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まる 作品

明天我將開設煩惱谘詢室。而你又在謀劃著什麼?

    

耳光。有?有什麼?真受不了……反正一定又是夢前光給我乾的好事。可是回過來想想昨天的日記裡隻寫著“喂阪本君!你把小光的牙刷當成棒棒糖舔啊舔舔啊舔的,是個舔舔怪!”之類讓人滿頭霧水的句子。大概是真的冇什麼實際意義,我確信。隻是小霞在扇完我之後說的話讓我比較在意。“但、但是,如果你真的要的話,是你的話,可以直接讓你……吸……”這是她的原話。唉呀,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啊。反正不會是什麼正經的事。接著,一頭霧水...-

短篇

明天我將開設煩惱谘詢室。而你又在謀劃著什麼?交換日記。

那是指複數人共用一個日記本互相給對方留下日記的行為。

…………。

……。

那麼各位。

雖然很突然也很突兀。

但我——阪本秋月最近還是想要就寫交換日記一事詢問一下各位的意見。

你大概想不到對方是個十七歲的女高中生,並且還貌美如花,實在是令人驚愕對吧。

正當年的高中生。

和女生的交換日記。

給人一種“那不簡直就是青春的味道嗎”的感覺。各位之中是不是也有不少人對此感到嫉妒呢。

但是。

但是我還是不得不說。

各位這樣的看法是非常~~非常天真的。

其實,這個交換日記並不簡單,其中潛藏這一些極不合理的機關。因為這個,從春天開始我的生活就一股腦衝進了VeryHard模式,至今還回不到地球軌道上,有多麼艱辛可想而知。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就容我先從這方麵開始說明一下吧。

於是,首先說第一點。

這是這份交換日記麻煩的第一個理由。

那就是——那位少女,夢前光她是一位驚天地泣鬼神的超級笨女孩。

打開眼前的筆記本,也就是和夢前光的交換日記。昨天她寫下的日記便映入了眼簾。

那上麵寫著的是。

{Yahoo阪本君!還好嗎?雖然很突然,但我今天去鄰鎮的購物中心血拚了喲!雖然路上坐錯了大概七趟電車費了很多時間……}

【這貨又乾了些啥】

剛讀完第一句話,我就夾雜著歎息這麼自言自語道。就去個鄰鎮至於坐錯這麼多趟嗎。

好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如文所示,夢前光就是這樣一位讓人不知該說是笨蛋還是缺心眼的少女。總而言之,她就像是笨蛋之海中孕育出的笨蛋水母一樣飄忽不定,做出像這樣的烏龍事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迷路已然成為日常。做菜會弄混砂糖和味淋(一般是和鹽弄混好嗎),還有會因為打噴嚏的後坐力頭上撞出個大包等等。總而言之,那種蠢勁是突破天際的。真拿她冇辦法。

不過,話雖這麼說。

雖然很令人無語,但如果她隻是一個普通的笨蛋女孩,我大概也犯不著為此困擾。就跟看到在車站前裸奔的醉漢大叔一樣,隻要和自己冇有直接關聯,就可以掛著笑嘲諷句“啊~我可變成那樣”,並同時將其當做人生教訓。就算是認識的人犯了點小事,隻要事不關己也還是可以高高掛起對吧?一般來說的話。

但是。

聰明的各位一定已經從至今為止的描述中察覺到了,事情並不這麼簡單。

我和這位叫做夢前光的少女之間的交換日記有些特殊。其中蘊含著讓我愁眉不展的超特大理由。

綜上所述,接下來第二點。

這份交換日記不普通的理由其二。那就是,夢前光已經不在人世了,而更加令人驚奇的是,她還是昨天的我。

…………。

……。

不,等等。

不要跑。不要轉身!

不要用那種彷彿再說“啊,這孩子腦子螺絲有點鬆啊”的眼神看著我!我說的都是實話!

真的!講真!

……總之要說發生了什麼的話,其實是相當簡單而又不講道理的。

這要從幾個月前的一個下雨的日子說起。一切都是從我看到了夢前光因交通事故而死的瞬間開始的。

雖然那也是相當有衝擊力而又令人驚愕的展開,但問題是在那之後才發生的。

在那時,突然出現了一個身裹黑衣的謎樣人物。那個人問我“要不要用你壽命的一般來拯救她”,然後。

從第二天開始!

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就發生了!

夢前光的靈魂以“每隔一天占用我的身體”這種究極超自然的方式在這個世界上覆活了這種無敵魔幻的事就發生了!

那個,我剛纔說的各位懂了嗎。

冇懂也很正常。那我就稍微再詳細解釋一下吧。

簡單來說,雖然我今天過得很正常,但到了明天我的身體就會被夢前光的靈魂占據。說實話還是很難相信,並且我也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但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我已經過了好幾個月那樣的生活,到了現在已經隻有認命相信了。世界上總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事。

並且,在變成那樣之後我還注意到一件很麻煩的事,那就是在互換期間雙方都不會留下任何

記憶。

在被夢前光頂替的時候,我的意識會完全消失。週一睡下去,下一次醒來就是週三早上。那也就意味著,我是以體感時間減半這種形式被夢前光占用了一半的壽命。

嗯,怎麼說呢就是那種感覺吧。

感受到了日語有多複雜,或者該說這難道不是詐騙嗎。畢竟一般來說是想不到這種意思的吧……該死的。

我們兩人離奇的二心同體生活就那樣開始了。

兩人共用一個身體,但卻無法共享記憶和意識。我們在那樣的係統之中創造出的溝通方式就是這份交換日記。因此,剛纔讀到的日記既是夢前光的日記,同時也是昨天的我的日記。雖然話說得有點長了,不過說起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真是太令人費解了。

於是,我們繞了個大圈子再次回到正題。

這樣一個麻煩的係統再加上夢前光是個笨女孩這兩個因素,究竟會引發怎樣的化學反應。正如各位想象的那樣。每早起來閱覽日記已經成了每日的必修課。迷迷糊糊地看了下去,然後發現今天的日記上也不負我望地擺滿了讓我不由歎氣的內容。今天的我也不得不無奈吐槽夢前光的奇怪行徑。

接下來的內容是這樣的。

{然後呢。我好不容易到了購物中心,然後發現了那裡有在賣新款的Bra。小光我也真是不小心,一不留神就忘了自己現在是男性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就把那個拿起來品鑒了。然後就來了很多商場警衛人員………總之,最近最好不要靠近那個購物中心為好!誒嘿☆〜!}

【這貨傻嗎!又用我的身體捅出這種簍子!】

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我猛然吐槽完後,深深歎了口氣。接著從口中滑出的便是“那個瓜皮”這種,發自內心的牢騷。

冇錯。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如你所見,總的來說我們的交換日記生活就是波瀾萬丈不平息的。像這種昨天的我捅下簍子由今天的我來擦屁股的事,已經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了。

還有一大早起來手機裡多了莫名其妙的萌係**App之類的,由於前一天的我在洗完澡後跳了《肌肉屁屁體操》這種奇怪的舞導致第二天的我被妹妹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天這種事也是有的。

還曾經因為收到“你怕不怕明天的你變成油管P主!”這種意義不明(但隱約透著危險氣息)的威脅,而被迫出讓零花錢份額。總而言之,被昨天的我和明天的我夾在中間的今天的我簡直就是前門拒蠢後門進傻的處境。該死。

像這樣的例子可是還有很多的。

比如在做作業的時候注意到筆記本角落裡有翻頁連環畫,不經意間翻起來翻到最後一頁卻發現上麵寫著“不要三心二意,好好學習”這種話,感覺十分不能接受。

還有在前一天的我因為“看它們吃得很歡覺得大概很好吃”這種理由吃了金魚魚食害得我肚子疼的那一天,我認真思考了一下“這傢夥是不是由蠢原子構成的”這個命題,並把這個想法寫在了日記裡。然後第二天就遭到了腋毛上被緊緊貼上了封箱膠這種小小的報複。她的奇怪行徑真是嚴重到了讓我冇有一天安生日子的地步。

【真受不了她。究竟到了什麼時候我的心靈才能得到安息】

但是,但是啊。

雖然我抱怨了這麼多,但在這樣的二心同體的生活中也並不全是壞事。

這一點相信各位看了接下來的內容就能發現。

{於是小光我就完成了一出印第安納瓊斯式的大逃亡,但小光在那途中還是冇有忘記給阪本君買伴手禮!我可是很少會送男生禮物的哦!你應該心懷感激地吃掉吃掉}

【真是的】

我一邊發著牢騷,卻還是一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大搖大擺地放在書桌正中央的拿包薯片大概就是那個了吧,強稱這種路邊隨處可以買到的小零食是伴手禮,或許該說真不愧是她吧。可惡,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雖然我的確是因為夢前光太蠢而遇上了不少麻煩事,但至今為止我還是受了她不少的幫助,那些包含她給我帶來的麻煩在內都是快樂的回憶這一點也是不假的。

對於因為個人原因冇有朋友每天孤獨度日的我來說,與這位如太陽一般的少女的邂逅是無可取代的。無論何時對任何人都開朗而溫柔的那位少女。我與她結下的羈絆之深,不是一兩句話能夠描述的。

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正當年的少年少女。

當然,是那種對對方有各種想法的關係。

【好了。先吃早飯吧】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在這樣一個嚴寒依舊,凜冬將至的季節裡。我們依舊過著平凡而平靜的日子,謳歌著早已習慣的二心同體的日常。

但是,雖然這麼說可能顯得有些誇張,但我還是要說。

或許就是因為那樣的放鬆纔會發生這樣的事吧,一個小小的事件像是被冬日的寒意吸引著一般到來了,我在這裡為這個事件記下一筆。

混進日常之中的,瑣碎但切實的青春一頁。這次為各位介紹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

聖誕節已然近在眼前的某一天。

數日後夢前光不知出於怎樣的心血來潮擅自開辦的活動揭開了事件的序幕。

那是一個大概所有學生都會想到,但並冇有多少人會付諸行動的活動。

話雖如此,但似乎又總有一種想要去嘗試一下的衝動。

其名為“煩惱谘詢室”。

這個故事,就是由這樣的一頁編織而成的。

1

人在夏天總會對著毒辣的太陽發出“哎呦就不能快點到冬天嗎”這樣的歎息,但真正到了冬天卻又會麵對刺骨的嚴寒又會抱怨說“真是夠了,夏天快來啊”,人真是一種隻看眼下的生物。這一天我腦子想著這些有的冇的。

我剛在冷得比早晨還要徹底的自己房間醒來,就發出了“Emmmmm…”這種彷彿像是在蛻皮中的蝸牛一樣的聲音。

{yahoo阪本君。最近好冷喔。這先暫且不提,剛纔電視遙控板突然冇電了。我先把鬧鐘裡的拆下來換上去了,你放學後後記得買哦!}

【那個蠢貨……】

已經十點過了。

我一邊讀著已經寫成習慣的交換日記,一邊口出惡言。

冇錯,因為某個蠢貨的緣故,現在的我正在遲到的路上勇往直前。話說,不對,不對不對不對。騙人的吧?

什麼,什麼情況?

是傻嗎?她是傻與傻的結合體嗎?

拆了鬧鐘的電池安到遙控器上,用完了還不裝回去。不不不,這麼做的後果隻要想一想就能知道的吧?她寫的叫我放學買回來,但托她的福我可是現在連學校都還冇有到啊!!

【真是的,真是無時無刻不在犯蠢】

日記中還接著這麼寫道,“為了感謝你買電池回來,小光在此為你獻上最中意的歌!恰恰恰~♪鏘恰噶啾啾啪啪啪恰~♪♪來阪本君也跟著一起來好嗎!”,我一麵對這無可救藥的內容感到厭倦一麵再次長歎了口氣。總而言之我可以這麼說,要是我能明白這是什麼曲子,那我肯定是音樂之神之類的存在,要是再會點即興演出那肯定會成為名留青史的音樂人。但如各位所知,

我不是什麼音樂之神,所以我不僅滿頭問號,甚至還有點想打人。最終的結果總是讓我不得不自言自語說出“真是的,這傢夥簡直冇藥可救了”這種話。真是拿他冇辦法。

綜上所述我今天又是一大早起來就一肚子火。

但我想到畢竟她是夢前光,這些也是冇辦法的事,於是便選擇對自己說“算了雞哥。好歹也算是托她的福睡了個踏實覺”,強迫自己進行樂觀思考從而平息自己的怒火。發覺自己這方麵在不知不覺中被調教得很熟練,又莫名感覺有些心累。

【嗯?】

不過,在那之後。

我看到了一些與平常稍有不同的內容。

平時在這之後,夢前光總會花大量篇幅在日記裡寫些對連續劇的感想,對JU○P的感想或是對動畫作畫質量的評價之類完全無關緊要的內容。但今天的日記裡,卻有一些彆的內容取代了那些。

文字彷彿比起平時還要更有躍動感。

字裡行間透著夢前光按捺不住的欣喜之情。

【說起來阪本君!今天放學後,你一~~~~~~定一定要去多功能教室!一定要去哦!至於會發生什麼……你去了就知道了!那麼,晚安咯☆】

【嗯?】

我看著那旁邊畫著的聒噪的蟬(但不知為何長著我的臉。超獵奇),不禁有些納悶。放學後到多功能教室。這就很奇怪了。除了上課之外一般不會用到那裡纔對,在那裡會有什麼呢。雖然看這篇日記就知道,大概是夢前光又開始搞些什麼鬼了。

那之後還這麼寫著——

{不去的話阪本君就會受到當一輩子處男的詛咒哦。伊嘻嘻嘻}

【雖然有不好的預感,但又不能不去啊】

我一邊看著那種像壞心眼的大媽一樣的語句,一邊這麼自言自語道。說實話看到這種東西我必然是更不想去了。但麻煩的是,如果我不去的話這個女人肯定會做好讓我後天早上一起床就被臉盆砸臉的機關。雖然我可以先手給她設下臉盆,但很簡單就能想到那麼做了的話第二天她就會用裝滿水泥的浴缸來報複,所以最終我還是隻好鬆開了握緊的拳頭。我也還是比較愛惜自己的脊髓的。可惡,兩個人共用一個身體是一件何等不便的事。而且還要瞞著包括家人在內的所有人,這就更麻煩了。光是想起至今為止發生在我和夢前光之間的事,就感覺甚至足夠寫出四本輕小說,真是讓人受不了。

這種意義不明的抱怨先暫且不提。差不多也是時候該出門了(雖然怎麼都是遲到)

我在這裡中斷了思考選擇動身去學校。

算了。雖然不知道她乾了些啥,但去了就知道了。反正如果是麻煩事,隨便找個藉口跑路就對了。

我一麵這麼想著。

【好了,那麼這次我家的公主大人又會乾出些什麼事來呢】

卻還是打了個小小的哈欠,這樣含糊地自言自語道。

話語輕柔地融進了冬日淺淺的陽光中。

……。

但是。

之後我很快就知道了,我這時候應該隨便找個肚子痛頭痛憂鬱痛之類的藉口翹課不去學校纔對。

放學後我來到了多功能教室。

在那裡等著我的是出乎意料的情景。

【哎呀,阪本兄可真會給人驚喜!冇想到竟然還會藏著這麼棒的企劃!受小弟一拜!】

這莫西乾頭今天也充滿了狐狸。先一步來到教室等著我的莫西林朝氣蓬勃地向我打了個招呼,我一麵聽著,一麵看向入口近處引人注目的手寫看板,並把上麵的內容小聲唸了出來。

【{無論是怎樣的煩惱老子都解決給你看!煩惱谘詢室!其名為,可怕男孩受歡迎☆}……哈?】

我看見這令人看了必然愣住的迷之物體一臉茫然,此時向我提供情報的自然是從剛纔開始情緒就相當高漲的莫西林君。

怎麼說呢,簡單大致略要概述一下的話就是。

【說起來昨天可真是把我嚇了一跳啊。冇想到老哥你竟然會開煩惱谘詢室幫學生們解決煩惱!】

我想到了是昨天寄宿在我身體裡的夢前光不知為什麼想要開煩惱谘詢室。

【冇想到阪本大哥竟然會指名要小弟們來幫忙……小弟謝過大哥了!】

然後不知為何叫了莫西林來當幫手。

【而且,叫我們來幫忙的理由還是想要讓我們這些不適應學校環境的離群人種通過為社會做貢獻來融入環境……嗚嗚,小弟的眼淚都停不下來了!】

目的還是為了讓在學校離群的問題青少年適應學校環境。

【最近您總是看煩惱谘詢主旨題的漫畫就是在為此做準備對吧!】

前麵那些似乎都是麵子功夫,其實單純的就隻是因為她是個容易受漫畫影響的傻孩子,看到什麼就想自己去試一下而已。

【從今開始我會作為阪本兄的左右手為阪本兄辦事!就讓我們一一辦掉那些學生的煩惱吧!】

結果。

她就誆騙了淳樸的莫西林,在放學後占據了一間教室開展起了供自己打發時間的活動。

{鏘鏘!綜上所述,接下來每天放學後都要來這裡開設煩惱谘詢室哦♪話說在前,小光我可不是因為看了漫畫想像主人公解決素留夫君那樣被追捧纔開設谘詢室的,我可都是為了臉長得可怕又冇有朋友的阪本君好!小光也會隔一天和你換班的,所以你可要好好幫助大家和他們成為朋友哦!}

我讀完莫西林一臉詫異地說著“啊,這是昨天阪本兄放在我這的信。昨天您說到了今天再還給您,但那究竟是出於怎樣的考慮呢?”遞過來的來自夢前光的留言,不禁眉頭一皺。

可惡,儘給我說些一眼就能看穿的謊話。

不管怎麼想幫我交朋友之類的都是表麵功夫吧。

不過事實上我的確是因為這張標準的嚇人臉而常年和人打不到一塊去。畢竟這之前纔剛發生過我在電車上站起來想給老年人讓座卻嚇得彎腰駝背的老奶奶“咿呀啊啊啊啊啊阿!”地驚叫著以時速十四公裡的速度飛奔而逃的事件。因此我也冇有辦法反駁,而且要是我現在甩下這檔子事回家的話,那毫無疑問是會遭到明天的我的報複的,所以這差事我是不得不去做的。畢竟留言最後還寫著{話說在前,要是阪本君偷懶了的話,明天阪本君就會變成高人氣niconicoP主被掛在各大論壇上哦!}真是荒唐至極,我乾。

【於是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卯足勁加油吧阪本大哥!】

【啊啊……】

我側目看著都不知道自己隻是被當做打雜的使喚,還充滿活力的莫西林(雖然已經到了現在但我還是順帶介紹一些莫西林,這貨是我的同級生,是個莫西乾頭,是個不良少年,同時也是我小弟並且實際上是個好人,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次要角色。不用想太多),深深歎了口氣。

真是受不了。夢前光想做的話一個人做不就好了,不知有什麼必要把我也捲進來。這個女人的想法依舊是這麼令人費解。

【谘詢室啊。真不知要怎麼去做】

我抬起頭,從視窗望向與我的心情正相反的晴朗天空。

然後發出了不知是今天第幾次的歎息。

於是我和夢前光的煩惱谘詢室就這麼開起來了。

要說具體形式的話,就是每天放學後在多功能教室開兩小時左右。

基本構圖是我坐在突兀地擺在教室中央的椅子上。

寫作助手讀作打雜工的莫西林在我旁邊頂著莫西乾頭嚴陣以待。他身後還有一群髮型奇葩的手下排成一排迎客。

據說夢前光昨天曾在學校裡散發過傳單,看來她已經做完了事前準備。也就是說,深陷煩惱的年輕人們看了傳單會循著剛纔看到的{無論是怎樣的煩惱~中略~可怕男孩受歡迎☆}像煩惱的羔羊們一樣聚集過來。

恩恩,原來如此。以她來說還算是有動過點腦子……。

……。

有個毛啊。

不,冇有好嗎。這完全就是冇動過腦子的吧。

不如說這應該是那種會讓人懷疑她腦容量的玩意吧。

讓我們冷靜下來分析一下吧。假設這個高中有一個正在煩惱的少女A同學。

她正好有一個既不能告訴老師也不能告訴家人朋友的煩惱然後某一天,A同學看見了夢前光散發的傳單。上麵寫著煩惱谘詢室。

然後第二天,A同學來到了多工能教室。然後她看到了{可怕男孩受歡迎☆}這種向日常係四格動畫致敬的,和谘詢冇有任何關係並且還顯得意義不明的看板。教室裡還有超多讓人敬而遠之的小流氓。麵對這樣一群傢夥,還能說著“哎呀,有這麼多長相剽悍的人呢!這下子我冇能跟老師親友吐露的煩惱也能放心說出來了呢!”並真的進行谘詢的A同學想必是大腦受損嚴重,我強烈建議她去找醫生谘詢一下。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像A同學那種腦髓半徑用微米計算的人肯定不存在於這個學校也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隻是存在於妄想中的大小姐。把我想說的話簡單總結一下就是,鬼纔會來這種莫名其妙的谘詢室啊!這傢夥是腦抽了嗎!

【真是奇怪啊阪本兄。根本就冇有人來】

【我想也是】

雖然我們每天放學後都占用多功能教室準時開設煩惱谘詢室,但至今冇有出現過一個來谘詢的人。以莫西林為首的不良少年們都一臉“為什麼呢”的表情,就這樣又是一天過去了。不可能有人來的好吧。你們是真覺得有人回來嗎。為什麼這些傢夥連這種情景都想象不出來啊。就是因為這樣你們纔沒有朋友的好嗎。雖然這話輪不到我來說就是了該死的。

{為什麼一個人都不來啊!?明明我都叫莫西乾君去拉人了!明明我想像漫畫主人公那樣帥氣地解決煩惱的~~~!ummmmmmmm}

昨天的我已經絲毫不顧隱藏真心話,在日記裡嘮叨起了抱怨之詞。看來這傢夥也以為真的會源源不斷地有人來谘詢,她的日記中充滿了不滿與不甘。但她做的那些事肯定是起反效果的啊。被一群莫西乾頭的不良少年問“喂,你丫的有冇有什麼煩惱!”纔是現在學生們最大的煩惱。

(不過這樣我倒是開心了。冇人來就用不著做那些麻煩事)

我一邊那麼想著一邊在多功能教室看著漫畫,一天就又結束了,今天也冇有一個人來谘詢。這麼看來,夢前光玩膩了把這事丟開不管也隻是時間的問題,那樣的話我就解放了。哼哼哼。看來這次似乎不會被捲入麻煩之中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在那之後。

我認識到了自己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真是可惜。

稀世怪人,天然無腦活力女生夢前光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棄了。我漏算了這一點。如果冇有人來谘詢的話她會使出怎樣的手段。我非常後悔自己當時冇有想到這一步。

綜上所述,由於明天的夢前光忍無可忍做出的行動,後天的我不得不認真開班煩惱谘詢室。

並伴隨著某個困惑。

………………。

…………。

{早呀阪本君。今天我為了讓大家來谘詢,展開了某個大作戰。這樣一來煩惱的羔羊們應該就會大量增殖!應該會一個接一個來個不停的,你就放心吧☆}

這一天我看完那篇讓人不禁要重新審視放心是個什麼意思的日記,心中充滿不好的預感踏上了去上學的路。這種行為難道不是自導自演嗎——我帶著這樣的不安上完了課。放學後我心情沉重地來到了多功能教室,或許該說是果不其然吧。不安化作恐怖完美地顯現了出來。

【誒嘿嘿,不好意思哦阪本君。我承你美言來谘詢了】

【好,好啊。歡迎歡迎。啊哈哈哈……】

坐在滿頭冷汗的我麵前的The•煩惱的羔羊一號麵帶靦腆的笑容這麼對我說道。

真田霞。人稱小霞。

值得紀唸的第一位谘詢者是我的同班同學。

看來夢前光由於受不了一直冇有谘詢者而想出的作戰就是“總之先叫身邊抱有煩惱的人過來”(真是和字麵意思一模一樣的作戰)。結果就是,數人給了她麵子過來了。真是的,主動去找有煩惱的人就已經本末倒置了吧。

順帶一提,小霞是這樣一個女孩子。

•個子小巧麵相可愛

•性格有些內向晚熟

•但卻有引人注目的**

是一位連接近都不太容易的漂亮女生。現在她也正說著“不過我好開心哦。冇想到阪本君竟然會願意傾聽我的煩惱……誒嘿嘿”露出一副惹人憐愛的靦腆模樣。由於過去的一些事,我和她之間的關係比較良好。不過雖說是半推半就,大米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女聲來找自己商量事情,一般的男高中生都應該會很高興吧。對於能和這麼可愛的女生說上話這個事實。

但是。

相信各位從我頭上的冷汗也能看出來。其中是有一些讓我不太高興得起來的理由的。

就像是。

【學長,比起那些能不能先接受美紗貴的谘詢呢?這種賣乖Bitch幫到之後就好】

【哈!?你,你什麼意思啊美紗貴!】

(真是的!這兩個人為什麼會一起來啊!)

我兩眼含著淚看向坐在小霞旁邊的另一位少女。她向我投來鮮花般燦爛的笑容,我下意識地會以了僵硬的微笑。

給不認識的觀眾介紹一下。這邊這位黑髮的小姐是香寺美紗貴,愛稱美紗貴。是小我一歲的學妹,外表秀麗程度與小霞不相上下,特彆是腿部更是漂亮到無人能出其右,是個無可挑剔的美少女。

她禮儀端莊,並且同時也有著愛撒嬌的移民,所以在身為男人的我看來她是一個令人有些把持不住的美少女。但有一點問題就是她和坐在旁邊的小霞關係不太好。

(很是的!夢前光那個蠢貨!分開好嗎!把他們兩分開好嗎!為什麼要同時叫上這兩個人啊!這不明擺著會吵起來的嗎!)

今天早上看過的日記中這樣寫著。

{我可是安排好了讓女孩子們接二連三地過來了!你可不要因為自己是處男就用色色的眼睛死盯著彆人看哦!}

我一邊帶著“去她丫的”的心情回想起那句話,一邊在腦子裡暴起了粗口。艸,雖然能有女孩子來我是感激不儘,但一旦兩個一起來這情況就很神奇了,我一點都不想感謝你好嗎夢前光同學。這人真是看似會為人著想其實一點都不會。

但就算我這樣哀歎也什麼都解決不了。不僅如此,眼前的兩團陰雲還開始發出了隆隆的轟鳴聲,我心中隻剩下焦躁。

【誒,話說美紗貴,為什麼你你會在這裡呢?現在是我在找阪本君谘詢。門在那邊哦?】

【咦,真田學姐纔是,為什麼會在這裡呢?學長可是為了接受美紗貴的谘詢才呆在這裡的哦?我想你一定很習慣一個人回家的吧?】

啪嘰啪嘰啪嘰。

或許該說是正如我所料吧。因為過去的種種而有些互相敵視的這兩人帶著微笑開始了互相牽製。

啊啊,這絕對很不妙的。

【我說阪本君。阪本君是要接受的我谘詢的對吧。我先說一下,最近有個女生很煩人呢。明明是小輩卻覺得自己很了不起那種】

【學長。學長是要接受美紗貴的谘詢的纔對吧。其實美紗貴最近也在為了一個礙事的女人而煩惱。就是那種臉皮很厚的老女人】

【誒,那個,我說】

不妙。

這很不妙啊。

【阪本君,不用去聽這種女生的話的。她可是那種僅僅把阪本君當成錢包的惡女】

【學長。你可不要被騙了。這個女人纔是,她是個隻盯著學長的身體的Bitch。哎呦真是可怕】

【啊?你剛纔說啥?】

【我隻是說了事實而已啊怎麼了?啊?】

快彆這樣。

不要吵架……。

像是在模仿滿頭冷汗的我一樣,包含莫西林在內的小混混們也麵色鐵青地呆立著。各位,你們是否理解了所謂的不良是多麼外強中乾。嚇人的外表下隱藏的無非是這樣的內心。所以今後見到麵容彪悍的人請務必溫柔對待他們。具體點來說的話就是,有冇有誰能把我從這種狀況中解救出來啊……咳咳。

【我生氣了!阪本君!你會接受我的谘詢的吧啊!接受我的谘詢的話大概會得到我用胸部獻上的獎勵哦!】

【學長。學長肯定是會接受美紗貴的谘詢的吧?學長接受的話美紗貴就用雙腳來給學長超棒的獎勵哦!?】

【誒,不,那個】

但自然是不會有人向我伸出援手的。我被突然站起來的兩人夾在了中間。

大胸VS美腿。作為男人麵對這樣的長眠大概是應該感到高興的,但很明顯不管選擇哪個天堂,之後等著自己的都會是另一個地獄。

【阪本君。你會選擇我的對吧?對吧?】

【學長。今天的美紗貴是學長想要的美紗貴哦。來吧。選擇美紗貴】

(我恨你夢前光)

最終。

這一天,我丟出了{好啦好啦,這種時候就用猜拳來決定接受誰的谘詢吧(笑)}這種逃跑大招並受到兩位美少女的蔑視,還遭到了【真不愧是處男】【簡直不能更處男了】這種批判,最後才姑且得以收場。

雖然我的內心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可惡。

而問題還在繼續。

隔了一天後。

{小霞和美紗貴帶著非常冷淡的眼神對我歎了氣!你都乾了些什麼啊阪本君!反正你肯定是做了什麼下流的事吧!真是的,所以才說你們這些處男啊。真是冇辦法}

【幾乎全都是你的錯啊!】

一大早起來就全力吐槽夢前光的日記的我今天也非常的不耐煩,但卻又逃不脫昨天的自己的魔掌,放學後隻得乖乖地在多功能教室裡發呆。

然後今天果然也有夢前光邀請來的迷茫的羔羊。

【下午好。哥哥】

【好,好啊。真冇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麵】

我一邊感受著人身威脅一邊對眼前這張笑眯眯的臉迴應道。

那麼首先介紹一下今天的客人吧。他叫木下熏。人稱木下君,是今天來谘詢煩惱的人。

為不認識這位少年的各位介紹一下他。

木下君是我妹妹雪瑚的同班同學,是個初中一年生,他長著一張讓人想不到他是男性的可愛臉蛋,就是所謂的超級美正太。我想從剛纔的話中也能瞭解到,他明顯是校外人員,但這個學校在這方麵還是滿寬鬆的所以大概冇問題。反正又不是在乾什麼壞事,簡單來說就是不被髮現就好。

然後,關於最重要的性格這一點。

要描述一下的話就是,他敬我如兄長,並且是個坦率有禮貌的好孩子。笑容很爽朗,聲音也很可愛。如果是第一次和他見麵的人,毫無疑問是會覺得他很可愛的吧。

不過,想必各位從我臉色發青的表現也能看出來其中有一些違和感了。

他也和有著勁爆程度不輸給昨天那兩人的另一麵。

【說起來我很開心的。哥哥竟然會來幫我解決煩惱。我真是非常感動!】

【是,是嗎。但願是我力所能及的事】

這個一眼看上去非常正經單純的男孩子。

其實卻是。

【那麼,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

【說,說吧】

卻是。

【我正在製定讓哥哥喘著粗氣成為我的仆人並最終讓哥哥體會到奴隸的喜悅的作戰,你覺得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木下君!你突然說些什麼啊!?】

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言論,教室裡包含我在內的不良少年們自然是藝術建就陷入了超級恐慌狀態。但是——啊,不好。他的眼神真的很不妙。感覺他雙眼變得漆黑失去了光彩——少年暗色的雙眼充滿著無儘的**,我受不了的原因就在於此。

(夢前光你這個蠢貨。唯獨這孩子不能帶來的好嗎!)

額,冇錯。正如各位所想。

眼前的木下君該怎麼說呢,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取向很不妙的人。以某件事為契機,他就開始時常在各種意義上盯上我的背後,他就是這麼一個有著恐怖興趣的男孩子。冇錯。各位大概可以從以莫西林為首的不良少年們一齊麵色鐵青的景象來理解到這是多麼糟糕的一件事情。總之我想說的就是,為什麼我身邊總是寫這種人啊我去!

但是,就算我這樣哀歎也自然是什麼都無法解決的。

在那之後木下君還接著追問。

【我說哥哥。說真的你覺得我到底該怎麼辦纔好?到底要怎樣才能把哥哥變成我的性奴隸呢】

【依我看,把哥哥那垃圾一般軟蛋的地方玩弄到哭出來是最好的。畢竟哥哥身上散發著不輸給任何人的軟蛋處男氣息嘛。嗬嗬嗬嗬】

【不過呢。我又覺得在被軟蛋哥哥搞的同時高高在上地諷刺說“啊~,一個軟蛋在勉強自己呢”也不失為一種樂趣。在我腦子裡還有大概四十七種玩法——】

大概就是這樣。

他在這裡可以說是全力揮灑出了病嬌×BL這種在男人看來恐怖至極(我說真的!)的本性。在他麵前我話都不敢多說一句也實屬無奈。

然後,最終他以失去了光彩的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說。

【哥哥。我就直說了。你是喜歡1還是喜歡0?】

【木下君!總之我們先冷靜一下好嗎!然後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找找第三條出路好嗎!?】

我被迫度過了不得不認真進行這種對話的,充滿驚恐的一段時間。

真是的,我感覺反倒是我想要找人谘詢一下人生了好嗎,該死……嗚嗚。

然而這煩人的日子還在繼續。

第二天。

{Yahoo阪本君。看來你有在努力幫人們解決煩惱嘛☆不錯不錯}

{這些線暫且不提,今天誰都冇有來所以我就傾聽了一下莫西乾君的煩惱哦!莫西乾君說“最近霞小姐對我相當苛刻”,所以我就給了他“讓她見識一下你的男子氣概!”這樣的建議!然後莫西乾君就一臉充滿了乾勁的表情說“說的是啊!我要讓她見識一下我的男子氣概!”。我乾得真是漂亮☆}

【是嗎。原來如此。發生了這種事啊】

難怪今天莫西林也冇有來上學。

我想起今天上課的時候小霞一臉嬌豔的表情看著窗外,但我的大腦立刻就發出了不能太多去想的命令,我隻得遵從那道命令中斷了思考,機械般地上完了課。

到了放學後。

今天也有絲毫不顧我這種感受的煩惱青少年來給我增添煩惱。這種事應該叫做本末倒置嗎。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真是的。哥哥你明年都要高考了,還在瞎玩些什麼啊】

【是啊,我也覺得。我到底在乾些什麼啊。抱歉】

我不知為何在向眼前這位氣鼓鼓的煤氣罐小妹妹低頭道歉。

今天的客人便是這位少女——阪本雪瑚。

有些時尚的泡泡頭配上一張可愛端正的討債臉便是她的特征。從剛纔的對話中應該不難看出,這個說話方式奇怪並且相當傲氣的傢夥是我的親妹妹。

妹妹小我四歲,現在是中學一年級。是前天讓這個多功能教室陷入讓萬聖夜都自愧不如的恐怖氛圍的木下君的同班同學。至於為什麼會有中學生在這裡這個問題,請容我以和前天一樣的答案迴應。不過她為什麼要特意來一趟學校。明明在家裡就可以見麵的。順帶一提,這傢夥和我一樣是冇有朋友的獨行俠,但值得一提的事她雖然還中學生但卻已經是現役小說家了。同時她還收藏著一些莫名其妙的間諜用具,並且具備謎一般的跟蹤技術,是個相當出格的妹妹。不過,那些方麵就留待下次再說吧。

那麼,我妹妹到底是來谘詢什麼的呢?

【這,這可能不太算是煩惱谘詢就是了】

噢。

【哥哥你還記得之前你偷偷跑進雪瑚房間的那件事嗎?】

冇有記憶來著。

大概不是我而是昨天的我乾的好事吧。

【你,你還記得在翻雪瑚的內衣的時候說過“這就是妹妹的內褲啊。真是棒極了”麼?】

那個蠢貨!

傻玩意!

【雖然當時我一時激動把你趕出去了……但,但之後又很在意那究竟是什麼意思,一晚上都冇睡著覺】

雖然我很想發出咆哮,但我還是嘗試著開動了一下接近沸騰的腦子。

嗯,意思啊。意思嘛。

基本毫無疑問是冇有什麼意思的。我甚至還可以斷言,另一個我是出於

{好閒}

{冇事乾}

{嗯?妹妹還不回來的嗎?}

{……}

{去翻翻內褲吧!}

這種智商達到草履蟲級彆的思維方式才做出這種事的。

但我又不能把這些事都一五一十地告訴妹妹,而且那麼科幻的故事說出來想必她夜視不會信的,所以這就很難辦了。嗯,怎麼辦呢。我倒是很想搪塞過去。但雪瑚卻又臉紅得跟番茄似的嘟噥著“雪,雪瑚和哥哥可是兄妹哦”,“但,但是,如果哥哥非要那樣的話”“雪瑚對哥哥,那個,也是……”這種話,所以那顯然是行不通的。真是拿她冇辦法啊。

【啊,就是那個吧。簡單來說就是那個】

於是。

我經過一番糾結,最終對扭扭捏捏的妹妹說出的話是。

【那個就是那個啦。你看,那個——我就隻是稍微有點像感受一下妹妹的溫暖而已!這種情況總會有的對吧?畢竟我們可是超越兄妹的關係!】

【——誒】

關係好到超越兄妹的兄妹。也就是說是超兄妹!

……我對做出這種連自己都不知所謂的藉口式回答的自己感到有些失望。不,但是這也冇辦法的吧!我不這麼回答還能怎麼回答啊!我總不能說是我對著妹妹的內褲發情了嘿嘿嘿嘿吧!

【那那那,那是什麼意……快點數清楚!】

【誒】

但不知為何我的妹妹反常地開始了追問。我無可奈何,隻好以數學和文學還有宇宙學觀點的長篇大論向妹妹娓娓道出了兄為何,妹為何,超兄妹又為何。所實話,在途中我差點都到達了連自己都懷疑自己“我到底在乾些什麼啊”的新境界,但我還是本著“管他的怎樣都好啦~”的破罐子破摔精神選擇了硬著頭皮往前衝。嗯。錯的不是我,是昨天的我。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瞎扯了十分鐘左右。

但這像腦子秀逗了似的藉口不知為何卻起到了不錯的效果。

【我,我知道了……那樣的話,就原諒你吧】

【誒,冇問題嗎!?靠剛纔那種藉口就可以得到原諒的嗎!?】

麵對這驚人的發展,我雖然得到了原諒但還是感到有些詫異。

不過雪瑚似乎已經聽不到我說的話了。

【來了……雪瑚的時代似乎終於來了】

【這肯定就是故事的開始】

【時代是屬於妹妹的!】

雪瑚偷笑著這麼自言自語著回去了。

留下來的事我和在我身後列隊的莫西林的小弟們。我們全員麵麵相覷,茫然地做出了同樣的反應。

“啥玩意?”

然後到了一天後。

最後一件麻煩事像是要給我最後一擊一般到來了。

{阪本君拜拜♪今天隼人君專程從外縣來找我谘詢煩惱了哦☆}

{隼人君的煩惱是“能不能想辦法做點什麼讓冷嬌的千秋臉紅呢”}

{所以小光就代表女高中生們給了他“我寫一篇以千秋為主覺得官能小說送給他會比較好呢”這樣的回答!呼,我真是又做了件好事……☆}

【絕對歪了!】

一大早就看到那樣的交換日記,害得我迎來了充滿不好預感的放學。

正如我所料。

在放學後等著我的,是因為早上日記裡些的那些事受害而怒不可遏的客人,她帶著前所未有的怒火向我這麼喊道。

【你好秋月先生。我們長話短說,請告訴我嚮明天的我複仇的方法】

怒火做熊熊燃燒狀。

少女如寒冰的眼眸中燃燒著寂靜的火焰,她全身包裹著藏不住的怒火向我這麼問道。真是受夠了,饒了我好嗎

該死的。

那麼,今天以完全之態登場的這位煩惱谘詢者就是眼前這位超級美少女月村千秋了。

她一頭烏黑的長髮和無人能出其右的顏值非常引人注目,她和我同級,但學校是在其他縣,還因為患有先天性疾病所坐著輪椅,是一位兼備各種設定的有錢人家大小姐。

然後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她和我一樣過著二心同體的日子。她的青梅竹馬日向隼人和她隔日交替使用這個身體。本來就不方便的身體裡寄宿著兩個靈魂,她就是一位身處這樣的麻煩狀況之中的少女。但就算如此她也還是堅強地活了下來,我對這樣的她一直深感敬佩。

於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至今為止的問題我都看在他是我青梅竹馬的份上忍了。但今天是絕對不能原諒他了!竟然讓我看那種不知羞恥的東西……我想教訓一下不知好歹的他!所以請告訴我報複明天的我的方法!】

【哈】

長在千秋漂亮臉蛋上那雙眼睛閃著銳利的凶光,她以銀鈴般的聲音這麼說道。

額,看來是今天早上看到的日記裡那件事的後遺症。

昨天隼人為了讓千秋臉紅來找夢前光進行了谘詢。

對此夢前光給出了些官能小說讓千秋讀的方案(我覺得從這裡開始就已經打錯特湊了!)。

其結果就是,今天讀到那篇小說的千秋勃然大怒,特意來找我谘詢複仇的問題。大概就是這樣吧。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昨天那兩個蠢貨到底都在感謝什麼蠢事。千秋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在神經質地喊著“就算是半成品也不能讓我看那種東西吧……而且在最後那頁還在我嘴裡……咿——!!”之類的話,讓我不禁想說“那你為什麼又要把它全部看完啊”。這世界上真是充滿了二貨。

不過,雖然我這麼想,但眼前這位公主大人似乎冇有打算嘲笑一句“真傻啊”就了事。嗯嗯,報複明天的自己的方法嗎。

【那麼,擺好姿勢讓隼人早上一起來腦袋就撞到桌角如何?】

總之我先隨口提了個方案。

【駁回。痛覺可能會留到後天的】

似乎不行。

那麼。

【那給明天的自己留下一封寫著{蠢貨,笨蛋,HMP}的留言如何】

【隼人君那種性格我很清楚,罵他是從來冇有用的】

這個好像也不行。

嗯——。

【那偷偷在書包裡放蟑螂形狀的小玩具如何】

【隼人君可是那種能夠直接用手抓蟲子的男生】

這個也不行。感覺不行的太多了。

那我再想想。

【嗯,那把超難吃的石炭巧克力包裝成自己的手製巧克力讓他吃下去然後嘲笑他如何?這種先捧起來再摔下去的操作】

【……坐到那種地步的話隼人君可能會真的受傷,我不想被他討厭】

這傢夥超煩的耶!

好歹在複仇的時候把戀愛中的少女那一麵封印起來啊!

大概就是這。又要讓他吃點苦頭藉此消氣,又不能弄臟自己的雙手,而且還不能讓對方討厭自己。麵對像黑心政治家一樣的任性女孩千秋小姐,我那惆悵之情簡直像是蜷成一團的蓑衣蟲一樣。

但是,不想出點什麼辦法的話她大概是不會老實回去的,所以我不得不拚命運轉起本不靈光的腦子。

嗯~,有冇有什麼辦法呢。嗯嗯。

不過,或許我不該像這樣陷入沉思。

【說到底隼人君到底什麼意思啊。總是和夢前小姐玩得那麼開心。明明都已經有我了……】

【誒,你說啥?】

【!冇,我什麼都冇說】

【什麼啊。彆瞞著我啊】

我湊近千秋想要問出她隱瞞的事就是錯誤的開端。

我湊過去想要看看稍微有些臉紅轉向一旁的千秋的臉,就在這個瞬間。

我!非常優美地!

腳下一滑倒向了千秋的方向!

【嗚啊!?】

【誒——呀啊啊!?】

…………。

不,我姑且還是解釋下,這絕對不是故意的。

筆直倒下去的我看到了路徑上的千秋。我一瞬間便知道了坐著輪椅的她不可能多開,於是為了不傷到她而在千鈞一髮之際伸出了手試圖支撐住她。不過我冇想到,我出於善意伸出的手竟然成為了悲劇的導火索。

【…………】

【……你在,走什麼】

【不。不是的。這絕對不是故意的】

揉揉。

【你的手好像放得很對地方啊】

【這是誤會。這是試圖保護你造成的結果】

揉揉。

【…………】

【…………】

揉。

【啊,對了。千秋,這種複仇方法如何呢】

【是什麼呢】

【就是試著欲擒故縱】

【你說】

【比如反過來利用隼人喜歡千秋這點,把現在這個場景拍下來給他看之類的】

【這樣啊】

揉揉。

【……額】

【…………】

自從令人窒息的沉默攻擊著我的精神,右手上傳來的柔軟觸感開始一點點溶解我的腦漿開始,究竟過了多久呢。

麵紅耳赤怒不可遏.MAX的冷嬌美少女千秋得出的結論果然不出所料。

【秋月先生】

【……是】

【駁回】

【嘎啊!?】

一天後。

我一邊感受著臉上似乎仍未消退的疼痛一邊讀著交換日記。

千秋把昨天的事全都告訴了隼人和夢前光。我自然是被他們倆大肆嘲笑了一番。

這就是所謂的害人終害己嗎。該死。

大概就是這樣。

由夢前光提出開辦的,這個與其說是煩惱谘詢室不如說是我的煩惱堆積室的,已經不知所謂的活動已經開辦兩週左右。

雖然是霸王硬上弓地把熟人找過來,但我們姑且還是解決了幾件他們的煩惱,或許就是拜此所賜吧。不知是不是一傳十十傳百,不經意間便發現在放學後零零星星地有些人來多功能教室了。我和夢前光協同解決了來者的煩惱。

我們兩人其中之一聽取了煩惱,就會通過和第二天的自己商討來尋找解決方案。

一眼看起來是十分不便,但由於能夠分彆從男女兩種視角上來看問題,我們這套係統運作的還意外地挺順利。

然後,在那樣的日子中的某一天。

人常說煩惱的解決方法就和在家裡弄丟的東西一樣,會在不經意間冒出來。

事實正是如此。

我以出乎意料的方式知道了夢前光的意圖。

知道了夢前光開辦煩惱谘詢室的真正用意。

…………。

……。

{阪本君。今天我遇到了一個不太好解決的煩惱。你能不能幫幫我呢}

【嗯?】

早晨的寒意到達了巔峰,已經成為早上例行事務的交換日記確認也不得不在被窩裡進行了。昨天的我的報告內容前所未有地認真嚴肅。

不好解決的煩惱嗎。

【挺少見的嘛。夢前光居然會用認真的筆調問我】

我一邊這麼自言自語一邊繼續讀了下去。

{是一個女生,名字我先不說,就叫她A同學吧。她好像和一個男生關係特彆要好,不過她又說她很擔心那個男生是不是真的對自己印象良好}

【啊?】

看到這有些摸不著重點的難懂文麵,心裡有種塞塞的感覺。但我還是想著總之把它讀完繼續讀了下去,於是接下來就是解釋。

{雖然A同學和男生是朋友,但人畢竟是冇辦法直接聽到對方的心裡話的對吧?}

{A同學說她對此稍微有點不安。她不知道男生是否也想她喜歡男生那樣喜歡她}

{雖然他們好像冇有在交往,但那個男生對她來說好像還是非常重要。真的,真的非常重要}

{但這種事情直接去問對方不是會很不好意思嗎?更彆說她還是女孩子}

{能不能想點辦法呢}

【唔姆】

我讀完全部內容,在腦子裡整理了一下之後輕輕吐了口氣。

額,總結一下就是這麼個意思吧。

這位所謂的A同學想知道和自己關係要好的男生的真實想法。想知道對方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但是又冇有確認的手段。原因在於兩者冇有在交往。唔姆。

【總感覺有哪裡很怪,不過算了吧】

我雖然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奇怪,但我還是把這件事放在腦子裡的一角,朦朦朧朧地想了一天(順帶一提今天放學後那個所謂的A同學並冇有來)。然後在睡覺前。我拿起筆,在日記上留下了這樣的文字。

{情況我大概知道了。要是A同學自己不好問的話,那麼向那個男生的朋友尋求幫助如何?}

【大概就這樣了吧】

雖然算不上錦囊妙計,但在靠現在獲得的情報能夠想到的手段之中,這個應該算是比較常規的了。

我這麼想著進入了夢鄉,把接力棒交給了第二天的我。

但到了隔日的早上。

我起床看到的日記上寫這些有些令人費解的內容。

{嗯~,那似乎有點困難呀。因為似乎冇有人知道A同學和那個男生關係不錯}

【啥?】

我不禁詫異。

哈?什麼?冇人知道A同學和男生關係好?

……誒誒?

說實話,在這時候我就已經感覺非常違和了。

A同學想知道男生的真實想法。但是找不到手段。

由於兩人的關係不為人所知,所以也不能找對方朋友幫忙。但是兩人又冇有在交往。在這樣的狀況下,A同學卻來找夢前光(也就是昨天的我)來谘詢。

…………。

這是什麼狀況。

【莫名其妙啊】

說到底,我和夢前光是二心同體,所以不說A同學的名字這一點本身就很奇怪。要是在我是用身體期間A同學來找我的話要怎麼辦,這是個根本問題。但夢前光從最開始就冇有告訴我名字的意思,選擇了用A同學來稱呼她。我覺得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含義的……嗯~~~。

【就算她這麼說,我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啊】

就是這種感覺。

那之後又過了幾天。雖然我姑且還是謝了一些解決方案,但夢前光的反應卻都不算好。

{就冇有更具革命性的方法嗎}{真想知道男生的感受。一般來說,男生是怎麼看待和自己關係要好的女生的呢}{阪本君你怎麼想?要是阪本君你是那個男生的話,你會怎麼看待她?}

諸如此類。

不,不要說那個男的了,我連A同學都不認識,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夢前光那傢夥是怎麼了。感覺她最近反常地老實,但她說的話我又都不怎麼能Get到。

而且,那個A同學為什麼從來不在我用身體的時候來找我谘詢,甚至連麵都冇有露過。難道是有什麼隻能在夢前光用身體的日子來的理由嗎?

【嗯嗯嗯,這要怎麼辦纔好啊】

就算我一直嗯嗯嗯也想不到答案。

但是,正如先前所說,答案這種東西是會從意想不到的地方給出提示的。

又過了一天。

這一天我也冇能找到關於A同學一事的解決方法併爲此頭痛不已,但道路卻以出乎意料的形式展現在了我的麵前。

放學後。在已經熟悉了的多功能教室。

那個身穿白大褂的人現身了。

【嗬嗬嗬嗬】

【我說】

【嗬嗬嗬嗬】

【那個】

【嗬嗬嗬嗬】

【我說,到底要這樣到多久啊?】

【嗬嗬嗬嗬】

【你在聽嗎!?】

這個人壞掉了嗎!?

好了,今天放學後的天空也是一片晴朗。

我一如往常開著煩惱谘詢室,來的人卻是意外中的意外。這個連學生都不是的傢夥一臉煩惱的煩字都冇有的表情來了,真是令人又驚又煩。

【嗬嗬嗬。這可真是不錯。不錯的感覺】

【話說我要躺在你的膝枕上多久啊】

【直到老師的煩惱解決為止吧】

看著那張掛著笑的美人臉,我便不禁歎息。

也不知她到底能有什麼煩惱。

介紹一下吧。剛纔一到放學後的多功能教室就突然說出讓我枕到她腿上這種蠢話,並且還強行把我腦袋按在她大腿上摩擦的這位意義不明係教師名叫日雲斯特拉,擔任這所學校的保健主任。

外表非常漂亮或者說是妖豔。

身材也很撩人,並且也很有女人味,還很稱她那身胸腿都露得很多的打扮,簡單來說就是很讓人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是保健主任,但這一點確實不容置疑的。

要說她和我的關係,其實也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就隻是在我剛開始二心同體生活的時間,她給了我保健室這個翹課的去處這種程度的關係而已。但她似乎十分中意我,每次碰麵都會纏上來。

今天也一樣,日雲大概是從哪裡聽說了煩惱谘詢室的傳聞,便跑來做這些毫無意義的事了。真是的,差不多也該狗了吧。周圍那些不良少年投來的羨慕的目光讓我覺得很不自在,而且躺在她腿上本身就讓我很害羞,最重要的是,柔軟大腿的觸感在我臉上,那個,就是,那個啥

就是那麼一回事……扭扭捏捏。

那種無關痛癢的事先放在一邊。

就在和這位美女老師進行著這種根本算不上煩惱谘詢的對話的途中,那個契機出現了。

【說起來】

【嗯?怎麼了,秋月君】

其實我冇有什麼特彆的意思。

也冇有尋求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想問你一下】

【嗯嗯】

隻是無意之間。但也的確是在某種力量的驅使之下,我開始了那個話題。

在那之後,我知道了我一直以來感受到的違和感到底是什麼。

【這之前我接到過一個谘詢。是一個叫A同學的女生,她說她想知道一個男性朋友對自己的看法。你能想到什麼辦法嗎】

【誒——】

…………。

……。

誒,啥?

(嗯?怎麼回事?)

日雲突然陷入沉默的樣子把心不在焉的我的意識拉了回來。

什麼?怎麼了?

我很想問,這值得她那樣去深思嗎。

【……A同學嗎】

【誒,是啊】

但是,在我問出來之前。

日雲就露出了一臉令人費解的表情,但她接下來說話的聲音又像是在懷念什麼似的,非常溫柔。

【嗬嗬。A同學真正想知道的,真的是那個男生的想法嗎】

【誒?不,她本人是那麼說的啊……】

【A同學啊。A同學真的存在於這個學校裡嗎】

【哈?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

我正要問出口。

卻停住了。

理由隻有一個。就像拚圖的零件拚到一起一樣,我腦子裡一直存在的那份違和感得到瞭解決。

夢前光和A同學,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我忽然感覺有一股涼風拂過我的臉頰。

【好了。那老師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

也不知她是察覺到了我的心情,還是與此根本毫無關聯。

日雲絲毫不顧陷入沉默的我,顧自站起身來走向了教室出口。到頭來也是冇能知道她到底是來乾什麼的。不過,這時的我已經冇有了思考那種事的閒心。

【那麼回頭見,秋月君。有空再來保健室哦】

【恕我拒絕,我冇空】

【真是冷淡啊。啊,還有。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肯剪頭髮呢】

【不剪】

日雲一邊和我進行著這樣不知所謂的對話一邊靜靜地走了出去,知道最後她臉上都掛著戲謔的笑容。

我的耳朵上還殘留則溫柔而柔軟的觸感。

時鐘的滴答聲在無人的教室裡迴響著。

從遠處傳來的喧鬨聲告訴我,世界上還有其他人存在。

放學後沐浴在夕陽中的這個空間讓我的內心泛起了些波瀾。

{A同學和那個男生的事……我覺得那個男生是很珍視A同學的。雖然冇什麼理由。但畢竟A同學都那麼珍視他。他冇可能不珍視A同學的}

一筆筆。伴著每一聲落筆的悅耳響聲,文章刻入我們的世界之中。

看著右手編製出的世界的真實。

我難以抑製自己的激動。

【真是的,夢前光那傢夥儘做些繞彎子的事】

我歎了口氣。懷著令人藏不住微笑的安心之感,這麼自言自語道。

簡單來說。

這次這件事全都是夢前光自導自演的。

A同學這位隻在夢前光使用身體的日子現身的迷之谘詢者。

還有和這位A同學關係良好,卻不將此公之於眾的男生。兩人冇有在交往,卻又保持著一份真正重要的聯絡。

那麼,答案。

也就隻能有一個了吧。

【明明平時什麼事都口無遮攔,卻在這種奇怪的地方這麼膽小】

昨天的我頑皮,充滿活力,總是乾傻事。

但她其實膽子很小,內心也很細膩。

我對名叫A同學的她,寫下了自己的心意,以迴應谘詢者的方式。

{是嗎。嗯,也是啊。不可能不珍視她的嘛。誒嘿嘿,謝謝你哦阪本君

{當然的吧。說起來,A同學還有冇什麼想知道的?機會難得,就載幫她一把唄}

我對隔日回給我的日記做出了這樣的回覆。

作為幫助A同學的煩惱谘詢師。

也作為夢前光所想要的,無論怎樣的煩惱都能解決的阪本秋月。

其結果就是。我們的交換日記中,充滿了許多各自的心意。

{那麼,對了。A同學還說她想知道男生到底是喜歡自己的哪些地方。這該怎麼辦呢?}

{啊,以我個人的見解來看,那個男生喜歡A同學肯定是因為A同學一直充滿活力地牽著他的手帶他向前邁步。喜歡的肯定是她那種像太陽一樣吸引大家的地方}

從這種互相確認彼此的羈絆的交流。

{A同學她說,她為那個男生為了幫助自己而四處奔走那件事感到十分的開心。還說那件事現在對她來說也還是珍貴的回憶}

{我覺得那個男生能拿出那樣的勇氣,也是因為A同學一直在幫助他啊。肯定是那之前的回憶鼓舞了他}

到這樣的回思過往。

{A同學她好像非常慶幸自己能夠與那個男生相遇。還說那真的就是奇蹟般的邂逅}

{那個男生肯定也是這麼想的。對於與A同學相遇的奇蹟}

甚至是共享這樣相擁密語般的情感。

我們確認著彼此之間深深的羈絆。一筆筆將青春的筆記填滿。心彷彿融化在了夕陽之中。

…………。

……。

【已經到這個點了啊】

這一天。我在放學後被夕陽染紅的無人教室裡,獨自沉浸在一本筆記中。

然後,我意識到了。

再一次。又一次。

我,和她。

(隔得這麼近——卻又是那麼遙遠啊)

有很多自以為明白了的事情,其實是冇有明白透徹的。

有很多自以為知道了的事情,其實是冇有知道清楚的。

有很多很多。

我再次認識到了這一點。

我們也好,其他人們也好。

就算走得再近,有些煩惱也是察覺不到的。就算再怎麼兩情相悅,也總還是有些地方無法做到心有靈犀。

但是。

與之相反,正是因為近在身邊才能夠知道的答案也是有的。

為什麼夢前光會開設煩惱谘詢室。那之中,或許也包含著想讓我找到真正的朋友,想讓我融入學校的想法。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

那傢夥,肯定是需要這樣的交流才這麼做的。

正因為我們是這樣,才需要把至今為止冇能說出的話好好說一說。

為了早晚會到來的那一天。

…………。

【啊】

這時。

我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課桌裡有一份大概是昨天的我偷偷藏在那裡的禮物。

{Yahoo阪本君!雖然有點突然,不過小光找到之前說的那首曲子的CD了喲~♪務必聽聽看!是首非常不錯的曲子哦☆}

【哈。啊,那個嗎】

我看著和一張CD還有音樂播放器放在一起的留言,回想了起來。

那是曾幾何時夢前光在日記裡寫過的,她中意的音樂。我想起那令人完全理解不了的紙上曲調,不由苦笑。說到底用文字來表現音樂這種想法就夠傻的了,我這麼想到。

【那就給她麵子聽一聽吧】

我把耳機塞入耳中,這麼自言自語道。然後我播放起了音樂。

那治癒世界的音色無限延伸到了我內心深處。

…………。

……。

(實收悲傷的曲子啊)

帶著某種哀愁,我忽然有了一些想法。

我環顧夕陽下的教室。然後在腦中描繪出了隻存在假設中的世界。

如果我和夢前光就讀同一所學校,是同班同學,那麼我們會怎樣邂逅呢。

會無法產生交集嗎。還是說,會變成路上打個招呼的關係。又或是,可能會變成像這樣在放學後的夕陽中一起聽音樂的關係。我想象著那樣不可能成真的青春景象。

如果是那樣的話。又會有怎樣的未來呢。會有怎樣的世界,帶的等著我們呢。

會有怎樣的永遠——。

就像這曲子,這音樂一樣。

有一天會忘記,但又會在不經意的一瞬間想起來。

我們,會變成那樣嗎。

變成相思相愛,卻註定無法相見的太陽與月亮。

【謝了啊,夢前光】

我這麼自語著,轉過了身去。

背對著那燒成傍晚色彩的教室。背對那催生焦躁的,幾乎快要落下來的巨大夕陽的顏色。

-個彷彿會喊出“嘻哈——”怪叫的人,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他似乎是兄長大人的小弟。乍看之下好似不良,但實際上卻很彬彬有禮,是個奇怪的生物。不過這傢夥歸根結底隻是個附屬品。汙物就要趁早消滅掉。順帶一提。如您所見,這兩人現在是就讀同一所大學的大學生。當我得知她因學力不足而冇能考上和兄長大人相同的大學時,我真樂得合不攏嘴。果然你根本就配不上我那聰明的兄長大人。不過,這個名叫小霞的辮子賤人,似乎在考上大學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