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凡劉晴雯 作品

第538章

    

可惜,我好像白忙活了!”“嶽父,或許你命該絕了吧!”“砰!”就在他打算收拾東西,返回百草堂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是林成棟領著一幫保安到了。“好啊!薑凡,你個畜生,你居然躲在這裡?你把我爸害成什麼樣子了?”林成棟怒不可遏,雙眸通紅,衝上去就要與薑凡拚命。然而,薑凡隻是輕輕一個側閃,這傢夥就摔了個狗啃泥,嘴皮子都磕破了。“你個畜生,你還敢躲?你們還愣著乾嘛?快抓住他!”“誰敢過來?”薑凡一道凶...-

與小輩動手,實屬不妥。

可如今,歐陽鋒是被輿論架在火上烤,由不得他有任何的猶豫。

“逆徒,今日,老夫勢必要將碎屍萬段,以正視聽。”

“是嗎?”

得到了薑凡的指點後,方大元重拾武道之心,腳下猛地一蹬,躍上了擂台。

“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瘋了!這個瘋子。”

歐陽克大跌眼鏡,歐陽雄神色複雜,唯獨康敏那個女人,驚慌失措,情緒複雜。

“他丹田都已經破碎,拿什麼打?”

“二弟,還是提醒父親小心點吧。”歐陽雄目光凝重,“冇人會傻到丹田破碎還去挑戰高手,那與作死何異?”

“我怕,其中有詐,畢竟那個薑凡的實力,你我都清楚。”

“大哥,你未免太過杞人憂天了吧?你聽說過誰丹田破碎,武功被廢,這麼短時間內能重新恢複的嗎?”

歐陽克不以為然,滿目鄙夷,“我看啊,他們就是打心理戰,根本就是嚇唬我們。”

“希望如此吧。”

比起弟弟,歐陽雄城府更深,今日這場師徒之間的比試,一旦他父親輸了,他們歐陽家也在凝金門的地位,定會一落千丈。

甚至,還有可能會被除名!

此刻,擂台之上,師徒兩人再度對壘。

人群聚攏,呼聲震天。

放眼望去,皆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

“大元啊,你說你,成了廢人,安心苟且偷生不好嗎?非要出來裝逼,自尋死路,你說你何必呢?”

歐陽鋒譏諷道,“那薑凡,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

“倘若,你現在跪下給我磕頭認輸,或許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還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老賊,你是怕了嗎?”

師徒多年,方大元還是瞭解自己這位師父的,他要是有十足的把握,根本不會跟你廢話。

“怕?你是我教出來的,我怕什麼?老夫就是怕你走上邪路,被人家利用。”

歐陽鋒眸底閃過一抹狡黠,“蠢貨!那個薑凡是想借你轉移注意力,好以此逃遁,避免與徐正陽交鋒,你被人家當槍使了,明白嗎?”

“老賊,不要白費唇舌了,先生對我恩重如山,豈是你三言兩語就能挑撥的?”

方大元猛然爆發出恐怖的氣勢,掌心朝下,一杆亮銀槍從袖管裡滑落而下,握在手中,“來戰!”

“不知死活,既然你想找死,就彆管老夫無情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

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這種程度,多說無益。

“槍來!”

歐陽鋒大喝一聲,門下弟子當即將一杆黑曜石般的長槍丟給了他。

“錚!”

一點寒芒先至,黑曜槍發出龍吟般的錚鳴,方大元手中的亮銀槍竟在劇烈抖動,就好像遇到了天敵似的。

“逆徒,看見了吧?連你的槍都怕了,這場戰鬥,還有必要再繼續下去嗎?”

“廢話少說,來戰!”

隻見方大元槍尾一掃,槍尖劃破掌心,亮銀染血,懼意全無!

看台之外,穆莎一臉怨懟之色。

“你這人,為何這般狠心?”她腮幫子鼓鼓,怒火中燒,“你朋友犯渾,你也不去勸勸他?那歐陽舵主,是他能打贏的嗎?活著不好啊?”

“快點,快讓他認輸下場,要不然,會死的很慘!”

“砰!”

穆莎話音未落,方大元就被黑曜槍淩空一個抽擊甩在地上,他嘴角溢血,臉色煞白。

“你看到冇?他簡直在找死!”

-,狂風灌入他的黑色勁裝,舞動了他的長髮,還是頭一次如此愜意的策馬奔騰!他不由心情大好,直接唱起了後世的那首歌:“讓我們紅塵作伴,活的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後麵跟著的所有手下,全部錯愕,陛下唱的是什麼曲兒?竟有種莫名的悅耳感。紅塵作伴,策馬奔騰,蘇心齋丹唇呢喃著,星眸不由露出一抹驚豔,好美的曲子!約莫一小時後,打獵結束,葉離滿載而歸,除了一些小的野雞什麼的,最大的收穫是一頭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