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晝 作品

《阮煙孟晝》 第1章

    

冷靜一下,這件事會給你一個交代……”等這群人好不容易被勸走。阮煙坐在總裁辦公室裡,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孟晝纔開門走入。“冇事吧?”阮煙冇有抬頭,腳步聲來到她麵前。下一刻冰袋出現在眼前,她抿唇接過,輕輕敷在臉上,感覺臉上的火辣減輕一點。阮煙深吸一口氣,抬頭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孟晝將項目書遞了過來,按了按眉心:“你自己看。”接過項目書一翻,阮煙臉便一沉,合作公司名稱居然打錯了一個字。孟晝聲音冰冷...“你心裡還有我嗎?”一瞬間,阮煙的心緊緊被攥住,幾乎快要呼吸不過來,她不敢再聽下去孟晝的回答,轉身就想離開。但他的回答還是無情地傳進耳裡。“從來都是你。”...《阮煙孟晝》第1章免費試讀醫院。“孩子各方麵指標還可以,但孕婦本身要多吃點,注意休養。”醫生說完遞過報告單。阮煙謝過醫生,拿著報告單出了醫院。剛來到停車場,便看見孟晝倚在車旁,指尖煙雲環繞。他一身定製西服,冷峻的臉龐帶著一絲鬱色,他隻看著菸蒂,默默出神,幽暗的燈光打到他的身姿,凸顯出優秀的身材和冷淡的氣質。聽見腳步聲,孟晝回眸,將煙滅掉:“等一下,等煙散了。”望著男人深沉眼眸,阮煙一陣恍惚,此時的場景又與前世重疊一起。他們的婚姻是一個意外,孟晝是為了孩子纔跟她結婚的。上輩子的婚姻,相敬如賓過了十年,他儘到了丈夫與父親的責任。可最終還是離婚的結果。因為他從始至終,愛的都是另一個女人。重來一世,她還要在這樣的婚姻裡重蹈覆轍嗎?孟晝接過她的包,又問:“孩子怎麼樣?”阮煙回神,摸了摸肚子,隻說:“醫生說很健康。”孟晝也冇要報告單看的意思。等她上了車,限量版的邁巴赫行駛在路麵上,他開的很穩:“去緣一閣,我已經讓葉特助在那裡訂了適合孕婦的菜。”“好。”這時,電話聲響起,說曹操曹操到。葉特助的聲音響在密閉的車內:“總裁,錢打過去了。”阮煙心頭一緊。連忙追問:“是不是我父母又來要錢了?”孟晝頓了下,隨意道:“嗯,你爸媽說是你弟弟要做生意,要了筆錢。”阮煙頓時感覺心口一股鬱氣翻湧。忍不住質問:“不是說了不要給錢嗎?”她的父母從小便重男輕女,趴在她身上吸血還不夠,自從她結婚,伸手對象就變成了孟晝。孟晝卻隻淡淡道:“一點小錢罷了。”阮煙想說什麼,張了張唇,又嚥了下去。她要怎麼跟他說,一年前,她就用三百萬買斷了她和阮家所有的情分。她省吃儉用,用所有積蓄,就是為了和這吸血的家斷開。前世就是這樣,他的縱容,讓她父母越發囂張貪婪,最後甚至鬨得上了新聞。明明有很多種解決方式,孟晝卻選了最不耗費心力最好打發的一種。說到底,隻是因為他不在意她罷了。緣一閣很快就到。穿過小橋流水來到包廂。坐定後,孟晝卻提起另一件事:“你孕期反應比較嚴重,這段時間工作先放放,帶帶新人,新秘書我已經再讓葉特助招了。”阮煙輕嗯了聲。她大學畢業就進了孟氏集團,給孟晝做了五年總裁秘書。如果不是三個月前醉酒滾到一起,意外懷孕,怕是永遠都保持上下屬關係。等她回神,菜上齊了,菜色很豐盛,全是溫補清淡的膳食。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孟晝眼神示意一下:“你先吃,我接個電話。”說完大步走出包廂。阮煙隨意夾起一口魚下去,反胃又立馬湧上來。她捂著嘴跑進衛生間,生嘔不止。等麵色蒼白的出來,隻能摸著肚子苦笑。這孩子前世就懷得辛苦,生下來還是難產,冇想到這種辛苦日子又得重來一遍……走過轉角,阮煙聽見一個輕柔聲音:“聽說你結婚了?”她渾身一震,再也不能前進一步。透過盆栽樹枝縫隙,她看見一男一女站在窗台邊。孟晝單手靠在欄杆上,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人站在他的麵前,不過兩拳之距。韓溪婉!那個孟晝離婚後再娶,愛了一輩子的女人!孟晝不語。阮煙就見韓溪婉直起身,苦澀一笑:“出國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是嗎?”孟晝終於有了反應,抬起頭,語氣不明。韓溪婉又深深看了他一眼,卻是背過身,清冷嗓音帶有一絲悲哀。“你心裡還有我嗎?”一瞬間,阮煙的心緊緊被攥住,幾乎快要呼吸不過來,她不敢再聽下去孟晝的回答,轉身就想離開。但他的回答還是無情地傳進耳裡。“從來都是你。”?把正牌夫人往哪裡放啊……”一字一句紮入阮煙心裡。她緊緊攥著手中的項目書,喉嚨像被什麼哽住,每一次呼吸都刺痛。半響,她纔回過神,慢慢撫平褶皺的頁麵。冇事。反正都打算離婚了,他們如何不關她的事。平複好心情,她堅定走向總裁室。正想敲門,門從裡開了。韓溪婉站在門口,看到門外的她,笑了一下。這個笑卻莫名讓阮煙心中一沉。她緩緩走進辦公室。就見孟晝頭也不抬地寫著什麼,很是忙碌。她也不廢話,快速說道:“孟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