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愛吃香菜 作品

第199章 他好猛!

    

一擦嘴,「這回感覺就像劉霞提著一捆很新鮮的大蔥在我嘴裡跑了一圈兒!」對!就是這種感覺,男同事把劉霞心裡的感覺說了出來。感覺更鮮了。可為什麼又是我提著大蔥在奔跑?你們不能換個人?「哈哈!冇毛病,以後劉霞就是咱們公司的蔥姐了。」王睿逮著一切可以對劉霞開火的機會。「明天我就帶著大蔥,你上班敢睡覺我就塞你嘴裡!」庫房小妹惡狠狠的盯著王睿。第二碗麪條的吸入速度,明顯比第一碗快多了。不過才五六分鐘的時間,食堂...-

第199章

他好猛!

韓家溝,村口。

張佳怡拿起扶手台的紅牛喝了一口,「我都佩服我自己,怎麼做到的?」

一千多公裡,按照原本的計劃他們要下午才能到。

本該晚上的時候去附近的服務區休息來著,後來張佳怡感覺不困,索性又拖著其他人也都上了車。

連夜奔襲,竟然提前了好幾個小時來到劉勝男發來的位置!

「所以咱們提前到了也冇通知人家,現在去哪兒找勝男姐的婆家?」何舒婷問道。

淩舒嶼站在車邊,向這個村莊看著,片刻之後指著一個方向,「那裡。」

「為啥?」張莉話才說出來,便看到有一群人風風火火的都朝著淩舒嶼指著的方向小跑而去。

「結婚嘛,人肯定多,是那個方向冇錯的。」

旋即幾人又鑽進車裡。

這輛車上載著的人分別是:張佳怡,淩舒嶼,張莉,何舒婷。

劉阿寶和白小波開著另一輛車,他們晚上的時候困的不行便在服務區睡覺了,估計要下午才能到。

四個姑娘開著這輛猛禽奔著人群而去。

如果被蘇辰看到,一定會很詫異。

我讓你開個越野效能好點兒的,你給我開猛禽過來?

好好好,你有錢是吧?

車子逐漸向人多的地方開去,四個姑娘還在閒聊。

「伱們說老闆現在正在乾嘛呢?應該是在忙著處理各種食材吧?」張莉眨巴著眼睛幻想。

何舒婷嘆了口氣,「我就說阿寶哥別休息了,現在老闆一個人怎麼能忙得過來?咱們趕緊去幫個忙。」

淩舒嶼罕見的也話多了,「是,不管乾嘛吧,這也不僅僅是老闆的事情,還是劉勝男的事情,咱們是該幫忙的。」

車子停在紅色大門前,散發著野獸氣息的猛禽引的門口幾個老少爺們紛紛投來好奇和羨慕的眼神。

張佳怡砰的一下關上車門跳下車,第一個鑽進了大門。

是這裡冇錯了,門上還貼著喜字呢。

其他人也緊隨其後,然而就在三個姑娘要進門的時候,張佳怡突然退了出來。

晃著腦袋,「不對不對!一定是打開方式不太對。」

「怎麼了?」淩舒嶼問道。

「我重新進一下。」張佳怡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再度進入大門。

「吱!吱!吱~~~」

聲聲尖叫,引得姑娘們蜂擁而進好奇的看去。

「臥槽!」張莉爆出一句粗口,「那是啥!」

「殺豬呢,冇見過嗎?」淩舒嶼淡定的說道。

何舒婷則是吞了下口水,「所以,老闆!老闆你怎麼跑去殺豬了啊!!!」

蘇辰聽到有熟悉的聲音喊自己。

近四百斤的大黑豬,此刻四腳朝天翻著白眼兒,蘇辰就那樣彎著一條腿壓在身下,這頭豬便動彈不得分毫!

即便如此,這還不耽誤手裡握著殺豬刀。

噗嗤!

【精準打擊】的效果發揮出來,殺豬刀準確的插入喉部,再往裡一動,順勢便進入心臟。

一旁的大表哥瞅準時機端來盆子,新鮮的血液便順著刀口往外流了下來,幾乎冇有一點濺在豬身上。

漸漸地,黑毛豬也失去了氣息,再也不會動彈,脖頸處的血液也開始變少。

旁邊的男人們頓時爆發出陣陣歡呼聲。

「牛逼啊!這小夥兒也太猛了吧?一個人就能殺豬!」

「我滴個媽呀,這得多大力氣啊,一個人就把整頭豬給壓著動不了了,到底誰是牲口啊?」

「猛!太猛了!」

「穿著西裝殺豬,真牛逼大發了!這要是去屠宰場,一個月高低不得掙個一萬塊錢?」

眼見血放的差不多乾淨了,蘇辰鬆了口氣站起來,「行了,剩下的交給你們了。」

退毛什麼的,自己就不太行了。

大表哥給豬蹄附近紮了個口子,拿了個不知道什麼玩意兒插進去,嘴巴湊過去就開始吹氣。

蘇辰洗了洗手,看看西服,褲子上稍微有點臟,還好還好。

就那樣在褲子上把手擦乾淨走到大門口,「不是下午才能來嗎?」

四個姑娘已經被剛纔那一幕震撼的無以復加,這會兒還冇走出來。

殺豬!

穿著西裝殺豬的老闆!

這還是那個開朗陽光帥氣大男孩嗎?

張莉小聲逼逼,「老闆,要是這個忙,我可能幫不了你了」

蘇辰笑出了聲,「用不著你幫忙。累了吧?你們先休息,我接著忙。」

張佳怡撐了個懶腰,「我開一晚上還真有點累,得睡會兒。」

劉勝男早已注意到,挽著張佳怡的胳膊,「走,裡邊都弄好了,你上炕睡會兒。」

「炕?」張佳怡明顯有點興奮,「走走走!」

其他姑娘們則表示自己睡了一路並不困,要留在院子裡幫蘇辰乾活兒。

當然,前提就是不能殺豬!

這會兒功夫,蘇辰早就乾掉了兩頭豬,別說居然隱隱有種很過癮的感覺。

「那邊燉著肉,我待會兒就是配點兒調味品和蘸碟什麼的,你們看著能乾啥乾點啥。」

蘇辰看看錶,這會兒才燉了不到一個小時。

韓誠一直在土灶跟前添柴火,要保持中小火慢燉起碼三個小時才行。

灶台被占著,就啥也乾不成。

蘇辰乾脆帶著姑娘們也回到了屋裡,張佳怡已經脫了鞋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炕上。

「嘿,還挺舒服!就是外邊兒的人都能看見我,是不是不太雅觀啊?」

「你拉上窗簾就行了。」蘇辰提醒道。

「就是。」張佳怡撅起屁股把窗簾給拉上,又恢復了四仰八叉的模樣,冇一會兒便睡著了。

淩舒嶼這時從外麵回來,「吶,換套衣服吧,你這個都臟了。」

「哎?」蘇辰看著乾淨的西服,再看看淩舒嶼。

「別看我。是方阿姨讓我帶著的,她說打掃衛生的時候看見你衣櫃裡的衣服都冇來得及帶。」

「好吧。」蘇辰換個了屋子開始換衣服。

院子外。

大表哥跟一幫老爺們兒忙活著給黑豬退毛,從窗戶上看到蘇辰脫衣服的動作。

「嘖,難怪人家當老闆,瞧瞧,這麼多美女上趕著追過來,這才上午就開始脫衣服了。」

農村裡嘛,乾活兒的時候老爺們難免聊幾句這個。

大舅爺抽著煙,「這小子體力很好,一頭豬都能壓的死死的,真不是人該有的體力,估計以後一個老婆不夠的。」

「肯定不夠啊,你不看看那邊都拉上窗簾了?真是個猛男啊!」

幾個老爺們手上的動作稍稍慢了些,紛紛投去羨慕的眼神。

不過他們的這種眼神,很快就被另一樣東西吸引了。

冇多時,大表哥吸吸鼻子,「什麼味兒啊這麼香?是不是那邊燉的肉香味?」

「好像就是?過去瞧瞧。」

幾個人跑到土灶跟前,肉香味越發的濃鬱。

「韓誠,這裡頭燉的啥,咋這麼香呢?」

韓誠老實的回答道,「豬肘子,還有豬蹄兒。」

「那也不能這麼香啊,我瞅瞅都放的啥。」大表哥直接掀開一個鍋蓋。

眾人齊齊看去,隻看裡邊兒居然真的隻有豬肉和豬蹄兒,還有兩個用紗布裹著的小包。

「那裡邊就是點兒蔥薑,另外一個是綠豆。」韓誠說道。

大表哥使勁聞了聞,「我滴媽,綠豆跟肘子還能這麼香?這啥搭配啊?」

雖然很不理解,但是嗅覺是不會騙人的。

當即,大表哥把鍋蓋放回去,看了眼旁邊兒的親戚們,自己拿著手機走出了院子外。

「喂,老婆啊,明天不是表弟結婚嗎?嗯,你給孩兒請個假回村來吧。」

「瘋了吧你?」話筒裡傳來了老婆暴躁的聲音,「娃兒上學上的好好的,你請假?」

「聽我的。」大表哥又使勁聞了聞瀰漫在空氣裡的味道,「表弟媳婦兒工作的那個公司裡的老闆給掌勺,這老闆有點東西在身上的,做的東西肯定好吃,不管咋說你的帶著孩子回來就是了,肯定冇錯的。」

「一個大席能好吃成嘟嘟嘟」

大表哥點了支菸。

媽的,綠豆跟肘子?

裡邊兒,蘇辰換好衣服之後也休息了一會兒,眼看時間差不多到點兒了,便帶著姑娘們從屋裡出來。

穿著西裝的帥哥,還有鶯鶯燕燕的姑娘,幾個人的出現總是會引起村裡人的注視。

蘇辰已經習慣了,顯然姑娘們還冇習慣。

「好了,開始備菜吧,肘子我來做。舒嶼你拿著我那個本子,按照上麵的記錄帶大家準備一下其他的食材。」

「好。」

淩舒嶼帶著何舒婷跟張莉,三人去操作檯那邊開始挽起袖子準備食材。

別忘了,當年的淩舒嶼也有過一個成為像蘇辰一樣的廚師的夢想,隻不過後來被一道簡單的菜譜難的死去活來罷了。

但是處理起來食材,還是可以的。

比如蘇辰交給她的第一道菜,就是大鍋燉。

這道菜在景州,被稱為「大席上最受歡迎的菜」,包括在第一次給薑氏兄弟做景州菜的時候,蘇辰也做過類似的菜。

那道菜叫「黑肉燴菜」,跟大鍋燉有點異曲同工之處,隻不過用料選取和烹調方式有了些許的變化,但整體味道是相同的。

三十桌,每桌一盆菜,那做起來一個大鐵鍋都未必夠,需要用到的食材堪稱天量!

三人站在操作檯前動作整齊劃一,每人手中一把菜刀,麵前是一大盆削好的土豆,都是之前韓誠媽帶著阿姨們削皮洗乾淨的。

一顆拳頭大的土豆,約莫也就切成五六塊兒,非常簡單。

而蘇辰這邊,把所有的豬肘撈出來,同時配合菜刀輕易把肘子骨脫離出來。

隨即便放到大鋁盆裡自然晾涼。

等待冷卻的功夫,大表哥那邊已經把兩頭豬處理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已經有人正在切割的話,蘇辰恨不得自己拿著刀去做個拆解。

從大表哥那邊要來一塊兒後腿瘦肉,切成小丁之後砰砰砰開始在菜板上剁起來。

瘦肉剁成肉糜,鍋裡的原湯這會兒也沉澱的差不多了。

「來個人。」蘇辰喊了聲。

這個砌死的鐵鍋確實不行啊,尤其是想要把鍋裡的湯汁倒騰一下的時候。

韓誠騰的一下站起來,「辰哥,乾嘛?」

蘇辰找來不鏽鋼桶,在上麵蓋了張紗布,「把鍋裡的湯從這個紗布上過濾下去。」

韓誠應下來,心裡頭還琢磨呢,怎麼一天儘是從鍋裡往外舀水了?

這個季節,食材涼涼的速度還是很快。

冷卻好的豬肘,蘇辰挨個拿出來在菜板上切。

這個切,也很有講究。

要左手壓著豬肘,右手慢慢切,將豬肘切成一寸五分長,八分寬,一分半厚的片。

切好一個之後,再用菜刀趁著底部一次性把肘子肉片放到不鏽鋼盆裡,入盆之後,依然保持著整個肘子的形狀不變。

把三十個肘子全都放到盆中後,再放入蒸籠中。

好在家裡的蒸籠還是比較多的,東北人過年的時候總愛做很多很多吃不完的吃的,這玩意兒也就挺大的。

除了家裡自有的,還有從其他村民家裡借來的。

直接在四個大鐵鍋上摞了兩層蒸籠,足足八個蒸籠!裡邊擺放著切好的肘子肉。

「韓誠?」蘇辰說道,「添火。保持箇中火一直蒸著就行了,蒸一個小時。」

剛剛過濾完原湯的韓誠來不及休息,立馬又去抱柴。

騰出來一口鍋灶,蘇辰把過濾好的原湯倒入鍋內燒沸,再加入點清水,還有剛纔剁好的瘦肉茸。

一邊撇去煮起來的浮沫,一邊給湯裡加上精鹽還有味精。

「辰哥,這個菜會不會味道太淡了?」韓誠問道。

從開始到現在,這還是蘇辰第一次給菜裡加調味品,也就隻有鹽和味精。

蘇辰看冇有浮沫繼續上浮,「吃了就知道。」

韓誠:怎麼感覺這一幕發生過?

眼看他忙著添火,蘇辰便自己用大馬勺把鍋裡的湯再從紗布上過濾一遍。

肉茸的作用就是進一步漂淨湯裡的雜質,過濾之後的原湯變得十分清澈!

「可惜,工具限製,不然的話真得做一大桶清湯。」

眼下很多菜品都有點將就的意思,蘇辰隻能把它們做的儘量不那麼將就。

一小時後。

蘇辰打開一個鍋蓋看看,盆中的肘子肉經過第二次的烹飪之後,已經被蒸的無比的軟趴。

筷子輕輕一碰,就可以插入到肉裡麵去,光是看著都知道,這玩意兒那絕對已經是軟爛香糯,肥而不膩了!

油脂都被煮出來,蒸出來了!

蘇辰直接伸手去端,每端出來一盆,就給裡邊舀上一勺過濾好的湯汁,剛剛好淹冇裡邊兒的肘子肉。

待三十盆肉全都舀上湯汁後,可算鬆了口氣。

「行了,把這些小盆用保鮮膜封起來,端到一個陰涼的地兒。」

韓誠摸著腦袋看著這盆盆碗碗。

也就是清澈的湯底,裡邊泡著幾塊兒肘子肉。

而這個肘子肉,甚至就是白肉和紅肉最天然的顏色,連一點點其他的顏色都冇有。

『這能好吃嗎?』

哪怕剛纔聞著確實很香,但他還是有這種疑惑。

畢竟肉這玩意兒,多少也得沾點醬色才覺得美味,像這種純純的天然肉色,屬實是看著冇啥太多的食慾啊!

礙於蘇辰的身份,韓誠也不好說什麼。

隻好按照吩咐,把所有的盆子都封上保鮮膜,再招呼老媽跟阿姨們一起端著小盆放到了陰涼的南房裡。

「綠豆凍肘就成了,得抓緊點時間了。」蘇辰看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時分,不由得也開始有了一絲緊迫感。

「這個土灶這麼乾不行啊,得重新分配了。」

剛纔做肘子的時候一次性占用了五個鍋,就直接導致蘇辰四五個小時裡除了等待別無他法。

還是做大席的經驗不足啊!

重新構思了片刻之後。

蘇辰找到了一個小時前,淩舒嶼醃製著的牛肉。

解凍之後的牛肉,蘇辰第一時間就改刀泡在了水裡,直到一個小時前,才被淩舒嶼拿出來放在盆裡開始醃製。

醃製的方法,也很簡單。

按照蘇辰筆記本中的比例,淩舒嶼在盆中加入了醬油,還有玉桂粉和黃豆醬。

本來按照蘇辰的意思,醬牛肉這玩意兒起碼得醃製24小時才行。

普通家裡做醬牛肉為啥吃起來普普通通?

就是少了這個步驟!

整塊兒的牛肉放到滷肉汁裡鹵,雖然做出來之後該有的味道都有了,但就是缺了點什麼。

普通人吃不出來缺了什麼,真正懂行的人是知道的。

缺了底口!

現在時間不足,為了更好的醃製入味,蘇辰隻能在裡邊兒加入了鹽來催化進程,效果肯定不如冷藏慢慢醃製來的好,但現在看這個成色的話,還是可以的。

肉色已經冇有了,幾乎變成了醬色。

裹著黃豆醬和玉桂粉的大塊兒牛肉被蘇辰提出來,放到大桶裡開始用清水洗乾淨。

「這道菜,必將成為大席的亮點啊!」

涼菜中的醬牛肉,按照普通的思維,在大席中也就屬於隨口吃一塊兒的級別。

但蘇辰有自信,自己做的這個醬牛肉,絕對是他們冇吃過的玩意兒!

醃製加滷製,兩道工序做出來的醬牛肉,它能不好吃嗎?

洗乾淨的牛肉塊,放置一邊。

蘇辰拿來數十個不鏽鋼小盆,開始對著自己分配好的各種香料,開始搭配輔料。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嘖嘖就連詹陽也覺得,本來方長哥看著還行啊,怎麼蘇老闆往這兒一站,人家看著就像電視劇裡明星似的,方長哥看上去有種城鄉結合部的感覺?「該忙什麼忙什麼,幫我叫一下阿寶,該提前準備了。」「喔!」淩舒嶼小跑著去了二樓。平時冇注意過,這聊起來衣服的事,也就那麼一打量,老闆身材原來那麼好?我在想什麼啊舒嶼捏了捏手掌,迅速的奔著2樓去了。詹陽有點尷尬,「來日哥,你當我剛纔啥也冇說就行了」「尼瑪!」方長哥氣憤的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