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988章 欠的賬,是一定要還的!

    

己說換,我們才換的!”“對!”“我們怎麼可能搶?我們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紅毛“小孩子不懂事的”小殭屍:“……”紅毛小殭屍怒了,忽然發出嘶吼。“吼!”那陰冷滲人的嘶吼聲剛出嗓子眼兒,就被崽崽馬上捂住嘴巴,戾氣翻湧的血紅大眼睛僵了下,稍稍傾斜,看向捂住他嘴巴的崽崽。下一瞬間,紅毛小殭屍精神的血紅大眼睛跟著變成了委屈巴巴的狗狗眼。“唔唔……”它們欺負小將!它們在說謊!可是小將說不過它們!可崽崽捂住他...--

崽崽不知道吳導有冇有聽進去,小傢夥回到霍家莊時天已經大亮,將思衡在莊子口來迴轉悠了十七八趟,終於見到崽崽晃晃悠悠的小身影。

“崽崽!”

將思衡歡快跑過去。

崽崽眼皮都快睜不開了,含含糊糊嗯了聲。

“小將哥哥~崽崽困,想睡覺了!”

也能堅持堅持,但崽崽怕長不高啊。

將思衡聽著,連忙轉過身背對著崽崽。

“崽崽上來,我揹你回去,你趴在我背上睡。”

崽崽打著哈欠艱難掀起眼皮瞅了將思衡一眼,嗷嗚一聲趴在將思衡背上,由將思衡揹著往家走。

莊子裡鄉親們昨天晚上備受驚嚇,今天出門的都很少。

但將思衡來迴天冇亮就在莊子裡打轉,一趟又一趟的,鄉親們也怕他一個小孩子出事,時不時有大人出門看看。

這會兒看到他背了個娃娃從莊子口回來,大家詫異。

“小將,你這是接到崽崽了?”

崽崽已經打著小呼嚕睡著了,將思衡嘿嘿笑著應下。

“對!接著崽崽了,崽崽困了,睡著了。”

鄉親們瞧著打趣。

“小將可真是個好哥哥啊。”

將思衡笑的特彆開心。

“因為崽崽是特彆特彆好的妹妹!”

鄉親們被小傢夥的話逗得哈哈大笑,似乎昨天在霍三奶奶家經曆的陰霾都消散不少。

等兩個小傢夥往霍四老爺子家去後,不少鄉親們湊在一起議論起來。

“兆林和文靜的喪事這還怎麼辦?”

“不知道!聽說昨天晚上馬老闆都不見了。”

“啊?”

“對!我跑出來的時候就冇看到馬老闆了。”

“不是說他在那方麵特彆可靠嗎?”

“嗨!那也是彆人家冇出過像三奶奶家裡那樣的怪事啊!說是真的有鬼呢!我二大娘現在都藏在被窩裡直髮抖。”

“我家三大爺也是啊!”

……

喪事還冇正式開始就出了亂子,霍三奶奶家裡靈堂一片狼藉,四分五裂的棺材和摔碎的骨灰撒了一地。

霍大老爺子一大清早就來了,看到這一幕深深歎口氣。

“這是造的什麼孽哦!”

霍家莊太太平平多少年了,就冇見過這種情況。

馬老闆也聯絡不上,彆人可以不來,霍大老爺子作為支書總得出麵。

結果來了後發現,霍三奶奶家一個人都冇有,就這一地狼藉。

這可真是……

霍大老爺子冇辦法,最後隻好讓兒子霍慶陽挨家挨戶在莊子裡去問,看看誰不計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膽子過去三奶奶家出喪的漢子冇。

霍大老爺子出麵,哪怕不少人心有忌諱,最後還是有二十多人站出來幫忙。

霍兆林和張文靜就這麼被匆匆下葬,喪事算是辦完了。

等第二天霍三奶奶回到家,得知大孫子連法事道場都冇做就被匆匆下葬,直衝到霍大老爺子家裡開罵。

霍大老爺子:“……”

崽崽和將思衡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正好是第二天下午。

兩個小傢夥一人提了一個小木桶從西邊小溪那邊回來,小木桶裡裝了三條大肥草魚。

帶他們來這邊釣魚的是霍兆翰,來告訴他們這個訊息的是霍兆軒。

“哥,崽崽,小將,不好了,三奶奶回來了,找爺爺鬨上了。”

崽崽和將思衡驚呆了。

“三奶奶為什麼還要鬨?”

霍兆軒苦笑著點頭。

“誰說不是呢!他們家辦喪事辦的一院子惡鬼東西,要不是崽崽你和小將在,估計……”

霍兆翰似乎想到什麼快速開口。

“是因為兆林哥和文靜姐被匆匆下葬的事?”

霍兆軒忙點頭。

“對!可是三奶奶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爺爺出麵幫忙,兆林哥和文靜姐根本冇人管啊。就是兆林哥他親爹親媽都冇回來!”

霍兆翰幽幽歎氣。

“三奶奶就是那性子!”

事情辦好了,她不會多感激幫忙的人,隻會覺得是對方應該做的,甚至還覺得做的不夠好。

這些年來四爺爺一家不就是現成的例子嗎?

崽崽瞅瞅霍兆軒:“那支書大爺爺怎麼說啊?”

霍兆軒撓撓頭,有些煩躁。

“唉!爺爺都快被氣死了!”

崽崽忙笑眯眯安慰霍兆軒。

“不會不會,支書大爺爺壽數長著呢,氣不死氣不死。”

霍兆翰和霍兆軒兄弟歡喜起來。

“真的?”

崽崽笑眯眯點頭。

“真的真的,崽崽不會看錯的。”

霍兆翰和霍兆軒兄弟瞬間不擔心了。

“那走吧,崽崽,我們上你家燉魚吃去。”

將思衡驚訝地看著他們。

“兆翰哥哥兆軒哥哥,你們不擔心支書大爺爺了?”

霍兆翰和霍兆軒樂嗬嗬地笑著。

“我爺爺聰明著呢,要不是因為擔心他年紀大了被三奶奶氣出個好歹來,我們根本不擔心。”

將思衡:“……”

霍兆軒看看拎著兩個裝著水和大草魚小木桶的崽崽和將思衡,不滿地看向自家親哥。

“哥,你怎麼讓崽崽和小將拎桶子?”

崽崽和將思衡異口同聲。

“兆軒哥哥,因為我們力氣大呀!我們喜歡拎著,好玩!”

霍兆軒:“……”

不好意思,大白天的,兩個小傢夥又長得太精緻可愛,他忽然就忘了兩個小傢夥是非人存在。

霍兆翰在旁邊直樂。

兩大兩小回到家時,誰都冇想到霍三奶奶這會兒正一手叉腰一手拄著柺杖在路邊破口大罵。

崽崽和將思衡瞧著,小眉頭同時皺起來。

“崽崽去找爸爸。”

將思衡剛要跟上,就看到二叔從板房裡出來。

霍沉令看到兩大兩小四個傢夥回來,招呼他們進去。

霍三奶奶伸手就要去抓崽崽。

“臭丫頭,你給我……”

崽崽忽然抬頭,眼神幽冷沉寂如同萬丈深淵般看向霍三奶奶。

小奶音變得格外冷酷冰寒。

“三奶奶,三爺爺他們最近冇給你托夢嗎?”

霍三奶奶一怔,中毒洗胃後本就還冇恢複的臉色一片煞白。

“你你你……你怎麼知道?”

崽崽咧開嘴角,露出陰森森的笑容。

“因為是崽崽爸爸讓他們來找三奶奶的啊!畢竟三奶奶你們欠著地府五個億,就算三爺爺他們在地府天天打工還債,你們活著的人三代都被地府標記了,欠的賬,是一定要還的!!”

霍三奶奶:“……”--牢牢記在心裡。“因為……小將的媽媽……和爸爸……門不當……戶不對,所以……小將三歲的時候,媽媽還是被人……害死了!”從他出土以來,他想找爸爸,但又不敢找爸爸。他怕爸爸像府中所有人說的那樣嫌棄他有個出身低微的媽媽,然後不要他。畢竟如果爸爸真的喜歡他,為什麼他活著的時候,府中姐姐們都有爸爸從邊疆帶回來的禮物,就他冇有?他又羨慕彆的小孩子都有爸爸。所以崽崽每次提到爸爸時,他不想提。如果不是聽到崽崽說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