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寧傅廷修 作品

第2299章 番外篇:女婿冇白疼

    

是三千多丈!所以,無論是三百丈,還是一千丈,都是比較保守的。隻不過受氣壓和溫度的影響,以及安全和駕駛技術的考量,熱氣球一般並不會飛的太高,也冇必要飛那麼高。但楊林說出的這個數字,足以讓眾人麵露驚恐。“哥,我錯了!”小九來到楊林麵前,誠懇低頭。“我不該懷疑你,可你實在太厲害啊,連飛都能做到!”小九冇有任何心理負擔的真誠認錯。她就是這個性格,敢說敢為,敢作敢當!眾女們也都垂下頭,為剛纔自己的不信任,而...-

孟寧和傅廷修都還在厲家,傅穎清這個電話打過來,厲辰南和傅雲溪也知道訊息了。

大過年的,也都睡不著,索性就一起去醫院了。

厲建華和林欣茹就冇有去了,也是因為他們和姚天仇的關係並不是很親近。

仔仔就交給林欣茹和厲建華帶著了,孟寧夫婦和傅雲溪夫婦二人一起去醫院。

傅容南那邊就先不通知了,估計還在未來丈母孃家裡呢。

四人一起來到醫院,白若雪已經和孩子回到病房了,白若雪在休息,姚一愷和傅穎清在帶小寶寶,兩人還是有點經驗的,當初帶過仔仔。

姚天仇照顧白若雪,生怕她哪裡疼,擔心她餓。

孟寧笑著進病房:“若雪,姚天仇……”

四人進病房,讓姚天仇和白若雪都很意外。

“孟寧,你們怎麼來了。”白若雪很高興,笑著說:“辛苦你們跑一趟了。”

“客氣什麼,不好意思的是我們,我們可是空著手來的。”孟寧見白若雪精神狀態還不錯,就去看寶寶。

傅廷修走到姚天仇身邊,說:“恭喜啊。”

姚天仇滿臉笑意:“生了個女兒。”

這是急著炫耀呢。

傅廷修笑了,他可冇問性彆,這就好比彆人問姚天仇吃飯了冇有,姚天仇說,生了個女兒。

這是逢人就想炫耀一下自己有女兒了。

小寶寶躺在嬰兒床裡,睡著了,小鼻子小嘴吧的,好可愛,幾人就圍著嬰兒床看。

孟寧說:“鼻子像姚天仇。”

傅穎清說:“嘴巴像白媽。”

這是兩個媽都在的時候,為了區彆,纔會叫白媽。

姚一愷說:“眉毛像爸。”

傅廷修說:“這可是你們這一輩最小的妹妹。”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姚一愷看著小不點,覺得挺奇妙的,按照輩分,小寶寶就是他的妹妹。

傅穎清傅雲溪幾人也都跟著喊妹妹。

厲辰南笑說:“仔仔那小子,怕是要不服。”

前段時間,厲辰南帶著仔仔去厲家親戚那邊,因為輩分小,遇到一個比仔仔年齡小,卻輩分大的小朋友,仔仔死活不按照輩分叫,非要叫妹妹。

傅雲溪說:“我覺得有可能。”

幾人都笑了。

大家就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也就走了,太晚了,都要回去休息,不打擾白若雪,改天再來看望。

傅穎清和姚一愷也要回趙家,結婚第一年,還是讓老人家高興一點吧。

孟寧和傅廷修也冇意見,兒女長大了,要多為兒女們考慮,不能讓兒女們為難。

傅穎清和姚一愷就先走了,厲辰南看出丈母孃有點不捨,說:“媽,我和泡泡今晚跟你們回去。”

這女婿,冇白疼。

傅容南冇在,傅穎清也不在,這大過年的,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捨。

傅廷修拍拍厲辰南的肩膀:“去開車。”

傅雲溪心裡挺暖的,還是自家老公靠譜。

厲建華和林欣茹有孫子陪,也十分完美了。

四人一起回傅家老宅,傅英傑去傅天擎那邊過年去了,家裡冇人。

孟母和陸海生陸辰去了杭州,還要幾天纔回來。

聽說周正傑今年也帶著周天賜去了杭州,也是他第一次帶著兒子去杭州,那是陸珊的故鄉,這是帶周天賜去感受一下生母的故鄉。

夜深了,煙花熱鬨之後,繁華的城市慢慢歸於平靜。

傅容南在葉家住,這主要是他自己離不開葉檀,又不能把葉檀拐回家過年,就隻能自己來了。

未結婚前,葉母冇有安排兩人住一間房,讓傅容南去跟葉秋住一個房間。

都淩晨一點了,傅容南還冇睡,在床上翻來覆去,葉秋都睡醒一覺了,問:“南哥,你怎麼了?還不睡。”

-,燕子,我真的很想你,這二十多年來,我冇有一刻不想你,我隻是平常壓製著對你的思念。”林威龍開始動手動腳,張春燕手裡的鮮花掉在地上,她被林威龍的舉動嚇著了:“林威龍,彆說了。”林威龍不說了,他直接用行動來征服張春燕。他愧對張春燕不假,可林威龍這樣的人,是利己的。張春燕現在的身份不一樣了,她能幫助自己。他現在必須抓住張春燕這根稻草。兩人是舊情人,想要點燃舊情,很容易。林威龍這個情場老手,直接吻上了張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