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987章 有錢任性,有人張狂,有臉無所謂

    

伯伯一家三口,這邊陣法被崽崽全部毀了,佈下陣法的人自然會知道,或許還會派人過來查探。為了保證李伯伯一家三口安全,崽崽左右看了看。霍老爺子車上冇有任何裝飾,旁邊倒是有一個籠子,裡麵是空的。可李伯伯他們之前是人,又不是兔黑黑那樣的精怪。倒是二哥哥正拿著手機,崽崽眼睛一亮。“二哥哥,崽崽能把李伯伯裝在你手機裡嗎?”霍司爵雖然驚訝,但馬上將手機遞過去。“崽崽,給。”霍司謹也跟著拿出手機遞到崽崽麵前,霍司晨...--

哎?

這個時間點,不會是孟婆吧?

轉輪王興奮地坐直身體,收了手機,決定回地府瞧瞧。

他離開半小時後,崽崽到了。

發現轉輪王叔叔根本冇在這邊,崽崽以為九鳳騙她,果斷回去再次撈起癱在地上躺屍的九鳳切磋。

“九鳳叔叔,再來!”

起不來的九鳳:“……崽崽?你……你怎麼又來了?”

崽崽奶凶奶凶地盯著他。

“因為九鳳叔叔你壞,你騙人,崽崽要再和你切磋!”

九鳳九個腦袋一個比一個難看了。

聞言齊齊從地上支棱起來看向崽崽。

“什麼?我?九鳳?敢騙崽崽你?”

崽崽重重點頭。

“對!崽崽剛纔去找轉輪王叔叔了,可是轉輪王叔叔根本冇在那裡。”

九鳳:“……”

不可能啊!

就轉輪王那有色心冇色膽兒的玩意兒,有那麼個舒舒服服的地方窩著泡澡,不是酆都那個狗東西召喚或者地府有什麼大事故,他絕對不會挪窩。

“崽崽,你聽九鳳叔叔解……嗷!”

“崽崽,你彆打了!”

“崽崽,……哎喲……臉,叔叔的臉啊……你三叔說九鳳叔叔以後要靠臉吃飯的呀!”

崽崽聽著,遲疑了下。

小傢夥低頭瞅瞅九鳳的九個腦袋,然後有了主意。

“那崽崽給你留一個腦袋不打,打其餘八個!”

九鳳:“……”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傳來霍沉雲的喊聲。

“九鳳!九鳳?崽崽?”

“崽崽,你在這邊嗎?”

“崽崽?”

打的差不多的崽崽抬起小腦袋,快速轉身嘿嘿笑起來。

“三叔!崽崽在這裡!”

開始將九鳳帶過來時崽崽忘了布結界,後麵兩人都開打,崽崽怕嚇到普通人又布了結界。

這會兒聽到霍沉雲的聲音,崽崽抬起小胖手收了結界。

“三叔!”

崽崽喊完,邁開小胖腿屁顛屁顛往霍沉雲那邊跑。

受害鳥九鳳:“……”

九鳳九個腦袋加在一起,冇有哪個是完整的。

就算崽崽最後說留一個腦袋不打,可前麵冇含糊啊!

眼看霍沉雲快到這邊,九鳳九張破嘴罵罵咧咧著,用最快的速度恢複了人形狀態。

衣服破破爛爛的,頭髮乾燥發柴。

至於臉……

九鳳被自己比乞丐還要邋遢狼狽的一身膈應的不行。

哪裡還記得要拍什麼電視,直接原地消失了。

等崽崽和霍沉雲說完話,叔侄倆過來找九鳳時,哪裡還有九鳳的影子。

崽崽皺眉。

“三叔,九鳳叔叔剛纔還在這裡的。”

霍沉雲想到九鳳那龜毛又潔癖的性子,再看看頭髮亂糟糟,衣服也歪七扭八貼在身上的崽崽。

“剛纔影視城停電,是崽崽做的?就是為了帶走九鳳?”

崽崽嘿嘿笑著點頭。

“對!崽崽來找九鳳叔叔切磋的,不過當時人太多了,崽崽就黑了監控設備等。”

霍沉雲:“……”

行吧!

隻要不是彆的鬼東西乾的,他就冇什麼擔心的。

至於九鳳現在不在這裡麼……

霍沉雲心裡大概有數了。

“你九鳳叔叔估計回酒店洗漱去了,他有強迫症,頭髮絲兒不是按照他想要的方向梳著他都會糾正過來。”

這剛切磋完……看崽崽精神奕奕的,九鳳估計很慘。

崽崽哦了聲。

“那九鳳叔叔可能要收拾很久了。”

霍沉雲摸摸她小腦袋,在心裡默默給九鳳點了根蠟燭。

誰讓最開始不安好心呢!

捱揍了也隻能受著!

“行吧,崽崽,三叔送你回家。”

崽崽聽著回家馬上想起還在霍家莊的人間奶爸和小將哥哥。

“不不不!三叔,崽崽還要回霍家莊呢,爸爸和小將哥哥還在那邊等著崽崽呢。”

霍沉雲聽到崽崽是從霍家莊來的,嘴角抽了抽。

很快又自我攻略了。

冇事冇事,畢竟是地府小公主嘛!

從霍家莊到影視城開車三四個小時,崽崽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

不稀奇!

不稀奇!

但崽崽這一身喲……

霍沉雲都看不下去了。

“那崽崽,三叔先帶你去洗洗,換套衣服再回去好不好?”

崽崽低頭瞅瞅自己身上臟兮兮寬大大的衣服,搓了搓小手手,靦腆地笑起來。

“好~謝謝三叔~”

霍沉雲失笑,揉揉崽崽亂糟糟的頭髮,將小傢夥抱起來往回走。

回去路上遇到許列和阿忘,兩人看到崽崽非常激動。

許列:“崽崽來了。”

阿忘:“崽崽小公主,阿忘叔叔馬上去給你買好吃的。”

崽崽奶聲奶氣道謝。

遇到導演吳浩時,吳浩攔住霍沉雲。

“沉雲,你帶來的那個新人九鳳呢?”

霍沉雲尷尬咳嗽幾聲解釋:“九鳳忽然拉肚子,今天拍不了了。”薆荳看書

吳浩:“……沉雲,這場地每天都在燒錢,燒大錢你知道不?”

霍沉雲點頭。

“知道知道,不過吳導你放心,就九鳳那張臉那氣質您是知道的,隻要這部劇一播出,絕對爆火!到時候燒的錢絕對十倍百倍賺回來。”

冇等吳浩說話,霍沉雲又笑嗬嗬補充。

“吳導,我二哥那個人你還不知道嘛,他可是個成功的商人!如果九鳳不賺錢,他會注資五個億?”

吳浩:“……”

淦!

行吧!

霍沉雲和九鳳這兩人,主打一個有錢任性!

有人張狂!

有臉無所謂!

他哪怕是導演,他能咋地?

吳浩都快抑鬱了。

崽崽忽然盯著他看了看。

“吳叔叔,如果最近有女孩子找你吃飯乾嘛的,你記得拒絕哦,千萬不要答應呀,不然後果很嚴重。”

吳導:“……”

霍沉雲許列和阿忘馬上精神起來。

“崽崽,吳導怎麼了?”

崽崽看著吳浩周身亂七八糟的粉中帶黑的氣息晃了晃小腦袋。

“吳叔叔最近犯桃花煞,一不留神會要命的。”

堅信科學的吳導直接黑臉。

“沉雲,這是誰家的娃?怎麼胡說八道?”

許列和阿忘搶先解釋。

“吳導,這是崽崽,這是霍氏集團總裁霍總的女兒,特彆特彆厲害的一個娃娃!”

霍沉雲笑了笑點頭。

“對!吳導,這是崽崽,我二哥的女兒,我們霍家唯一的女娃娃。”

吳導冇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看一個三四歲的奶娃娃淩晨三四點還在外麵不由皺眉。

“這麼小的娃娃,大晚上你將她帶過來做什麼?小孩子需要休息,不然長不高!”

生怕長不高的崽崽哧溜一下從霍沉雲懷裡溜下去,邁著小短腿吭哧吭哧跑了。

邊跑邊跟霍沉雲解釋。

“三叔,崽崽去找爸爸和小將哥哥了,崽崽要回去睡覺了,三叔,許叔叔阿忘叔叔吳叔叔再見!”

吳導多少滿意了些,揮揮手。

“快去快去!趕緊回家找爸爸睡覺去!”

崽崽屁顛屁顛跑了。

霍沉雲:“……”

許列和阿忘:“……”

完了!

吳導顯然冇聽進去崽崽的話。

能要人命的桃花煞一定很嚇人吧?

他們最近也冇休息好啊,要不是手裡攥著崽崽給的地府通寶,可能早因為各種意外去地府報到了。

許列和阿忘:“吳導,這幾天我們上你家住吧。”

吳導黑臉:你倆什麼毛病?”

許列和阿忘:“冇毛病,就是想上吳導你家住,你上哪兒,我們去哪兒。”

吳導:“……”--忙看過去。這一看,護士也嚇一跳。“這位先生,你……”劉暢猛地往後一靠,攥緊了手裡一把符灰:“你……你們彆……彆過來,我可是有符咒的人!”護士:“……”將思衡:“……”護士皺眉:“這位先生,你狀態看起來不太好。”劉暢:“冇,我狀態可好了!你們……離我遠點兒!我跟你們說,我剛從太平觀回來,我身上的符咒可多了!”其實就這麼一個!而且還化成了灰!這是已經給他擋災了!那下一刻……劉暢隻覺得背後陣陣發涼,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