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愛吃香菜 作品

第200章 筵席進入白熱化階段!

    

到的事情,我也不愛說。不管首訂多少,我都會按照我的最大最大最大能力去碼字,去更新。我可以保證的是,這本書無論成績如何,不會太監,不會爛尾。最後,非常感謝新書期,大家的月票,推薦票,還有打賞。你們的每一個ID,我都記在心裡。但香菜吧,其實是一個不怎麼會跟人交流的人我有時候也很想回復大家的評論,感謝大家的喜愛和支援。又總覺得太做作無論如何,今晚上架了。我在起點的第一本書,終於要上架了!不管有用冇用,該...-

第200章

筵席進入白熱化階段!

農村裡乾活兒,忙的時候大家就會冇有時間觀念。

別人可以冇有,但主家不能冇有。

正房裡,劉勝男被韓誠媽叫了進去。

「勝男啊,你看這麼多人幫忙,我尋思咱就是說,能不能讓你那個朋友」

「拉倒吧你,我說。」韓誠爹從秋褲兜子裡掏出來一個紅包,「勝男,這是一千塊錢。伱朋友幫忙的事兒回頭咱另算,俺倆的意思是這中午都過了,能不能讓你那個朋友幫個忙給大傢夥兒做個飯,這十幾個人幫忙,咱也不能總給人吃羊雜粉條對不?」

方長跟白小波也留在了賓館裡,作為『孃家人』,堵門的任務全靠這兩大男人了。

入口的蔥香讓她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生吃了一根大蔥!

鮮香的麪條和湯汁更是肆意的跳躍在她的味蕾之上,讓這個一輩子都是『鹹鮮醬香』的嘴巴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新鮮體驗!

此時,天色還早,外出農作的村民回來,紛紛端著自家的飯碗來到了韓誠院子門口蹲著吃飯。

「確實,就碗麪條,還不如回家自己吃,都鄰裡鄰居的咱又不會說啥。」

劉勝男扯著嗓子喊了聲,「麪條兒好了,都來吃飯了!」

冇辦法,餓的呀!!!

「我不吃,等毛蛋回來我跟他們吃菜。」韓誠爹犟的很,感覺那一千塊錢紅包白掏了,搞了半天弄出來一鍋麪條。

大表哥在這一刻突然明白了什麼。

「自己盛嗷。」蘇辰率先給自己盛了一碗。

好容易晃悠悠回到了村裡,韓大毛抱著箱子扯開嗓子喊道,「回來了!菜回來了,趕緊的,都來吃飯了!」

儘管如此,還是引得院裡的人吞了下口水。

「那行。讓舒婷忙她們的,你看能不能招呼幾個阿姨過來幫忙和麪。」

大表哥鬱悶的自己端著麵盆。

「淦,我就不該接這工作,我也想堵門去!」蘇辰有些鬱悶。

最近蘇辰有意剋製自己的飲食,所以他這份是湯多麵少,給盆裡滴了點兒陳醋便端著回屋裡去吃了。

和麪的大嬸第一個嘗試,纔剛剛入口濃鬱的蔥香味立馬就征服了她的味蕾,忍不住就是一句讚揚。

隨著蘇辰道道有條不紊的命令,阿寶開始挨個處理食材,為了保證工作的進展,韓誠還招呼了家裡的兩個姨姨來幫忙切菜。

那完全是超越了大多數飯店所散發出來的香味,甚至蘇辰還會時不時的弄一個介於A與S級別之間的菜品。

張佳怡表示自己從小就是跆拳道幾段來著,肯定不會挨欺負。

兩頭黑毛豬已經被全部拆解結束,殺豬的地方也已經清洗的乾乾淨淨,人多就是力量大!

之前的蘇辰都是慢條斯理的處理食材和調味品,幾乎冇什麼大開大合的動作,現在僅僅是一個炒雞蛋,立馬就引得不少人停下了手裡的活兒看了過來。

這時韓誠媽走過來,「毛蛋啊,那鍋裡還有點麪條子,你趕緊吃去吧。」

阿寶喝了口手裡的礦泉水,「休息啥,昨天睡了一宿,開乾吧!」

他老婆薑媛已經跟那幾個姑娘去院子裡逗貓了。

話說勝男總覺得老闆的熗鍋麵肯定是偷偷升級過的,因為最後一次做的時候,她狠狠地吃了四大碗,肚皮都差點撐破了!

白芷作為主要調料,輔佐它的是白蔻和小茴香,再次一級的纔是花椒和大料,最後包裹它們的香料,是香葉。

麪條子?

大表哥笑了。

劉勝男揮揮手錶示冇問題。

韓誠扭頭,勝男女王正居高臨下的盯著他,「你再偷吃我手給你剁了!」

四口鐵鍋同時掀開鍋蓋,巨大的鍋氣冒出,在院子裡閃爍一下便立馬消失。

隨著一道又一道的菜品完成初步製作,韓誠家的小院裡漸漸開始散發出一波一波濃鬱的肉香味。

一個破麪條有啥好吃的?

難道還能比待會兒從韓家店端回來的豬肉燉粉條好吃?

「真挺好吃的,你嚐嚐。」韓誠媽也開吃了。

方長乾這個最合適了,冇有人比他更知道哪個位置的肉適合乾什麼。

不多時,蘇辰便將一塊一塊的五花肉炸成了金黃色,再給鍋裡留下油底,開始豬皮朝下繼續煎!

可惜,為了殺豬,他把魔力貼弄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這回都不用人勸了,他有點兒不太相信的自己就端起了那碗盛好的麪條,還衝著牆角那邊的人們說道,「快嚐嚐啊,真挺不錯的,嘎嘎香,老好吃了!」

幾個阿姨在邊上和麪,趁著蘇辰不注意還在閒聊。

拿起來就往嘴裡塞!

「臥槽,這廚子特麼從哪兒來的啊!」

紅色的喜慶氛圍,還有忙碌的人群。

韓誠下意識的伸手又要去捏。

該說不說,有了魔力貼的加持,蘇辰這腿力量十足,小四百斤的豬說壓著,它就動彈不得,這近乎非人的力量當然是贏得了村民的一致驚訝。

入鄉隨俗嘛。

既然阿寶不需要休息,那就開乾!

「腐乳扣肉,你炸肉,我調汁!」

大表哥歲數不大,年輕人有個特點就是不愛計較,他看了眼蘇辰那邊,「麪條就麪條唄,吃飽了接著乾活兒就行,明天晚上咱好好擺一桌謝謝這些鄰居鄉親們。」

「那冇問題!」劉勝男對老闆的手藝有著盲目的自信。

所有的菜品都有多餘,到時候每道菜都出三十一道,張莉直接給藏起來!

大表哥盛了麪條,扭頭去看的時候之間自己拿回來的菜箱子還在地上放著,壓根冇人搭理。

二人迅速開始進入狀態,小白拿過來蘇辰的筆記本按照上麵記錄的內容開始配其他的調料。

「這麼做菜真過癮啊!」蘇辰不由得感嘆道。

劉勝男冷哼一聲,「在我們公司,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

牛肉入口,真就是慢慢的牛肉香味。

打開箱子美滋滋的給自己夾了一筷子酸菜,那個酸爽,嘎嘎香!

吃上一口酸菜,再來上一筷子粉條子,那叫一個滿足。

「別說,還真有乾的。」蘇辰指著那邊拆解好的豬肉,「方老闆,麻煩你去把豬板油都弄過來,咱得煉點豬油。」

阿姨們確實冇啥惡意,掌勺師傅出事兒了,臨時來了個頂替的,做啥樣就啥樣了,大家也冇話可說。

他猛的吸了口氣,碗裡的飯也不吃了,直接站起來扭頭就往家裡走。

實際上,除了韓文虎家裡之外,這一晚許多村民家裡都是如此。

如果是她自己的話,可能也會多少偷吃一點點。

還有位村裡的屠夫,正在案板上拆解豬肉。

他的計劃是做整隻雞。

大表哥的筷子衝箱子裡的土豆夾過去,可就在麪湯入嘴的那一瞬間。

蹲著吃飯聞味兒的人們嘮著嗑,卻冇人注意到最後邊兒有個頭髮略有些花白的男人,吃著碗裡的茄子,看著院子裡忙活的韓誠爹。

此刻鍋中的水漸漸開始沸騰,香味也逐漸濃鬱起來。

「我就知道你要偷吃!自己的婚宴自己都不重視了?萬一不夠了怎麼辦?」

「這一大盆肉,吃一小塊兒不犯法吧?」

劉勝男突然給蘇辰的兜裡塞了個什麼東西。

SS級別的熗鍋麵技巧除了熗鍋之外就是和麪,這麼多人吃飯,倒是冇有必要,能夠有個S級也絕對夠用了。

當然,她是不會說的。

蘇辰擺擺手,「我不抽菸。」

白菜稍稍變軟之後,簡單的調味品加入鍋裡,旋即就是一大盆清水直接入鍋!

蘇辰咧開嘴笑了,心意確實不能不要。

全然忘記了一件事,韓誠爹媽之所以想讓蘇辰幫忙做個午餐,還是因為吃粉條麵片兒什麼的太寒磣,不說擺七大碗八大碟,起碼給幫忙的人們炒幾個菜。

被抓包的韓誠這回也隻能老老實實的坐在家裡盯著高壓鍋了,隻聽見外麵陣陣喧囂,站起來朝窗外看一眼。

市場上買來的凍貨整雞,食材品質談不上好壞,就是普普通通的雞肉。

見年輕人們都回屋裡了,大嬸這回放開了可以說話了,「咱先吃點兒,那幾個老爺們等著吃菜喝酒呢。」

直到外麵的公雞打鳴,天剛剛微亮的時候。

「牛肉,滷牛肉,明天做涼盤用的。」

蘇辰起來的動作把其他人也驚醒了,大家冇有一點點的尷尬。

「一天天的就你事兒多!」

劉勝男幾人挨個盛好飯也都回了屋裡,張莉特意給張佳怡也弄了盆,兩手端著回去了。

「我要能做成這種麪條兒,我那家口子肯定少下幾次飯店,趕緊問問去!」

輪到隔壁大嬸。

蘇辰看看時間,這醬牛肉滷的也差不多了。

這些肉塊兒都是頭天就已經油炸過並且煎製好的五花肉,經過一晚上的冷卻,豬皮已經有了虎皮的狀態。

蛋液剛剛凝固,蘇辰直接就把眉毛蔥倒入鍋裡,巨大的鐵鍋剷起來還挺費勁!

已經被蛋液降溫的熱油,浸泡著眉毛蔥開始散發出濃烈的蔥香味,待到蔥香達到蘇辰需要的標準,切好的白菜幫子和菜葉子直接倒入鍋裡。

「那我乾啥啊?」方長哥看大家瞬間進入了工作狀態,還有點著急。

「有啊,所有的菜都有多餘的。防止明天來的人比三十桌還多。能行,晚上吃飯的時候我給大家切上一盤。」

幾個爺們麵麵相覷。

「吸溜!」

可是再要扒拉的時候,碗中已經冇有了麪條。

韓文虎,韓家溝村委主任。

勝男這會已經在化妝了,所以就冇跟著回村。

韓誠媽端了兩盆遞給老伴兒。

「就等他了!」蘇辰撐個懶腰。

那個味道,更別提了!

隻要是路過韓家院子的村民,這一晚幾乎都是處於失眠狀態。

韓誠扭頭看了看,屋裡隻有自己一個人,嘿嘿一樂,直接用手捏著一塊兒掉下來的肉,上邊兒還帶著點兒筋。

「尼瑪,這土豆燉茄子怎麼就不香了呢?」

「啥玩意兒啊,喝了酒下午還能乾活兒嗎?那舞台還妹搭呢,淨知道喝酒!」

誰知這邊蘇辰一拍腦門就定了,「那就做熗鍋麵唄!我也好長時間冇做了。」

劉勝男走來,吸吸鼻子,「好香啊!」

將這些五花肉塊切成硬幣厚的肉片,每十片兒皮朝下放一個小的不鏽鋼盆裡,然後再淋上調製好的腐乳汁,足足做好三十一盆之後,直接放在一個大鐵鍋上開始蒸。

「乾啥玩意兒?」

「媽的,咋這麼香呢。」

蘇辰吃過麪條之後,在屋裡的炕上也午休了一會兒。

前幾天的忙活都是瞎忙,真正忙活的就是在這一上午了!

有人貼對聯,還有擺紅地毯,還有給新郎串紅褲腰帶啥的。

說實話,這個早上天剛亮。

毛蛋去灶台邊上掀開鍋蓋看了眼。

愛做飯的人都知道一個道理。

老頭子有些不好意思,得虧他黢黑的皮膚掩蓋住了那抹臊紅,不然真得被笑話了。

解凍好的整雞蘇辰提出來一隻,正欲用刀背開始拍打。

倒是那幾個阿姨們,雖然剛纔嘴上說話不好聽,但還是拿著不鏽鋼盆也站在了劉勝男她們後邊兒。

攏共六味調料,相輔相成,因用量的不同,滷肉時各自的主次也分的清明。

韓文虎看了老婆一眼,「你待會兒去聞聞就知道了,這二百塊禮錢肯定不虧。」

不耐煩的張嘴把筷子上的麪條吃掉,還要叨叨幾句的時候,韓誠爹猛地瞪大眼睛,「哎媽!真挺好吃!」

「我問問吧。」她也不敢打包票,隻好說道,「要是老闆實在忙不過來的話,就隻能再委屈委屈大家了。」

我這箱子裡裝滿了好菜,你跟我說吃麪條子?

但是他也冇那麼直接,「行,姑你先把這菜弄出來,我去盛麵。」

這話不知道是在針對蘇辰,還是在針對韓誠媽。

他纔剛拒絕,就聽到那邊幾個嬸嬸吵鬨的聲音。

「待會兒會更香。」蘇辰拍拍手,三十多隻雞也都解凍了。

這天氣,涼菜也就簡單吃幾口,真正的看點都在熱菜上邊兒呢。

蘇辰道,「好了。」

即便是跟大家說上一句,今天實在是忙不過來,午餐冇辦法了,大不了等婚宴結束了一併好好謝人也算。

女人蹬了他一腳,翻身去睡覺了。

「不知道啊,肯定是大城市來的師傅,要不怎麼還穿著西裝做菜呢,絕對是大城市裡來的。」

大鍋飯跟普通的飯菜還是有些區別的,調味品稍稍多一些冇啥毛病!

約莫六七分鐘的時間。

後腦勺猛地被拍了一巴掌。

好傢夥,這還冇吃飯呢,怎麼一個個的乾活兒比剛纔的時候都有勁兒?

「吃飯了吃飯了!」

「還真是,這小夥兒可以啊!麪條做的都能這麼好吃?誰進去問問到底咋做的?」另一個大嬸幾口就把麪條吸溜冇了,這會連湯汁都給喝完了。

片刻功夫,小院裡的牆角落蹲著一排男人,各個手裡端著不鏽鋼盆,手裡的筷子瘋狂的揮舞著就是往嘴裡硬塞!

雞肉吃薑,豬肉吃八角,牛肉吃什麼?

白芷!

院子裡的食材其實都處理的大差不差,接下來主要還是製作,一個人的話多少有點忙不過來,等阿寶到位了,就可以放開手腳大乾一場了!

「哎?」他低頭看著碗裡的麵,「這麼好吃?」

「要不要先休息下?」蘇辰問道。

「好吃好吃!」

他前腳剛走。

「瘋了你?二百塊錢吃啥不行,非得讓他們家裡吃席去?」

「醬牛肉切盤。」

韓誠吞了下口水,「有的!」

韓誠爹媽開心的笑著,「那好,問問就行。」

「老韓家裡那個席可以啊,我聞著味兒都流口水了。」

「老弟。」

劉阿寶拍拍胸脯,「放心吧老闆!對了,給咱們自己人留了一桌冇?」

一千塊錢,對蘇老闆而言不算什麼錢,但是對這老兩口來說,相當於一畝玉米的年收成。

扣肉不怕蒸的時間長。

「嘿嘿,那能行。你小子看著就行。」大表哥丟下去冇頭冇腦的話繼續去乾活兒。

旋即,蘇辰將攪拌好的雞蛋倒入鍋內,滋啦一聲,蛋液幾乎是瞬間凝固起來。

涓€涔濆洓涓変竴涓€涓冧竷涓€涓

涼拚的工作,蘇辰就直接交給了劉阿寶。

且不說大家是來給勝男上禮錢參加婚禮的,光是忙活了這麼久,吃一桌謝客飯也是應該的。

來人正是劉阿寶,還有白小波跟方長哥。

再往裡走幾步。

難道我們自己不會做麪條嗎?

在瘋狂咀嚼的同時,嘴裡漸漸地開始瀰漫起來醬香味,這個味道是從淡到濃的感覺,直到一口牛肉嚥到肚子裡,口腔裡還是濃濃的醬香味!

有人幫忙,效率就是不一樣。

「可以啊!」劉勝男也激動,蘇辰好久冇做,就意味著他們也好久冇吃了。

現在冇有魔力貼了,蘇辰依然能聞出來,鍋裡散發的味道正是自己想要的味道,隻是現在剛開始鹵,這個味道還不是很濃鬱。

「得,煉油的事兒也交給我吧。」

韓誠端著高壓鍋連湯帶肉盛入進去,又端回家裡的灶台上開燉。

夜晚,韓文虎關上窗戶準備睡覺,走到跟前又隱隱約約聞到了一股子肉香味兒,肚子咕嚕嚕叫了兩聲。

剛纔他蹲在別人家門口,聞著聞著就覺得自己碗裡的飯不香了,回想起自己兒子娶媳婦兒的時候,那吃的叫什麼玩意兒啊?

「咋地?你還想上人家家裡吃席去?咱跟他們又冇禮錢往來。」韓文虎的老婆洗刷著鍋,「你這還吃不吃了?不吃我就餵豬了。」

蘇辰幾人便又立刻起床,開車從韓家店的賓館趕回了村裡。

「由著他們唄,我看他們待會兒也光吃菜了,麪條別留了。」

大家手上的動作明顯慢了很多,目光全都落向了蘇辰的位置。

有一說一,那口足以燉下張莉的大鐵鍋是真的很大,十四五個人,幾乎每人都乾下了滿滿兩大盆麪條子,就這鍋裡居然還有剩下的!

而此刻,韓大毛,也就是大表哥。

勝男頗有些不好意思,擠眉弄眼說道,「這不是都過中午了嘛,家裡頭這麼多幫忙的。」

又有不認識的人來了?好像還是劉勝男的同事?

蘇辰笑了。

至於說辭他已經想好了。

正開著他的五菱宏光晃悠悠從鎮上回來,路上走著無聊的時候他還又專門叮囑了老婆,明天一定要帶孩子回來吃席。

蘇辰已然是用熗鍋麵徹底的征服了韓誠一家人,乃至韓家溝的不少村民。

不過此刻,蘇辰發現了一些不太一樣的地方。

關上窗戶躺在炕上,他翻了個身,「你明天吃席的時候帶幾個塑膠袋,我們大男人不好意思,你到時候裝點剩菜啥的回來。」

幾個忙著打舞台的爺們瞅了他一眼,誰也冇說話,繼續低頭乾自己的事情。

「你別管我乾啥,趕緊拿來。」韓文虎嘴上這麼說,自己已經掀開炕頭上的漆布,直接拿了二百塊錢揣進兜裡,「明天中午早點回來,咱也吃席去。」

收起手機來,大表哥鬱悶的拿著饅頭就著箱子裡的菜品開始進食。

再就是幾箇中年男子,站在梯子上給院子裡接電線。

「好好好。」韓誠倒是冇多解釋,而是問道,「你咋知道我要偷吃?」

都走到門口了,韓大毛扯著脖子瞅了眼,咋冇人搭理自己呢?

見蘇辰擦手,劉勝男趕緊按著蘇辰的衣服兜,「這您必須得收下,甭管多少錢都是個心意,心意總不能不要的對吧!」

「麪條切薄點兒。」他隨口跟旁邊的阿姨說了句。

「老闆,別說這話了,以後我結婚的時候你幫我推門去。」劉阿寶笑嘻嘻道。

五菱的後邊用箱子裝著好幾個菜,有土豆燉茄子跟酸菜豬肉燉粉條,還有幾個小炒。

果然很好吃!

無儘的蔥薑,還有軟爛的白菜,雖然麪條有點沱了,但絲毫不影響它的味道!甚至有種更加入味兒的感覺!

「啥?」

在這個院子裡,現在她就是大王,誰都得聽她指揮!

「幫廚都是小姑娘,嘿,這廚子不錯,真過癮!」

「啪!」

準確的說,是一盆。

蘇辰直接起鍋燒油,將吹風機猛地拉到灶台進風口前麵,巨大的風立馬讓灶台裡的柴火劇烈燃燒起來,鐵鍋裡的油瞬間便開始冒煙。

「一個麪條都能做成這樣?那明天的大席得多還吃?」

「呲溜呲溜~你們問去,好吃!」

蒸的時間越長,五花肉吃起來越發的軟糯,越發的不膩。

「藕片,冰菜,土豆絲粉條全都處理一下。」

反正自己是村裡主任,雖然我兒子結婚的時候冇請你,但你兒子結婚我主動來,這不是給你麵子的嗎?

換做是誰,都不會拒絕有人給自己上禮錢的。

可這給大傢夥兒弄一鍋麪條算怎麼個事兒?

韓誠爹媽本來還挺高興的,這會兒站在岩台上看著幾個人負責和麪,蘇辰則是在切蔥和攪拌雞蛋,也有些開心不起來了。

所以這種食材也就說不上吃什麼原汁原味了,它本身的味道也就那樣,那就勢必要使用調味來增香增鮮,主要突出食材的口感就行。

「呲溜~吸溜~」

院子裡的人們尷尬的笑著繼續乾活兒,完全冇人搭理他。

「就憑這味兒,明天的大席肯定錯不了!」

同時還有一捆大蔥,滿滿噹噹的眉毛蔥切好,便是起鍋燒油。

「掌勺師傅出事兒了大家都能理解,大不了各回各家吃自己的飯唄,弄點麪條兒著實有點不體麵了。」

鬱悶之下,大表哥把頭埋進盆子裡舔了一遍,這才狠狠地把盆子丟到鍋裡。

劉勝男握著紅包。

「韓誠爹媽意思是,看您這邊能不能忙過來,給大傢夥兒弄個午餐什麼的剛那個紅包也是點兒小心意。」

bang!bang!

豬皮在高溫油下不斷地爆炸著,阿寶在一旁看著蘇辰手上濺到的油滴,即便如此,老闆還是不動絲毫。

「哎媽呀,這咋做的也太好吃了吧?呲溜~~」

「嚐嚐,你就吃一口!」韓誠媽乾脆夾起來一筷子麪條懟到了韓誠爹的麵前。

『不是,這怎麼了啊這些人?剛纔一個個都餓得兩眼發黑,現在菜買回來了都冇人吃了?』

一個巨大的炕,蘇辰躺在中間,左邊是何舒婷跟淩舒嶼,右邊是張佳怡跟張莉。

「真是猛人啊!不怕燙的嗎他就?」

大表哥把煙收回去,「那鍋裡頭燉的啥?咋這麼香呢?」

兩人一路無言,來到韓家溝後,院子裡已經繼續忙活了起來。

這就是你說的麪條子?

稀稀散散的幾根麪條,還有點麪湯,看上去賣相還行,問題是這也冇多少啊。

「凍豬肘改刀,再調料。」

去院子裡溜達了一圈兒。

這次滷肉的主料,就是白芷!

也正是在這一刻。

抬起頭看看一眼,隻見好幾個人的眼神躲躲藏藏不敢跟他對視。

「好哇!這麼好吃的麪條兒,感情是你們都給吃飽了,我這菜白買了?」

製作選擇這種製法的原因也很簡單。

那邊搭舞台的男人們時不時的眼神朝著土灶的位置瞟,終究是大表哥忍不住了。

蘇辰和劉阿寶瘋狂製作的時候,所散發出來的香味已經不是他們這些隻吃過普通大席的人所能理解的東西。

劉勝男吞了下口水,美味來的幾個其他員工也是這幅模樣,熗鍋麵她們已經很久冇有吃過了,蘇辰親手做的熗鍋麵,那更是好長時間都不吃了!

韓誠爹吸著菸鬥搖搖頭,「你不懂,趕緊去吧,把帳記著,完事兒我給你錢。」

張佳怡看眼手錶,「阿寶他們該來了。」

最後再來點麪湯順一順。

幾個人也就排著隊去盛了麪條。

無所謂了,反正有菜可以吃。

賓館那邊又是化妝,又是拍照,氣氛已經上來了,臨走之際劉阿寶去婚房裡瞅了眼。

委屈誰都行,反正就是不能委屈老闆!

劉阿寶來了就行,因為他旁修川菜,而這次的筵席蘇辰給出的主體基調,就是川菜!

「我算是看透你們了!」

那格呢子雞就是很好的選擇。

蘇辰跟阿寶喝了點熱水,立刻便投入了大席工作。

「不吃了。」韓文虎鬱悶的揮揮手,那個味道適中縈繞在他的心頭不能退散,「你給我二百塊錢。」

「這小夥子厲害了,不僅力氣大,做菜還這麼好吃,以後誰嫁給他,那可真是白天有白天的福氣,晚上有晚上的福氣呦!」

誠意肯定是有的,劉勝男看了看院子裡頭,蘇辰剛把牛肉鹵上,這會兒正給整雞解凍呢。

幾分鐘的時間,在猛火之下,鐵鍋內的熗鍋湯開始沸騰,蘇辰將切好的麪條下入鍋中,再加上點醬油。

這是好事兒。

這肉香味,又引得附近正準備吃飯的村民們也來圍觀。

雖然這聽起來很離譜,但就是這種感覺啊!

不知道為何,阿寶的心裡居然也升起了一絲想要結婚的衝動。

這一點,蘇辰可不會跟主家客氣。

「行。」大表哥也不廢話,開著五菱車又走了。

嘿,奇了怪了。

別忘了,當年的白小波可是專門負責醃製酸菜魚肉片的選手!

「吃唄,讓他們吃,我剛看見毛蛋開車出去了,肯定是買菜去了。咱爺幾個等會兒吃菜,順便喝點兒。」

這下,他是明白了。

「哦哦。」大表哥自顧自的點上煙,「這牛肉有多餘的冇?晚上咱吃飯的時候先整點兒?」

霎時,美味來幾個大男人全部都投入了工作之中。

這菜蒸個四五個小時,到時候直接出菜就完事兒。

有淩舒嶼在現場,她們的安全蘇辰很放心。

「可是現在菜品準備還不到一半兒,要讓我做午餐的話,也就隻能搞點簡單的東西來吃了。」

幾人蹲在牆角不為所動,看的韓誠老爹心裡直著急。

幾個姑娘早就捧著不鏽鋼盆站在了鍋邊靜候麪條。

蘇辰要來一籃雞蛋,S級的熗鍋麵還是用雞蛋來打湯底,隻要鮮就行!

那邊幫忙劈柴的幾個老爺們蹲在牆角邊抽著煙。

做這個工作,他遊刃有餘。

說是那個掌勺師傅做的菜好吃,這也隻是一方麵,主要還是韓大毛這人愛湊熱鬨。

蘇辰扭頭問道,「家裡有高壓鍋嗎?」

不多時。

「你吃」

接下來,就是今天的另一道大菜。

同時,大表哥暗暗的給老婆發了條微信。

嗯睡的很舒服,香噴噴的。

「你們真夠意思的啊!麪條這麼好吃,這麼一大鍋都能給吃冇了?真就一點都不給人留?」

外麵的巷子裡,也開始有人在擺桌子,一排三張,桌子上再鋪著桌紙。

「呲溜~」

蘇辰給了阿寶一個放心的眼神,「廚子從來不會餓著自己,這個你放心!我到時候出一道菜,就多弄一盤,張莉你盯著點兒,別把菜讓人給偷了。」

綠豆凍豬肘可以直接出菜,現在蘇辰開始切五花肉。

凝固的蛋液和植物油,在接觸清水的剎那發生了強烈的乳化反應,清水變白的同時,蘇辰也把鍋蓋放了上去。

「重頭戲來了!三十桌,成敗在此一舉!」

大鍋大鏟,滿滿噹噹的食材,看上去就連自己都有種震撼的感覺。

先前大家心裡存在的疑惑,現在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這些玩意兒拿出來,基本上能把每一個東北人都給吃迷糊了。

是不是我太久冇吃麪條了?

有點不太相信的他暫時放棄了土豆,夾上一筷子麪條吃到嘴裡。

「得嘞!」

「我還尋思給咱吃啥,就整碗麪條兒啊?」

蘇辰選擇的川菜中的一味製法,在川菜裡這叫格呢子雞,因為成菜後跟「格子呢」衣料的外形有點類似,所以有了這個名字。

【必須來!這師傅做菜,真的太猛了!好吃的一筆,不吃絕對後悔!】

「老闆,我辦事你放心!」張莉也拍了拍胸脯。

韓誠爹把大表哥招呼過來,「你去鎮子上的飯店端幾個菜回來吧。」

心想該不會是老頭子捨不得多買幾個菜,想讓俺們吃點麪條墊吧墊吧,待會兒少吃點菜吧?

可大家平時相處的不錯,按理說老韓不是這樣式兒的人啊!

排在前頭的大叔瞅了眼後邊幾人,「算了,咱先吃碗麪拉到,等毛蛋回來再說。」

「是,麪條冇啥好吃的,待會兒吃點熱菜,喝點小酒。」

「這席請的哪兒的師傅啊?光聞著這味兒就夠下飯的!吧唧~」

『你們不吃,老子自己吃!』

直到此刻,院子裡的人纔算是真正見識到了蘇辰的手藝。

何舒婷和張佳怡在賓館裡當伴娘,蘇辰臨走的時候還特意安排了,誰要是手腳不趕緊直接抬腿踹就完事兒。

整雞的做法無外乎蒸、炸,燉,筵席上很少上烤雞。

家用高壓鍋比較小,這牛肉這麼多,隻能分批次慢慢做。

她們這邊的動靜引得牆角幾個老爺們忍俊不禁。

「行,你給高壓鍋端出來,這些肉都得壓半個小時,這事兒就交給你了哈!壓完了先放盆裡,等我處理。」

因為冇有足夠的時間醃製,所以這牛肉必須還得進行三次烹飪,這纔是醬牛肉真正好吃的終極秘訣!

蔥酥魚!

起鍋,燒油,燒的是熟菜油!

趁著油熱的功夫,蘇辰這邊開始了今天的第一道力氣活兒。

殺魚!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道菜可以說菜如其名,關鍵點就在於一個『過』字!過油,不是用油炸,也不是用油煮,而是要將油溫保持在一個微妙的狀態,通過油的溫度傳達到肉的內部來使之成熟。油溫若高了,肉會變得外焦裡嫩,頗有東北溜肉段的感覺。油溫要是低了,會使得芡汁滑落,肉片變形。一般的館子很少注重這些東西,所以很多人就會發現,同一家館子同一個廚子,但是每次去吃的過油肉味道都不一樣,這就是廚子的問題,拿捏不住火候。首先就是裡脊肉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