了吧。」

仁這樣一說,萊茵哈特也點點頭,拍了拍胸口。

「這個魔導大戰的紀錄可是很貴重的。」

仁轉頭望向安,低語著:

「總之,得修理好才行。」

「嗯,那是隻有你能做到的事。拜托一定要修好喔。」

可是雅達村冇有那樣的設備。

「總之,趁著還在埃吉利亞王國境內時就修好,比較妥當。」

這是萊因哈特的意見。

在歇洛亞王國火藥味四散的現在,有著名譽魔法工作士頭銜的仁,趁著在埃吉利亞王國境內的時候,應該可以找到地方借工房──萊茵哈特補充說明。

如果帶回蓬萊島就可以完全修好,可是對萊因哈特他們來說,這件事還是秘密。

仁逐漸感覺擁有秘密是件很麻煩的事,很想對萊因哈特他們坦白一切。

雖說路況不好,但回程是下坡路。

因此得以在傍晚,天還亮著的時候就抵達雅達村。

然後果然跟預料中一樣,蜜奈飛撲過來。

「大小姐~!這麼晚纔回來,蜜奈好擔心!」

「我回來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冇事的。」

「對我來說,大小姐永遠都是小孩子嘛……」

這樣說的蜜奈緊緊抱住艾爾莎不放。

這次就隻有這樣,並冇有嫌棄仁。也許是多少學乖了一點吧。

「啊~感覺好累啊。」

總有種疲憊感的仁走向旅店的房間,倒在床上。

「父親大人,到了晚餐時間,我會來提醒您起床。請您多少休息一下。」

於是仁就接受了禮子的好意,閉上眼睛,回想著今天的事。

安的事。

基加斯的事。

吸收活性魔力素的係統。

太驚險了。若非禮子能夠提升輸出到那個地步。

各式各樣的事在腦中轉來轉去。不知不覺間,仁已經睡著了。

* * *

敲門聲響起。

那使得仁醒了過來。

定睛一看,禮子正走過去打開門。

「來了,有什麼事嗎?」

站在開啟的門前的是艾爾莎。

「我來接仁了。」

這麼說來,外麵已經是一片漆黑。大概是晚餐時間了吧。

仁起身走到門邊,這才注意到艾爾莎所穿的衣服。

是她喜歡的那件嫩綠色洋裝。罕見地在頭髮上插了有花的裝飾,胸前則彆著仁送給她的胸針。

「艾爾莎?」

為何不過是吃頓旅店中的晚餐,就要這樣盛裝打扮?艾爾莎對一時之間摸不著頭緒的仁伸出右手:

「說過了,我來接你。好,走吧。」

「啊,好。」

帶著剛睡醒還不太靈光的腦袋,握住艾爾莎的手……倒不如說是被艾爾莎一把牽過手的仁往餐廳走去。

然後抵達餐廳時,迎接他的是鼓掌聲。

那裡有萊茵哈特和他的管家克羅德,艾爾莎的管家亞多博格,然後居然連蜜奈也是鼓掌的一員。

「仁,生日……快樂。」

拉著仁的手不放,艾爾莎說道。

剎那間,仁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似乎很快就理解了狀況。

「大家……謝謝。」

他好不容易纔艱難地說出這句話。

從他眼中流下一道淚水,第一個發現的是艾爾莎。

「仁?」

艾爾莎擔心地探頭望向仁。

「啊,冇有,我冇事。隻是在想,好久冇有人像這樣替我……慶祝生日了。然後不知怎麼就……」

仁這樣回答艾爾莎。艾爾莎牽著仁的手,把他帶到像是今日主賓的座位上,請他坐下。

「看到仁意外的一麵了。來,這邊請。」

她自己則在旁邊的座位上坐下。

服侍萊茵哈特的侍女,手腳俐落地替每個人的酒杯注入葡萄酒。看到所有人的杯中都已注入葡萄酒之後,萊茵哈特帶頭舉起酒杯:

「那麼,為了慶祝我的朋友,埃吉利亞王國名譽魔法工作士仁•二堂的二十一歲生日,乾杯!」

「乾杯!」

「乾杯!」

其他列席者也應和著。

「仁,因為時間很趕,隻能做到這樣了。生日快樂。」

被萊茵哈特這樣一說,仁的眼眶又有眼淚在打轉。

「謝謝。」

雖然自己都覺得老套至極,可是仁還是隻能說出這句話。

「來,仁。」

看到玻璃杯裡的葡萄酒空了,艾爾莎親自動手幫他倒滿。

「謝謝你,艾爾莎。」

「嗯。因為,每次都是仁在……照顧我。」

這樣回答他的艾爾莎,看起來有幾分大人的感覺。

這時離開座位走過來的萊茵哈特拿到仁麵前的,是一個比名片大一圈的扁平盒子。

「仁,因為時間不夠,隻能送你這樣的禮物。雖然是由我當代表拿過來,不過這是大家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仁不知所措,但還是收下那個盒子。這也是他長大之後第一次收到禮物。

「是用來放互助會註冊證的盒子。」

聽他這樣一說,確實是恰好合適的大小。

材質是銀,表麵鑲嵌了黃金。似乎是用花體字寫上了仁這個字,大概是萊茵哈特做的吧。

「謝謝,我會愛惜的。」

仁這樣道謝,把盒子收入胸前的口袋中。

這時候,艾爾莎已經分好水果了。

「來,請用。」

「謝謝。」

今晚的仁道謝個冇完,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心情卻很好。

這一夜的晚餐,也是仁二十一年的人生中,是屈指可數開心的一餐。

屬於春夜的暖風,吹過雅達村。

迎向四月,季節已是暮春。

不知從何處飛來了奎荔花,在窗邊增添了一瓣淡紅色的色彩。

-方向拓展而出的公路,與周圍的都市、市鎮、鄉村交易繁盛。同時也是和艾利亞斯王國之間的貿易視窗,領主布盧公爵是埃吉利亞王的堂哥。周邊的土地分成農場與牧場,還有礦山,分彆由兩位伯爵治理。艾爾莎說到這裡就停了:「我覺得……我不太會解說。不過如果你還有想知道的事,請儘管問。」並如此作結。仁總覺得有些在意,開口問:「那個……知道伯爵叫什麼名字嗎?」艾爾莎馬上給予答案:「治理農場與牧場那塊土地的是庫茲瑪伯爵。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