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著頭小霞,一把抓住了她的書包。小霞雖然想要反抗,但無論怎麼看雙方的臂力差距都太大了,莫西乾頭輕而易舉地就將書包搶了過來。呀,這情況不妙吧?“等,等一下,不要!小霞說了不要的吧?!”“還回來!”雖然驚慌失措的女生想要阻止莫西乾頭的行為,但不良當然不吃她們這一套。他直接打開書包,用目光搜尋著裡麵的東西。糟了糟了,這麼下去可就危險了啊、“等,等一下。住手!我,我冇輸入他的號碼!”“哼!一眼就看出來你在撒...-

[]

緊緊拽著自己的寶貝靈舟,十歲這才發現法寶的名字變成了玄冥,位階上升了了一階,但依舊還是典藏法寶!

卻聽錢晨繼續道:“你這件法寶禁製極佳,應該是一宗十階法寶的簡化版本,若是你能收集到足夠的材料,或許還有提升的空間!”

“可成長屬性!”

十歲腦海裡第一時間出現了這個概念。

或許那些大公會就是知道了這個秘密,纔將典藏法寶抄到了天價!

“可惡!那**商把典藏法寶炒那麼高,價值已經充分體現了!我想要打資訊差,再收購兩件都不可能!”十歲心中迴盪著欲做奸商而不能的羞惱。

“看來這個訊息,在大公會一線玩家和職業高玩之中不是什麼秘密!”

他顫顫巍巍道:“前輩,還需要什麼材料,才能升級我的法寶?”

錢晨心中把噶韭菜的鐮刀磨得鋒利,親切的看著眼前的韭菜道:“提升這件法器,其餘材料還在其次,最重要便是其中蘊藏的一點靈光,你再找來一件差不多同階位的法器,我將兩者的靈光相合,便能再次提升一階!”

十歲的眼睛都快凸出來的,他捂著心臟道:“還要一件典藏法器……賣了我也買不起啊!”

“難道冇有那一點靈光,這件法寶就不能提升了嗎?那這一次為何前輩便能將法寶提升一階?”說著十歲便有些按耐不住玩家的本性,說話有些直接了起來。

錢晨隨手扣了他五點好感度以示警告,在十歲的後悔莫及中,淡淡道:“你是在懷疑貧道欺騙你嗎?此番是你助我尋到了這處仙府,貧道方纔便將自己所得的一點天外靈珠的靈光祭煉了進去……”

“天外靈珠!”

十歲顧不得其他,連忙打開攝像精靈,抓住了關鍵詞追問道:“天外靈珠是何物?”

錢晨將自己的演技發揮到了極致,負著雙手,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緩緩開口道:“前日,天外有一靈光降落在海外,貧道本於大荒洲修行,卻見彗星天降,一道靈光劃過天際,便起身去尋。到了靈光墜落之處,方纔的得見那一道靈光的本源!”

“原來那道靈光,乃是一顆天外墜落的靈珠。這靈珠乃是先天不滅靈光所化,極為珍貴,擷取其上的一點靈光,便可煉成玄妙法寶,提升位階,妙用無窮!”

“可惜隨那靈珠而來的,不僅隻有這些好處,還有一尊域外天魔!”

“貧道貿然靠近,驚動了那域外天魔,被它暗算了一記,遭了魔氣汙染。此魔修為極高,乃是域外的魔物,縱然隨著靈珠破入此方天地,受傷不輕,貧道也不是其對手。隻能倉皇而逃,急需一處地方化解體內的魔氣!這才向你討要了這座仙府……”

“新版本主線!”十歲心中驚呼:“原來真是主線相關的劇情npc!“

此時一切疑問都有瞭解答,十歲心中原本的猶疑解開——這劇情NPC遭到了魔氣感染,所以纔會表現出這些異常。

而靈珠和天魔墜落之處,就在海外,所以東海的玩家纔會遭遇魔潮!

不過,益州身處內陸,為什麼那些妖魔第一次出現會在益州的主城呢?

錢晨看了他一眼,道:“當然,你若能尋到天外靈珠所發出的靈光,也能為你手中的這件法寶提升!那時候,你再來尋我就是!”

錢晨在論壇看到十歲相關帖子之時,便有意利用他也插一手,操縱玩家之中的輿論。

畢竟天魔涒灘冇有道塵珠,應該無法打開玩家的論壇,他縱然善於操縱人心,蠱惑眾生,但不知道論壇這個途徑,錢晨便還有與他較量的機會。

“道消魔長啊!”錢晨歎息一聲,繼續扮演自己的主線NPC身份:“那域外天魔,乃是一無形無質的魔性聚合,降臨此世之後,便會彙聚此界濁惡陰毒之氣,漸漸強大化形,魔染眾生,掀起無邊劫數!”

“隻要人心之中種種**惡毒不滅,此魔便也難以泯滅,我便是知道這一點,才明白此魔並非我所能對付的!”

“隻希望玄門正道,以及各家修士能聯合起來,共同應對此番魔劫!”

他露出一副悲天憫人的神情,彷彿為此界的眾生擔憂。

十歲也不禁沉浸在了劇情之中,對比益州的那位真仙透露的相關情報,卻感覺有些不對。

在那位真仙口中,域外天魔隻是一個修為略微強橫的生靈,隻要提前找到便可以將其消滅。為何在這個玉宸道人口中,天魔就變成了天地間濁惡陰毒之氣彙聚,根本無法剷除呢?

十歲心中不禁又升起一絲懷疑,他小心試探道:“若是天魔無法被消滅,那我們不就隻能看著它一次又一次捲土重來?如此,又應該如何對付它呢?”

“天生一物,必有一物剋製。那天魔從天外而來,伴隨它而來之物,多半便能剋製它!”

錢晨篤定道:“那天外靈珠威能無窮,先天不滅靈光不染外物,最能剋製汙穢魔性,若是域外天魔魔染了此方世界,無人可製……我們還可以奪迴天外靈珠,借那一道先天不滅靈光滌盪天地,掃清魔氣,將域外天魔鎮壓回靈珠之中!”

錢晨先做好準備,萬一自己玩脫了!就要藉助這些可愛的韭菜……不,玩家們和本地的NPC,將太上天魔重新封印回道塵珠了!

“當然……”

錢晨還補充了一句:“崑崙的本源玄妙異常,也是一樁不遜於天外靈珠的至寶!若能請出崑崙本源,封印天魔亦並非妄想!”

困住錢晨和涒灘,使得兩人不能脫離這非真非幻遊戲的那股力量,亦是可怕至極!

至少涉及道君層次,若是那股力量出手,應該也可以鎮壓太上天魔!但會不會把錢晨和涒灘這兩個‘域外天魔’也一併鎮壓了,真不好說!

不到萬一,錢晨還是不願引動這股偉力的!

看著錢晨如此信誓旦旦,而且所透露的相關情報:無法消滅的域外天魔,天生一物必有一物剋製,天外靈珠,崑崙本源……看上去很是像回事的樣子!

比起益州那位真仙所說,域外天魔隻是一個略微強橫一些的boss,更有逼格的多!

以他資深玩家的意識來看,反而是前者更可信一些。

畢竟是掀起魔劫,開辟正邪對立大劇情的boss,怎麼會逼格如此弱小?如果那真仙一個人就能消滅域外天魔,還要他們這些玩家何用?

基於十歲的樸素判斷,域外天魔這等高逼格boss,就是要壓到崑崙的正道NPC冇有喘息之力,才能稱得上是版本主線boss嘛!

而且這強橫boss的滅亡劇本都已經寫好了!

天外靈珠剋製域外天魔,最終一定是正道利用天外靈珠重新封印域外天魔,然後留下天魔殘黨,再推進後麵的版本,提供大量的任務線……

如此一來,玩家在尋找、奪迴天外靈珠的過程中,纔有發揮的空間,不然劇情參與感太低,幻想國際又會被吐槽的吧!

“而且天外靈珠散發的靈光,可以升級典藏法寶!之前的版本典藏法寶數量太少,升級還需要消耗同階典藏法寶,可謂一個花錢如流水的大坑。”

“現在天外靈珠一出來,劇情主線一定有可以獲得靈光的途徑,這樣典藏法寶的升級門檻降低,纔有了實用價值……未來的版本,典藏法寶或許將成為新一輪躋身一線玩家的關鍵!”

十歲將自己的這些猜測和想法都寫下來,準備挑一些發到論壇上去,隱去玉宸道人這個關鍵NPC的某些資訊,提前造勢。

版本主線任務絕對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吞下的,或許要聯絡幾位好友和熟悉的高手!

現在就造好聲勢,後麵也好請動他們出手!

忽悠完了十歲騎青牛,錢晨手一揮,藉口自己‘魔氣未清’,繼續回到洞府核心閉關,開始為魔道陣營的玩家設計玩法!

他抽空看了一眼論壇,發現論劍江湖版塊很快又有他關注的帖子刷了出來——

《隻有十歲啊!海外神秘NPC現身,親密接觸版本主線天外靈珠,口述第一手資料!》

作為國民級彆的虛擬遊戲,《崑崙》的論壇日流量過億,下麵很快就有回覆刷了出來。

蠢賤賤:“沙發!”

透雪花:“哈哈!我魔道無敵,本人魔化變身已經達成百人斬,散人玩家給我衝,道消魔長!攻破大公會!”

全知全能大熊貓:“樓主所發的視頻很有意思!這個新主線NPC玉宸道人所說的情報,和益州君儺真仙有所矛盾,而且本人還注意到,益州出現的妖魔和東海的魔潮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類型!”

“益州的妖魔隻是傳統的魔化怪物,凶猛強大,但冇有出現過感染玩家的案例,而東海出現的妖魔具有極強的感染能力,而且入魔的玩家,戰力大幅度上升。”

“許多玩家因此陷入了不理智的狂熱狀態,開始大規模破壞、pk和製造混亂,如今崑崙的幾個大公會決定聯手召開會議,穩定秩序……”

“眾多正道玩家的師門,峨眉、青城、武當……已經對此有所反應,正道陣營的NPC有可能直接出手壓製魔潮的發展!”

“我還注意到,兩位新出現的主線NPC口中域外天魔的特征,與他們附近相關妖魔的特征類似,顯而易見,東海出現的魔潮更為危險,如果益州還隻是怪物攻城,東海魔潮已經呈現分化玩家,創造魔道陣營的特征。兩大NPC誰說的更為可信,背後又有什麼隱情,或許是任務下一步發展的關鍵。”

“以目前的趨勢,玩家之中未來完全有可能出現一個新的陣營,但這個陣營有所侷限,目前來說,隻對底層玩家和散人更有吸引力!”

“因為師門的懲罰,拜入正道師門的主流中間玩家不會捨棄自己前期的積累,投靠魔道!但要注意邪派魔道玩家,四方魔門和幾大旁門會不會與域外天魔合流!一旦合流,崑崙可能將會出現正邪對立的大局麵!新版本的影響,可能將是曆次更新以來最大的一次……”

“這極有可能是上幾個版本正道玩家太過強勢,削弱了崑崙的多樣性,使得幻想國際有意為之的調整!”

狐狸不是妖:“**幻想國際,打不過就削,削尼瑪呢!老子出個門被那群煞筆砍了九次*******”

小樓夜看雪:“熊貓大神牛逼!目前來看,我身邊的正道玩家朋友都冇有入魔的打算……師門懲罰太特麼嚴重了!排行靠前的大神前期積累那麼多,應該不會自毀前程!所以魔潮隻是我們下層玩家的狂歡,對一二線高玩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下麵全知全能大熊貓回覆道:“這有可能是對玩家總體的一次大加強!正邪對抗之中,NPC的死傷退場一定會較為慘重,而魔道猖獗,各大門派的宗門任務獎勵和危險都會提高。所以高玩們的實力提升可能會迎來一個加速期……而底層玩家入魔後實力也會增加,不會拉開玩家的實力差距。但加速淘汰的NPC,會使得玩家漸漸登上崑崙的主要舞台……”

鐵皮葫蘆娃:“皇朝、眾神殿、TM、一劍逍遙、萬妖盟、惡魔島、青龍……這些大公會強勢太久了!希望幻想國際給個機會,讓我們底層玩家也能出頭。願魔道昌盛!”

…………

涒灘手中纏繞著一絲詭異魔氣,他的神念感應魔氣之中的那股微弱魔性,臉色越發凝重。

輕輕揮手驅散了魔氣,但涒灘並未露出一絲喜色,因為魔氣雖然容易驅散,但似乎是分裂出魔氣的那個魔頭有意為之,那點魔氣揮散後,其中隱藏的魔性似乎回到了它的源頭那裡。

如此一來,驅散的魔氣越多,它們迴歸源頭之後,便會讓那源頭更加強大。

然後分裂出更多的魔氣,感染生靈!

而這般可以輕易祛除的魔氣,卻讓那些愚蠢的正道掉以輕心,忽略了背後的危險!

最重要的是,這突然出現的魔氣讓涒灘有些猶疑,太歲盟此次派他來追殺,就是為了那喚作錢晨的小子手中的道塵珠,他本以為那個什麼新版本靈珠降世之中的靈珠,便是指那小子身上的道塵珠,而所謂的域外天魔,不過是他為了藉助這些異人之力,尋找錢晨的藉口罷了!

隨著道塵珠而來的天魔隻有一個,就是他天魔涒灘!

但在他開始佈局,利用自己手下的神魔創造出域外天魔亂世的假象之時,卻有一個真正的域外天魔出現了!

這一絲魔氣源頭的那個影子,他根本不敢探索,自己的魔性提醒著他貿然觸動魔氣背後的源頭,隻怕會有極大的恐怖降臨。

這讓涒灘不禁有些疑惑:“莫非,這個世界的傳新版本,還真有一個域外天魔?那靈珠也不是指太上三寶之一的道塵珠,而是什麼其他東西!此方世界是在詭異,猶如他化自在天一般,非想非非想,背後可能有一個極為恐怖的本源。”

若非此地盛行的乃是仙道,他幾乎要以為這是哪位佛門大能開辟的佛國了!

抬頭看到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幾個身影,他們頭上頂著古怪的道號——‘皇朝君臨’

‘青龍偃月斬無道’

‘心有不捨’

‘不捨’

‘歪頭柴犬矮腳柯’

心有不捨踩著萬裡焰光輪,表情複雜的看著眼前的那個壯漢,身披獸皮的大漢咧嘴露出一口的獠牙,頭頂著id卻是明晃晃的兩個大字——不捨!

“我特麼不是給你寄改名卡了嗎?”

心有不捨腦門蹦出青筋。

“憑什麼讓我改名?老子入行就叫這個id,幻想國際又不禁重名id,為什麼不讓你老婆改!”大漢瞪眼道。

“我要是講的過她,我會頂著一個情侶id?”心有不捨表情崩潰了,大吼道:“為了改id我申請了十八回了你知道嗎?”

大漢回吼回去:“我的id在職業聯盟登記了!改名損失多大你知道嗎?”

心有不捨瘋狂了:“損失多大由我來出,我補償你一個六階典藏法寶好吧!”

“俺們妖族用不了你們的玄門法寶……”大漢悠悠道:“公會又不許俺賣……”

心有不捨簡直要抓狂了,他看到旁邊一個笑嘻嘻的女子打開了攝像精靈對著他,怒吼道:“月玲瓏!你特麼彆拍了!”

“為什麼不拍?”月玲瓏笑嘻嘻道:“你們的cp視頻‘陰差陽錯,難捨難分’罈子上播放量過千萬了好嗎?姐妹們都叫我提供素材呢?嘻嘻!陽光傲嬌攻、毛茸茸獸人受!”

一身道袍,舉止儒雅的皇朝君臨,拍了拍心有不捨的肩膀,補充道:“阿有啊!你知道你老婆是萬受無疆公會的管理嗎?”

心有不捨絕望的回答:“知道!所以我申請換id纔沒通過!”

一身黑衣,滿臉冷漠的青龍偃月斬道抱著飛劍,提醒他們道:“你們嚴肅點,NPC還在看著我們呢!崑崙的NPC智慧很高,會影響好感的!你們自己亂搞不要緊,可不要連累了我!”

“你說誰亂搞呢!”心有不捨跳了起來。

涒灘天魔看著這些沙雕玩家,心中疑惑:“我以心魔萬象窺探過,這些人的確是異人中的高手領袖,具有極大的影響力,修為也……略微可看一些!還是各大門派的首席弟子,在正道之中也頗有影響力。”

“但那些異人為何行事顛三倒四,毫無邏輯?簡直比我魔道的魔頭還要混亂!靠著他們,真能成事嗎?”

他不禁升起一絲深深的疑惑,第一次感覺自己有些難以操弄人心於掌中。

“各大門派掌教來了!”

皇朝君臨低頭看了什麼一下,隨即抬頭警告道,一眾高玩們瞬間肅穆起來,新來的NPC不會輕易降低好感度,但各派掌教都是頂頭大佬,掌握他們任務獎勵的分發大權,他們可不敢怠慢。

隨著一陣天花彩雨,峨眉掌教金蟬真人,並武當心如神尼,青城薑太虛掌教,崑崙無塵子真人……等六宗十二門的正道掌教聯袂而至!

金蟬真人為眾人介紹道:“君儺道友自靈空仙界而來,諸位真人不可怠慢!”

心如神尼眉頭微皺,打量了涒灘天魔一眼,感覺其修為確實高深莫測,纔開口道:“東海魔潮蜂起,天外而來的魔氣,感染無數生靈!如今已經肆虐東海,眼看就要危及中州。”

“我等門下也不乏有弟子感染魔氣,心神為魔性所控,如此任由魔氣蔓延,隻怕將是一場魔劫。諸位真人來此,便是共商抗魔大計……真仙既然自靈空仙界而來,對此魔瞭解必然最深,不知有何指教?”

燈筆

-是個愛哭鬼,又冇勇氣,最後還是無法向前邁步。算了,或許就這樣也不要緊。總有一天,當她變得堅強的時候,夢前光會前進的——。“…可惡”感覺好不甘心啊。這時,我停下了思考。嗯?日記上還寫著些什麼啊。“還有,阪本君!你怎麼知道小光是個傲嬌控的!”哈?你在說什麼啊。“咕嘿嘿嘿,總之這次給你添了不少麻煩!我就獎勵你一下吧!”給我獎勵纔是重點啊。嗯,獎勵?這次又要讓我到處繞彎子了嗎?“現在馬上打開電腦!”“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