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晝 作品

《阮煙孟晝》 第5章

    

負責的!居然能把我們公司名字都打錯,你知道釋出檔案一出,我們鬨了多大笑話嗎?”孟晝上前一步擋住阮煙,安撫道:“文總,你冷靜一下,這件事會給你一個交代……”等這群人好不容易被勸走。阮煙坐在總裁辦公室裡,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孟晝纔開門走入。“冇事吧?”阮煙冇有抬頭,腳步聲來到她麵前。下一刻冰袋出現在眼前,她抿唇接過,輕輕敷在臉上,感覺臉上的火辣減輕一點。阮煙深吸一口氣,抬頭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孟...孟晝心莫名一沉,眼神深邃地看向她。阮煙笑了一下,眼底翻湧著不知名的情愫與釋然。“孟晝,吃完這頓散夥飯,我們就離婚吧。”...《阮煙孟晝》第5章免費試讀所有人都驚呆了。阮煙捂住臉,腦子一片空白,隻覺得臉上傳來火辣辣的刺痛。“你怎麼負責的!居然能把我們公司名字都打錯,你知道釋出檔案一出,我們鬨了多大笑話嗎?”孟晝上前一步擋住阮煙,安撫道:“文總,你冷靜一下,這件事會給你一個交代……”等這群人好不容易被勸走。阮煙坐在總裁辦公室裡,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孟晝纔開門走入。“冇事吧?”阮煙冇有抬頭,腳步聲來到她麵前。下一刻冰袋出現在眼前,她抿唇接過,輕輕敷在臉上,感覺臉上的火辣減輕一點。阮煙深吸一口氣,抬頭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孟晝將項目書遞了過來,按了按眉心:“你自己看。”接過項目書一翻,阮煙臉便一沉,合作公司名稱居然打錯了一個字。孟晝聲音冰冷:“這部分是趙瑰麗負責的,出了這麼大的簍子,這季度績效扣除……”不待他說完,阮煙從報表抬頭,緊急打斷:“誰告訴你的?韓溪婉嗎?”“趙瑰麗不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這部分在交接給韓溪婉之前,我都檢查過,冇有任何錯誤。”孟晝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她是你朋友,你不要偏袒她。”阮煙氣笑了:“到底是誰在偏袒誰,你讓韓溪婉進來跟我對峙。”孟晝沉聲道:“阮煙,適可而止,公是公,私是私。”阮煙攥住手,猛的站起來,緊緊盯著孟晝的眼:“孟晝,你捫心自問,你現在公私分明嗎?韓溪婉就是在甩鍋,你看不出來嗎?”孟晝開始不耐煩了:“韓溪婉是什麼樣的人我清楚,她不會做這種事。”一瞬間,阮煙隻覺心好像都被刺穿。痛意席捲全身,如同火燒一般一步步侵襲,讓她無處可逃。她死死攥住手,指甲陷在肉裡,疼痛讓她清醒。從喉間擠出聲音:“是不是她無論做什麼,你都相信她?”孟晝看著她驟然紅了的眼,莫名覺得煩躁起來。良久,他按了下眉間,壓低了聲音:“這隻是件小事,你冇必要在這吵來吵去。”看著眼前袒護韓溪婉還不自覺的男人,阮煙不由得嗤笑出了聲。笑聲裡更多的是無法被排解的苦澀。小事?她的臉還在痛,替韓溪婉挨的巴掌印還清晰著掛在臉上,他看不到嗎?阮煙隻覺全身都被無力包裹著。她累了,不想再繼續跟他爭論另一個女人。最後深深看了孟晝一眼,阮煙毫不留戀的摔門而去。剛出門,迎麵便撞上韓溪婉。她笑了一下,絲毫冇有影響,還熱情招呼:“阮老師。”但阮煙已經看清了她笑容下的卑劣,冇有理會冷臉離去。晚上。孟晝忙完工作,11點纔回到家。一打開門,入目卻是阮煙端坐在餐桌前,桌上竟擺滿了他喜歡的菜。他一怔:“這是?”“回來了?坐吧。”阮煙麵色平靜。孟晝大步上前,藉著燈光,發現了不同。阮煙畫著精緻的妝容,穿著嶄新的衣服,這種場景他隻記得結婚當晚纔出現過……孟晝有些遲疑的皺眉坐下來:“你這是做什麼?”阮煙舉起筷子,說道:“吃飯吧。”孟晝卻冇有動筷:“我吃過了……”話到一半,就被阮煙直直打斷:“不行,你必須得吃。”孟晝心莫名一沉,眼神深邃地看向她。阮煙笑了一下,眼底翻湧著不知名的情愫與釋然。“孟晝,吃完這頓散夥飯,我們就離婚吧。”惑,他的回覆便如驚雷似的在室內炸開。“這個項目接下來由韓溪婉接手,你跟她對接。”...《阮煙孟晝》第3章免費試讀韓溪婉落落大方,聲音有力。阮煙微微探頭看向葉特助麵前的簡曆,韓溪婉的簡曆冇有任何工作經曆,倒寫了不少才藝技能。跳舞,鋼琴,繪畫……阮煙皺起眉,轉頭低聲詢問葉特助:“這個人既冇有工作經驗,專業也不對口,不應該第一輪就刷下去嗎?”葉特助搖頭:“總裁欽定的。”阮煙一怔,不由露出苦笑。果然。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