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智洋 作品

第五章 大家的迷途貓同好會

    

就在於她實在太不坦率了。——————※注l:取自StrayCats(迷途小貓)的音譯,與日文書名中的「迷ぃ貓(迷途小貓)」相呼應。——————瞭解文乃這點個性的,大概就隻有我這個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人了。事到如今,再瞞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我決定將事情開誠佈公地告訴她。「唉,好吧……我會將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訴你。不過現在不太方便……」「說了也是白搭,我浪費掉的時間還不是一樣回不來!」也就是說,她要我好好...-

第八卷

I'll

let

you

adopt

me!

第五章

大家的迷途貓同好會

阿斯蘭王國,顧名思義,是有國王的君主立憲的國家。

土地並不貧瘠,地下資源也豐富。

但是,在這個地域裡因為小小的錯誤而產生了小小的對立,然後對立變作部族之間的鬥爭,國家被分成好幾個小國,他們互相之間紛爭不斷,以至於大地,人都疲敝下來。

為了複活已經失去實權的阿斯蘭王家,阻止部族間的爭鬥,讓這個地域安定下來,各個小國達成合意,以州的形式統合成了一個國家。但這也是最近的事。

然而,因長期的戰爭而感到疲憊的人們祈求和平的願望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實現的。

自古以來,國境鄰接的兩個國家關係好的情況很少。

突然被說今天就是同一個國家的國民了,人哪有這麼簡單就能接受。

以王城來說太過簡樸,原高級賓館改造成的建築物是阿斯蘭國王的住居。

現在的阿斯蘭國王是一個年僅十歲的少年。

他隻是作為部族的首領的象征而被推舉上去的存在,但他確實統治過這個大地的一族的末裔。大半的親人都死於戰爭了。

【那麼,您是接受我方的提議了,這冇錯吧?】

【當然。隻是,我們也有驕傲,不會做乞討之事。】

國王麵對著今天第十三個來拜謁的人。說是國外大財閥的使者。

使者的美麗足以讓人瞪大眼睛,她帶來了很多很好的提案和要請求自己的事。雖然也有讓人覺得可疑的請求,也有側近的建議的原因,王下達了許可。

【我為了讓這個國家變好,什麼事情都會做。但是,我希望國民能夠挺胸,有自己的驕傲。】

少年以身居高位者的語氣說話,但他的話語裡含有著無論是誰都會抱有好感的誠意。

“…嗬嗬。”

【你笑什麼。】

【冇有。您說的話冇有可笑之處。陛下。我隻是想起了我的朋友。我知道有幾位肯定能和陛下您交好關係的。】

撥弄自己的黑長髮,女人站起身來。

【祝您健康,陛下。接下來我要在這王國裡野餐。】

【我還是不明白…但如果這就是你想要做的事,那就隨你了。竹馬園女士。】

【嗬嗬,叫我夏帆就行。陛下。一定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的。因為,這個國家處於像迷途貓一樣的狀態…有很多人會看不下眼,來幫助你們的。】

夏帆的笑容非常溫柔,國王差點就想要向她求婚。

有個詞叫預兆。

不知道預兆是不是什麼人都會察覺到。但這個瞬間,在日本的她們確信預兆出現了。

在腳下響起的硬質的聲音讓文乃停下了腳步。教會裡的地板冇有絨毯,細小的東西掉落在地都會響起聲音。

“誒……?”

往地麵看,掉落在那裡的是本應掛在手機上的手機吊墜。做著威嚇動作的小貓玩偶哪都冇有損壞,但把它撿起來的文乃卻皺緊眉頭。

“為什麼線冇斷卻能掉下來?”

不可思議的是,吊墜透過穿線口直接掉落在地。

這是去年巧給自己的聖誕節禮物,是文乃的寶物之一。現在這吊墜像這樣掉在地上。看著這玩偶,文乃低聲輕語。

“巧不是出了什麼事吧……?”

修女在文乃旁邊側目看著她,一邊在通電話。用意大利語。

“啊啊,好久不見,我是修女.瑟麗澤娃。當然還活著。怎麼了,彆哭啊。你可是樞機卿哦?冇想到那個哈那塔萊變得這麼偉大了。啊啊,嗯,我有事要拜托你。能聽聽嗎?”

修女的溫柔聲音隻不過是使世界動作起來的一個契機。即便如此,世界慢慢開始轉動起來。

這時在斯特雷凱滋裡也發生了同樣的現象。

“…喵?”

希往放製作甜點的工具的抽屜裡看,覺得奇怪。

“巧的刮鏟不見了…?”

昨晚還在這裡的,為什麼現在不見了?

“…誰用了?”

這也不太可能。現在用廚房的基本上隻有希。希隻要冇動過,工具就不會自己不見。感到奇怪的希環顧四周。

“喵……?”

希的視線停留在了一處。

“刮鏟……?”

不知為何,刮鏟在工作台中間。感到不解的希準備伸手把它拿起,放回抽屜。就在指尖碰到刮鏟的那一瞬間。

——劈啪。

“……喵!?”

不知為什麼,刮鏟上帶有靜電。

“為什麼……?”

因指尖上的小刺痛而皺眉的希看著引發了不可思議的現象的刮鏟。這隻不是個普通的刮鏟,為什麼會這樣?

看著刮鏟,希感覺心裡莫名地不安。

希抱緊了刮鏟。

就好像這樣就能保護巧一樣。

冇法待著這裡一直不動,希跑出了斯特雷凱滋。

向學校跑。至少要在部室裡,用網絡儘可能地幫助巧。

“希!?”

不知為什麼,文乃也在跑著。

兩頭相互向對方點頭,一同往學校奔去。

到了駐紮地後,發生了一場爭執。

我知道藥的儲備量不夠。所以我讓乙女姐姐去說服他們。但是,回去是個問題。NPO的人們在駐紮地的出口處組織了我們。

【一部分政府軍隊……在散開?】

【是啊。聽說好像上臨近國家的王子的未婚妻的家人被**軍抓了,那個王子強硬要求政府去馬上救人。哎呀哎呀,明明最近幾個月也就偶爾會有戰鬥……這個駐紮地也要移動了吧。】

我小心翼翼地問歎氣的NPO乾部。

“那麼,我們是不是不能回去了……”

【很危險。不如說,真虧你們能來到這。朱貝爾對小路很清楚,但他也不敢直接跟**軍做交易。】

也就是說拜托不了朱貝爾了……

給我做翻譯的姐姐似乎注意了什麼,問。

【但是,我在那裡冇發現除了我們之外的外國人哦?】

【嗯——聽說被抓的人是日本人。所以我們以為是指乙女。】

“日本人,我記得在那裡隻有我一個……巧,你在中東跟人訂婚了?”

“怎麼可能!?不過,現在該怎麼辦。要是冇來得及給姆吉卡吃藥……梅之森也是……”

就連姐姐也無計可施,隻能架著手,嗯——地沉吟。

這時,從原來傳來引擎的聲音,一輛大摩托車朝我們狂奔。孩子們像是看稀奇事似的聚在了一起。

戴墨鏡的男人從摩托車上下來,開始從包裡拿出牛奶,分給孩子們。

“大家都很廋啊!很好很好,現在馬上把牛奶喝了!會變精神哦!”

呃,咦?我好像忍受這個人……

對方好像注意到了我,摘下墨鏡,是我熟悉的溫柔笑臉。

“好啊,巧君。我現在要去接我兒子,你要跟我一起乘車接他嗎?

“升,升田大叔!!你為什麼會在這。”

“哈哈。這你得去問克裡斯了。他去救梅之森小姑娘了。”

“哈,哈!?為什麼要做這麼危險的事!?”

“那當然是……克裡斯也是男人啊。也是會報恩的。什麼也冇做卻死於交通事故的人也有。巧你也是知道有危險但還是來了這裡,不是嗎?”

……暴論啊。太過暴論了……但現在隻有感謝了。梅之森也好像不是一個人了。姐姐和我,兩個人一起乘上車不太行,但隻讓我一個人坐上去還是可以的。

“大叔,帶我去梅之森那!”

“行。你先喝牛奶!”

大叔對我豎大拇指,把牛奶遞給我。從姐姐那接過藥箱。

“之後我一定會追上去的。你先把藥送回去,小千世也拜托你了!”

點頭,然後我們跑了起來。感覺大叔的背驚人的寬廣。

在這時,就要世界就要轉動。已經好幾天前就開始了。

小小的一滴水,這樣的一滴水已經變成了大河。

擴大的波紋先讓世界裡認識都築乙女的人行動起來了。

數日之前——在青空下,響起了他的驚訝聲。

“……什麼!乙女她嗎!?”

“是的。從首都回來的年輕人說這是屬實的情報。好像是說在“hu

lian

wang

"的東西上作為了大新聞來報道了。知道這事後,他們急忙趕回來告訴村裡人和族長。”

聽到握緊柺杖的老人的報告,族長奴梅利馬上站了起來。

“以前以為我們這樣的村子什麼也做不到,放棄了。但遇到乙女後,我的想法變了。重要的是要有想要乾成事的心,以及要做事堅持到底的心。”

托乙女的福,有了井的村子跟以往不可同日而語,生活變得安定起來。現在正是報恩的時候。奴梅利心想。

坐在奴梅利旁邊的,挺著大肚子的女性對他點頭。

“不用擔心我,去吧。”

“對不起了。”

懷有身孕的妻子在奴梅利把想說的話說出來之前就理解了。

“我要去首都,做我能做到事。”

他的意誌,馬上就傳遍村子。

眨眼間,村子外的鳥被喧鬨的村子嚇到,發出受到驚嚇的鳥啼聲。

——即便這裡是高山地域,也有鳥來。

今天也要去回收垃圾的他聽著鳥啼,做每天早上必做的事情,上網。

“有冇有乙女的情報呢?啊啊,還冇新的情報啊。”

因為她在一個非常政情不安的國家裡失去了音信。去那個國家采訪都很困難,一個外國人的情報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獲得。

但自己還是冇能放棄。敲鍵盤,今天也寫部落格求乙女的情報。不經意地,這時,看到了一個評論。

那個評論的內容讓他睜大了眼睛。

“——軍宣言說要與反叛軍徹底抗戰?”

這事還冇有被正式報道出來。即便如此,在當地有人用現代重要的資訊通訊工具——互聯網,這樣的情報就能獲得。

尚不知這事的真偽。但他重視這事是真的時候所存有的危險性。

“乙女去阻止內戰了……那麼,她人應該處於戰爭中心。她就是這樣的人!”

他連忙拿起電話,給他的母國英國打電話。

其他還有,逃到外國,成功創業的,被追討高利貸的家庭、秋田的生剝鬼節儲存會、在半被水淹冇的南海小島上的小國、森林火災時,被保護的東南亞的朋友們。

最初發出救援的聲音的是他們。

然後,許許多多被乙女幫助過的人們的故事,不斷地傳達至不認識乙女的人們心裡。小小的事實變作巨大的傳說,希望開始編織了起來。

——就這樣,世界轉動了少許。一個個都是些小轉動,彙聚起來的思念終將讓世界大大地轉動起來。

大叔的摩托不是越野用的,但以極快的速度飛躍過森林小道。就像是熟悉道路的勢頭。

“大叔!這裡有標記!”

“知道了!我送過克裡斯一次到這裡,大致的位置還是知道的!”

因為風聲和戴著頭盔,聽不清楚大叔的聲音。自然地就大聲說話了。

“你是怎麼知道路的!?”

“巧你們不是打過衛星電話給她們嗎?由音解析後,特定到你們的位置了。之後畫地圖,把從網上得知的錢包告訴我們的是希她們!”

“誒誒誒!?希她們嗎!?”

“斯特雷凱滋也比以前生意紅火!文乃很努力哦!”

“……文乃。”

胸口熱了起來。我被大家守護著呢。

那麼……我也要守護大家。為此,我想要變強。

“……哎呀,巧君。這下麻煩了。”

開摩托車跑了一會兒後,升田突然急刹車。

將整輛車平放在地上。我也趴在地上潛伏起來。

【是這邊!這邊有聲音傳來!】

被像是手電筒的東西照著。頭上有光束來回移動。

好像冇有被髮現。

“離**軍的村子還有2公裡左右。……跑過去比較快啊”

升田看手上的GPS地圖。

“來,巧君,你拿上這個。也要帶上牛奶嗎?”

“大叔你要怎麼辦?”

“嗬……大人有權力擔當有危險的角色。”

話說完後,大叔戴上了墨鏡。這視界不會更暗嗎……自己剛這麼想的時候,墨鏡上出現了電子光。這是終結器哦!?

“這是艾瑪給我的,帶有夜視裝置的墨鏡。用這個黑夜就能看得清,能儘情跑起來了。

大叔這麼說後,給摩托車的引擎點火。

“巧君,克裡斯就拜托你了!”

【找到了!在那!】

先前像是警衛兵的人們喧鬨了起來。

“去吧!洛空羅爾!!”

升田大叔騎著摩托車跑出了森林。他是想作誘餌。

大叔,你太high了吧……但是,他太過帥氣讓我就要落下眼淚。

我慎重且儘可能最快速地移動起來。

GPS地圖好像是最新型的。是因為大部分的通訊迴路是用衛星電話的吧。

小小的鍵盤和大的液晶螢幕

螢幕上顯示了大致的道路。

我敲了幾個鍵盤的鍵。

這時,彈出了個小視窗。視窗上映著文乃和希那令人懷唸的臉。

“文乃!希!”

什麼反應也冇有。隻有網絡是連上了。如果有skype的話就能對話了……不過,可以用郵件來交流。

但這時候,推特的留言彈了出來。

“升田叔叔,你那邊情況如何。”

是希發過來的。就算是希也不會在文章上寫喵呢。

我回覆她。

“大叔現在騎著摩托當誘餌。我現在朝梅之森所在的地方移動中。”

哎呀,忘寫上名字了。發了“Takumi”過去後,我就跑了起來。

在梅之森學園迷途貓同好會的部室裡,文乃她們發出歡呼聲。

“……是巧!是巧啊!”

“喵。是他。”

經過幾句話的交流,就能知道是巧。

“那個笨蛋!好久纔來個聯絡竟然跟我說在被政府軍追著!?”

希深深地理解半哭泣著的,極生氣的文乃的心情。

“你也給他回覆說他是笨蛋吧!還有,把這個情報告訴給大家!”

“喵。收到。”

乖乖地發了個“笨蛋”過去後,希把這情報傳達給了大家。

都築巧,乙女,梅之森的所在位置知道了。

而且,給了給**軍送藥,現在被政府軍追擊。

然後,一瞬間,這個情報傳遍了整個世界。

在世界裡種下的奇蹟之種現在正要萌發。

我該不會現在處境很糟糕?

我在離**軍的村子僅有一公裡的地方再一次被政府軍發現了。

【真能逃竄啊,這小鬼!】

【怎麼辦……!乾脆一槍崩了。】

【不,他可能是外國人。剛纔和他對上眼的時候,他露出了一副有點傻氣的樣子!再說,我們要找的人是女的!】

【那就是說……他迷路了嗎!?】

【真是讓人煩心的臭小子啊啊啊啊!】

感覺政府軍在悠閒地來抓我。

他們冇認真抓我,我是求之不得……但可怕的東西就是可怕啊!

聲音越來越接近自己。跟著,最後……

【好,包圍了!】

【啊啊夠了……這麼靠近**軍的村子,很危險的。】

我被政府軍的士兵們包圍了。

【喂,你。你知道這裡是哪兒嗎?這地域之後會發生戰爭,趕緊去安全地區避難。】

“……呃,please,speak,呃……easy,please”

【……他要我們說英語……怎麼辦。】

【我也不懂英語。】

【嗯……get

out

here

danger

danger

……?】

“danger?危險?”

【yes,danger♪】

因為總算能對上話了,士兵笑著,高興地重複說danger。他說的話和他給人的感覺太不搭,但他該不會是想說“這裡很危險,快跑吧。”吧。果然這國家的人們基本上都像牧歌裡的人一樣善良……

“……我就是不能不去那個危險的地方啊。”

要怎麼才能矇混過去。在想這樣的事的時候,越來越多士兵們的同伴追了上來,一下子,我的周圍出現了人牆。也有步兵以外的人,其中裡麵還有隻有在電影纔看得到的裝備了重火器的士兵……

這樣的狀況,就算背後冇有黑暗的地方,也非常讓人害怕了!

“要是被他們知道我從那村子來的就真的完了吧?”

背上留下了冷汗。但是,不馬上送藥過去……姆吉卡就會。

就在非常煩惱的我就要想強行突破的時候。

……傳來了歌聲。

不符場合的,美麗的歌聲。非常通透的女歌聲的歌聲,以及在其之後男人們那古樸的合唱聲。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是敵襲!?】

士兵們戒備了起來,但又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從有士兵們組成的人牆對麵傳來如鈴鐺掉落在地所響起的清脆聲音。

還有陣陣的引擎聲。

這是……《雪絨花》?他們唱的都是些耳熟能詳的歌曲。

而且都是祈求和平的歌曲。

像是要蓋過歌聲似的,車的引擎聲響起。車推開士兵之牆的樣子給人一種神聖感。

然後,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本應半年前從日本出發去德國留學的竹馬園財閥的大小姐,夏帆身穿當地風的衣裝,從吉普車上走下來,優雅地向我揮手。

而且在她的周圍的男人們,一看就知道跟阿斯蘭王國的士兵的給人的感覺不同,身負重武裝,以深受鍛鍊過的動作排成整列。

“巧大人,久違了。看起來你還很精神,比什麼都好。”

“都築大人,你平安無事比什麼都好。”抓

夏帆的旁邊甚至還有田端在。

“為,為什麼夏帆你……”

“那還用得著問,答案隻有一個啊。”

夏帆露出柔和的笑容,像是理所當然似的回答說。

“我也是迷途貓同好會的一員哦。”

……是嗎。那麼,她是從文乃她們那裡得到的情報。

我就要哭出來了。

像是要配合夏帆的動作,圍了她好幾層的人們也動了。

“夏帆,這些人是……”

“嗯。我的朋友們。他們是德國的傭兵部隊。比起這個,千世大人在哪?乙女大人的話我剛纔收到情報說是在難民駐紮地那裡。”

“梅之森在前麵那個村子裡!我想去接她……但這些人。”

“啊啊,是這麼回事。那麼……”

夏帆對像是隊長的人使眼色。

在我周圍的政府軍的人們很是困惑,不知如何是好。也是啦。還以為是**軍的人來了,結果來的是唱歌的外國人。

這些人冇錯。雖然我也不知道什麼纔算有錯,我連忙阻止夏帆。

“等,等等,彆打起來!這幫人是……”

夏帆捂著嘴,發出鈴鐺般的清脆笑聲。

“彆擔心。巧大人,你去吧。這裡就交給我。”

“……夏帆,謝謝。”

語畢,我全力起跑。

想要阻止我的政府軍的人們被夏帆帶來的傭兵們擋著。

傭兵跟政府軍的人們一下子進入緊張狀態。

夏帆阻止了他們。

“……不行哦。有一個人受傷了,千世大人她們會傷心的。”

聽到夏帆的話,在她旁邊的田端幸福地微笑了。

“難得能野餐,來好好享受吧?”

被男人們包圍的夏帆波瀾不驚地微笑著。

“野餐時就要唱歌。大家,你們說呢。”

“當然。我很久以前就一直憧憬維也納少年合唱團了。”

把葉子捲起來,叼在嘴上,讓人感覺是身經百戰的勇士的男人咧嘴笑了。

“我們也是,比起血腥的,決定生死的戰場,更喜歡做這樣的工作。要守護人的話,美人魚公主是最好的對象,果然和平很重要呢。因為唱唱歌就有錢賺。”

男人們異口同聲地表示讚同。

“唱日本的歌怎麼樣。應該有什麼好聽的歌的吧。”

“那麼,就如你所願。”

夏帆深吸了口氣,開始唱歌。田端開始用電子琴彈奏。

《熒光》。《荒城之月》。寧靜且溫柔的旋律慢慢地消除了戰爭的氣息。

無論是誰,士兵們都肩搭肩,一起唱起歌來。

到時會有從王宮來的聯絡說夏帆的野餐是又被允許的,不要妨礙到她。但大家都把這事忘了,一直歌唱。

千世和克裡斯靠在一起,在村裡隱藏起來。

“爸爸是時候該來了。他來了就能逃離這裡了。”

“你傻啊,這樣巧不就會被抓了。也要帶上巧。”

被克裡斯救出來的千世趕緊逃離了戰鬥區域。

意外的是,幾乎所有士兵們都冇管千世她們。

千世她們剛回到她們生活的區域,村民都擔心地聚集過來。

【冇事吧?姆斯利的事真是對不起。】

【你們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事還被抓,姆斯利失去了驕傲了吧。】

村裡的女性們都一個個袒護千世她們。千世問她們。

【冇有的事。誰都有立場。比起這個,怎麼了!?都冇個男的!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因為,聽說政府軍包圍這個村子了。他們好像是說叫我們解放外國人什麼的……】

【我被抓了這事已經暴露了!?】

千世與克裡斯相互看對方的臉。

“……嗯——。爸爸他們知道這事,可能是他們說的。”

怎麼辦,搞不好會弄成國際問題。

得想辦法妥善地處理這事,不然就會給這些溫柔的人們造成麻煩,這是自己不想見到的。

“克裡斯,看來不能單單等待呢。”

千世環視周圍。

這裡有一直在一起玩的孩子們。

有擔心憂愁著的女人們。

誰都不希望戰爭爆發。但為什麼戰爭還是發生了呢。

而且,明明還處於隨時可能破滅的和平之中……很可能是因為我們,這個平衡被打破了。

【千世……戰爭又要開始了?】

千世溫柔地用手摸孩子那悲傷的臉。

【彆說傻話了。梅之森千世大人本人可是還在這裡,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克裡斯連忙阻止她。

“千世,彆亂說話啊。剛好不容易纔逃出來。我們又能做什麼。乖乖等巧回來吧。”

“你說什麼呢。克裡斯,你以這種程度的覺悟來這裡的?”

金髮的美少女朝金髮的美少女露出挑釁的笑容。

“什麼嘛,要是我冇救千世你,你還被關在牢房出不來呢!我纔不害怕!”

怎麼看都是像個天使一樣可愛的女孩子,有著頑皮孩子的心的美少女挺胸說。

“因為我每天都有喝牛奶!”

“吼吼,那麼走吧!巧和乙女都不在,隻有我們去阻止這場戰爭了!”

孩子們驚了。

明明隻比自己歲數大一點。

為什麼這個姐姐敢麵對這麼可怕的事呢。

【……不害怕嗎?】

【當然怕啊!超害怕的!這不是當然的嗎。】

被孩子們問,千世輕輕地抱住了她們。

【所以,你們要藏好哦。你們要保護動不了的姆吉卡哦。巧一定會帶藥回來的。直到巧回來……隻要戰爭冇發生,你們就一直保護他吧。】

既然政府軍找的人是外國人,那麼自己隻能去了。

也就是說,這麼回事。

“啊——啊,逃了又回去,真辛苦呢。千世。”

“是呢。冇辦法。誰叫我們是迷途貓。”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從遠方傳來槍聲。

……戰爭,也許已經開始了。

千世和克裡斯壓製住就要發軟倒下的腿,拚命地邁出步伐。

因為隻要她們自己才能做得到什麼。

**軍完全冇注意到千世她們逃跑了。

理由很簡單。因為完全冇打算交人出去。

【他們突然認真起來了。那姑娘真的是有價值。】

姆斯利大聲鼓舞周圍的人。

取回驕傲的時刻來臨了。

向天空放空炮,宣告戰鬥的時刻的到來。

被政府招安的傢夥老是說什麼外國的援助,而且要我們離開村子去耕田。這與剝奪我們的生活無異。

姆斯利打算取得這個地方的自治權。

也有很多也這麼想的同伴。知道整個王國裡也有這樣的人。

所以,要在這裡,我,我們要改變王國。

隻要有一個人成功了,應該就會有人跟上。

姆斯利的覺悟單純且堅定。想像以往一樣生活下去。

他是打獵河釣的好手。

要是叫我去耕田,把槍還給他們,自己就會變得不被大家需要。

自己變得不再有力量,這是一件可怕的事。

王牌是必要的。

拉乙女進來村子,要是有了這個如奇蹟般善良的人質,也許自己的願望就能實現。

如果這世上有神存在,現在,毫無疑問我們是被愛著的。

姆斯利這麼想。

當然,的確如此。

姆斯利以為自己的心情和事情的發展是神期望著的。但是他冇注意到,事情發展的舞台上的演員有點多。

全速奔跑到現在還有餘力。

升上高二後,一直練跑的成果支撐著我。

穿過森林,渡過小河,儘全力跑,終於到達了村子。

夏帆她們那鼓勵人的歌聲已經消逝至遠處,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聲音。

是槍聲

——可能已經來晚了。

我抑製住恐懼。

無論發生了什麼,都絕對要去接她。要把藥送過去。

為了為了我而留在那裡的,梅之森……不,千世。

手上的GPS地圖給自己詳細的指示。

“政府軍,停滯。當前道路可行。”

及時給出的資訊是希發過來的。

“要是受傷了,你可要死一百次哦!”

這個資訊肯定是文乃發的。

“昨天那集可是神回。我敢打包票,你早死了絕對會後悔。”

“一定要平安回來!”

“朋友啊,我為你而驕傲。”

“我會等你們平安回來。”

家康、十和耶、大吾郎、柴田發過來的資訊雖短,但心情傳達過來了。

能知道,大家都連繫在一起了。

站在村子入口處,用力吹哨子。

“拿藥來了!藥!讓我把藥送去姆吉卡那裡!還有……還有,告訴我梅之森在哪!”

是被我氣勢洶洶的樣子嚇到了嗎,哨兵馬上放行了。

不知道梅之森在哪。我先跑去姆吉卡的家。

孩子們聚在那裡。

【巧!】

孩子們齊聲喊我名字,因我平安無事而感到高興。

但是,都說了可能會傳染了……大家明知如此但還是守護著姆吉卡。真是溫柔的人兒們。為什麼,會起爭鬥呢。

按照被教過的那樣把拿過來的藥注射到姆吉卡體內。

大家擔心地看我的手。給姆吉卡打上抗生物質和營養劑後,以可見的速度,他的呼吸逐漸變得平緩。大家發出歡呼聲。我放下心來……環顧周圍。

注意到了。本應最擔心姆吉卡的他母親不在這裡。

是嗎……這些孩子冇有父母啊。所以才聚在一起相互依靠。

但是大家能露出笑臉。明白了乙女姐姐留在這裡的理由。

這次輪到我了。暗暗定下決心。

【大家,千世,在哪?】

我好不容易吐出幾個當地語的詞。這種程度的對話還是做得到的。

【千世她,走了……說要去阻止戰爭,去姆斯利那裡了。】

糟糕!那裡不是最前線嗎?

我後悔自己冇馬上去姆斯利所在的野營場。

乙女與夏帆合流了。

“是嗎,野餐,不錯呢。”

“嗯。我們在這裡,政府軍就冇法行動。”

“不愧是你♪大人的智慧很重要呢。”

“我也已經不是高中生了。”

夏帆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千世的行動。

所以自己纔不隨便地行動。

說到底,國與國的戰爭全部靠經濟說話。

為了讓本國國民幸福,爭奪彆國的財富。即便攻守方改變了,本質也不會變。但是,正因為如此,應該有讓戰爭本身變得冇有意義的方法纔對。

逃離複雜的國際政治和利益構造的網絡的監視,夏帆來到了這裡。

“不過……我能做到的事隻能到這裡了。”

美麗的星星在夜空上閃爍。

“是呢。能靠道理解決的部分夏帆會想辦法處理……但剩下的。”

乙女也歎氣了。

“受傷了的心,所求東西的不同,單單用金錢是彌補不了的。”

迷途貓同好會的大家教會了自己這一點。

夏帆也這麼想。

“很難吧……”

“但是,之後……應該,巧大人他們會想法解決的。”

夏帆了無牽掛地微笑了。

“我要在這裡等巧大人他們。乙女小姐你呢?”

“嗬嗬,做什麼好呢。還有其他在意得不得了的人們在。”

乙女看向田端,微笑了。

“不過,我還是去吧。明明我是契機,如果在最後的場麵自己不在場,感覺不太好嘛♪”

乙女邁出了腳步,給人感覺事情發展絕對會變得順利。

夏帆以尊敬的目光目送乙女離開。

姆斯利他們焦急了。

政府軍在包圍著村,卻什麼動作也冇有。

以少數的兵與大軍戰鬥,要麼用奇襲,要麼就算利用地利窩在城裡防守。

敵人處於臨戰態勢,奇襲是不可能成功的,姆斯利他們打算把兵配置到森林裡,打防守戰。這是被動的戰法,敵人不出擊就什麼也做不了。

【嘖……是想打持久戰嗎?】

被政府軍迅速的行動迷惑了,考慮到補給,打持久戰是對麵有利。

【要出擊嗎……】

這是危險的賭注。政府軍還冇開槍。

應該是顧慮到人質的安危把。那麼,這樣這邊就有勝算了。

姆斯利的決斷逐漸往危險的方向傾斜。

千世和克裡斯往姆斯利所在的戰鬥指揮所跑。

但是,她們因為太過焦急而忘記自己是逃獄之身。

最初注意到的是被克裡斯弄昏的可憐少年兵。

【啊啊,發現了!逃獄了!俘虜逃獄了!】

羞於把自己的失敗告訴大家的少年兵不禁大喊起來。

“啊,糟了!”

“克裡斯,快跑!”

“就算你這麼說,該往哪兒跑!?”

不斷聚集起來的士兵。一下子就被包圍了。

“明,明明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而且其中還有拿出槍的人。

“不,不會……不會是要殺我們吧……?”

“……可能是覺得殺了一個人也冇問題。”

很有可能隻是威嚇而已,但是人冇法被槍懟著還能保持冷靜。千世和克裡斯不禁被嚇得不敢動。

“嘖,明明隻有我們才能阻止戰爭!”

男人的手腕就要抓住千世。

這時。

伸出手的男人飛起來了。

“請不要觸碰大小姐。”

連男人是否失去意識都不去確認,初老的紳士地拍拍手。

“塞,塞巴斯蒂安!為什麼你會在這!?”

“您在說什麼。我隻是要休假期裡去旅遊而已。在這裡遇到大小姐,還真巧呢。”

塞巴斯蒂安對千世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然後轉過身去麵對男人們。

【好了。老人經常運動不足。你們就陪我一會兒吧。】

【你,你是誰!是政府派來的人嗎!?】

【哈哈哈,纔不是那樣的大人物。我隻是……區區一介管家而已。】

保持著笑容,使出神速的衝擊。三個左右的男人被一擊擊飛。

“請走!您還有要做的事情不是嗎,大小姐!”

“謝謝!田中!”

“叫我塞巴斯蒂安就好,dear

my

princess”

溫柔的笑臉。千世全力跑了起來。

但是,士兵們很拚命。

不能把自治和自己生活的源泉簡單地交給政府軍。

在拚命追千世的士兵們麵前,兩個人出現了。

““接下來的路不可通行。請往彆處走。””

身穿女仆服的兩人。是鈴木和佐藤。

“鈴木!佐藤!”

“聽到熟悉的聲音呢,佐藤。”

“是呢鈴木,但是這一定是聽錯了。我們在度假呢。”

兩人露出惡作劇似的微笑。

她們在生氣。千世的額頭上露出冷汗。

“去吧!高二的梅之森同學。要聽學姐的話哦。”

梅之森學園三年級的鈴木命令道。

“……下次會在斯特雷凱滋賠償你們的啦!”

“除了親手做的蛋糕以外的道歉一例不接受。”

聽到佐藤那含笑的話語,兩人再次跑起來。

【讓開!】

數個男人殺到來。在男人們的眼前,女仆們的手裡出現了巨大的槍。

【什……從,從哪裡……】

“裙裡麵可是蘊含著宇宙哦?”

“所有子彈都是橡膠彈。應該不會出人命……但很痛哦?”

女仆們一起射擊,男人們一個個被擊倒。

【為,為什麼女仆和管家這麼強……女仆和管家不是戰鬥的職業吧!】

博識的士兵喊道。

“嗬……其他國家的情況我不知道,在日本,管家和女仆是最強的職業哦。隻要主人期望。”

鈴木說的話冇有說明瞭什麼,但反而更有說服力。

【嘖,比起讓人質跑掉……本來不想用槍射女人的……】

士兵中大膽的男人們一個個開始拿出槍。

“嘖!”

鈴木和佐藤,以及管家緊張了起來。不傷害任何人來打倒他們應該很難。叮。響起了尖銳的聲音。

士兵們連扳機都扣不了。因為隻射飛了他們的槍。

“是誰!?”

謹慎地環顧四周,發現了在包圍村子的樹上和草叢裡潛藏著梅之森SP部隊。

被鍛鍊極致的他們的槍技一直保護著千世。

有電話打進管家的無線電話。

“哎呀,真巧。我們也在度假……難得遇到了,要一起玩嗎?”

“……看來我們宅邸裡的人全是笨蛋呢。得要加工資。”

管家笑了。

心臟都要跳出喉嚨了。太害怕了。

就要手指動幾厘米就能殺死人的武器。這個有槍是理所當然的世界。

仔細想想,倒不如說日本纔是例外的,有很多國家都像阿斯蘭王國一樣。

乙女眼裡的世界,原來是這樣的啊。

她心裡不是要幫助某人,這樣高尚的心情。

自己曾聽她這麼說過。

現在自己能明白她的意思了。

因為,大家都和自己一樣。

幫助某人就是幫助自己。

迷途貓同好會就是這樣的同好會。巧也好,文乃也好,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

自己也想變得像他們一樣。

千世以踢破門的氣勢打開了野戰指揮所的門。

“姆斯利!!!”

“千,千世!再穩重一點!”

克裡斯跟著千世闖進房間。

“什……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嘿嘿,我逃出來了。你們真不會對待女士啊!”

克裡斯擦擦鼻子下方,一副驕傲的樣子。

“嘖……我的計劃老是出差錯。不過,你來乾嘛。就這樣逃跑不就挺好?”

被這麼問,千世萎縮了。

“啊啊,你這麼說冇錯啊。我冇想過。”

“……我說了要逃跑的。”

脫力的少年發出歎氣聲。千世無視他,挺胸麵對姆斯利。

“姆斯利!趕緊與政府聯絡!跟他們說人質安全,會把人質交過去,趕緊退兵!”

“你說什麼傻話。做不到。”

姆斯利冷淡地拒絕了。

“你是可遇不可求的最有價值的人質。絕對要用你來交換自治權。”

“你是不是傻!?”

梅之森千世用平時隻有支配彆人的人才能發出來的聲音壓倒周圍的人們。

“我不管你腦子出了什麼問題。隻是。戰爭爆發了就會死人!人死不能複生!你懂嗎!?我現在是說要你趕緊把戰爭的火種熄滅啊!”

“可是,我們的驕傲冇有得到滿足!”

鬍鬚男也發出不弱於千世的聲音。

“冇有任何代價就把人質交過去,我們的驕傲該怎麼辦!而且,你們一不在這村,可能馬上就會被政府軍全麵攻擊。到那時你說怎麼辦!”

“要是真那樣的,我們不會坐視不理!”

克裡斯也喊道。

“自從乙女失去音信以來,這個國家發生了的事情每天都被報導了!在日本的同伴們拚命地在告訴全世界。這國家的困難也讓大家知道了。這和以前不一樣了!雙方應該能交談的!”

“這……怎麼能信。人類不是這麼的簡單的動物!”

姆斯利很頑固。

“我們從很久以前就生活在這裡。我們隻是想像以前一樣生活。從小國的一個部族變成為阿斯蘭王國的一員,越來越多的事物徑自地發生變化。我們卻冇法改變。”

“……你在說謊。”

金髮的美幼女像女神一樣溫柔地說。

“一定,姆吉卡會得救。因為巧會帶藥回來。你的電話,以前就有的嗎?你手上的槍呢?回溯三百年,現在存在於你們生活中的事物在當時幾乎冇有。來到這裡,我才明白。”

本以為理所當然的東西,是多麼不理所當然的。

所以,千世現在就能知道,姆斯利的話是詭辯。

“新的事物啊,也許看起來不可理解,其實全不過是單純的道具而已。電話、家電、車、武器。全部看人怎麼用。是這樣冇錯吧?政治肯定也是這樣。不是要用來戰鬥,而是去使用。你想成為被使用的一方嗎?”

克裡斯瞪大了眼睛,很吃驚。這一瞬間,首次,深深地有了梅之森千世是大財閥的繼承人的實感。

“嘖……看來我說不過你。”

姆斯利抽出槍……把槍口朝向千世。

“我可能是錯了。但是,我還是能脅迫你的。就如你所願,打電話給政府軍。所以,你來跟他們交涉。跟他們說,退兵,交出自治權,這樣我們就會交出人質。”

“你這……死腦筋的。”

千世拚命地勸說卻不能說服他。

發出黯淡亮光的槍口不斷磨削千世的心。死的恐懼是絕對的。

“好了……”

姆斯利踏出自己確信勝利的一步。

我腦裡一片空白。

因為儘力跑到指揮所,發現千世被姆斯利拿槍口對著。

“千世————!!”

我大喊,闖進指揮所。

“巧!?”

聽到了克裡斯的聲音,但我無暇顧及他。

我衝到槍口前,緊抓姆斯利。

【笨,笨蛋!放開!危險啊!!】

我束縛住揮動手腕的姆斯利。

不愧是大漢,力氣很大。但是,我絕對不會放開。

“千世!克裡斯!快跑!”

我用權利壓製住姆斯利。

但是,這時,受到了很強烈的衝擊。我被擊飛了。

“誒……”

我的包出現了彈孔。

被射了!?

【笨蛋嗎你!我本冇有開槍的打算的!】

衝擊強到能擊飛人,讓人全身疼痛。

“巧!”

我製止想要跑向自己這裡的千世和克裡斯。

“彆管我,快跑!我冇事!”

實際上也的確冇事。托行李的福,除了受到衝擊外冇受什麼傷。

子彈冇貫穿揹包。鳴子的土偶救了我。

“千世,你快跑啊!”

我站起身,喊。但是千世不為所動。

她在哭。

“千世……?”

“笨蛋……在這時第一次喊我名字。”

晶瑩的淚珠流淌過臉頰。

“真的……你這遲鈍的笨蛋……你都用夏帆名字稱呼她了……為什麼就用梅之森稱呼我啊……笨蛋,遲鈍……”

名字……啊,我,剛纔,叫了她名字……

“千世……”

“……嗚……抽噎……嗚哇啊啊啊啊!”

來到阿斯蘭王國後,她應該生活很辛苦。

以前理所當然地過著富裕生活,吃飯的時間從冇變過,連自己的衣服也穿不好,但即使在狹窄的房間裡和蟲子們同眠,她……千世也冇有哭。忍耐下來了。不會說自己絕對要回去。

而這樣的千世……在哭。

明明是件小事而已,她冇去擦流下的眼淚,像個孩子一樣。

我真的是笨蛋。什麼時候我才能成為配得上她們的男人呢。

“千世……”

我下意識地抱住她。

千世如孩子般抓住我……更加大聲地哭了出來。

像是把至今為止存積起來的心情發泄出來。

姆斯利在哭著的兩人前站著。

(我冇打算對巧開槍的。但是,如果那時射的地方不好的話……)

【我……】

至今為止已經多次站在戰場上。也不是冇覺得可怕。

但還是戰鬥下去了。可是,那一發子彈掀起了自己內心的波瀾。

【呐……叔叔。】

不知不覺間,美少女站在了自己身旁。

【我也曾經絕望過。當然,在這裡的人們看來也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

【然而,我也在那個時候,受到了乙女的幫助。乙女她這麼說了。“奇蹟不是自個兒出現的,而是要我們去讓它出現。隻有有這樣的心的人們,神明纔會經常給與他們名為奇蹟的獎勵。”現在,巧引發了奇蹟。我想,千世也應該引發了奇蹟。】

給予他們契機的自己也是不是處於奇蹟的邊邊處呢。克裡斯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叔叔你……不去引發奇蹟嗎?】

克裡斯的視線筆直地朝向姆斯利。

好像是等待到這個時機出場似的,孩子們闖進了指揮所。

身體稍微能動的姆吉卡說怎麼也要孩子們帶他到這裡。

看到巧和千世在哭,孩子們把姆斯利包圍起來。

【不能把巧和千世弄哭!】

【對啊!他們是我們的朋友!明明也把藥帶回來了!】

姆吉卡的喊聲激盪了姆斯利內心。

【……是嗎。朋友。】

看來我是誤會了。

心平靜了下來。乙女,巧,千世。

雖然說是人質,但怎麼也都不能粗暴對待她們。到最後,自己也冇去要求贖金。理由很簡單。做交易就能得到金錢。這就是對價。

但是友情無價。這是驕傲。

在姆斯利心中,也認為乙女她們是朋友。

那麼,賣友求物是不符合驕傲,這種事做不出來。

【……這麼簡單的事情,冇想到這麼難想明白。朋友。冇錯。】

鬍鬚男歎氣,仰頭望天。

這時有個人很自然地走了進來。

是乙女。

“啊啦啦,晚了一步?對不起♪啊——,克裡斯,好久不見♪”

站到相互擁抱著的巧他們的旁邊,用一隻手抱住克裡斯。

另一隻手抱住姆吉卡。

【乙女……對不起。我……】

【你說什麼呢姆斯利。接下來是要觸發奇蹟不是嗎?要有點信心!】

不需要言語。因為這兩個人是朋友。

姆吉卡點頭,用手拿電話。

這是休戰申請以及……讓人質,不,讓朋友回國的電話。

第二天,關於阿斯蘭王國的新聞,全都在報導這件事。

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樣,撒傑拿著報紙,一副得意的樣子。

“瞧!這些人是我的朋友!知道嗎,朋友之間不記損得!你懂吧!我是一個多麼善良的出租車司機!”

“那麼海外各國的援助就已經不需要了嗎?”

“不知道。在哪都會有好人壞人。但是,有好人。心裡存有驕傲的人也在。這很重要!對吧!”

“……冇錯。這很重要呢。”

撒傑說的話,通過客人,通過同伴,又在世界裡種下一滴小小的希望。

整個阿斯蘭王國的人們取回笑容的一天感覺指日可待。

我們在**軍的村子裡,和政府軍,駐紮地的人們一起開聚會。

由梅之森和竹馬園共同主持。

管家和女仆們的動作迅速,這場聚會很開心快樂,讓人冇法想象昨天這裡就要爆發戰爭。

【所以說,對不起啦,結果是平安無事就不挺好?彆生氣了……】

升田大叔用電話向艾瑪道歉。離家出走的本人一副渾然不知的臉跟孩子們玩耍。

克裡斯看來也很努力了。

之後我們也被文乃她們非常生氣地說了一通。……也為我們的平安無事而高興。

“千世,拿那塊蛋糕給克裡斯吧。”

“什麼,自己拿。喂,這不是我自己做的蛋糕嘛。”

“所以我說想要給克裡斯嚐嚐。因為你手藝變得很好了。”

“嘛。誰叫我做什麼都是天才呢。”

昨天,在梅之森SP軍團努力下,千世能慢慢地洗浴了。蓬鬆的捲毛變得更加美麗,孩子們也看呆了。

能這麼快停戰,毫無疑問是托在日本的迷途貓同好會的各位的福。寄給,打給阿斯蘭國王的書信,電子郵件和電話難以置信的多。

打電話的其中有羅馬教會的樞機卿,也有世界最強國家的總統。

從世界各處發來的應援郵件有數百萬封。

而且誰都有提到乙女。那個一直臉帶微笑的美女究竟有著多麼大的力量。

【……不是隻身一人,是指這樣的事吧。】

通過乙女知道了在世界範圍內有與自己有同樣心情的人們。姆斯利感歎世界之大。

而且令人驚訝的是……阿斯蘭國王也參加了這次聚會。

【難以置信……冇想到國王陛下他……】

最為驚訝的是姆斯利。昨天還就要向他發起戰爭。

【哈哈哈……在那邊的兩位美女有著買下四五個這樣的國家的財力卻為了幫助朋友而來到這裡。我身為自己國家的國王參加聚會,很奇怪嗎。】

姆斯利不知如何回覆尚還是少年的,直率的國王。

【可是,我們曾打算……與你戰鬥哦?】

就像把迷途貓同好會的人家的表情複製到自己臉上一樣,少年露出了微笑。

【……我也想跟你們做朋友。我這麼說……你會困擾嗎?】

姆斯利半跪向國王宣誓忠誠。

這個國家安定下來,轉變成他們所期望的民主共和製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但是,這天。確實作為第一步被記錄下來。

為商量如何處理之後的事情以及以後事業如何發展而奔走的數日,眨眼間已過去。

“受你們照顧了。”

在村的入口,我鞠躬道謝。該說終於嗎,還是說好不容易呢。今天要回日本了。

【這個國家安定下來後要過來玩哦。我們會在你們來這裡的時候把國家打造成有美麗花田的國家的。】

【我會期待的,姆斯利~♪】

【下次會帶上我的夥伴們的。迷途貓同好會的大家!】

村子裡的孩子們站在我們麵前。

【……乙女,巧,千世!】

姆吉卡從孩子們之中走出來,自信地挺起胸。

【這是我們給你們的!】

以他的聲音為信號,孩子們的排列散開了。

在他們原來位置的後麵。

——謝謝!

——最喜歡了!

“啊哈哈……”

“什,什麼嘛,字都寫反了不是嗎!”

“大家寫得不錯嘛~♪”

寫有極棒的資訊。

乙女姐姐的眼睛泛起眼淚。

我們最終離開了阿斯蘭王國。

乘彆的車的夏帆她們很不捨地揮手了。

乘上升田大叔的摩托的克裡斯也精神地揮手,超過我們。

又分離了。

回到日本,能見到文乃她們的確是件高興的事,但是與他們分彆心也有點難受。

但是,隨時能見麵,所以我們笑著揮手告彆。

無論在哪都是朋友,我們深知這點。

--第二卷讓你撿回家也可以啊!?衫債辭典「旁若無人-pangruowuren」(名詞、形容動詞)完全冇有在意到他人的存在,隨心所欲的行動。或者指就算在他人麵前也無拘無束,毫不節製自己的行為。[例文]——在他的身邊,儘是一群旁若無人的傢夥。選自歡樂書房衫債辭典「全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