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愛吃香菜 作品

第198章 殺豬?都閃開,讓我來!

    

遊戲的話,最終隻有一個人能吃到包子。」大家都看向淩總。「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讓大家都能吃到包子。」「什麼辦法啊姐姐!」張莉的立場也太不堅定了,聽到每個人都能吃包子立馬就站在了淩舒嶼這邊。「既然這包子是老闆做的,那為什麼不讓老闆再做一點呢?反正就這些人,我看每個人吃幾個也都夠了,我們都會付錢的。」聞言,原本決定玩遊戲的人也都覺得很有道理。這包子,做出來不就是讓人吃的嗎?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多做點呢?...-

第198章

殺豬?都閃開,讓我來!

劉勝男早已等候在了下車地點,看蘇辰開門下車,立馬紅著眼睛迎了上去。

就差一個熊撲直接抱住了。

當然,要不是韓誠還在的話,她真會這麼乾,當然這隻是友誼的擁抱。

畢竟能在這種危難之際迅速做出這種決定,這都不是普通朋友可以做到的程度了,起碼得是半個的過命交情了!

「哭啥?」蘇辰見劉勝男又要開始了,趕緊瞪了一眼,「這不是來了嗎,都是自己人,整這麼煽情乾嘛?」

劉勝男吸吸鼻子,聲音有些哽咽,「我」

見麵之前,有千言萬語,內心的感謝詞語都準備了不少。

見麵之後,一個『我』字,後邊的話是半句也說不出口了。

「行了行了。」蘇辰拍拍劉勝男的胳膊,「我這都來了,一切交給我就行了。他們幾個明天下午就能到,你趕緊準備一下她們伴孃的東西。」

韓誠這時候走過來,「您就是勝男的老闆吧?辰哥,嘿嘿,謝了,這次真的太感謝您了!」

蘇辰跟韓誠握了握手,「行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家裡準備的怎麼樣了?」

劉勝男抹了抹眼睛,打起精神來,「我讓人幫忙砌了五個土灶,還有一個操作檯,食材都安排人去購買了,預計明天早上就能拉回來!調味品也安排好了,應該是跟食材一起回來的。」

蘇辰想了想。

基本上也就這些事兒。

「不過」劉勝男摸著後腦勺,「我感覺家豬肉就挺好的,韓誠家裡有兩頭大黑毛豬,想著要不明天給殺了?」

蘇辰:???

豬肉不是直接去買就可以了嗎?

但轉念一想,「那感情好啊,現殺豬肉最好了,隻要時間來得及就行。別傻站了,你倆該乾啥乾啥去,我回屋休息,明早咱們一塊兒回去開始準備了。」

婚前兩天,新郎和新娘是不能總膩歪著的。

最終隻好韓誠先回家,劉勝男就住在鎮子上的賓館裡頭。

回去路上韓誠還尋思,怎麼總覺得哪兒不太對勁呢

蘇辰這一晚上睡的斷斷續續,主要還是對土灶的使用不太放心,乾脆就火力全開,整宿都在練習室裡製作菜品。

主要還是針對筵席中出現的部分需要用到火候的菜,還有就是一些涼菜,也得提前安排好了。

次日一早,韓誠就開著表哥的五菱宏光來接人。

「勝男,明天就辦婚禮,你今天要不就別回去了?」

劉勝男給了韓誠一個腦瓜崩,「伱這麼年輕跟我搞封建迷信?我一天不在,誰知道你們家的人能把現場弄成啥樣?我必須得回去盯著去。」

蘇辰也幫著說了句話,「的確冇必要搞封建,日子過的好壞不在這個上麵。抓緊時間吧。」

韓誠隻要應了下來,「早上六點的時候他們就把食材給全弄回來了,都是最新鮮的蔬菜!還有凍貨也都送過來了。」

劉勝男滿意的點點頭。

這個效率還是可以的。

之前是掌勺師傅出事兒了,現在有蘇辰坐鎮,隻要食材齊全,她很放心。

繞著山路搖搖晃晃,不多時麪包車停在了一個農家小院門口。

朝外麵看一眼,各種裝扮和喜字該貼的都貼上了,有了這些玩意兒喜慶的氛圍就上來了,這會兒也就早上七點多,院子裡裡外外人都不少。

男人們忙著收拾東西什麼的,還有幾個人在大門口打釘子,也不知道是要往上掛什麼東西。

還有幾個男人幫著從一輛騾車上卸東西,女人們則是忙活著把食材搬到院子裡,已經有人接上水開始洗菜摘菜了。

蘇辰下了車。

一身黑色西服的他,站在人群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也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這誰啊?穿的這麼板正,新孃的朋友?」

「看上去跟個明星似的,估計是提前來參加婚禮的吧,肯定是孃家人啊,趕緊招待招待。」

劉勝男絲毫不管大家的眼神,挽著蘇辰的胳膊往裡走,「來辰哥,看看這幾個土灶能行嗎?不行的話現在還有時間改造。」

蘇辰走進院子裡,在西南的角落那邊砌好了一排土灶,從外表看去,抹上的黃泥都已經乾巴了,應該是有人連夜盯著拿火烘乾的。

這些土灶個頭很大,蘇辰處處都很滿意,唯一有些不太舒服的是,「這鍋也直接砌到灶上邊兒了?」

「嗯唄,我們這邊都這樣式兒的。」韓誠對於家裡人的成就頗為滿意。

「怎麼了辰哥,是不是砌到灶上不太好用?」劉勝男問道。

蘇辰冇說話。

如果冇有砌死的話,還能把鍋提起來控製火候洗洗鍋什麼的,這直接給砌死了,雖然影響不是很大,但操作起來確實有點麻煩。

「算了還是,這樣也行。」

口徑起碼有一米多的大鐵鍋,不誇張的說把張莉放進去都能直接燉了。

這倒是很符合農村大席的印象。

「男男,這位是?」韓誠媽媽在門口看了半天,這會兒端著兩杯熱茶水走了過來。

一直都看到劉勝男挽著這個西裝男的胳膊,這個當婆婆的心裡屬實是有點不太舒服。

「阿姨,這個就是我老闆,這次專程跑過來幫忙做席的!」

韓誠媽哎呦了兩聲,「招待不週,招待不週!您先喝杯水,路上累了吧?要不上炕頭躺會兒去,我給找水果,肘!」

蘇辰接來熱水,「不用了,現在就得開始忙活了。」

韓誠媽招呼了聲,一位阿姨拿過來件衣服,「乾活兒穿這個,別給你衣服弄臟了。」

蘇辰看了眼,是一件農村裡頭的普通衣服,還有件圍裙。

「也不用了,我平時都這樣。」

韓誠媽嘀咕了兩聲,看看蘇辰身上這件感覺就價值不菲的西服。

這真是來乾活兒的?

還是掌勺師傅?

我不信。

蘇辰一口喝掉杯子裡的熱水,初秋的寒意被驅散了許多。

「這是我來時定好的菜單,你們先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話現在還有時間改。」

韓誠爹媽不識字,隻能聽著兒子念出來。

足足唸了一分鐘,韓誠爹突然問道,「又加菜了?我聽著好像有24個?」

蘇辰點點頭,「在景州這是基本的標準。不過您放心,我來這裡是幫忙的,不是賺錢的。食材大概夠了,你們這邊的花銷就是食材的費用。」

見自己的想法被識破,韓誠爹老臉一紅,「不是那意思,我是說這麼多菜能做的過來嗎?」

「叔,你就放心吧!這可是我的老闆!」

劉勝男那嘚瑟樣兒,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她新郎呢!

韓誠也是這感覺。

這院子裡的人都普普通通,突然來了這麼一個長得好看,穿的又特別正式的男人,乍一看真比他自己還像新郎。

難受

閒聊了這麼久,蘇辰也不廢話了,「行,那就開始吧。凍貨在哪兒?先把該滷的都弄上。」

按照菜單裡的內容,光是滷的肉類就不少。

比如肘子,這東西不管怎麼做,最好還是先鹵一遍再進行二次加工。

還有豬蹄兒跟牛肉,這都得鹵熟了,等涼了之後再切盤。

再就是豬頭肉,現在豬還活著,暫時做不了,且先等著也問題不大。

「這兒捏!」二表哥帶著幾個人搬著紙箱走進來,「這都是剛送過來的凍貨,六箱肘子,六箱豬蹄兒。」

這個數量差不多。

每桌一個肘子,兩個豬蹄兒。

「香料?」

二叔提著巨大的尼龍袋過來,「這裡頭要啥有啥,八角香葉桂皮啥的,反正單子上開的都買上了,按雙倍量買的!」

蘇辰點點頭,乾的不錯。

「給我點兒調料盆。」

「來了!」劉勝男跑著進屋拿出來一摞不鏽鋼盆,「咱昨天借了六百多個盆子,就這東西多,可勁兒用。」

「六百個?」蘇辰疑惑的問道,「乾嘛弄這麼多?」

「就」劉勝男有點尷尬的摸摸後腦勺,「就盤子不太夠用,隻好都用這東西上菜了。」

淦!

蘇辰隻覺得自己猶如雷擊一般,一股子涼氣從頭到腳竄了下去,「冇盤子?」

「嗯啊。」劉勝男也看出來不對勁了,「怎麼了?」

不是說不行。

別看飯店裡的盤子造型五花八門,實際上這裡頭除了美觀之外大有學問。

就好比淺盤子,看上去盤子大,實際上隻要一勺菜就能盛滿,類似於藕片什麼的這種涼菜,大多數時候都冇什麼人吃,使用這種盤子不僅能減少成本,還能避免浪費。

這就是技巧。

現在全都用上不鏽鋼盆,而且劉勝男拿出來的這些不鏽鋼盆看著個頭還特麼挺大!

那種淺盤子,滿滿噹噹的倒進這裡頭來,估計也就鋪了個底層,也太難看了。

「冇怎麼。」蘇辰頭皮發麻。

要是這樣話,好像得稍微改變一些策略了,因為按照自己之前計劃的食材數量,想要桌子上好看點兒,還真特麼可能不太夠用!

不顧大家奇怪的眼神。

蘇辰挑出來幾個個頭比較小的盆子,從尼龍袋裡拿出所有的香料。

開始分類往盆裡放。

再就是調味品,生抽,醬油,蠔油,還有精鹽和雞精味精什麼的,全部都拆開包裝倒入盆中。

這樣在做菜的時候使用起來就非常方便了。

瓶瓶罐罐盆盆碗碗的,足足在巨大的操作檯上擺了有三十多個,看的院子裡嗑瓜子乾活兒的老孃們各個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圍在了這邊。

「這咋這麼多調料呢?吃飯還是吃調料兒啊?」

「你懂啥?要想菜好吃,調味就得放的足,這回知道你家菜為啥不好吃了吧?」

「嗬,這也太牛了!這麼多東西能用的過來嗎?」

「我看這樣式就有點大廚的樣子了,都別看了,趕緊乾活兒了!」

擺好所有的調味品之後,蘇辰在五口大鐵鍋裡分別舀入了滿滿的涼水,然後再把搬回來的凍貨全都丟入鍋裡開始解凍。

「哥,我給您生火!」韓誠感覺自己站在這裡也不是那麼回事兒,主動提出幫忙。

蘇辰擺擺手,「不用,就拿涼水解凍。」

熱水解凍的話,土灶的火候不太好控製,別到時候給把食材外麵都弄熟了,裡邊兒還凍著,那可就尷尬了。

再者,食材種類繁多,分類解凍有點麻煩,一股腦倒進鍋裡的話,加熱的時候更難控製。

乾脆冷水解凍,雖然慢了點,但是比較穩妥。

解凍食材的同時,蘇辰找劉勝男要來一個本子,還有一支筆。

雖然自己記性好,但那也是在練習室中千錘百鏈之後形成的肌肉記憶。

大席這玩意兒還是第一次做,有必要邊做便把明天的流程記錄一下,省的到時候一步錯就弄的手忙腳亂,讓這麼多人看了笑話。

「第一,綠豆凍肘。2日晚將豬肘製成冷凍狀,3日中午可直接使用。需備:紅油味碟,薑汁味碟,椒麻味碟,蒜泥味碟。」

前天蘇辰想到的就是醬豬肘,後來看到劉勝男這邊的條件之後,發現了比較致命的問題。

好像冇有什麼很合適的蒸籠可以用!

就是普通的家用的蒸籠,這也太小了,一次性出三十道豬肘的話根本蒸不過來。

那就隻能選擇另外一種製法。

綠豆凍肘屬於川菜係菜品,在這個季節吃的話還算可以,蘇辰也有信心讓這道菜保持在A級的評價,畢竟食材在這兒擺著呢。

「第二,鹵豬蹄兒。」

這個就冇什麼難度,隻需要今天把豬蹄兒全都做好,切開擺盤,明天中午直接上菜就行了。

蘇辰一道道捋著流程和菜品,時不時地把可以先準備的簡單準備一下,直到上午十點多的時候,鍋裡的東西總算是解凍了。

因為他在這邊寫寫畫畫,也冇啥好看的。

剛開始還有鄉親對這種行為表示懷疑,畢竟怎麼看這都不像一個能搞定三十桌大席的掌勺師傅。

但是劉勝男排除眾異,後來直接扯著嗓門又開始指揮大家各忙各的,這纔給蘇辰留了個清淨地方。

「拿盆子把東西分類一下。」

韓誠答應了一聲,挽起袖子就從鍋裡撈食材,剛解凍的水很冰,凍的他齜牙咧嘴。

按照劉勝男的安排,韓誠就負責呆在蘇辰身邊,有啥幫啥!

幾個大鋁盆裡頭,分別放上了各種食材之後。

蘇辰又讓韓誠把鐵鍋裡的水全都弄出去,再換上新的水。

「辰哥,這水也乾淨啊?」

「你不懂。」蘇辰寫著流程,隨口應付了一句。

「可我覺得很乾淨啊?」韓誠用馬勺往外舀水。

這也是蘇辰不希望鍋跟灶台砌死的原因,倒個水都費勁啊!

「你平時做菜嗎?」蘇辰停下筆,突然問道。

韓誠冇想到對方會突然發問,愣了一下說道,「不做,我都是吃食堂的。」

「喔。」蘇辰又低下頭,一邊寫一邊說,「剛纔解凍的同時,冷水還有把食材中血水泡出來的作用,這個水繼續用的話做出來的難免會腥。」

韓誠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照著蘇辰的安排把鍋裡的水全都弄乾淨,然後又添上新的乾淨水。

「燒火。」

「喔!」

韓誠去抱柴火,點燃之後塞進灶台裡。

「吹風機。」

「好叭」

韓誠又拿著插線板跟吹風機出來,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無情的工具人!

如果劉阿寶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告訴他。

這工具人你不想當?

我來當!

蘇辰幾乎已經把菜品的流程寫好了,這時候也要開始最初的準備製作了。

把裝著豬肘和豬蹄兒的大鋁盆端起來放在操作檯上,拿起一個看看,再往鍋裡放進去一個。

直到把三十個豬肘全都放到鍋裡後,蘇辰很滿意的說道,「這家店的凍貨質量還算不錯。」

不管是豬肘還是豬蹄兒,基本上都處理的特別乾淨,一看就是經過二次處理才進行冷凍的。

既然如此也就省了不少事兒。

五口鐵鍋內各自放著六個豬肘,還有三個豬蹄兒。

再把拍碎的薑和蔥用紗布包起來放入鍋內,隨之進鍋的還有一個包裹著綠豆的紗布。

「哥,這綠豆跟豬肘會不會不太搭啊?」韓誠在旁邊看著,饒是他抓破腦袋也想不清楚。

豬肘怎麼就能跟綠豆往一塊兒放了?

這也太奇怪了吧?

蘇辰想了想,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拿出了那句亙古不變的話,「吃了就知道。」

五口鐵鍋又被占著了,而且這次還要占著挺久的,蘇辰索性開始在院子裡溜達了起來。

「老弟,這魚咋整啊?我怕不新鮮直接買了活的回來!」大表哥又拉貨回家了。

麪包車後邊的座椅拆了,直接擺了一個巨大的鐵桶,裡邊兒放著三十多條草魚。

「魚要現殺現做,一宿應該死不了,就放著吧。」

現殺現做?

大表哥撓了撓頭,尋思這三十多條魚得殺多長時間啊?

不過現在人家是主事兒的,他也不便多說什麼,隻能招呼人把鐵桶搬到了院子裡,順便叮囑了一句,「晚上睡覺前兒記得換換水。」

蘇辰溜達到了院子外頭,猛然聽見陣陣尖叫聲,不像是人的!

急忙跑回院子裡頭看去。

「臥槽!」

隻看四五個大男人,正拽著一頭巨大的黑毛豬往豬圈外麵拉!

兩人分別按著豬頭的位置,一人則是拽著豬尾巴。

還有一個人抱著豬身,恨不得直接騎上去。

奈何黑毛豬太滑,好幾次都被逃脫。

「吱~吱~」

在眾人的追逐之下,那頭黑毛豬再也冇有了往常憨厚的模樣,就連叫聲都變得尖銳了起來。

「臥槽,這豬勁兒也太大了!抓不住啊!」

「這還怎麼殺,你還得摁住啊帶會兒,快!別讓跑了啊!」

「不行啊,大叔家裡這兩頭豬每天還放出去遛彎兒,能不勁大嗎?我都快冇勁兒了哇!」

好傢夥!

蘇辰吞了下口水,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冇來由的大吼了一句。

「都閃開!讓我來!」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阿武不甘心道,「可是您還有兩樣小吃冇品嚐呢,待會兒該不會吃不下吧?」馮耀陽咂咂嘴發出吧唧的聲音,「也是嗷!那我就吃最後三份吧!吃完絕對不吃了。」阿武摸了摸額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起身走到視窗,「蘇老闆,麻煩再來三六份吧,再來六份腸粉,每種各來兩份。」開什麼玩笑?我一試菜的,等半天了一口冇吃,該死!蘇辰也不拒絕。按理說美食定製這一塊兒,做多少都是他說了算,不過馮耀陽出手這麼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