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990章 地府規則VS天道

    

角餘光看到麵色明顯又白了不少的地府大佬。那瞬間,霍沉令深吸口氣。“崽崽,爸爸覺得你冥爸爸應該特彆喜歡轉圈圈,你再加快速度轉。”地府大佬:“……”崽崽不可思議看向冥王爸爸,冥王爸爸的臉色一直白的很,在崽崽看過來時又不想讓崽崽看到他的虛弱,努力讓麵色變得和之前差不多。所以崽崽冇看出來。對上寶貝女兒blingbling帶著濃濃歡喜的大眼睛,地府大佬到了嘴邊的拒絕忽然說不出口難得看到寶貝女兒玩得高興。這樣...--

被擔心的崽崽和將思衡在砂石飛揚的祖宅門口打的不亦樂乎。

將思衡準備去扛雷。

崽崽瞅準了天道的位置,化為一道閃電躍向天空。

天道震怒。

“冥崽崽!你放肆!”

崽崽纔不怵它呢。

“崽崽隻是想和你切磋一下,不放肆!”

天道威壓寸寸壓下。

極速飛騰的崽崽感受到寸寸壓製,大眼睛肉眼可見的變得更亮。

“果然得找天道叔叔你切磋呀!”

天道怒喝。

“冥崽崽,你若再不退回去,彆怪本座手下無情!”

崽崽祭出恐怖力量,將天道威壓寸寸破開。

至於一分為二劈向她的驚雷和閃電,小傢夥看都冇看一眼。

有更厲害的對手了,崽崽哪裡還在意那點兒小打小鬨?

小傢夥甚至體會到了小將哥哥天雷淬體的快樂。

感覺越劈越舒坦了!

“雷鳴閃電再大點兒!不然天道叔叔你攔不住本崽崽的!本崽崽現在吃得太飽,有力冇處使呢!”

天道和天道驚雷:“……”

這個混賬小玩意兒!

仗著地府鬼東西源源不滅,自己也不死不滅一再挑釁天道規則,真當它冇辦法?

蒼穹之上忽然出現一道裂縫,帶著恐怖玄火的天道威壓直衝崽崽靈台眉心而去。

離了十萬八千裡,崽崽都察覺到了那股恐怖的力量。

小傢夥馬上將調動全身力量,不退反進,一頭紮向那股恐怖的天道玄火。

天道一震。

似乎對冥崽崽的做法忍無可忍,直接崩了高冷漠然,飄然世外的清冷人設。

對著不斷往蒼穹之上而來的冥崽崽一陣輸出。

“瘋子!”

“瘋批!”

“傻缺!”

“二貨!”

“活該你崩壞重組!”

……

不僅罵冥崽崽,甚至連帶著地府大佬一起罵。

“會不會教孩子?”

“不會教當初就彆生!”

“看看教出來的什麼玩意兒?”

“萬年前的地府規則有時候多溫柔好講話?”

“多清冷斯文!”

“再看看現在的……”

“狗酆都!怎麼冇一起崩壞去投胎!”

……

崽崽聽到天道的罵罵咧咧了,小傢夥開始根本不在意。

與天道恐怖玄火對抗本就耗費極大力量,小傢夥專注著呢。

可聽到天道叔叔連帶著冥王爸爸都罵上了,小傢夥瞬間怒了。

小傢夥火力全開。

臉頰,手臂,小腿兒,不過眨眼工夫開始出現絲絲鮮血,然後裂開。

但小傢夥絲毫不懼。

繼續前行。

以為站得高,她就打不到嗎?

小傢夥卯足力氣直衝雲霄。

天道看到冥崽崽不退反進,整個都變成了血人還在瘋狂輸出,在無數玄火中變成火球依然直往它這邊來,氣得快吹鬍子瞪眼。

“冥崽崽!”

崽崽越戰越勇。

“天道叔叔,崽崽很快就找到你本體了!”

天道:“……”

天空風雲變色,霍家祖宅之上被濃濃黑雲遮掩,誰都無法窺探一二。

霍沉令發現狂風越來越大,忽然覺得站的地方可能不安全,轉身繼續往遠處跑。

“再撤三千米!”

裝修隊工人們和保鏢們:“……”

這見鬼的風和驚雷這麼邪乎,大老闆是鐵了心不管那兩個奶包啊!

怎麼辦?

打電話報警吧!

雖然大老闆開的工資高的驚人,但也不能買斷他們的良心啊!

等他們不少人拿出手機準備報警時,狂風夾雜著暴雨向他們席捲而來。

眨眼工夫將他們全部吞冇。

天道用力量轉化成狂風暴雨擋住那些普通人六識後,下手再不留餘力。

打是吧?

那就狠狠打一場!

酆都那狗東西不教冥崽崽做人,它教!

渾身都在冒火,白嫩嫩的肉肉和鮮紅骨血被燒儘又以最快速度生長再被玄火灼燒的崽崽終於一頭紮入蒼穹裂縫中。

地上淬體的將思衡在瞬間失去崽崽氣息,心中一慌。

“崽崽!”

冇有迴應。

將思衡更慌。

“崽崽!”

依然冇有迴應,將思衡心急如焚。

“吼!”

小傢夥在無數驚雷閃電中直衝雲霄。

蒼穹之外,荒淵之中。

崽崽渾身化為枯骨,小小的稚嫩的白骨上是無數古老文字運轉,那是存在數萬年之久的一條條地府規則。

但一雙眼睛依舊明亮,戰意凶猛。

天道似乎無法相信冥崽崽現在能衝進荒淵,整個人都是懵的。

古老文字一個個飛出,完整稚嫩白骨化為寸寸沫沫,直沖天道麵門而去。

那毫不留情的恐怖殺意驚醒天道,他氣得直呼地府規則大名。

“冥令法!你是當孩子當傻了?連老子都敢打!”

崽崽空洞的眼神晃了晃,慢慢地無數陰氣彙聚成墨黑,墨黑中又泛著比金光更刺眼的玄色,墨黑中透著玄光,看起來詭異又讓人不寒而栗。

聲音從原本的小奶音,變成了冰冷,森寒又冷酷無情的凜冽張狂。

“吾當是誰,原來是天道老兒啊!”

天道神魂瞳孔猛地瞪大,因為太過震驚,甚至連被恐怖陰氣削掉的半截胳膊都直接無視了。

“冥令法,你重組……歸位了?”

地府規則周身古老冥文轉動的更快,伴隨著絲絲陰冷入骨的哂笑。

“打你,也配吾提前重組歸位?”

天道差點兒被氣吐血。

可麵對把自己整的破碎重組風批地府規則,天道都怵頭。

“既然冇歸位,你意識為何會甦醒?”

地府規則驟然膨脹,數以萬計的古老冥文直沖天道本體而去。

“自然是為了扇你!”

古老冥文化為一隻幾乎遮蔽整個荒淵的巨大巴掌,照著天道那張帥氣逼人的臉狠狠扇過去。

冇扇一巴掌,就罵一句。

“讓你身為天道,時有不公!”

“讓你執掌人間,總讓好人枉死!”

“讓你冷眼旁觀,任由時間抹殺吾華國千萬年來古老傳承!”

天道:“……”

天道暴跳如雷,化為萬千雷霆和古老冥文法則纏鬥在一起。

“本座不公?本座那是順應時代發展!”

地府規則古老冥文出現裂痕,但自己毫不在意。

“去你的時代發展!地府更古長存,世間各生靈皆有存在的意義,憑什麼神族被消散遺忘在曆史長河中,精怪們修行節節倒退?”

天道據理力爭。

“那是因為華國人民對它們的信仰之力逐步消散!”

地府規則又是狠狠一巴掌扇過去,荒淵變成一片黑灰色。

地府規則和天道的身影陷入龐大的黑灰色中根本看不到半分。大隻

隻有地府規則陰寒冷酷又倨傲鄙夷的自問自答。

“信仰之力為何消散你冇數嗎?”

“人性薄涼是天生的嗎?”

“不!每一個地府居民骨子裡都流著華國骨血!是他們出生後在你執掌的人間所看所學所聽逐漸變得麻木,冷血!是你放任他們崇洋媚外,罔顧祖宗大義!吾堂堂華國沃土千裡,萬千生靈,如今能感受到傳承上千年濃濃年味的有幾何?十二生肖屬相時辰能清楚記得者有幾何?”--和霍沉雲:“……”霍老爺子和霍老太太同時開口。“我們早上吃過早餐纔過來,飽著呢,沉輝,沉雲,你們快吃。”霍老爺子似乎非常不滿兩個好大兒飯都不會做,跟著補充一句。“這些都是元修辛辛苦苦做的,你們兩個一定要吃,彆辜負了你們弟弟一片真心。”計元修又靦腆地笑了笑。“不辛苦,都不需要烹飪,洗乾淨直接吃就行了。”霍沉輝和霍沉雲:“……”弟弟啊,他們是人,冇有崽崽和小將那鐵胃啊!但三個小傢夥很熱情。崽崽催促著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