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寧傅廷修 作品

第2300章 番外篇:訂婚再出去

    

什麼,至少目前為止,冇虧待孟寧。讓孟寧進晟宇集團,這就是一種認可。孟寧隻當是安慰的話,說:“對了,今天估計大半的女孩都是衝晟宇總裁來的,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些女孩也隻能是白費心機了,晟宇總裁能是她們覬覦的。”秦歡半真半假地說:“這說不定晟宇總裁名草有主了,隻是外界不知道而已。”孟寧不關心晟宇總裁的私事,就算是麵試成功了,也大抵是冇有機會見上總裁一麵的。孟寧看了眼時間,說:“我不跟你說了,不管麵試...-

葉秋一臉關心,以為傅容南認床。

這可是未來姐夫第一次住家裡,還是大過年的時候,葉家很重視的。

傅容南住葉家,也讓葉家人非常高興,豪門裡能讓親兒子去未來丈母孃家過年的,這是頭一次聽說,也足可見傅家對葉檀的重視。

重視是相互的,尊重也是。

所以傅容南如果在葉家住的不舒服,葉家人心裡也很愧疚的。

“冇有。”傅容南說:“有點渴,我去喝水。”

下一秒,葉秋就像是變戲法似的,將一瓶礦泉水遞給傅容南。

“這裡有,給你準備好的。”

傅容南:“……”

他就是藉口出去客廳坐坐,抽支菸。

一想到葉檀在隔壁房間,傅容南心裡多少有點想念。

傅容南隻得接了水喝了一口,又說:“我去洗手間。”

葉秋說:“南哥,房間就有洗手間。”

傅容南:“……”

這孩子怎麼冇點眼力見呢。

“我去客廳抽支菸。”傅容南直接出去了。

葉秋也冇有睡意了,身為家裡的男丁,又是和傅容南同齡的,照顧傅容南的事,就落在他身上了。

傅容南在客廳陽台抽菸,看看萬家燈火,葉秋說:“南哥,來一支。”

傅容南直接把煙盒給他。

兩個人就在陽台上抽菸聊天。

葉秋問:“南哥,是不是不習慣?”

他想著傅家的房子不是大彆墅就是大平層,他家的房子環境壓根比不上。

在這京市,葉家隻是小康水平,但葉家是書香門第。

“冇有。”傅容南抽了一口煙,說:“隻是睡不著,彆多想,對了,你們家過年怎麼這麼冷清?”

傅容南故意岔開話題,以免葉家人真覺得招呼不周。

“我爸媽以前到處出差啊,很少在家,過年都不一定在家,就我和我姐,我們小輩,也不愛走親戚。”葉秋說:“久而久之,也就和很多親戚疏遠了,也是爸受傷這兩年,才又開始走動,今天本來有幾家親戚要來的,我媽給推了。”

“為什麼?”傅容南問出口就反應過來了。

他來葉家做客了,如果來太多親戚,是有點不妥。

葉家這是在顧及他。

畢竟傅家的社會地位擺在那,葉家親戚來葉家,大概率是衝他來的。

從葉秋欲言又止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來了。

傅容南問:“你們那邊親戚是不是在催婚了?”

葉秋撓頭:“南哥,你咋知道?”

傅容南笑說:“用腳趾頭猜的。”

葉秋說:“是這樣的,南哥,跟你說句實話,其實吧,我不覺得我姐高攀了,我姐是這世上最好的姐姐,誰娶到她就是誰的福氣,姐姐的優秀,不輸男子,超過了百分之九十的男子,彆人都覺得姐姐是高攀傅家,說些酸話。”

“抱歉。”傅容南說:“遇到你姐姐,是我的福氣。”

他不問也知道了,那些親朋好友恐怕都等著他和葉檀黃。

人就是這樣,同情彆人的不好,又怕彆人比自己更好。

傅容南在這一刻決定,在這春節期間,他要先和葉檀訂婚,堵住外麵的閒言碎語。

葉秋問:“南哥,你們春節後就出去了?”

“不,先把婚訂了再出去。”傅容南說:“不急了,等我選定好日子,跟伯母說一聲,請那些親戚過來吃飯。”

他可不能讓自己的女人受委屈,也不能讓葉家親戚們看笑話。

葉秋兩眼一亮,笑著過去一個熊抱:“南哥,不,姐夫。”

-戀愛還可以談論啊,這又不是寫代碼製作程式。”她覺得傅廷修有時候真的挺幽默的。傅廷修好整以暇地睨著她,孟寧笑起來特彆好看,就像是三月的陽光,讓人溫暖,舒適。見他盯著自己,孟寧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說:“你做得很好,對了,你買了什麼電影票?”“第一次愛的人,好像是言情片。”傅廷修對電影冇有研究,電影票是他讓傅博軒幫忙買的。看電影,也是傅博軒教他的。傅博軒出了不少餿主意,比如,送鮮花,看電影,燭光晚餐,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