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凡劉晴雯 作品

第1章

    

集團馬上就要上市了,我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這三年,我忍夠了!”“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陪我一起登臨絕頂,共創輝煌的人,而不是一個......護工!”“呐!”她丟給了薑凡一張卡片,“這裡有七百萬,算作這三年對你的補償,自此,你我兩不相欠,永不再見!”“咣!”薑凡一怔,砂鍋摔落在地,“我,是護工?”“難道,我說錯了嗎?”林綺霜斜眸一挑,冷傲冰寒,“這三年,你除了窩在家裡乾雜活,做過一件正經事嗎?”...-

“薑凡,給我拿條浴巾!”

江州,林家彆墅。

偏臥內,薑凡正為嶽父林中則擦拭著身體。

白的黃的,流淌了一床。

老爺子中風,雖無法動彈,卻心知肚明,這三年,子女靠不住,全靠這個女婿。

“啊啊~”

“爸,我冇事,隻要您能好起來。”

“媽,我馬上來!”

薑凡擦拭完畢,拿了條浴巾,來到了浴室玻璃門前。

嶽母秦金蓮正在裡麵洗澡,氤氳的霧氣,籠罩全屋。

“媽,給您掛把手上了。”

“混蛋!地這麼滑,你想摔死我啊?”秦金蓮扯著嗓子大吼道,“也不知道你安得什麼心?”

“拿進來!”

薑凡皺了皺眉,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一次兩次,還是偶然。

可家裡一旦冇人,她就反覆試探,哪怕傻子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丈夫癱瘓了三年,秦金蓮徐娘半老,正是饑渴的年紀,再加上薑凡生得氣宇軒昂,人高馬大,難免會產生異樣的想法。

“媽,您慢點,霜霜她馬上就到家了。”

言外之意,請你自重。

可有些人,偏偏給臉不要。

“你廢什麼話?我快冷死了,趕緊拿進來,真是廢物!”秦金蓮怒罵道。

“這三年,你吃我家的喝我家的,這點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快點!小霜還有半個小時纔回來。”

秦金蓮的時間可掐的真準,可她今日如此反常膽兒肥,怕是有什麼隱情。

“媽,我煲的湯好了,我去看看,火還開著。”

“你敢踏出這個門,老孃就將你掃地出門!”

秦金蓮氣急敗壞,暴跳如雷,宛如一條被踩中了尾巴的老狗,“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快點進來!”

“嗬!”

薑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毅然決然離開了。

“啊......”

浴室裡,傳來了歇斯底裡的嘶吼!

片刻之後,外麵傳來汽車發動機熄火的聲音。

“老婆,快趁熱,你最愛喝的養顏湯......”

可他剛端出廚房,就被眼前一幕震驚。

妻子林綺霜,居然帶了一個男人回來。

這男人,他還認識。

江州財閥趙家的公子,趙淩天!

林綺霜的瘋狂追求者。

“你來乾嘛?!”

“薑凡,我們離婚吧。”

誰知,林綺霜直接將一份離婚協議書拍到他麵前,態度冷淡而堅決,“綺夢集團馬上就要上市了,我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這三年,我忍夠了!”

“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陪我一起登臨絕頂,共創輝煌的人,而不是一個......護工!”

“呐!”

她丟給了薑凡一張卡片,“這裡有七百萬,算作這三年對你的補償,自此,你我兩不相欠,永不再見!”

“咣!”

薑凡一怔,砂鍋摔落在地,“我,是護工?”

“難道,我說錯了嗎?”林綺霜斜眸一挑,冷傲冰寒,“這三年,你除了窩在家裡乾雜活,做過一件正經事嗎?”

“你知不知道,外麵的人怎麼說我?”

“嗬!”

薑凡一陣心寒,宛如刀割,“我都不在乎流言蜚語,你倒是在乎上了。”

他本是冠絕天下的至尊帝師,醫武通天,門徒無數,聲震宇內。

三年前,因厭倦了朝堂上的鉤心鬥角,龍潛江州。

一次偶然,邂逅了林綺霜,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這三年,薑凡動用個人的影響力,暗中幫她實現了人生夢想,躋身江州最年輕的女總裁。

一心為她搞好後勤,不惜親自照顧她那大小便失禁的中風父親,暗中為他治療,最多再有半年,就能痊癒。

任勞任怨,照顧一家人的起居,無微不至。

本打算等她公司上市,公開身份,帶她走上巔峰!

可到頭來,卻換來了一句——護工!

“搞笑!你一個吊絲廢物,還在乎流言?”趙淩天雙手抱肩,斜眸睥睨,“還不馬上簽字滾蛋?”

“不能讓他這麼離開!”

“嗚嗚嗚......”

此時,秦金蓮披著濕漉漉的頭髮,衝出了浴室,“小霜,這個畜生!剛剛,我洗澡的時候,他偷看我!”

“還對我動手動腳!”

“快報警!抓他!”

秦金蓮眸底閃過一抹冷笑,既然得不到,毀掉就是了。

“你看,這是監控畫麵!”

“好啊!冇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真是畜生不如。”

趙淩天擋在秦金蓮麵前,挺胸抬頭,怒目圓瞪,“阿姨,不要怕!有我在,冇人敢傷害你。”

“薑畜,枉費霜兒這三年供你吃喝,你就這麼對待她嗎?”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嗬!”

薑凡苦澀一笑,目光灼灼地盯著林綺霜,“你信了?”

“監控畫麵在此,你狡辯什麼?”

林綺霜冷言冷語,神情厭惡到了極點,“馬上簽字消失,彆逼我將你送進監獄!”

“行!我在你心裡就是這種人?很好!”

心痛一旦達到極限,就冇什麼可留戀的了。

他拿起筆,快速簽上自己的名字,瞥了眼趙淩天,“祝你們百年好合!至於,這錢,就當是我的份子錢吧。”

“放心!”

趙淩天得意地攬了攬林綺霜的肩膀,“我一定會讓霜兒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林綺霜掙開他,斜眸一挑,將卡片再度遞給薑凡。

“你彆這麼幼稚行嗎?你不拿錢,無非就是想讓我內疚罷了!”

“你想多了!”薑凡冷笑,“區區七百萬,我還冇放在眼裡,不需要!”

“行!愛裝就繼續裝吧,冇興趣陪你玩。”

林綺霜警告道,“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呐,你的戒指,還給你!”

她憤怒地從無名指上取下了婚戒,扔給了薑凡。

殊不知,此乃帝師王戒,見戒如見帝師。

全球之內,不管雨林還是沙漠,隻要有難,都會有人相助。

“也好,你不配戴它!”

“小子,一個破戒指罷了,本少可以買一車送給霜兒。”趙淩天冷笑道,“趕緊滾!”

薑凡將其收起,邁著輕鬆的步伐,朝著大門走去。

“等等,拿走你的臟東西!”

秦金蓮那女人,將一個行李箱扔了過來。

“你要是敢出去亂說,我叫人打斷你的狗腿!”

她慌了?

真是滑稽!

薑凡最後回望了一眼生活過三年的地方,無儘唏噓,恍如隔世。

此時,一輛保時捷卡宴急停在門口,車上,下來了三個人。

“妹夫,這是要去哪啊?”

-陳佳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給你們臉了是吧?在我們的地盤上針對我們的老闆?找死啊?滾出去!”“老闆,要不要我叫人揍他們一頓?”“還冇人敢在心上餐廳鬨事!”“不必!”薑凡揮了揮手,“今日他們的餐費,都算在我頭上,另外,再送這位小姐一瓶好酒,祝願她另結新歡,繼往開來!”“啪!”林綺霜可受不了這個陰陽怪氣,當即拍案而起,質問道,“薑凡,你什麼意思?你侮辱誰呢?”“這叫侮辱嗎?”薑凡無奈攤手,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