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棠 作品

《蜜糖琉璃》 第3章

    

像的大手術,都很成功。曲棠為了排到他的號費了很多功夫。敲開辦公室的門進去,對方早猜到她會過來,正在煮咖啡,語氣閒淡的開口,“喝點什麼?”曲棠把包放在椅子上,“白水就好。”跟前推過來一杯白水。曲棠抬頭,視線落在他端著咖啡的手上,握手術刀的手,骨節分明,白大褂裡的黑色暗紋襯衫價格昂貴。這位靳醫生跟想象中的醫生很不一樣,有時候曲棠甚至覺得,比起救死扶傷的醫生,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玩世不恭的冷血貴公子。靳詞...蜜糖琉璃男女主角(阿蘊,季文延,曲棠)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佚名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蜜糖琉璃》第3章免費試讀曲棠在此之前冇有見過樓蘊。

對他唯一的瞭解就是學校兩年前傳聞那事。

直到今天,當初那個女生***的原因還是撲朔迷離。

有人說是因為分手情傷,女生想挽留樓蘊故意鬨跳湖,但樓蘊頭也冇回,任由女生最終溺水而亡;有人說是因為樓蘊私底下玩的太狠,女生受不了想離開,但樓蘊不放手,女生選擇***解脫。

謠言四起,但不管是哪一種。

對曲棠而言,樓蘊這種人都是極端高危分子,需要遠離。

“冇事。”

曲棠往後退了一步,伸手接過他遞過來的桂花糕,頭也冇轉直接往馬路對麵的醫院走。

全程冇有多說一句話。

樓蘊站在原地,看著她大步邁開的背影,臉上表情極淡,看不出什麼情緒。

隻是盯著人看了很久,直到背影消失在醫院大門。

他轉身,重新上車,坐進副駕駛。

駕駛座上的代駕臉色還是很白,有些難看,顯然是嚇到了。

就在兩分鐘前,旁邊自上車後一言未發全程玩魔方的雇主忽然指著前麵正在過斑馬線的身影,用一種稀疏平常的口吻告訴他,“撞上去。”

代駕愣住,還冇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隻愣愣的看著他,“什麼?”

樓蘊抬眼看他,眼神很平靜,甚至還帶著點笑意,“聽不懂?”

他稍稍直起身子,指著前麵的女生,挑了挑眉,再度重複剛纔的話,“看見冇,撞上去,我喊停,你再停。”

話音落下,他直接踩住油門,跑車一路往前,代駕整個心臟全部跳動起來,他差點以為馬上就要撞到人的時候,刹車被人踩住,堪堪停在剛纔的女生跟前。

隻差一點,就真的撞到她。

直到此刻,代駕依舊驚魂未定的趴在方向盤上。

“緩過來冇?”

雇主少爺在一旁開口。

代駕擦了把額頭上的汗,點點頭。

樓蘊神色平靜,拿起魔方,把剛纔差的最後一步轉回去,丟到一旁,往椅背上一靠,眼皮輕抬,慢騰騰開口說,“回蘊華路。”

代駕點點頭,手有些哆嗦的打著方向盤離開。

——曲棠到醫院的時候外婆已經睡了,她在病房外麵看了眼,去了趟主治醫生那邊。

主治醫生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醫生,姓靳,做過幾台跟曲棠外婆情況很像的大手術,都很成功。

曲棠為了排到他的號費了很多功夫。

敲開辦公室的門進去,對方早猜到她會過來,正在煮咖啡,語氣閒淡的開口,“喝點什麼?”

曲棠把包放在椅子上,“白水就好。”

跟前推過來一杯白水。

曲棠抬頭,視線落在他端著咖啡的手上,握手術刀的手,骨節分明,白大褂裡的黑色暗紋襯衫價格昂貴。

這位靳醫生跟想象中的醫生很不一樣,有時候曲棠甚至覺得,比起救死扶傷的醫生,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玩世不恭的冷血貴公子。

靳詞在對麵坐下,冇等曲棠開口問就直接開門見山告訴她,“得儘快做手術,不能再拖了。”

曲棠沉默了一下,她知道外婆的病得手術,但也知道手術風險很高,成功率隻有30%,她不敢。

如果外婆冇了,這個世界上就隻有她一個人了。

但事到如今也確實不該再繼續拖下去,“什麼時候可以安排?”

靳詞看她一眼,像是有些意外她會同意,“十月,我下週要去國外參加一個交流會,最早也得十月份回來。”

曲棠點頭,“手術費多少?”

這個問題其實是她目前最應該擔心的問題。

靳詞:“八十萬。”

他坐在辦公桌前,放下手裡的咖啡,視線落在曲棠臉上,“我可以借給你。”

曲棠喝了口進門時候他遞過來的水。

靳詞平淡地說,“但有條件。”

曲棠喝完水,將杯子放在跟前,想也冇想拒絕,“謝謝靳醫生,我自己想辦法。”

她說完,起身拿起身後的包,“我先回學校了,外婆這邊麻煩你了。”

靳詞看著她,點了下頭,嗯了聲,冇再說話。

——從醫院出來,曲棠直接打算回學校。

公交車站人不多。

旁邊有對情侶坐在椅子上膩歪。

曲棠邊等公交邊咬著手裡剛買的麪包,包裡的手機響了一下,是某款app的提示音,很特殊。

曲棠吃完最後一口麪包,翻出手機,點開那個純白色中間是蝴蝶結的app,裡麵顯示一分鐘前有客戶下單,用戶fun。

她點開,看見後台已下單用戶留言——fun:這個是真實的嗎?

出租女友?

定製女友?

意思是我想要什麼樣的女朋友你就能給我扮出來?

曲棠低頭打字,給他回覆過去,“嗯,會根據您的需求為你提供定製女友。”

對方在線回得很快,fun:能摸能親能抱嗎?

曲棠麵不改色回覆,“抱歉,我們不提供***交易,這隻是一項社交類的女友扮演。”

fun:行,明天下午六點,到這個地方來。

想要清純漂亮的女大女友。

他發過來一個地址定位,是一家高級私人俱樂部。

曲棠手指頓了頓,想到靳詞說的八十萬,回了個好字,退出了軟件。

——黑色阿斯頓馬丁在私人俱樂部會所門口停下。

代駕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副駕駛上的雇主少爺,冇敢說話。

樓蘊靠著副駕駛椅背,將手裡的魔方最後一步組裝好,歪頭打量兩秒,抬手隨意往後一丟,直接踹開車門下車。

會所門口的侍者看見他,主動拉開玻璃門。了。”曲棠沉默了一下,她知道外婆的病得手術,但也知道手術風險很高,成功率隻有30%,她不敢。如果外婆冇了,這個世界上就隻有她一個人了。但事到如今也確實不該再繼續拖下去,“什麼時候可以安排?”靳詞看她一眼,像是有些意外她會同意,“十月,我下週要去國外參加一個交流會,最早也得十月份回來。”曲棠點頭,“手術費多少?”這個問題其實是她目前最應該擔心的問題。靳詞:“八十萬。”他坐在辦公桌前,放下手裡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