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ogue

    

此精美的插畫。在改稿進行得不順利的時候,編輯部送來您的插畫,就彷彿是要給補充乾勁和能量一樣,我也因此充滿了力量。可以說正是多虧於此我才能堅持不懈地寫完這部作品。這時機好得就像“媽媽”一樣,充滿慈愛。接下來是要感謝責任編輯大人。謝謝您中肯的建議。老實說,我冇什麼自信,不知道是否達到了您的期待。但總之,妹妹的戲份都如您所希望的那樣,在改稿的過程中增加到了兩倍左右。我想在這點上我應該讓您感到滿意了吧。在...-

短篇集

Sunrise

&

Sunset

Story

epilogue少女擱下筆,重重地舒了口氣。

好,這樣就完美了。這樣應該就冇有任何問題了。

少女彷彿如此確信般,盯著眼前的幾封信。

之後隻需將它們交給雪瑚,等一年半之後的聖誕節交到各個收信人的手中。

這樣一來,自己肯定就能在那天覆活了。

因為他肯定會理解其中的意思。

不管過去多少年,他都肯定能完全理解自己的想法。

自己肯定能在聖誕節複活。

少女想象著那時的情景。

那天到底會是怎樣的呢?

會下雪嗎?月亮會出來嗎?會嗬出白氣嗎?

想象那時的溫度、景象。

同時,想象一年半後聚到一起的大家的身姿。

大家都變了嗎?

小霞成為大學生後或許會變得有點小惡魔。

小美那時已經是應考生,說不定會很累。

風城君和莫西乾君應該不會有多大變化,他們已經定型了。

木下君是最難想象的,因為他是最易出乎意料的人。

雪瑚反倒是很好想象,直接來說,大概是毫無變化吧。

還有。

少女暢想起最後一個人。

他會怎樣呢?

一年半後的他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呢?

頭髮會好好剪嗎?有變得親切些嗎?

少女展開無儘的想象,對於最喜歡的他的未來,做著各種各樣的想象。

然而,最後得出的答案果然都是一樣的。

恐怕經曆各種事情後他還是冇變吧。這點少女可以確信。

同時,這結論也讓她放下心來。

他雖為人笨拙,不善與人交往,卻是個充滿魅力的男孩子。

請永遠也不要變,一直保持我所愛的那個你。

少女懇切地祈求道。

……

之後,少女繼續展開想象。

久違地聚到一起的大家會聊些什麼呢?

最近怎樣?之後過得怎樣?大概不知不覺間就會聊起來吧。

好久不見的朋友,肯定不會什麼也不說。

然而,肯定不止如此,少女很有信心。

大家聚在一起肯定會聊起之前的回憶。

那時候怎樣怎樣。那時候又是怎樣。

這些話題肯定都是圍繞著他展開的。

若是如此。那樣的話。

少女想著想著,表情不覺放鬆下來。

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在那時複活了。

那一瞬間,他的吃驚表情,他那令人懷唸的麵孔,真是讓人期待不已。

他會為時隔一年半的再會高興吧。

光是想象一下他的臉,描繪一下他的內心,臉上的笑意就止不住了。

愉悅與期待在心中歡騰雀躍。

啊,邂逅為何會如此美妙。

少女發自內心地如此想道。

——

然而,在這時。

(——!)

少女注意到,不,應該是想起來。

自己想象的情景意味著什麼。

自己想象大家久違地歡聚一堂的情景,意味著什麼。

在一年半之後的聖誕節——自己已經不存在了。

(……)

這是已知事項,她已接受了這一現實,並做好了心理準備。

然而如今,想象著歡樂的未來,心中湧起了期待,卻讓她重新認識到殘酷的現實。

自己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自己就要離開了。

留在他身邊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

明明曾綻放過如此燦爛的笑容。少女深深地低下頭,把表情隱藏起來。

眼淚不停地往下掉。

不論想多少遍——分彆都是那麼讓人痛苦。

快樂的日子要結束了。

必須要告彆迄今為止的所有邂逅。

麵對這樣的現實,麵對即將到來的未來,她恐懼不已,心中更是湧起無儘的悲傷與落寞。

她還想繼續待在他身邊。但這個願望絕對無法實現。

少女哭了。她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與他分彆。

少女淚流不止——

“喂——————!夢前光你還好嗎!”

“——————!?”

————

——

但就在這時。

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喝打破了四周的寂靜。

少女按住嚇得快要跳出來的心臟,環視著四周。剛纔那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後,她馬上就明白了那是什麼。

“哇哈哈哈哈哈!嚇到了嗎!嚇到了吧,夢前光!”

那聲音正是——手機鬨鈴。

大概是先錄好音,然後再設置成在這時間播放吧,而且還是大音量。

少女馬上就明白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了。

“哼哼哼,你以為我會一直甘心被你戲耍嗎,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我偶爾也會報複一下的!而且,再怎麼說——”

接下來的話把少女嚇了一跳。

“教會我惡作劇的人可是世界第一惡作劇少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

少女啞然失聲,在他的聲音停下後不知過了多久,她纔開始笑出聲來。

被耍了,被他擺了一道。冇想到自己居然被他嚇到了。

同時,她也深感安心。

冇錯,自己確實即將消失。可是,即便如此,他似乎也不會忘記自己。

那就冇什麼好怕的了。儘情地享受剩下的時間吧。

享受和深愛的他剩下的時間。

少女打開筆記本,翻開新的一頁。

要寫些什麼呢?

就寫個惡作劇的回禮。要來一個更大的惡作劇,讓他好好頭疼一番吧。

還想再幅插畫。來一張自己親吻他臉頰的插畫怎樣?他肯定會麵紅耳赤不知所措。

然後,然後,然後……

一想到他,各種主意就一個接一個地湧上心頭。

對了,在漫畫裡留幾句話吧,讓他某天突然翻開漫畫時就想起自己。

不,乾脆就把紙條藏在整個房間裡。

在房間裡藏下數不清的分身,玩一個隻有自己和他兩人的捉迷藏。

少女想著就提筆寫了起來。

寫給深愛的他。

寫給救了自己的他。

寫給將在明天重生的你。

願自己在夢中,在你麵前能永遠光輝閃亮。

少女在了不可思議的筆記本上,書寫著生命。

-記的字裡行間透出明顯的不安。風城昨天發來的郵件也是如此。“冇事的。不是隻有五分鐘嘛”“會有辦法的”郵件全都是些激勵的話。夢前光的情緒已經低落到令風城不得不發這樣的郵件來安慰她。“該怎麼辦纔好啊……”“……(不要起床,我想躺著)”“不行啊。真的意誌消沉啊……”後天,夢前光隻在日記上寫了這麼一句話。上麵還畫了一幅夢前光鬱悶地躺在床上的插畫。可惡。雖然完全不知道她是真的情緒低落還是在開玩笑,但她大概正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