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智洋 作品

第三章 沙與驕傲與朋友

    

姊抱歉,我晚點再打過去好嗎?」『啊……沒關係沒關係。看來你們果然很忙呢,我們還是改天到學校裡談吧。』「呃,可是……」『你要是再不接,插播的人搞不好會掛斷喔?』學姊發出苦笑,隨後說了句「那麼,學校見」就掛斷了。我隻好把通話對象切換為插播方。「喂!」我心想,這個人十之**是乙女姊。可是呢……『……喂?』從另一頭傳來的,卻是跟乙女姊截然不同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不知為何,似乎很耳熟。「呃……請問是哪位?」...-

第八卷

I'll

let

you

adopt

me!

第三章

沙與驕傲與朋友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

ThinkUltra

翻譯:

qq1147862973

阿斯蘭王國與日本時差大概有6個小時。

已至深夜,巧和千世偶讀睡著了的時候,希已經起床開始做蛋糕了。這是自從來斯特雷凱滋以來,第一次自己一個人睡覺的夜晚。

還就冇有過了,這樣寂寞的感情。

“喲,早上好早上好,早上好啊。”

冇有意義的開朗的家康來了。他意外是能夠很快理解事情,是個優秀的助手。

“喵。拜托了,家康。”

“嗬嗬嗬,不錯。被冷嬌叫名字感覺就像了立了旗。給我的評價慢慢地不再是普通,而是變得更好了吧。”

“…喵?什麼?什麼時候都是普通。”

普通指的是什麼希也忘了。那是以前,家康是唯一一個被希評價為“普通”而不是“喜歡”,同好會的大家都是“喜歡”,就他不是,家康對此很在意…

無視受到打擊的家康,下一個客人來了。

“咦?為什麼菊池在這。”

是文乃,看起來徹夜冇睡,眼睛發紅。

是因為擔心和寂寞所以睡不著吧。

“希,我來做些什麼幫你忙吧。那之後巧有給聯絡嗎?”

“喵。到了阿斯蘭王國後,在機場打了電話過來。”

“是,是嗎。那就好。”

聽到他平安無事,文乃稍微放下心。但是,因為出口問的是自己所以文乃有點冇法接受,內心有點複雜。

如果是能連上網絡的地方還能發郵件,但如果隻能打電話的話給斯特雷凱滋打電話纔是最不花錢的聯絡方式,文乃自己也明白,但是…

“他說了什麼?”

“他馬上就掛斷了。”

實際上,用公共電話打國際通話會產生龐大的費用,所以他真的隻能說最低限度的話吧。

“是嗎。嗯——算了。我想他還會打電話過來的。”

如果是在自己在店裡的時候來電就好了。文乃歎了口氣。

重新打起精神來的迷途貓同好會的會員開始做早上的裝備。

“…打擾了。”

咚咚,有人在敲著已經打開了的門提醒。

回過頭看,那是佐藤。穿著女仆裝,不是,是梅之森學園的製服。

實話說,製服一直學園裡見慣了,但是穿在她身上就感到很新鮮。

“啊,佐藤。早上好。梅之森怎麼了?你來的正好,巧遞了封信過來要我們轉交給梅之森,我想你把信給她。”

佐藤以沉痛的表情搖頭。

“給不了。”

“…喵,怎麼了?千世,冇事吧?”

因為佐藤很奇怪,希擔心了起來。

“千世大小姐……已經去了。去了阿斯蘭王國。剛纔從那邊的日本大使館聯絡了過來。現在在跟巧大人待在了大使館。於是我們就被無限期地休假了….”

““誒誒誒誒誒誒誒!””

斯特雷凱滋裡的少女們大聲叫了起來。

“哦哦。中東兩人行嗎。這…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噗噢!”

想要多嘴多舌的家康被文乃&希&佐藤打了耳光。

三人以發青的臉麵麵相覷。這樣,要擔心的人就變成2倍了。

順便,不得不擔心的內容也激增了的文乃和希。

醒來發現不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不知為什麼,有著土的氣味。

“…呃…?”

傾斜著頭想要站起身來,但身體很重。

很熱又很重,我這是被貓的集團襲擊了?

幾乎總是闖進希的房間的貓們,在冬天早上希起床處房間後,就會蜂擁進我的房間,有時我差點就窒息了。

我為了不讓自己窒息,為了移除危險物,用手移到重物上,將其抬起來…

“咦?”

抬不起來。現在是盛夏,超熱的。

“嗯…nya…呼呼”

以及自己以為是貓的東西在發出睡覺的呼吸聲,翻了身。

“哦哦…!”

翻身後朝向我的是梅之森的臉…好近!

“呃…對!對了對了,昨天到了阿斯蘭王國,因為房間隻有一間….”

很多事都想起來了。被用沐浴器丟中後,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最後覺得麻煩起來的我和梅之森一起倒在床上睡了。兩人都很累嘛。

“呼……nyu……呼”

……不好,現在不是看睡臉看入迷的時候。

但是,梅之森好可愛啊。起床後就會變成與可愛同種程度的危險小動物,睡著了的時候簡直就是天使。仔細想想,文乃和希的睡臉看過了,但梅之森的睡臉還是第一次看到。

“眉毛好長….”

醒著的時候她的眼睛是那麼圓溜且帶有堅強,跟現在睡著的樣子有著很大的不同。眉毛長得能在眼睛下麵映出影子。微微彎曲的眉毛在晨光沐浴下,發出金黃色的光輝。像人偶一樣。而且個頭也小。

一旦意識到她,背上就佈滿汗水。心臟也就像是要衝破胸膛似的,一直狂跳。男女兩人。昨天也看到了**…而且感覺氣味很好聞。

“嗯…嗯?鈴…木……佐藤——……誰鋪的床單啊…好難睡…嗚嗚,好熱調低空調溫度…”

說著夢話多次翻身的梅之森。看來,就要醒來了。

在床上麵對麵了的話果然不太妙。

“…嗯嗯…….,給我茶。早茶準備得怎麼樣了啊,賽巴斯提安!”

想要悄悄離開床的我被來勢凶猛的被單襲擊了。

“阿噗!”

“啊?什麼,剛纔的聲音是…什,什麼,被單的怪物?”

“等,等等!被單的怪物是什麼!?你說我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隔著一層布吃了梅之森一記飛踢。

明明是你把被子弄到我身上的,還攻擊我,太過分。

“我睡迷糊了,會這樣也冇辦法啊。”

嗯,是呢。紅著臉一臉不高興的梅之森好像很生氣。

我一邊用濕毛巾敷下顎鼓起來的包,一邊點頭。

“總之!以後禁止看起床時的我!知道冇!”

“明白。”

算了。雖然受了點皮肉苦,但因此也不用覺得尷尬了。

而且順便也把昨天的事給忘了就好了。這時,梅之森小聲說了什麼。

“嗯?什麼?”

“什,什麼也冇!我要換衣服了,巧快出去!”

被美幼女吼,我連忙離開房間。

在床上仁王立著的千世看到巧離開房間後,失去氣力地坐了下來。彎曲的左右腿不停地在顫抖著。

“嗚,嗚嗚嗚~~~~~~”

一想到巧可能生氣了,臉就變得更加紅了,紅得就像現在就在冒出熱氣一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看到睡臉了…!!我冇說什麼奇怪的話吧。不記得了這麼辦纔好啊……”

昨晚連碰都不太情願的被子,現在千世一下子就把臉埋進裡麵。有光澤的金髮從被子邊上分散開來。

“討厭討厭,我肯定說了什麼奇怪的話!被巧聽到了!好害羞!好害羞啊!而且,臉都冇洗….被看到睡臉了啦啊啊啊!!!”

拚命壓抑住大聲的呻吟聲,但還有細微的聲音漏了出來。對於戀愛中的少女來說,冇有比被心上人看到自己的睡臉還要害羞的事了。而且還是在自己冇注意到時候被看到了。

“啊嗚啊嗚啊嗚啊嗚啊嗚嗚嗚嗚嗚嗚!!”

一邊呻吟著,千世一邊用兩手拍打床鋪。

“要死了….”

害羞死了,這也許是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千世想著這樣的事,一人苦悶著。

早餐是平平的麪包和蔬菜,以及放足砂糖的咖啡。撒傑的夫人微笑著把食物分給我們,所以不禁吃得很多。

【嗯——不錯呢。家裡有客人來。】

【【不錯呢。】】

麵對微笑著的撒傑一家,我和梅之森露出帶有點害羞的複雜表情。

【昨天冇睡好嗎?】

撒傑家的女孩擔心地問我,梅之森把她說的話翻譯給我聽。

“冇有,哪有的事。不用擔心。謝謝你的關心。”

我摸了摸女孩的頭。女孩露出開心的臉。

【哈哈哈,不用擔心琪琪亞。這個哥哥隻是被他夫人打出了浴室而已。男人總會這樣。妻子強勢就家庭圓滿,哪個國家都一樣呢!】

高興的撒傑說了什麼,梅之森紅著臉冇給我翻譯。

【以前啊,這國家經常像這樣招待來旅行的人。土地也肥沃,觀光業也發展得興盛。但是,哪個部族都說些自以為是的話…】

【好了好了,對客人說什麼呢。要是他們說再也不想來著國家該怎麼辦。】

像是安慰撒傑似的,撒傑的夫人抱住了他。

【讓你們聽到些討厭的事情,對不起呢。但是,我家因為你們賺了有一週工作的錢,久違地能享受招待客人的樂趣了。感謝你們。】

…這應該是我們該說的話。

冇想到會受到如此的歡迎。我覺得這是一筆無比大的財富。

【於是,今天要去哪裡?你們能包下我的話,外國人費當然不會要你們的,在正常收費裡少收你們3%當做服務好了。順便,如果你們能連續幾天住在我家,住宿費也比昨晚少收5%的錢。】

“真會做生意呢。不過,確實比隨便找個旅店要來得安全。而且….”

梅之森的臉由驚愕轉變成商人的臉。

“不能小看當地人的情報網。巧,可以吧。賭在這些人身上。”

“當然。事已成舟了。”

我們麵對麵笑了。

【可以哦,撒傑。這些條件我們全都接受了。但是,有兩個要求。】

【是什麼呢?你儘管說。】

【一是房間準備多一個床。二是….】

梅之森給我眼神暗示,我從登山揹包拿出洗好了的許多照片。

乙女姐姐的照片。

【我想找這個人。你們能幫我找一下嗎?】

夫人和孩子們都很有興趣地接受了照片。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夫人拍打自己的胸。好值得信賴啊。

孩子們也跟我們約好會問很多的人。

【現在,這個國家外國人很少,大家也擔心被捲入戰爭。如果照片裡的人在這鎮子的話,一定會發現的。】

撒傑也說會問問的士的同行。

這次要相信會得到情報。

但是,這個世界是不會這麼容易的。

那之後三天完全冇得到任何情報。

這時,斯特雷凱滋的各位都在急躁不安地等待著聯絡到來。

也有是暑假的原因,全員都每天停留在斯特雷凱滋裡。

因為電話隻會打向這裡,這也是冇辦法的。

順便一提,店一如往常地紅火。

“啊——以往到來夏天客人就會少,為什麼現在店裡這麼多客人來啊!”

“誒——刨冰,有要刨冰的嗎!”

在店裡很開心地賣著刨冰的家康和大吾郎。

在店裡發現了露店用的刨冰機,試著在店裡販賣刨冰結果很受歡迎。

利潤高的飲料也一下子賣出去很多,店很紅火。

巧回來看到賬單可能會說我冇在店裡待著的必要然後去德國了。

“…文乃。”

“怎麼了希。”

在斯特雷凱滋裡最消沉的是希。文乃意外地還維持著平時的笑臉。

“冇問題吧。”

冇有主語,但也明白希想說什麼。

“冇事的。”

冇有根據,文乃卻堅定地說。

“我是知道的。巧絕對會把乙女帶回來的。”

“…文乃,好堅強。”

希以憧憬的目光看向文乃。文乃的眼睛裡搖曳著火焰。

“纔沒有….也不是冇有呢。”

“…呐,文乃。我能去你房間嗎?”

“誒?突然怎麼了?”

“我想做些什麼,我也許能做到什麼。”

希很認真。她的眼睛敘說著她不願待著什麼也不做。

“學,學姐們,快救救我!我一個人…發生了,什麼事?”

在文乃她們說話的時候,一個人守護者店的心注意到了兩個人的樣子。

“冇事。對不起呢。”

文乃揮手錶示心不需要在意,但希低下頭。

“…對不起。我,任性了。”

“嗯。不過這裡還有更任性的人在呢。”

千世也平安嗎。有給她耳光的必要,所以希望她能平安歸來。

“行啊,希。你想做就做。有我在店你就不用擔心。”

“文乃…謝謝。”

明明是情敵,卻比誰都明白自己的心情。

兩人都相互抱住對方。

“要加油哦。絕對不會有事的。”

“喵。我會加油。”

於是,兩人就開始了戰鬥。以各自的形式、為了珍重的人。

然後,果然如預想一樣嗎。

到最後發現有認識乙女姐姐的人的事撒傑的女兒,琪琪亞。

隻有感謝自己做出的決斷是正確的。應該,連梅之森的情報網也大多不是這個國家的人。我們不禁抱住了琪琪亞。

少女很自豪地帶著一個青年過來。

【這個人說他知道哦!】

大致聽他說,他是在當地的NPO裡乾活謀生。

【那個照片裡的人是乙女吧。胸部波濤洶湧的。】

黑長髮,總是在笑的活潑美女,順便一提還是**。是姐姐冇錯!

“在,在哪見到的?我,是她弟弟!”

【她曾在這附近的難民駐紮地裡當誌願者。不過…】

“不過?”

【實際上前不久失去蹤影,應該有人去找過…但找不著。這裡誘拐外國人的事例很多,也許會有要求贖金的,所以一直在等,但是這樣的聯絡冇有來…那麼,她是回去了吧,我們是這麼想的。】

小哥哥很抱歉似的說道。我不由得把臉靠近過去。

“為,為什麼!?”

【嗯。老實說,被組織正式派遣的工作人員也有的受不了逃走了。因組織突然變更,剛熟悉工作就被遣返回去的事也不少見。乙女是隻身一人來到這國家的奇怪的誌願者,誰都束縛不了她….】

是這樣啊….那麼,梅之森調查後說失去訊息,結果和這個情報是一致的,並冇有獲得新的情報…。

“現在,不知道她在哪是吧….”

【哎呀,丈夫陰沉著臉,妻子可是會擔心的哦。】

我不禁垂頭喪氣起來。撒傑的夫人拍打我的背。

【事情現在纔開始。撒傑,跟他說吧。】

【哎呀哎呀,我還想給個驚喜的。】

撒傑微笑著。

【托琪琪亞找到這個人的福,我知道了一件事。乙女不是所屬於NPO的,所以冇有移動手段吧?我靈光一閃就去調查了。然後,發現了。有卡車司機發現有黑髮的女性乘上了搬運貨物至山裡頭的卡車。】

撒傑!?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說這事!

【隻是…嘛,我不太建議你們去。】

撒傑他那鬍鬚臉上露出思慮的表情,歎了口氣。

【那個地域,離**軍的據點很近。當然,戰禍也很嚴重。連蟲子都怕的日本人這麼會忍受得了那裡…】

“我去!”

我知道他在擔心我,但我堅決地說了。

撒傑聳了聳肩。

【嘛,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給情報的人說了有要求。我認識的人說希望有人去對麵的難民駐紮地那裡當翻譯。你的妻子好像語言學得挺好的。】

【哦吼,真有眼光。英語、法語的話冇問題。而且….】

梅之森緊接著說道。

【撒傑,謝謝你。】

“梅,梅之森,剛纔是….”

“對,這邊的語言!阿斯蘭語哦。都聽那麼久的對話了,日常對話的話多少都懂。嘛,用了點小技巧。”

自豪的梅之森,不,這的確值得自豪。

【很好,這下就決定了。明天早上,出發吧。卡車會送你們到那裡!】

終於能進一步接近乙女姐姐了。心跳個不停。

當晚,開了個小小的送彆會。被市場價要貴,但在日本就是商業旅館的費用,而且還帶夥食。我們付四天分的錢,夫人很是抱歉地、但又高興地接下了。

【對不起啊,撒傑說了些胡話。本來是想讓你們免費住下的,但我們家境也不太好…這些錢,我們節約著用能用兩個月。謝謝了。】

【說什麼呢。你們連乙女的線索都找出來給我們了,我們才該說謝謝。】

梅之森說得對。而且用心做的飯菜每天填滿了我們的肚子。

琪琪亞跟她還流著鼻水的年紀還小的弟弟坐在我們的膝蓋上。

【…要走了?再多住幾天嘛。】

“對不起。哥哥們得要去姐姐。”

通過梅之森的翻譯來對話,這也已經很習慣了。表情能透露出很多資訊呢。

【是嗎…很寂寞啊。】

我想起了一個東西,把它送給親近我的孩子們。

“對了。這個,給你。”

我正要把由音給我的可愛的和風玩具取出來送給琪琪亞和她弟弟。驚訝的是,撒傑阻止了我。

【不,不行不行。怎麼能收。的士錢和住宿費是要收你,但是,冇有理由的東西這麼能收。這不符合我們的驕傲。】

我對一臉認真的撒傑感到驚訝。是嗎,這個國家的人都是這樣的嗎。

“…但是,都成朋友了,想送個禮物…都不行嗎?”

梅之森很精神地把我的話翻譯過去。

【…朋友,嗎。日本的人是這麼想的嗎。】

撒傑架著手,考慮著…然後把玩具拿給兩個孩子。

【好,那麼,我們是朋友。下次再來這,帶上你的姐姐。】

孩子們因為第一次見的異國玩具而高興地叫了起來。

我們也很高興,笑容收不起來。

【到那時,我就住宿費打個九折!】

….真拿撒傑冇辦法。我們打從心底裡笑了出來。

晚上很開心以至於熬了夜,一不注意就睡過了頭。等到醒來時,好不容易纔及時地到達了跟撒傑約好的地方。

“對,對不起!”

【讓你就等了!那麼,馬上出發吧!】

撒傑介紹的卡車司機對自己遲到了態度還傲的梅之森微笑。人真好啊。

【哦哦,來了啊。聽撒傑說了。是要翻譯是吧?幫大忙了。】

撒傑另一個介紹的人是法國的大叔,朱貝爾。這位也在微笑,看起來人挺好。

兩人馬上開始對話。….哇——完全不懂。梅之森好像在跟朱貝爾用法語對法。真的,太強了梅之森。

“他說叫我們乘上卡車。不然要遲到。”

“好,好的!拜托了!”

我低下頭,然後乘上去往難民駐紮地的小型卡車的車廂。

他們在說什麼,我完全不懂。

“他說去駐紮地要十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吼——十小時啊。……哈?十個小時!?

【等下,剛纔你說十小時?】

“十個小時,期間吃飯和上廁所要怎麼處理?”

【你要我們在這硬的像一塊板一樣的地方坐十個小時?】

梅之森用法語問不懂日語的朱貝爾,然後朱貝爾看到我們震驚的樣子,爆笑了出來,然後回答說總會有辦法的。

“這不是該笑的話啊!”

我們受到了文化衝擊,在這狀態下去往確認到乙女姐姐最後的行蹤的所在地,難民駐紮地。

道路凹凸不平,我們在卡車裡被搖了有十三個小時。(超出預定時間)。

但是這裡有意想不到的盲點。“搖晃時間”冇預想到。

確實車已經行駛了十三個小時。但是,其中因為吃飯,而有長時間的停車時間,再加上還有野營這樣的活動在等著!

結果就是,我們到達駐紮地時已過了二十四小時。

順便一提,朱貝爾的感想是“這次快了呢。”。

他時間的感覺跟我們有太大不同….我們在朱貝爾把卡車裡的物資遞給工作人員的時候,作為翻譯員工作著。實際上也就是梅之森在翻譯,我就隻是幫忙搬運物資。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朱貝爾所說的難民駐紮地了….

“這是是…帳,帳篷啊全是。”

眼睛所及之處都是帳篷、帳篷、帳篷、帳篷。

一定程度上是知道的,但果然還是實際看到給人的震撼更大。

“那邊有房屋啊….”

說是房屋,也就隻不過是用木板拚搭起來的建築物。也可以說是預製建築。即便如此,這也是在這駐紮地裡最為體麵的建築物了。看到這光景我隻有發愣,看看周圍情況。

“這樣…姐姐,看到了肯定會努力啊….”

對,無論什麼地方都不怕生,樂於助人的姐姐。看到此情此景,肯定會使出如推土機般的力量,為了他人而行動起來。

作為她的弟弟可不能隻發呆。

“首先得要入手姐姐的訊息。”

“是呢。駐紮地中心應該有管理設施。”

我們前往NPO聚集的區域。然後得到的是簡潔的答覆。

【啊啊,確實有段時間是在這裡。跟當地人交流,特彆在衛生狀態和確保食物這些事很努力幫忙…你問我才發覺最近冇見到她呢。】

這個難民駐紮地很大,是以數千人為單位的集落,這個NPO是食物的搬入視窗,包含醫療的工作人員在內外國人很少。但是,乙女姐姐不在這個木質的建築物裡,而是和當地人交流、活動,所以跟他們很少見到麵。

而且,這個國家的麵孔也是亞洲係的,乙女姐姐一換服裝也許就變得不顯眼了。梅之森是金髮,所以很是明顯。

【嘛,我會問問附近的人的。比起這個,聽說你能翻譯。】

之後,稍微幫了一下當場的工作人員的忙,我們就開始在駐紮地裡打聽訊息了。

根本說不上是衛生的環境。氣味也很重。

但是,吃驚的是,大家都很精神地在笑。

看到我們,反而會接近過來。

“梅之森,他說什麼?”

“…嗯…這個人說不知道!”

梅之森不高興地回我。這是有理由的。從剛纔開始大家都以同樣的話說她。我也是,如果是英語的話,變得能聽懂的。

我猜她是被說為什麼小孩子會在這個地方。

“搞什麼啊!一個個都把我當小孩!”

嗯,果然冇錯。隻是,就算我想袒護她,但我也不會英語,所以我隻有安慰梅之森了。

“梅之森。你想啊,東洋人不是看起來很年輕嗎。”

“….感覺這樣的話更加火大啊。”

梅之森挑起金髮,轉過頭來。鼓起來的臉頰真可愛。

對與日本人的容貌相差甚遠的梅之森來說,這話根本算不上安慰啊….

是察覺到我們之間的氣氛嘛,被太陽曬成淺黑色的當地人插入我們的談話。

【怎麼了?你背後的那傢夥該不是你的男朋友吧?小鬼還能找到男朋友,挺厲害嘛。】

【不是男朋友,是我未婚夫!知道了嗎?】

他們語速很快我聽不懂,是在說姐姐的事嗎?

【未婚夫?哎呀,厲害!啊哈哈哈哈!】

【火大——!】

…應該,不是呢。看來這是要說很久啊。我隻能歎氣。

像這樣,隻能在駐紮地裡走著的我們,似乎很顯眼。日暮降臨,到了夜晚的時候,被我們問過話的難民駐紮地裡的人們把我們為了起來。而且大家明明生活就很不好過還把食物拿給我們,我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在出門時,撒傑的夫人姑且有把大量的攜帶食物給我們帶上。即便如此,大家都想為我們做點什麼事。

【乙女的家人嗎!這麼說的話確實挺像。】

大家都是受過姐姐照顧的人。誰都在擔心突然消失的乙女姐姐。他們也有拚命地在找線索….

【我聽說是乙女冇趕上結婚典禮,所以纔來找乙女的?】

【不是,不是這樣的。應該是為了祝福兩人結婚,乙女來這裡找禮物。這兩個人隻是來迎接乙女吧?】

話題馬上就脫線了。為什麼呢?梅之森翻譯給我,我的臉都會變紅。梅之森也是。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話題…”

“不,不是我的錯哦!呐——你們不要把謠言傳開來。”

就算是這樣,能跟許多認識乙女姐姐的人見到麵,我們的旅途也不算白來。因為知道了,來到這裡,乙女姐姐還是原來的乙女姐姐。

說起來,自從到達飛機場以來已經過了將近一週,但還是冇法聯絡到那邊。

文乃她們應該在擔心吧…之前的電話也是,應該太花錢了所以連忙掛斷了。好想把這裡的事情告訴她們啊。在日本的大家現在怎麼樣了呢。

這時,在日本的梅之森學園裡,迷途貓同好會的成員還冇回家,聚集在了一起。

召集人員的是希。還有現在以代理會長的名號開會的家康。

“那麼,這個資訊化世界,不靠網絡這一途徑征服世界是不可能的,jk。因為畫畫都能模擬出來,越來越多的工作轉移到數據上完成了哦?即便如此我也對數字的漫畫原稿抱有敬意。”

“請彆多廢話,趕緊進入正題菊池學長。”

“嗯。十和野你,雖然稍微碰觸到了我抖M的琴絃,但還是太嫩了。但是你那像是看向地上的爬蟲的視線是真的棒。”

“…噁心。”

當場的話題流向就要偏離,希將之擺正。

“喵。我想為巧他們做點什麼。幫我。”

簡潔明瞭。希的願望就這樣而已。

是自己決定要留在日本的。所以要忍耐。但是,隻是待著不動也很難受。也擔心巧他們的安全,更重要的是,無法為身處危險的地方的,自己珍重的人們做任何事,這纔是最痛苦的。

“就算是留在日本,也應該有什麼事情可以做的。”

想要集思廣益。迷途貓同好會的大家的話,肯定會想出好點子的。

“哎呀,差點忘記重要的事了。巧合乙女師傅,以及追上去的我們迷途貓同好會的會長梅之森。總之,在日本的我們要做後援的話,果然網絡是不可或缺的。”

“那麼,那要怎麼做?”

“噹噹噹當!”

家康朝提出疑問的大吾郎露出欠揍且噁心的笑容,指向部室裡的PC。

“通過網絡提出乙女師傅的尋人啟事,然後向全世界發送。”

希坐在螢幕前。

快速地敲完鍵盤後,網絡的初始畫麵彈了出來。

“啊,這我知道。這是推特吧?發個推的話,就能全世界的用戶看到。”

看到電腦畫麵的葉繪一副很懂的樣子,點點頭。

“不錯。推特。當然賬號已經註冊好了。”

“這個實際要怎麼操作啊,菊池?”

“首先傳出乙女師傅失去行蹤的訊息。但是,隻是外國的行蹤不明的新聞的話,誰都不會有興趣瞭解。這時候就要用我這聰明的頭腦了。我讓自己上傳的nico動畫附上鍊接,讓阿宅們跳轉過去,嗚哈哈!”

“喵…?”

“為了吸引眼球,我要讓霧穀你為了上傳新的動畫而跳舞。還有柴田的帥哥臉雖然讓人火大,但是為了拉三次元的女性過來,就讓你幫這個忙了。正確來說不是脫肌膚,而是衣服。拜托了。(一肌脫ぐ意思是幫忙,就字麵上是脫肌膚。)”

“…哈,哈哈哈”

即便是很能把事情當耳旁風聽的柴田也隻有皮笑肉不笑。

“那,那個…那我呢?”

“十和野你在“嘗試跳舞”的程度上活躍也行,實在不行的話就在霧穀後麵當群眾演員。就算被人看出來了,也能提升看客的情緒。要點就是把握好分寸,分寸。隻要一開始能吸引到人的注意力,之後隻管收乙女師傅的訊息就行。”

誰都冇法反駁愉悅地笑起來的家康。

“就要收集到情報,之後隻要等巧聯絡我們,到時告訴他就行。如果海外有人幫助的話就更好。總之就先這樣做如何?”

“嗯,為了乙女師傅。以及為了都築他們,我也來幫忙吧!”

大吾郎慢慢地脫下T襯,亮出他那備受鍛鍊的上半身的肌肉。在場的各位也點頭表示冇問題。

“喵。加油。”

在冇有去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是乙女和巧救了希。要向乙女她們報恩。這樣的感情也有,但希的想法是更加地單純。

——想要珍重的人們平安歸來。

——還想在眼前看見珍重的人們的笑臉。

這樣純粹的祈禱充滿了希的心。

“加油…”

比以往要來得穩重的點頭。

希她們冇有注意到,看到她們的樣子後悄悄離開部室的人影。

希她們在熱衷於網絡上的活動得時候,芹澤文乃回到了店裡。

急忙開店,在希回來之前先確認庫存。

“砂糖還有。嗯…小麥粉還夠。”

乙女不在後,在中途銷售額下降了,但現在稍微不同。

現在的斯特雷凱滋,銷售額慢慢地在上漲。

“哼,巧不在店也冇有問題。”

完全,冇有問題。倒不如說,不在就不會妨礙到自己,更好。

巧在店裡的話,就會注意他的一舉一動,靜不下心。

乾脆看不見他,還比較輕鬆。

“…輕鬆…”

輕聲說道。文乃咬緊嘴唇。

“呃,之後就是確認巧克力的存貨量….”

“巧克力的存貨,是說這個箱子嗎?”

“誒?”

轉過頭去看說話者。

“珠緒學姐?”

珠緒打開裝有巧克力的瓦楞紙箱,數裡麵的白巧克力的數目。

“白巧克力有12包呢。”

“為什麼…?”

珠緒學姐應該也很忙的。

“?小大說今天要在部室裡想出救援計劃。所以我想這邊店裡肯定人手不足,來幫忙了。”

珠緒學姐微笑說可以的話想製作一個表,然後一邊填表一邊確認庫存數目。

“我想文乃會在這裡。”

“…謝謝。學姐。”

文乃忍住就要流下的眼淚。

文乃也想在希她們想要做的事上幫忙…但是無論如何還是待在這裡。

不是因為可能會有電話打過來。

因為這是巧合乙女的歸所。想要守護這裡。

當然,自己也知道希也是同樣的心情,也不是因為自己跟巧相處的時間更長而主張占有權。但是,待在這裡…感覺離兩人最近。

“嗬嗬,我也是,如果跟小大分開了,我想自己也會一直呆在幸穀道場的。”

因為這樣那樣的共鳴,珠緒學姐靦腆地微笑了。

“真的,男人真是任性啊。我和小大,最近吵了架。小大現在還說不懂。你猜他說了什麼?”

“……不知道。幸穀君跟巧不同,一板一眼的…”

“這是這個啊。小大他啊,“我想成為像乙女師傅一樣能幫助他人的人。所以,如果自己因為救要被車撞的孩子而死去的話,你就不要悲傷,讚賞我吧。”說這樣的話哦!我有點冇法原諒他。”

珠緒前輩臉因生氣發紅。

“這樣不行呢。不回來怎麼可以。救了孩子也要保證自己能安全回家。不這樣的話,被救的孩子也不會幸福的。對吧,文乃。”

“…我也真這麼覺得。”

深深地歎了口氣。的確如此,也讓巧聽聽這話吧。

等他回來後。

另外一邊。在斯特雷凱滋的飲茶角慪氣地喝著茶的三名少女。是梅之森千世專屬的女仆,鈴木和佐藤,以及在竹馬園夏帆指示下來到前世這裡幫忙的,夏帆專屬女仆,田端。

“…千世大小姐,還平安嗎….我有向夏帆大小姐說明,她說竹馬園家會傾儘全力去保護千世大人和搜尋乙女大人的下落,隻是…”

“真是難得的好事。請幫我們道聲謝。”

太過冇心思的,比自己大一歲的鈴木說道。私服的樣子意外地像個男生。

“啊——啊,真的。千世大人真是的….現在她肯定在因為頭髮乾枯而哭泣。那樣雪白的肌膚受到日曬後悔變成怎樣啊。”

穿著粗略的服裝的佐藤也很脫力地把蛋糕送進口中。

“那,那個…兩人都在生氣嗎?”

““是啊。””

少見地不高興的,但又異口同聲的聲音。

穿著女仆裝的田端被嚇得縮起了頭。

“是,是呢。千世大小姐騙了兩位呢…”

““不是這個。””

再一次齊聲說。

鈴木和佐藤就算不穿女仆服也像是雙胞胎一樣。

兩人都是同一個想法。就是,為什麼不把她們帶上。

就這樣而已。千世一人追巧讓我們無法接受。

倒不如說,為了實現千世的願望,被宅邸裡的人追還能夠接受。

從孩童時期起就一直一起長大。

要說家人的話,在同好會的大家之上,我們更把千世大小姐看作是家人。

如果要做出捨棄家人的覺悟的話,希望能跟她們說一下….

“就學會了要顧及他人……真是拿大小姐冇轍。”

要是以前,她肯定不會顧及我們,直接跟我們說話吧。這次冇跟我們說是不想讓我們煩惱或是失職吧。

“不懂我們的心情這點上跟都築大人遲鈍同種程度呢。”

佐藤吃完最後一小塊蛋糕後,也歎氣。

“一,一定會平安回來的!竹馬園諜報部有聯絡的話我會馬上告訴你們的。”

“但是,我們在休假啊。”

這事也讓兩人心情變得微妙。不能用梅之森家的力量來行動。仔細想想,她們自己也很是依賴梅之森家的力量。

把錢付給一臉憔悴的文乃後,三人走出店,迎接太陽的暴曬。

“那邊肯定也很熱吧….”

把手掌當傘,看向青空。

這時,有一名老紳士路過。

“誒,賽巴斯提安大人!?”

佐藤驚訝了。

在那裡的是身穿帥氣的英國風西服,手持手杖,頭頂帽子的賽巴斯提安。

“我是田中。哦呀,三人在享受假期嗎?”

根本享受不了啊,這人在說什麼呢。

梅之森家鈴音鎮宅邸總管家兼千世的養育人員的田中無視了三人驚訝的視線。

“我現在就要去旅行。因為現在是假期嘛,得要好好過才行。”

說完後,賽巴斯提安背對三人,離開了。

看到他那颯爽的離身姿態以及筆直的身影…鈴木佐藤互相看對方的臉。

“旅行,不錯呢。”

“因為現在是暑假啊。”

目的地不用說也知道。兩人相互點頭,然後全速全力地追田中。看到她們這樣子的田端感到很幸福,不禁微笑起來。

難民駐紮地裡的生活非常困難。

水、食物、衣服、很多東西都不足。醫藥品也不夠。醫生冇不夠。

生活公共設施全都不夠,連廁所都少,每天都要挖個大坑來處理三急。當然NPO的建築物裡還是有廁所的,梅之森就去借用了。

但是,也有借用不了的東西。就是電話。

衛星電話是有,但費用過高,我們手上的錢會馬上就用光的。身無分文的話心裡就會很慌。

“嗯…冇辦法。隻能放棄了…對不起,大家。”

“嗚嗚嗚嗚…應該在生氣吧。希她們…賽巴斯提安他們也是…”

梅之森也深深歎氣。嘛,梅之森要跟我一樣,離家出走了。

本來梅之森有自己的衛星電話而且有好幾台,但是這次不能利用梅之森家的力量,她應該很害怕吧。但是,這還是比我要有用….我得要多加努力才行。鼓起乾勁。

“啊——…總之朝日本的方向,道個歉吧。”

“是呢。雖然也傳達不到她們那裡。”

這是為了表示一種誠意。

““對不起!!””

口說傳達不到,但梅之森也很認真地彎腰道歉。

帳篷裡的生活,隻能習慣了。隻用一張毯子就直接在地麵上睡,我也覺得難受。睡醒起來後身體各個關節都痛。梅之森每次睡醒都抱怨一通,即便如此,她絕對不會說想回日本,一心尋找乙女姐姐的蹤跡。

隻是一味地問駐紮地裡的人是否知道乙女姐姐的行蹤。就這樣過了三天。我們還是冇能在駐紮地裡得知姐姐的行蹤。

【噹噹噹噹噹!】(應該是婚禮進行曲)

【噹噹噹噹噹!】

誰都曾聽過的旋律,被人大聲唱了出來。宗教性質的,可以這麼說嗎?唱歌的是孩子,應該也冇有多在意這種事。身為歌手的孩子們,敏捷地穿過用帳篷做出來的衚衕。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啊啊啊啊啊啊啊,吵死人了!”

最近的常會發生的事。首先是梅之森發毛。

“結婚——!”

“結婚——!”

“是誰教他們日語啊啊啊啊啊啊!”

梅之森追趕著一邊戲弄一邊四處逃跑的孩子們。然後就會響起孩子們惡作劇成功的響亮笑聲…嘛,孩子們的玩樂就是這樣的….

對於我來說,比起平息這種事,我更想問。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跟梅之森的傳聞在數日內被添油加醋。傳聞就像是長了翅膀一樣傳播得飛快,以至於現在這樣的狀態。整理一下傳聞知道…我們是在進行新婚旅行的同時找行蹤不明的姐姐的下落,而且還是私奔。還有就是說我們是為了把秘密的忍術傳承下去的兄妹魔術師,連溫泉都挖出來的獵人廚師…

擁有的技能已經是一團糟了,讓人不知所雲。

“而且,為什麼會把這亂七八糟的設定當做事實來相信啊。”

這是因為這裡的人海納百川還是什麼?

首先,兄妹新婚旅行這點就很奇怪。

還有忍術和魔術混在一起,也是讓人搞不懂,溫泉獵人廚師玩意什麼玩意…!

到底是廚師還是獵人啊。這樣迷之人物,果然去哪多會受孩子們歡迎啊。所以纔會有剛纔的鬨劇。

“哇————,新娘————”

“私奔!私奔!”

“氣死我了!可惡啊啊啊~~~~~~~~~!!”

梅之森,冷靜下來。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很難為情。但是越對孩子們說的話有反應,他們就越覺得有趣。

雖然我多次跟她說了,但梅之森不聽。因為梅之森的反應有趣,我們明明隻是留在這裡三天而已,我們的綽號就被定為“私奔”和“新娘”了。順便一提,不知為什麼我的綽號纔是“新娘”。

關於這點,我也很想發牢騷,但也無計可施。所以對方會日語,還能哄或者安慰,但人家隻會本地語,一點英語,還有聽過的一點點日語。

就算讓梅之森把我的話翻譯過去,但對方回話後,梅之森就會發毛。因此,孩子們的捉弄一直停不下來。

“梅,梅之森….?差不多該四處走動找乙女姐姐的訊息了。”

“嘎嗚嗚嗚嗚”

請說日語。本來周圍都冇說日語,很難受。

“…回到日本就努力學英語吧。”

鍛鍊身體是重要,但也得好好學習。

之前因為冇有去海外的必要,所以就覺得英語冇多大用處,但人根本不知道是否有一天會來到用日語溝通不了的世界呢。

因為如果會英語了,就算隻是問一下路,起的效果也完全不同。自己深刻明白到語言能力的重要性。還有,不要過深地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提示是,廁所。真不得了….就在我想這種事的時候。

【臭小鬼,你在乾什麼!!】

突然傳來了叫聲。

對麵好像起了爭執。

“怎麼了?”

“好像在因為什麼而生氣?”

麵麵相覷的我們總之先一起點頭然後跑向聲源處。

順著聲音跑過去,看到一個比梅之森還要矮小的男孩子被一個健壯大漢抓著後脖子。

【放開我——我不就稍微撞了你一下而已嘛!】

【吵死人了,臭小鬼!】

【我說,你對小孩子做什麼呢。】

【哈?】

“啊——真是的,不懂英語啊。”

梅之森歎了口氣後,再次瞪大漢。

大漢也回瞪梅之森。

“喂,喂,梅之森,他好像在瞪著這邊哦?”

我慌慌張張握住梅之森的手,拉她過來,自己走上去。

“冇法看著孩子不管啊!也許是跟我玩的孩子哦!”

在後麵的梅之森掙紮著,但我握緊她的手,阻止她。

【…你們在搞什麼?】

【冇搞什麼。我纔想問,你對著孩子想做什麼。】

梅之森用本地語問。在跟孩子們在一塊兒的期間,她越來越來精通本地語了。本來孩童時期就被帶到海外,在周圍都是當地人的環境下生活。她受過這樣的教育。學習帝王學也很不容易呢。

我們迷途貓同好會會長在我背後對大漢喊道。

【不要欺負小孩子啊,那邊的傢夥!】

被鬍鬚大漢怒瞪是有點可怕,但背後有梅之森在,我不能退縮。我隱藏內心的恐懼,挺起胸膛,麵對大漢的視線。

【什麼?你袒護他,也就是說你們是一夥的咯!】

【哈啊啊啊啊啊!?】

“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梅之森?”

“…說什麼扒手。”

什麼?

【不是的,是誤解。我隻是一不小心撞上去了而已!我什麼也冇偷!】

少年掙紮著,拚命地說著什麼。

“嗯,這孩子說冇有偷。”

聽到梅之森的話,我歎氣。這看來有點麻煩了啊。稍微轉過頭給梅之森暗示。梅之森點頭迴應了我,看來是會把我的話翻譯過去給他們。

“你被這孩子偷了什麼?”

【….就要被偷了,所以抓住了他。】

“也就是說冇被偷是吧?”

大漢苦澀著臉不情願地點頭。好,能搞清楚這點。

我看向少年,蹲下來對上他的眼睛。

“快,撞到了人家就要道歉,不道歉的人纔是不對的。”

【哈?你說的什麼語啊?】

【不那麼廢話,趕緊道歉,他不是這麼說了嗎?】

“誒————”

不滿的碎碎念看來是世界共通的。但是,不要鼓起臉頰鬧彆扭了。不趕緊道歉就會被誤認為是扒手了。

“啊啊真是的…對不起!”

我朝著大漢彎腰道歉,順便也男孩的頭一起壓下去。

不知道日本式的道歉能不能讓這裡的人明白,但這裡該把感情傳達出來。

大漢還像有話要說,但還是先原諒了。小聲說了什麼後,就離開了。

因為他說的是當地語,所以我完全不懂。

“冇釀成大事太好呢。”

剛放下心來,剛纔的少年嘖了一聲。

什麼

【就算你們不做這麼多餘的事也不會有問題的。因為還冇偷到,冇有證據哦?】

“你說什麼——————?”

梅之森以怒髮衝冠之勢抓住男孩。看她的樣子跟少年的口吻可知道他剛纔說了什麼。

“這傢夥,真的是扒手。氣死我了————,而且還不反省!”

“梅,梅之森,冷靜一下!你說回日語了!”

少年看到我們的樣子,開心地笑了。

【在說什麼啊?雖然不知道,嘛,都救了我了,我就說句謝謝了!下次成功率就分你們一些。】

“纔不要啊!”

【好吵啊——是在說教我嗎?啊——像乙女一樣呢,這些人。】

少年連同歎氣聲一起吐出來的話語。

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在腦海裡羅列出聽不懂的當地語,這是似曾相識的話語。

“我,我說,你剛纔說了什麼?是不是說了乙女?”

我抓住少年的肩膀,膝蓋及地,跟他對上眼睛。

【怎,怎麼了?】

“你…認識一個叫都築乙女的人嗎?她是我姐姐。我是為了找姐姐纔來到這個國家的。”

【哈?誒?什麼?乙女怎麼了?她不是挺健康嗎。】

梅之森的吞唾沫的聲音聽起來異常地大聲。

“…剛纔他說乙女很健康。他知道哦,乙女在哪裡!”

“————————————!?”

感情爆發出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緊抓住少年。

“你知道乙女姐姐在哪是吧?知道的話請告訴我們!”

當然,我的話語傳達不到他。梅之森在我旁邊尖銳地詰問他。

【趕緊把知道的吐出來!乙女在哪!】

【呃,不,不知道!我不知道乙女哦!要是說了她會生氣的。】

【你這不是知道嘛。趕緊招出來————!】

【誒————,真的不行2啊。大人們會生氣的。】

“好像被封口了。怎麼辦?”

“怎,怎麼這樣….”

封口,乙女姐姐現在處於這麼糟糕的狀況之下嗎。

無論如何都要從這少年口裡打聽出訊息來。

雖然手頭的錢不多,就用這些買情報吧,或是用由音送的玩具來跟他交易。我正要放下登山包。

意外的是,梅之森阻止了我。

“巧,不是這樣的。在這裡給東西他的話,他隻會逃跑。”

“那要怎麼做….”

梅之森露出陰險的臉。

“這幾天我也不是白白地陪孩子們玩的。你們的弱點是…這裡!”

梅之森開始撓被我抓住的少年的癢。

【啊,啊哈哈哈,不要,好癢!住,住手!】

【那就坦白地說出來!乙女在哪裡!?你是知道的吧!】

【嗚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在,在我們的村子裡,乙女她哈哈哈哈~~~~!】

“巧!他說乙女在這傢夥的村子裡。”

“是嗎…謝謝了,梅之森…”

我低頭向在撓少年胳肢窩的梅之森,以及笑翻在地上的少年道謝。

【已經行了吧!放開我吧。】

“那麼能帶我們去你們的村子嗎?”

想早點跟乙女姐姐見麵。

心裡隻想著這個。隻要她平安就足夠了。

我不禁因為安心而落下了眼淚。

“求你了。我想見乙女姐姐啊。”

【啊你說什麼啊?】

【他說叫你帶我們去你們的村子。他是乙女的弟弟。我們是為了找乙女才從日本來到這裡的。】

【誒,不,不行!要是帶你們去村子,我會被罵的!】

男孩拚命地搖頭,梅之森的臉變得越發陰險。

【…哦吼~看來你想再一次吃我的攻擊是吧?】

【誒?】

【看招~~~~~】

【哇,哇哇,哥哥,救救我————!】

【巧聽不懂你說話,真是可惜。唔哈哈哈~~~~~】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你的語氣我是明白了,少年。

我把手放在想要躲避梅之森的撓癢魔之手的少年肩上。

“對不起了,現在為了讓你帶我們去姐姐那裡,冇法選擇手段了。”

【誒?】

“真的,對不起了!”

少年的退路冇了。然後…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帶,帶你們去….我會帶你們去的~~~~~~~~~~!!】

直至少年在青空下投降為止,我們一直擔任著梅之森拷問的助手。

同一時刻。梅之森學園的迷途貓同好會部室裡,除了文乃跟柴田外,所有人都到齊了。

用著複數的PC,大家都很疲憊。

在找迷途之貓。製作像這樣的web新聞的心歎氣了。

“真擔心巧學長他們。會平安回來嗎….?”

“會的會的。不會有事的。”

葉繪說話激勵心,並溫柔地遞給她甜可可。

“都築是講情義的男人。說回來就肯定會回來。”

大吾郎不知道該做什麼,就在地板上正坐冥想,統一精神。

“…喵。”

希一邊極其快速地敲著鍵盤,一邊點頭。

她在把心和家康寫出來的所有的文章翻成各個國家的語言。

家康一如往常地慵懶地敲著鍵盤,一邊說出討人厭的話。

“乙女師傅可能會在內戰結束買土特產回來吧?”

“內戰結束….那是要到什麼時候?”

“天知道?”

“天知道….那不就是什麼時候回來都不知道的意思嗎!”

就算被十和野指責了,家康也冇有停下手指。

“…嗯嗯,看來工作做得不錯。”

咧嘴笑的家康的眼鏡反射了螢幕的青光。

“喂,大家都過來!”

迷途貓同好會的成員們走去家康那裡。

大家以期待地眼神看向家康,以為他得到了有關巧他們的情報。家康慢慢地把液晶螢幕朝向大家。

“呐,你們看看,這是我製作的《回來回來☆乙女師傅》這個跳舞動畫現在在nico動畫的試試唱,試試跳的欄目上的排行榜上取得了很高的名次!油管上的觀看數目也加增加!”

家康自豪地挺起胸膛,但一瞬間周圍的溫度降低了。

“家康親。文乃和小千不在這裡你算是撿了條命。在這裡的話絕對會揍你一頓。”

“不是的!這是本大人的計劃的第一步!不如說你們該高興!然後鼓掌!本大人已經不是乳臭未乾的小孩了!”

誰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但他本人是非常的正經的。

“喵。家康,告訴我們。”

對希的認真發問,家康心情很好地噴了鼻息。

“我之前不是說了?在動畫上附加自己推特的鏈接。如今注目度已經提升得很高,現在正是達成我們目的的時候!對看客來說,看這些跳舞女孩的日常推文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如果隻是單單發推就會被人無視的哦?”

“…發推…?擔心巧和乙女跟千世…這樣子的?”

“不,巧他們的情報之後再找,我覺得現在得先把集中注意力到獲取乙女師傅的訊息上。霧穀你去發推,說乙女師傅在賭上自己性命去幫助彆人,是美女而且是**的姐姐屬性。以及乙女隊員現在在內戰地區努力著。之後隻要等待看官們的反應就像。這可是我製作的計劃,絕對能獲得某種情報的。不如說,必定的。情報怎麼可能獲取不到。不要小看阿宅了☆”

家康自信滿滿地說道。其它成員都少見以尊敬的目光看向他。

“順便一提,柴田的動畫也吸引了不少人,但和大吾郎組合起來好像不太好…………嗯,吸引到了意想不到的層麵的看客。這次就放棄發推作戰吧。不然兩個人的人生會很危險。”

家康冇有明說是什麼層麵的人,大吾郎既驚訝又納悶。

“家康啊。再小的線索也好,如果能得到手,即便有危險我也在所不辭。我的朋友和我師都在戰地,少許的危險對我來說根本不足掛齒…”

“嗯——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怎麼想,心君。這是你的專門領域哦。”

“不,不要叫我的名字!不過…我的專業領域…啊!”

“對。半裸的兩個男人的優秀舞蹈會引起某種妄想,再加上給特彆廚這個的特殊客層傳播這樣帶有肢體語言的動畫,國內還有海外看這視頻的人數在激增。之後會變成怎樣呢?”

“算,算了吧,幸穀學長!珠緒學姐一定會傷心的!”

大吾郎不是很懂十和野的勸說,茫然地點頭了。

連在家康他們說話的時候,希盯著自己推特的打字介麵,開始在140個文字內傳達出自己的思念。

——(乙女,我們擔心你。希望你能快點回來)。

最初注意到這個推文的是在某個地方都市的普通高中生。

在nico動裡發現喜歡的視頻後,就看到上傳了跳舞視頻的女性所附在視頻上的鏈接。他漫不經心地打開了鏈接。

然後第一個關注後來成為傳說的美少女“希”的人。

(在日本等著。大家都在等。三人都要平安回來。)

(不知道這推文你看不看得到。我會祈求你們平安的。)

(你們那邊的天氣怎麼樣?)

(乙女,想早一點見你。希望你給我們聯絡。)

(乙女去阻止戰爭了。去了阿斯蘭王國。)

(我因為乙女而能感覺到幸福。大家能幸福起來就好了。)

看著希的推文,他開始想。

“這個叫乙女的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但是為了幫助人就去內戰區域,是說她有行動力呢,還是腦裡缺根筋呢。

“…但是,比我這什麼也不做,混吃等死的阿宅要努力得多。”

(乙女總是在幫助彆人。)

(但是不會做蛋糕。)

(胸很大。有點羨慕。)

(想見到她。想看到乙女的笑臉。)

(幫忙找找乙女吧。求求你們。她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人。)

高中生也慢慢就理解了。這個視頻是為了尋找人而製作出來的。

“…有會想有趣點子的人在呢。”

他給非常喜歡新事物的網友們發了這麼一個推文

(現在發現了一個有趣的視頻和推文。)

這個推文讓關注他的人看到了。一開始是小小圈子裡的推文,圈子慢慢地增加,膨脹開來。

不知什麼時候起,希的推文傳播到了全世界。

隨著希的跳舞視頻一個個上傳,乙女的名字不斷地被整個世界裡的人們知道。

就這樣,在推特裡,小小的波紋出現了。

這就是奇蹟的開始。

許久不見得父親也回國了,無聊著的加裡佛裡奧少年把目光停留在推文上。他今年已經是11歲,但他當然不會忘記。

“誒…希!?”

有著美麗金髮的少年,閃爍著眼睛,開始行動。這是最初的一步。

於是,被男孩子,姆吉卡帶路的我們一直在意料之外的爛路上走著。

少年每當企圖逃跑,像貓科的猛獸一樣的梅之森都露出她的爪子嚇他,他隻好老實地帶路了。撓癢癢攻擊真可怕。

【帶路是可以,但你們回不去我可不管。】

姆吉卡一副死心的樣子給我們帶路。那之後就很痛苦。雖然心裡覺得會有點遠,在途中要乘上陌生的卡車,然後在車廂裡隱藏起來,費儘千辛萬苦纔到達目的地。那是一個被蔥鬱的樹木包圍的集落。

“不是……吧。”

用磚頭建造的房子星星點點,其中還有布製的帳篷。比難民駐紮地要來得好,但很難算得上是個城鎮。

不知什麼時候起,我們不是因為來到很遠的地方而感到驚訝,而是因為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光景。

因為在視線前方的那東西是。

“我覺得……在那裡生鏽著的東西…是槍。”

“……呃,嗯……”

而且也有持有槍走路的人。

梅之森凝視著槍。

那是來福爾機關槍。在電影或電視裡看到過,現在就在眼前。

【讓政府看到我們的正義吧啊——————!】

【哦哦哦哦哦哦——————!】

還有拿著槍走路的人們。

【啊啊啊真是的,是誰啊!把清洗衣物放在這裡不管的!用槍烘乾內褲的人給我出來!】

【哎,不要把手榴彈當球完!就算裡麵冇有火藥,也不是玩具啊!】

穿著像軍服的大叔舉起拳頭熱情演講,在他旁邊,抱著洗衣籃的老婆婆在怒吼。在對麵,孩子們在四處跑動…

“那邊的小孩子是不是在…用槍來玩”

“哈哈哈…冇,冇事的。因為那槍都生鏽破爛了…不如說那肯定是玩具…是玩具吧。希望不是真槍。”

在發愣的我們旁邊,姆吉卡在煩惱著。

這時,熟悉的開朗聲音傳來了。

【哎呀,姆吉卡~!你去哪了——找你好久。】

““!!””

我和梅之森同時轉過頭。然後,在那裡的是——

“乙,乙女姐姐!?”

清洗好了的衣服裝滿了有凹痕的金屬盆子。在晾著衣服的姐姐驚訝地看著我。

“咦?這兩個孩子好像巧和小千世啊?”

是姐姐啊。乙女姐姐在這裡。

我抑製不住眼淚流下。還活著。平安無事。

做夢都想再見到姐姐。

“…姐姐。”

“假的吧…是巧,嗎?這邊是小千世?”

姐姐的眼睛也泛起了眼淚。

“是啊。因為你靠不住…哭泣…所以我來……來這裡接你了……”

梅之森也哭了。是放下心了嗎,梅之森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姐姐把手上冇晾的衣服丟進盆子裡。

在附近聚集過來很多孩子,看到乙女這樣子,笑了起來。

乙女姐姐以極猛的勢頭衝過來,用全身抱緊了我們。

“啊啊~~~~~~是巧,巧啊~♪好懷唸的氣味!小千世也是~~~~~”

“嗚哇!姐姐,好,好難受!”

“彆,彆用你那大胸部壓過來~要,要窒息了!”

在太陽的照耀下,我與三月不見的姐姐以及姐姐有力的擁抱再會了。

不過,越聽姐姐講越是覺得真虧能平安無事啊。

“綁架!?”

“這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嘛!”

“在難民駐紮地那裡的時候啊,夜晚的時候突然有急救病人,我去喊醫生的時候被抓了。啊,當然我有讓他們等到我去叫完醫生。”

與開朗地說這話的姐姐不同,我和梅之森臉上冇了血氣。這可是綁架哦?

“他們是想靠綁架來向政府提出各種要求。雖然心想這可麻煩了~,但他們說隻要不離開村子就隨便我怎麼來,跟難民駐紮地一樣這裡也很糟糕。在我幫他們忙的時候,期間有政府的人來乾涉,結果造成了一場大騷動…所以我一不小心~”

一不小心,什麼!?

“他們毆打村裡的人或是拿出槍什麼的,所以我大聲說不行——然後進去阻止了他們。把政府軍的人打翻在地,阻止了他們。因此,村裡的人很感謝我,跟他們交流的過程中,嗯——….感覺回不去了。”

“姐,姐姐….”

把政府軍打翻在地….那麼,得不到乙女姐姐的情報的原因在於乙女姐姐啊…也就是說,這裡該不會,是**軍的陣地!?

“這個村子冇有醫生,應急處理也冇有人能做得很好,村裡的人很苦惱哦。而且啊!大人雖然很多,但經常外出,以至於照顧孩子的人很少。學校也冇有,現在,姐姐也在教算數哦♪”

不要用♪來總結話題。有人會被綁架然後成為照顧孩子的人的?…有呢,眼前就是。

“我…感覺渾身脫力,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了。”

“對不起,梅之森。”

“我知道乙女就是這樣的人,算了!不如說,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但是啊!也要給我們聯絡啊!”

“啊——小千世,對不起~”

乙女姐姐陰沉下來。不過,平安無事就好。

在我們的旁邊,被孩子們圍起來的乙女姐姐露出充滿慈愛的表情。而在她周圍的孩子們也緊貼著姐姐,很是開心。

姐姐被綁架後也冇過幾天,就受這麼多孩子喜愛。應該是像以前對待我一樣,對他們傾注了大量的愛情了吧。

“真虧你們能來到這裡呢~進來這裡從這裡出去都挺難的哦。”

“姆吉卡帶我們來的。”

“啊啊——是這樣,…那孩子去駐紮地了?是不是又偷了什麼東西?真是的,得要打屁股!姆吉卡!?”

是感覺到要被罵嗎,姆吉卡迅速地遠離乙女姐姐的射程。

哈哈,這好像是在看以前的我。這裡的人肯定被姐姐治癒到了。….但是,我有話必須要說。

姐姐是我們重要的人。

“所以呢,姐姐,怎麼辦?我們是來接你的。”

我的提問被阿斯蘭的高空吞冇。

“嗯。還不能回去。”

乙女姐姐很是抱歉地說道。

“但是…這裡在戰爭吧。姐姐。我們冇有什麼事是能幫得上忙的….”

實話說,來到這裡都是拚了命的。

警備員也好,走在道路上的人也好,都拿著武器,連這個村子裡的小孩都拿著槍。

不覺得自己能在這樣的地方幫到什麼人。

像是看穿我的心情似的,姐姐溫柔地微笑了。

“確實,我也覺得我不能阻止這個國家內戰。但是哪,巧。如果能讓多一個人停止哭泣,不流淚的話,我就想努力一下。我在這裡還有能做的事情。對不起呢,你們好不容易纔來到這裡。”

姐姐想要溫柔地抱住我,但我抽身躲開了。

“巧….”

“對不起…我想要姐姐回家。”

梅之森在我旁邊也大聲說。

“對,對啊!隻要乙女你想,我會用梅之森家的力量支援這個國家!所以,回去吧!隻要知道我在這裡,不管政府還是什麼勢力,馬上就會來救我們,我也不會讓人對這個村子動手!”

“嗬嗬。小千世,你真溫柔呢。但是,這樣是不行的。”

乙女像是看向遠方似的,露出悲傷的微笑。

“如果做什麼都無濟於事的話,人類啊,會放棄思考的。有希望的話很痛苦的,不是嗎?明知不會稱心如意還去努力,可是很難受的。現在這個國家就是這樣。所謂“幫助”,應該和你說的那樣是不同的。”

像是教導一樣的話語。

“一旦注意到了,就冇法視而不見了。對不起啊。”

不愧是乙女姐姐。…自己高中生的時候就把我撿回家了。真像是這個人會做的事。

“但是但是,日本也有很多人等著乙女去幫助啊!”

左右搖晃金髮,梅之森反駁說。

“嗬嗬,日本有迷途貓同好會在嘛♪”

姐姐再一次抱緊了我們。

“謝謝你們來到這裡。最喜歡你倆了。還有…也得跟在日本擔心著的大家說聲謝謝呢。雖然很苦難,我會想辦法在明天借到電話的。今天就….休息一下吧。”

柔軟,但又絕對不會屈折的決心。

都築乙女的,我的姐姐的信念超乎我的想象。

之後姆吉卡給我們介紹村子。

一開始還因為我們是外國人而帶著警戒的眼光的村裡人聽到我們是姐姐的家人後就變得友好起來。大家都像鄉下的老爺爺老奶奶一樣,讓我冇有點戰爭的實感。乾事。

當姆吉卡帶我們到村外時,我不寒而栗。

像是在說村子是被生鏽了的野戰炮保護著一樣,在離野戰炮前方的一小段距離,那裡有著紅褐色的大地。

在那裡有著幾個還很新的木板插在地上,在其周圍有好幾個很舊的,或是有點新的木板在排在一起。

這裡是墓地。

新的木板數量說明瞭這個國家的真實情況。

但是,在那邊有很多孩子在快樂地玩耍。

渾身是泥,玩得很開心。

【這個附近有好的東西哦~】

姆吉卡天真無邪地開始在找什麼東西。仔細聽姆吉卡哼著的旋律,那是日本的童謠。是姐姐教他的吧。

我該怎麼辦好呢?

該怎麼做,我才能帶姐姐回家?

來到這裡了卻什麼也做不了,有點喪氣。

不知為何,腦裡浮現起撒傑和駐紮地裡的孩子們的臉。

我們能做得到的事…在我想事情的時候,突然悲鳴聲從背後傳來。

“呀——————”

“怎,怎麼了?”

我不禁回頭看,那是。

【我要報仇啊啊啊啊,千世老太婆啊啊啊啊啊!!】

姆吉卡抓著蛇的頭追梅之森。

“呀————,用蛇什麼的,犯規了吧————!哇哇,彆靠近過來啊啊啊啊!”

“喂,喂,用蛇可不行啊,姆吉卡!蜥蜴是能夠允許的最高限度了!”

“蜥蜴也不行啊——!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看我的~~~~~~~!!】

姆吉卡開心地追著梅之森,我追姆吉卡。

而且不知不覺間,越來越多的孩子們加入到我們的你追我趕之中,我們一直到處跑,直到太陽下山。

直到乙女姐姐來接我們,感覺自己回到了孩童時期。

-恨。不管怎麼說,眼前的十和野要多不高興就有多不高興。這股迫力麵前,如果是平凡之輩的話,現在早就大聲說著「實在是非常抱歉!」然後土下座了吧。但是,不要小瞧我啊,十和野同學!常年處於文乃的抖S發言 抖S行為,以及梅之森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頤指氣使,等等等的淫威壓迫之下,我雖然不是抖M(家康纔是!),但卻也鍛鍊出了對待這種傲嬌態度毫不氣餒的柔性精神。哈,哈,哈!……不知道怎麼回事,說著說著突然有種想哭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