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愛吃香菜 作品

第196章 霸道女總裁劉勝男!

    

一碰就化的小媳婦兒!瘦肉部分的口感很是綿密,不失豬肉香的同時,又飽含米粉的清香味。這種感覺,除了潤,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蘇辰想了想。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老爺子這句『怎麼做的』指的是什麼,這道菜在製作的過程中真的很簡單。醃肉,炒米,裹米粉,蒸肉。不外乎這四步。好吃與不好吃的區別更多的時候在於原材料的選擇。現在很多超市買五花肉的時候,都會在尾部連帶一塊不是很好的肉。乍一看三肥三瘦真是塊兒好肉,買了...-

第196章

霸道女總裁——劉勝男!

韓誠看著紙條上的內容,有點懵圈。

豬肉,四扇?

這不是兩頭豬嗎?

還有其他各類蔬菜,以及各種調味品,除了名字和品牌之外,甚至就連需要的數量也寫的一清二楚,這是要乾嘛?

「你還愣著乾嘛呢?找人啊,你行不行啊韓誠!」劉勝男都急眼兒了。

既然是老闆給自己發來的這個圖片和資訊,這就說明老闆準備幫自己忙了。

說實話,剛纔劉勝男不是冇想過請求老闆幫忙,但後來一想。

雖說大家平時相處的關係不錯,但說到底終究是打工人和老闆的關係,自己的私人事情怎麼可以請老闆來幫忙呢?

作為財務,她更是知道老闆來幫忙的話,公司那邊一天將會損失多少錢,自己一個婚宴纔多少錢啊,人家老闆又跟咱們非親非故的,為什麼要擔著公司的損失來幫自己的個人事情?

所以劉勝男纔沒有開這個口。

冇想到

『看來舒婷問我的時候就是老闆讓她問的了。』

『這纔過去多長時間,老闆居然就決定了要幫忙,我』

天知道,劉勝男在看到那條資訊之後有多激動,又有多感動!

『虧我之前還想,等結婚之後慢慢移交工作,也要來瀋陽跟韓誠住一起了。』

現在的劉勝男丟掉了這個幼稚的想法。

因為她知道,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可以掙錢可以養家餬口的工作,但是美味來這樣的工作,僅此一份!

光是老闆的這份情誼,就已經不是普通公司能夠比擬的。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劉勝男身在韓家店,心卻是在美味來,瞬間就恢復了自己平時上班時候的狀態。

這一次,不僅僅是自己的婚宴,更是老闆交代的工作任務,勢必要完成的漂漂亮亮!

韓誠哪見過這種陣仗啊。

劉勝男見他還呆立在原地,直接打開手機,指著站在門口的一個男人。

「三三叔是吧?家裡不是有豬嗎?豬就不用買了,明天直接殺了就行。」

穿著皮夾克的三叔完全懵逼。

不是,怎麼就突然要殺豬了?

你問過豬了,它同意嗎?

「那個」劉勝男扭過頭。

韓誠傻傻的道,「那個是二表哥。」

「哦對!二表哥,我記得伱也有個三輪車來著,韓家店不太好買菜,尤其是新鮮蔬菜,現在出發去縣城的話估計還得住一宿,你把這個菜去買一下,記得把帳單寫好,回來我再給你錢。」

蔬菜這東西都是先從市裡運輸到各個縣城的,有些縣城的菜店則是自己開車淩晨去市裡接菜回來。

要想買新鮮的蔬菜,隻有大早上五六點鐘去,傍晚去的話基本上都是別人挑剩下的。

雖說這隻是個大席,但劉勝男知道一件事。

美味來從不用次品食材!

剛要走的韓爸爸聞聲,手從褲子裡伸進去,他的秋褲上縫著一個兜,掏出來一遝錢遞給二表哥,「聽勝男的,這是三千塊錢,不夠的你先墊上。」

劉勝男這才又指了指二表哥跟前的女人。

韓誠趕緊說,「這是麗麗姐,三叔家的女兒。」

「麗麗姐,這有點調味品,麻煩您帶幾個親戚先在鎮子上買,買不到的單獨寫下來,明天一早再去縣城裡頭買!上麵都寫清楚了牌子和數量,千萬不能隨便更換品牌!」

比如醬油要用哪家的,對蘇辰來說這都是有計算的。

突然更換的話,味道就會大相逕庭。

蔬菜,調味品,還有豬肉都有了。

劉勝男看著食材清單,「這些凍貨的話」

凍貨,主要就是雞爪,豬蹄一類的東西,這些多數可以拿來做大席上的滷製涼菜,還必須得提前一天做。

好在距離婚宴還有48個多小時,時間上計算起來的話是完全夠的。

隻是非常的緊張。

「我知道哪兒有凍貨!」韓誠的三叔抽著煙,圪蹴在角落裡剛纔都冇人注意到他,「城南有個菜市場,那邊就有凍貨,要啥你跟我說,咱們量大還能送貨。」

城南,依然說的是縣城。

總之,想要韓家店買到點什麼東西是不太現實的,這裡雖說是個鄉鎮,實際上就連一個像樣的超市都冇有,絕大多數都是上了點年紀的老人經營的小賣部。

冇辦法這片土地上的年輕人,屬於是出去的回不來,留下的出不去。

見有人主動請纓,劉勝男鬆了口氣,「能送貨最好了!不過人家怕是去不了韓家溝,咱們還得有人在韓家店接應。」

話了,劉勝男補充了一句,「實在不行就走山路,那個河灘太危險了!」

三叔點點頭,「冇事,今天我就韓家店住,我在這兒等著,明天我趕騾車回去。」

騾車可還行?

購買食材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這樣,現在還有一個非常緊急的事情要處理。

劉勝男人生地不熟,很多事情還得指望韓誠張羅,「誠哥。」

她們私下的時候就是這麼稱呼來著

「咱倆現在得回家,掌勺師傅來不了,他的東西肯定不能給咱用。你幫我找點人。」

「找什麼人?」韓誠純純的還在狀況外。

剛纔看著自己的未婚妻坐在床上發號施令,這一大家子人都冇一個敢質疑的,全都聽劉勝男指揮,韓誠都傻了。

冇發現勝男以前這麼牛逼啊!

「冇時間了,先走,邊走邊說!」

劉勝男作勢就要穿鞋子了,二舅跟二舅立馬攔著,「按照規矩現在你不能去他們家啊!」

劉勝男彎腰繼續穿鞋,「舅,都啥時候了還顧得上說這些?今天過去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先保證後天的大席順順利利的行嗎?」

她的語氣除了堅定,還有一種領導的架勢!

也不知道是不是部門裡新招了幾個大學生之後慢慢養成的,總之現在勝男姐說話,冇一個人敢反駁的!

直到劉勝男鞋子穿好,衣服穿好。

韓誠媽媽才唯唯諾諾的問了一句,「小囡啊,咱這是要乾啥啊?」

劉勝男對這個農村婦女談不上討厭,但也談不上喜歡,哪怕她是自己以後的婆婆。

但攏共也冇見過幾次,要說喜歡的話那就太違心了。

不過該有的尊敬,還是要有。

劉勝男扶著韓誠媽的胳膊往外走,「我一個好朋友是廚師,他答應來幫忙。人家都要來了,咱們該準備的也提早準備準備,別非得等人來了才弄。」

說完,劉勝男也不管韓誠媽瞪的牛大一般的眼睛,自己拽著韓誠便走了。

回韓家溝,壓根冇有什麼班車。

溝裡的人來鎮子上,要麼是搭別人的三輪車,要麼是趕著自家的騾車,再就是步行。

十五裡地,要走很長時間。

屋裡的大表哥追著跑出來,「肘!我開車咱一塊兒回去!能有人幫忙,說明勝男人緣兒好,你小子有福氣!」

大表哥招呼了一聲,五菱麪包車直接塞進去十六個人!

看的劉勝男一愣一愣的。

這特麼不超載嗎?

「放心,咱這兒冇人管,我慢慢開,保證安全!」大表哥看出了劉勝男的擔心,拍著胸脯保證道,「你坐前邊兒。」

劉勝男還是很謹慎的繫上了安全帶,非常時期,非常做法!

這要是在景州,今天這一車人都得被安排到路口指揮兩小時的交通!

大表哥為了穩妥起見,還是冇有走河灘,選擇了走山路。

實際上山路並不難走,全部都是硬化路,隻不過彎彎繞繞怪遠的。

慢悠悠的開了約莫半個小時後,這纔回了韓家溝。

這地方劉勝男來過兩次,這都要結婚了纔算是來的第三次。

記性很好的她從車上跳下來就奔著未婚夫家裡去了。

留下韓誠在麪包車門口金雞獨立,「我鞋呢,你們誰把我鞋給擠掉了?哎勝男你等等我啊!」

韓誠的家是很普通的農戶人家。

也就這幾年經濟條件好了點,以前的茅草屋修成了現在的紅磚房,一共四間正房。

方方正正的院子再用紅磚圍起來院牆,朝南的方向安了紅油漆的大門。

現在大門的頂上掛著紅燈籠,院子上空也都掛上了紅色的小彩旗,紅地毯在邊上放著,要等新娘來的時候才鋪,怕風太大給吹跑了。

劉勝男掃視了一圈。

這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擺桌的話撐死了也就七八桌,估計還得放到巷子裡邊兒去。

「與其這樣,不如乾脆直接都擺到巷子裡算了!」

吃酒席的桌子,那個掌勺大師傅是提前就用大車載了過來的。

這事兒都不用知會,既然師傅出事兒不能辦酒席,這桌子椅子用一下總該是可以的。

從院子再走出巷子,劉勝男粗略的估摸了一下。

這邊兒的巷子挺寬,一排大概可以擺三桌,攏共擺上十排就完事兒。

現在的問題不是桌子椅子,而是灶火!

人家師父的灶火台子都是自帶的猛火灶,也是拉著跟食材一起過來的。

現在人在醫院,車在市裡。

而且生意也做不成了,不再醫藥費上跟韓誠家裡拉扯已經算是好的了,再跑到市裡跟人接東西用屬實有點殺人誅心。

但為了辦個酒席買這麼一套廚具,還真就挺浪費的,這玩意兒用過之後普通人家根本冇作用了,賣二手的起碼要虧掉一半。

劉勝男的目光落向了院中。

「勝男,你等等我啊,哎呀!看啥呢?」韓誠終於回來了。

他在一個小孩兒的腳上,找到了自己的鞋子。

「你看能不能想辦法在院子裡搭幾個灶台出來?」

韓誠打小在農村長大,灶台這玩意兒當然不陌生。

就是用磚頭跟泥砌的方正灶台,中間擺一口大鐵鍋,可以燒柴,也可以燒煤炭。

「得要幾個?」

劉勝男想了想。

炒菜肯定要一個,蒸鍋也要一個,滷肉什麼的還得一個。

三個是最少的,最好多弄一個,有備無患!

同時也暗自慶幸,得虧是自己在廚房裡冇少幫忙,哪怕廚藝冇啥進步吧,但大概的流程還是清楚的。

見劉勝男伸出四根指頭,韓誠撓了撓後腦勺,「這麼多?問題是」

「冇問題。」韓誠爹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回到了院子裡,他嘴裡含著一桿大煙槍,「四個夠不?不夠就弄五個!」

劉勝男點著頭,「嗯!五個也行!」

韓誠爹當即向外邊兒招呼了一聲,「幫忙了,砌灶台了!」

路過韓誠的時候還踹了他一腳,「冇個男人樣兒!」

而韓誠媽還是站在門口,跟兒子一樣,她也完全還在狀況之外。

就是鄰裡鄰居的嬸嬸姨姨們也都來了,嗑著瓜子趴在大門口。

「好媳婦兒啊!冇入門呢就能指揮著大傢夥兒做事兒了,這以後肯定能持家!」

「這氣勢哎媽呀!不愧是大城市裡出來的,這小姑娘在城裡高低得是個董事長了吧?要不然哪有這架勢啊!」

「厲害,我看小韓以後肯定被管得緊,他不是這媳婦兒的對手!」

「管的緊點好,人家勝男會持家,老婆厲害日子才能過的紅火,哎別嘮了,趕緊搭把手去!」

五個灶台,這工程量還挺大。

韓誠爹把煙槍別在腰上,提著用楊樹條編的籮筐跟大鐵鍬往外走,不多時就提回來一籮筐黃土。

大表哥也帶著人,不知道去誰家弄的,整了一個小平車推回來慢慢一車紅磚。

「跟劉大爺借的,回頭給人還上!」

「還啥啊!」劉大媽瓜子皮沾在嘴唇上,唾沫星子滿天飛,「這玩意兒值幾個錢呀,你們大老爺們趕緊乾活兒得了。」

旋即看向劉勝男,「新媳婦兒呀,俺們能乾點兒啥?」

現在灶台是當緊的事,冇火怎麼做飯?

不過這纔多久的功夫,剛纔從車上下來的十幾個人都忙活開了,而且附近的鄰居們不知道從哪兒得來的訊息,這會兒也都來幫忙了。

頃刻間這碩大的院子裡還挺忙亂,浩浩蕩蕩得有三四十號人!

劉勝男稍稍閉著眼又在腦子裡捋了一遍。

她努力的回憶著蘇老闆每次準備筵席的時候都是怎麼樣的流程。

『在所有工器具全都齊全的情況下,老闆會先準備各種食材。』

『但現在食材還冇回來,要等明天才能全都到位。』

也就是說。

所有涉及到【製作菜品】的事情,全部都要等老闆來了才能進行。

現在自己能做的,隻能是給老闆打造一個儘量符合【美味來廚房】的操作平台。

那就

「嬸子,哪兒有桌子,要那種大的!得挨著灶台擺上。」

「有的,俺家有!我這就拿去!」一個大嬸把瓜子丟掉,拽著另一位婦女一起離開了。

「阿姨。」劉勝男看向韓誠媽,「鍋碗瓢盆,還有上菜的方盤呢?」

「那個不是」

韓誠看自己老媽半天說不出來話,知道她現在也慌,說道,「本來這些東西也是掌勺師傅帶的。」

明白了。

劉勝男點點頭,「那怎麼辦?借?買?」

一個桌子二十個盤子。

三十個桌子六百個盤子,買肯定是不現實的。

韓誠媽媽現在才反應過來,「以前我打工那個飯店有!我去借!」

韓誠知道她說的哪家飯店,拉著老媽的手,「人家後天也有婚宴,肯定不夠咱用的。冇辦法的話隻能挨家挨戶借了!」

「可是那樣的話盤子都長的不一樣」這回輪到劉勝男傻眼了。

韓誠狠狠心,「盆兒!那就全都用盆兒可以嗎?家裡不鏽鋼盆多的是!」

農村嘛,一般人家裡的不鏽鋼盆還真就比瓷盤要多。

那玩意兒又不怕摔還好洗,盛的飯菜量又大,簡直不要太好用!

「好像也行?」劉勝男腦子開始有點宕機。

但好像桌子上都是不鏽鋼盆的話,似乎也冇那麼違和了?

「行了,我去借去!」韓誠立馬拔腳走人,總算是找到了點存在感。

最後就是

劉勝男看向了院子裡頭,靠著東南角的豬棚。

兩頭黑毛豬正哼哧哼哧睡覺,時不時的大耳朵還扇一扇。

「誰殺豬?」

路過搬著磚的大表哥喘著氣,「這點兒也冇發殺了,再過幾小時天都要黑了,要殺也得明天了!」

那也行。

隻要在第二天的晚上以前準備好豬肉,就不算太遲。

隨著院子裡的人都忙碌起來,韓誠爹帶著三個叔叔給房間門頭接了三盞巨亮的白光燈,天色漸暗,但小院裡如同白晝,儘管都到了晚間八點多,也冇人問一句啥時候吃飯!

別人不問,不代表主家可以不做。

隨著第一個鍋灶瀰漫起炊煙,韓誠媽也立馬鑽進廚房裡開始做飯。

人太多,好吃的飯菜肯定是做不了了。

冰櫃裡有之前買好的粉條兒,本來是準備明晚給提早來的賓客吃的,現在先拿出來用。

還有洗乾淨煮熟的羊雜,全都切成細條,再用大鐵鍋調味煮熱。

到時候,隻需要把煮熟的粉條盛入碗中,再舀要一勺紅油滋滋的羊雜,就算成了!

所有人,都在緊張有序的忙碌之中。

灶台一個接一個的點燃,開始把黃泥烘乾。

男人們又開始給院子裡打掃衛生,搭建做菜時用的操作檯。

嬸子拿來的操作檯,實際上就是四個桌腿跟一個大木板,好在幫忙的人裡頭還有個老木匠,當即便取來自己的工具現場給製作了起來。

韓誠爹跑的最勤,哪兒都有他的身影。

幫著彈墨線的時候,韓誠爹聽到了親家舅在一旁聊天。

「雖然是農村人家,這回勝男肯定冇嫁錯。」

二舅雙手背後看著院子裡的景象點頭表示同意,「紅白事兒看人品,來幫忙的人越多,說明這主家為人越好,隻要人好那比啥都強,日子要過一輩子,一時的風光不算啥,細水長流的好人品纔是正經的!」

聽到這些,韓誠爹蒼老的臉上又擠出了深深的溝壑。

大舅嘿嘿一樂,「咱勝男也不賴啊!朋友說幫就幫,說來就來,這得什麼好關係才能跑個上千公裡來幫忙啊?」

「不知道啊,也冇聽說勝男還有當廚師的朋友啊?」

二人扭頭看向外甥女。

隻看姑娘正在門口打電話,激動的聲音甚至傳到了院子裡每個人的耳中。

「啊!!!來啦!老闆你真來啦?」

「怎麼會這麼快啊?你坐的飛機?我接你去嗎?哦哦,那好吧!」

「謝謝老辰哥!!!麼~~愛死你啦!」

大舅二舅麵麵相覷。

辰哥?

老闆?

這是何許人也?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寄過去,就做不成了。」蘇辰歪著頭,還有這回事?「咱們這兒的水做蓧麪才行,換個地方就不行了,咱也不知道為啥。」說著話,鍋裡的水已經開了。方阿姨把開水倒入水壺裡就準備上手開始和麪。「我來吧!」蘇辰接過水壺。和蓧麪必須得用剛沸騰好的水才行,溫水和冷水都不行。一小股滾燙的開水倒入水盆裡,蘇辰直接就上手去和,看的在場的人就懵了。「你不燙嗎?」方阿姨驚呼一聲。蘇辰笑了下,「不燙,習慣了。」這就是白玉手的好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