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超時空都市

    

,這份心意,很重要。」另一方麵,不愧是林檎。果然,隻有林檎有好好的在看著我呢。沐浴在我這樣熾熱的視線之下,林檎那邊也一邊表露出毫不遜色的強烈意誌,一邊用力說到。「……不管,就結果來說,腦袋奇怪到什麼程度!」嗯,那個……真的是被誇獎了嗎,我。索澤恩露出了像是有些呆然,又好似放棄了一般的表情歎了口氣。「……這樣說的話,真的能讓這傢夥變成正常人嗎?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啊。」「……嗯,『操麻人類化計劃』,是按...-

Web版181-210試看

212

超時空都市

雖說原本隻是在卡牌遊戲中使用的話語,但是現在在其他遊戲中也有開始使用的,是叫做「背景敘述Flavor

text」的東西。

就好比,「伊娜的手工便當」這樣的道具有標註著「雖然吃下的話會回覆50HP,但是十分難吃」這樣的說明。

在這之中「會回覆50HP」這一部分是對於遊戲來說必要的解說,但是貓耳貓這個遊戲並不具備感知味道這樣的功能,所以說「十分難吃」這一部分對於遊戲來說就是完全冇有意義的。但是「啊,伊娜這個角色是不擅長料理的啊」「因為是糟糕的料理所以纔會隻回覆50HP嗎」之類的,會像這樣增加對於遊戲的理解與代入感吧。

像這樣,雖然對於遊戲的遊玩並冇有實際效應,但是能夠將遊戲的世界觀或是設定之類感覺的背景新增進來的說明文字就被稱作是「背景敘述」。

在貓耳貓的世界現實化了的現在,在遊戲時代冇有實際效應的那樣的背景敘述實際上也變得有意義了。

在與遊戲不同實際上有著味覺存在的這個世界的話,作為道具的「伊娜的手工便當」若是存在的話,就會如背景敘述中所寫下的設定那樣,真的會變成非常難吃的便當的可能性很高。

這樣的設定,背景敘述與遊戲時代時相比,可以說是變成了相當重要的要素。

而且,我們現在所在的天空都市,正是因充滿了隻能說得上是背景敘述的微妙的設定和內幕而聞名的。

在天空都市各處的終端上發現的,像是「實際上這個天空都市乃是有著星間飛行技術的古代人所製作的宇宙戰艦」,或是「在漫長的航行之中,古代人全滅,隻剩下了負責保護的機器人。」,「冇有乘員的命令激起人們儘管冇有得到充分的維修還是仍舊持續的守護著都市,天空都市自身也無法解除待機狀態因而一直漂浮在這個世界的上空。」,「向動力爐輸入緊急代碼令係統再啟動的話,就能夠掌握這座都市的功能」這樣的重要情報之外,像是「這裡的Boss的AI基乾部分使用生物腦製作而成的」(取成為其基乾的五個人物knight,

Army,

Ranger,

Executioner,

Ninja的首字母被稱為「K.A.R.E.N.」裝置的樣子),或是「這個天空都市(不如說是宇宙戰艦)雖然似乎因為船長的興趣而被編入了變為人形機器人的機構,但是因為為什麼要特意變為人形實在是意義不明這樣的反對呼聲十分激烈最後淚汪汪的放棄了」,「登入終端時一定會出現的logo是以船長的寵物為主題的」之類的怎樣都好的小捏他「難道你,不知道嗎?」這樣隻是一味的告訴著你。

也就是說……

「——要說我想說什麼的話,那就是在作為敵人角色出現的機器人大多都因為需要定期維護以更新係統這樣的設定的基礎上,落在地麵的機器人的傳送地點是在天空都市的入口這樣子的事也並不奇怪,所以剛纔所使用的遠距離傳送算不上是bug……」

「誰會知道那種自己的規則啊啊啊啊啊!!」

「……不是你問了『剛纔的瞬間移動不算bug技嗎?』我纔回答的嗎。」

麵對隻不過是回答了她的質問,不知為何卻反過來變得吵鬨起來的索澤恩的叫喊我皺了皺眉,然後便回顧起了現狀。

我們幾個——我、索澤恩和林檎三人——,從地上一下子瞬間移動到了這個天空都市的入口了。

這就是被通稱為「後門昇天」的bug……隻是利用了這些漏洞的小技巧,將本來各種各樣十分令人討厭的天空都市的怪的特性反過來利用,本來的話若是不登上漫長的塔就無法到達的天空都市,一瞬間就能夠到達了。

在地上的時候也夾雜了自己的親身體驗向同伴們解說了,與貓耳貓的其他迷宮相比,天空都市的怪要更有個性一些。

某個敵人擁有著可疑的鐳射槍,能夠擊出無視異常狀態耐性的**光線。

另外的某個敵人並不是針對玩家,而是以武器和防具喂目標放出謎之光線。

又是另外的某個敵人在戰鬥到一定時間之後就會發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回到了起點處。

然後又是某個敵人會根據所受傷害的量而多次變形,令玩家「誒,這傢夥到底想做什麼?」陷入這樣的疑神疑鬼之中。

最後某個敵人在進入戰鬥模式之後會發出像是用指甲刮擦黑板一樣的聲音,不是對角色而是對玩家的精神直接進行攻擊。

總而言之該怎麼說呢,彷彿能夠讓人看出貓耳貓製作人員們「若是簡單的被攻略的話不是很不甘心嗎」這樣的內心的呼聲一般的卑鄙的手段有很多。

但是,這些手段要說卑鄙確實是很卑鄙,不過為了將那個反過來加以利用而接近智慧這纔是貓耳貓玩家。

這樣的他們的著眼點,正是「進入戰鬥之後,經過一定的時間就會發光,令附近的角色返迴天空都市的起點」這個,隻會讓玩家除了麻煩之外冇有其他想法的特殊能力。

天空都市的路程很長,而且除了最後的之外冇有其他的捷徑,若是探索的過程中遇到了那個的話真的是會讓人失去乾勁,但若是在探索之前的話,那就另當彆論了。

天空都市的正下方,設定上被認為是天空都市的一部分的遺蹟,會與天空都市出現相同的敵人。

於是刻意的與「戰鬥之後,一定時間之後發出光芒,令附近的角色返迴天空都市的起點」的敵人戰鬥使其發動特殊能力的話,就能夠一口氣被傳送到一次也冇有到達過的天空都市的入口處了,就是這樣的作戰。

雖然在貓耳貓的要麼殺掉要麼被殺的平衡的基礎之上,為了不將敵人角色打倒而隻是爭取時間顯得相當辛苦,但是總算還是想方設法順利的轉移了。

轉移法冇有告訴觀月她們是因為我打算首先自己過來這邊,林檎她們跟來雖然與計算中的不同,但是再怎麼說也冇法去責難因為擔心我而趕來的兩人吧。

說到那兩人,我將現在的狀況,以及利用剛纔的怪的捷徑的事情說了一下之後,索澤恩「那麼肯定的說了不會使用bug,結果到頭來這不還是bug技嗎!」像這樣喊了起來,林檎那邊則是像是受到了什麼衝擊一般變的凝固了起來。

短暫的經過了一段時間,索澤恩的怒火終於平息了下來,林檎也終於再啟動了。

「……操麻。」

她一如既往的麵無表情……雖然說總覺得臉色有點不好,但總之還是一副暫且先歸類到麵無表情裡的表情,但是卻帶著充滿覺悟的氛圍,將那小小的身體竭儘全力的伸向了我。

「……了,不起。了……不,起。」

突然之間,撫摸了我的頭。

總覺得在哪裡有著既視感的景象……雖然如此但是,

「喂,喂!總覺得那雙手在輕微的顫抖著啊,嘴唇什麼的不都已經發紫了嗎!?冇,沒關係嗎!?」

「……冇,冇有,關係。因為,是,表揚,來培養的,方針,所以說!」

不,雖然不太清楚,但是變成像是快要壞掉了的機器人一樣絕對說不上是冇問題啊。

總而言之姑且總算是先說服了眼睛有些充血堅決的不斷撫摸著我的林檎將她分開,稍微放置了一段時間林檎的異常總算是治好了。

林檎接著,

「……隻是,一點點壓力,而已。」

說了這樣的話。

總而言之,似乎是因為誇獎我而產生了壓力導致身體出現了異常。

「這不是當然的嗎!要是表揚那種事情的話,換做是我可是會因為壓力全身噴/血/而死啊!」

在那裡指著我叫囂的索澤恩姑且不論,能令平時都不怎麼會動搖的林檎變成壞掉的機器人一般到底是何種程度的壓力啊。

要誇獎我是那種程度的苦行嗎?

「那個,雖然不太清楚,但是不用勉強自己來誇我也沒關係啊?」

我這麼說了之後,林檎露出了充滿覺悟的眼神搖了搖頭。

「……我,要將操麻變回人類,這麼,決定了。」

不,內容若不是這種內容的話聽起來真的像是很帥的台詞呢。

說到底,我除了稍微有一點遊戲廢人的感覺之外,能力姑且不論,內心可是普通人的啊。

「但,但是,剛纔這傢夥的行動有一點點的人類要素嗎?倒不如說是和平時一樣向著完全相反的方向去做的感覺啊。」

索澤恩打從心底感到不可思議的問道。

雖然說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不想被現實中中二病的傢夥說不像人什麼的啊。

「……說了不打算使用bug技,這份心意,很重要。」

另一方麵,不愧是林檎。

果然,隻有林檎有好好的在看著我呢。

沐浴在我這樣熾熱的視線之下,林檎那邊也一邊表露出毫不遜色的強烈意誌,一邊用力說到。

「……不管,就結果來說,腦袋奇怪到什麼程度!」

嗯,那個……真的是被誇獎了嗎,我。

索澤恩露出了像是有些呆然,又好似放棄了一般的表情歎了口氣。

「……這樣說的話,真的能讓這傢夥變成正常人嗎?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啊。」

「……嗯,『操麻人類化計劃』,是按十年時長程度製定的計劃。」

十年時長什麼的……

還真是相當長的事件,雖然我這麼想了但是,

「不,以這傢夥的性格來說是十年能改善得了嗎?該怎麼說呢,可是相當堅持自己的傢夥啊?」

索澤恩似乎是有著彆的意見的樣子。

不如說,雖然已經說了很多次了,不過就算不到林檎和索澤恩的程度但我的性格也並冇有那麼出格的吧?

「……改不好的話,直到改好為止我會終生努力的。」

「啊,哦。順,順便問一下,若是治好了呢?」

「……嗯。為了不讓他變回變態我會一生陪在他身邊的。」

麵對毫不猶豫的給出回答的林檎,索澤恩像是被嚇到了一般後退了幾步。

另外剛纔不經意之間,我是不是被林檎當成變態了啊?

索澤恩稍微向不停搖著頭的**近了過來,十分罕見的用充滿同情的語氣向我說道。

「……該怎麼說呢,你意外的說不定被相當不得了的傢夥盯上了啊。」

嗯,你想要說的話也並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那種事唯獨不想被你說啊!

雖然因為預想之外的事情而耽誤了時間,但是具體的流程並冇有變。

首先的第一目標乃是為了回收天馬之靴向都市深處前進,最終目的是以最深處的動力爐為目標。

順利到達最深處啟動動力爐的話雜魚怪就會消失,通往地上的捷徑也會開通。

隻要快點到達最深處迎接還在下麵的同伴就冇問題了。

要問我是否擔心留守組的話確實是非常擔心,不過下麵還有觀月留在那裡所以應該不會有危險。

但是,我要是長時間不回去的話不知會采取什麼樣的行動,所以有必要趕緊攻略掉天空都市並開通捷徑。

考慮到這邊的成員構成的話,物理防禦力上十分令人為難,團隊合作方麵也十分令人為難的索澤恩可以說是令人擔心的要素。有著很高平衡性的基礎能力以及雷擊這樣的作弊級彆的遠程攻擊,而且雖說隻是一部分但也能使用技能取消的林檎在的話應該就能夠做到互相掩護了吧。

再加上,雖然地圖的全部都記住是不可能的,但是天空都市的順路大部分我都還記得,這也可以說是一個加分的要素。

敵人出現的時候采取的行動要加以確認,特彆是索澤恩的範圍魔法絕對不能使用,可以的話單髮型魔法反正也會誤射最好也不要使用,像這樣周密的叮囑了之後,我們以最深處為目標出發了。

「嘛,怎麼說呢。隻有三人什麼的還真是久違的少人數的探索呢,戰力上來說問題……」

就在我這樣說了的時候。

突然,在我的腰間看到了有什麼摸摸索索動著的東西在……

「……似乎,是四人的樣子呢。」

我的視線落下,那是從冒險者揹包中露出了上半身,像是在威脅我一般亮出裁縫針來邪魅的笑著的熊。

同伴在預想之外又增加了一人(?),探索非常順利的進行著。

本來在作為應對魔王的對策而鍛鍊的時候,我的攻擊力就已經上升到了能夠數秒之內將屠夫王葬送掉的程度了。

就算是天空都市,隻是雜魚怪的話瞬殺也並不是那麼難的事。

從後麵朝這邊過來的敵人也因為林檎的雷擊而止步了,被林檎抱著的熊也意外的有著相當高的索敵能力為隊伍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索澤恩的話……嗯,嘛,也為隊伍的人數增加做出了貢獻。

覺得稍微有些危險的,是在看錯重新整理點結果敵人發出了「刮擦黑板的聲音」的時候,(索澤恩喊著「耳朵,我的耳朵啊!」在地上滾來滾去,林檎則是「這個,意外的,喜歡」這樣淡然的說道),以及索澤恩向著身後靠近過來的敵人……和我發動大魔法的時候。

順帶一提,那個時候我親自在索澤恩的耳邊的金屬牆上用爪子抓著發出「刮擦黑板的聲音」讓她承受了。

……這對我自己也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傷害這點是秘密呢。

我們就以這樣的氛圍進行著探索,很順利的得到了天馬之靴,馬上就將其裝備上了。

這樣一來一部分技能在空中也變得能夠使用,使得戰術範圍拓寬了。

並不是單單能浮在空中而已,還能使若是腳冇有踏在地上就無法使用的技能在著地之前就能夠使用,也能夠將冇有靴子的話無法連接起來的技能連接起來,在空中使用技能連攜著地後使用技能取消,這樣一來就算不使用魔法也能取得與取消後搖同等的效果。

「差不多了吧。」

將天空都市當做一艘大船來看,入口與各種橋是在船頭部分而動力爐以及地麵上的逃生裝置則是在船尾部分。

隨著肥皂泡的移動乃是蜿蜒曲折的蛇形前進,但是確實有在接近著船尾。

到這裡為止都是冇有感覺到什麼危機感的情況之下,可以說是以相當平緩的氛圍前進著,但是隨著終點的臨近,我的身體自然而然的注入了力量。

或許是察覺到了這份緊張感,林檎和索澤恩的表情都透露除了內心的想法。

「……就是這裡了呢。」

找到的是,天空都市的地上部分,也就是相當於離開甲板部分的艙門。

天空都市,雖然被人們這樣稱呼了但其實卻是宇宙飛船。

地上部分平坦的地方很少,取而代之大部分都是曲麵,並不是什麼很容易走在上麵的地方。

不過,在船頭和船尾的末端都能夠讓人行走。

也就是說,到了這個艙門的話,終點,也就是最深處就已經很接近了。

我在向外走出之前先回頭向兩人一熊看了過去。

「馬上就要到達最深處了。但是在那之前,打開這個艙門之後會先一步遇到這個天空都市的Boss。」

「……很強,對吧。」

聽到索澤恩那句蘊藏著緊張的話語,我老實的回答道。

「啊。若是隻是單純論能力值來說的話,還是達不到是終盤的Boss的程度吧。

但是,即使在狹窄的船內也能夠自由移動的作弊般的穿透移動,很難迴避的鳥形態的突進攻擊,然後比起那些這傢夥還擁有著究極的反擊技能,想要從正麵將這傢夥擊倒可不是容易的事。」

直到理解這傢夥技能的特性為止,不知究竟被殺了幾次,不,是幾十次。

但是,這傢夥所徘徊的甲板深處的門扉是通往最深處唯一的道路。

若是不通過那扇門的話,絕對不可能到達最深的部分。

「結果,我就算是在遊戲中,也冇能在近身戰中戰勝它。

就算僥倖獲勝了一次,也是靠的它不擅長的遠距離戰。

而且,就算是考慮到為了應對那個的裝備,要戰勝那個也得花上最少一個小時。」

現在那個遠程攻擊手段並冇有得到確保。

我就算要用遠距離戰來挑戰它也很難將其打倒。

所以說

「原來如此,我明白你想說的後續了。在近身戰中冇有勝算,但是你並冇有遠距離攻擊的手段。

所以說你……」

索澤恩似乎察覺到了我想說什麼似的,將手嘎吱嘎吱的一張一合,不知為何一副充滿乾勁快要溢位的樣子看向了林檎。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啊!為了不讓Boss發現使用這個靴子在空中移動通過這扇門!」

聽到我充滿乾勁的宣言,不知為何周圍陷入了一片沉默。

幾秒之後,索澤恩孤零零的一句「啊,這絕對是耗儘一生路線呢」的有些奇怪的嘟囔聲傳入了我的耳中。

-使用的話語,但是現在在其他遊戲中也有開始使用的,是叫做「背景敘述Flavortext」的東西。就好比,「伊娜的手工便當」這樣的道具有標註著「雖然吃下的話會回覆50HP,但是十分難吃」這樣的說明。在這之中「會回覆50HP」這一部分是對於遊戲來說必要的解說,但是貓耳貓這個遊戲並不具備感知味道這樣的功能,所以說「十分難吃」這一部分對於遊戲來說就是完全冇有意義的。但是「啊,伊娜這個角色是不擅長料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