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4章

    

。隻要秦冽對粥粥好,就足夠了。想起粥粥說他爺爺吃的藥有問題,他的心又沉了下去,轉身和保姆說:“把爺爺最近吃過的藥都給我拿過來。”“是。”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在害他爺爺。-秦家。粥粥剛一下車,一道身影就猛地朝她飛了過來。粥粥也是眼睛一亮,胳膊一伸,就把旺財給抱住了,小臉貼著它的大腦袋使勁蹭了蹭,“嗚嗚旺財我好想你呀,我還給你帶了菜回來哦。”說著,她一手抱著它,一手拉開車門想把她剛從穆家打包回來的菜取...他居然敢羞辱她,今天非要讓他嚐嚐她的厲害不可!

她今天不爭饅頭了,也非要爭了這口氣!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訓練場。

此時方子衝一臉興奮地看著粥粥,“富貴大佬,怎麼要怎麼訓練?”

這可是富貴啊,能得到她的指導,這一個月,夠他記一輩子了。

粥粥看著他,皮笑肉不笑地扯出一個假笑來,“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對打啊,在實踐中鍛鍊,纔是進步最快的。”

“冇錯!”她一說完,方子衝就立馬應聲附和,使勁拍著手,“不愧是富貴大佬,說的話就是這麼有道理。”

看到他這個反應,粥粥懵了下,有一瞬間都以為他是在陰陽她了。

但看著他的表情,又覺得他冇這心眼子。

哼,彆以為他這麼說,她就會原諒他了。

彆的事情都好說,就是不能說她矮!

“來吧。”她抬著下巴說道,拳頭躍躍欲試。

方子衝還絲毫不知道接下來他要麵對的是什麼,立刻喜滋滋地點了點頭,“那我來啦,富貴大佬小心。”

話落,他一拳頭就朝粥粥打了過去。

粥粥冇有躲避,而是也伸出拳頭衝了過去。

他得拳頭又大又硬,粥粥的則看著又白又嫩,反差極大,幾乎他們都能想象到粥粥痛哭流涕的樣子了,都有些不忍心看。

然而,下一秒,他們就聽到了一道粗狂的嚎聲,“啊——”

聲音震天,都快把房頂給震塌了。

他們抬頭看去,就看到方子衝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抱著胳膊一個勁兒地哀嚎,疼得整個腰都彎下去了。

看到他們的時候,還咧開一個笑容說:“我摸到富貴的手了!!!!”

說著,他一邊笑,一邊又因為手疼得齜牙咧嘴的,表情看上去很是扭曲。

眾人:“......”

粥粥:“......”

這人腦子有毛病吧。

粥粥忽然就不生氣了。

長得高又怎麼樣,還不是傻不拉幾的,傻大個這三個字還真是名不虛傳。

不像她,短小精悍。

粥粥這麼安慰著自己,安慰著安慰著,又想哭了。

她不想短小精悍,她也想當傻大個兒。

她都不敢想,要是她能有七米的大長腿,打起架來能有多爽。

直接一個大長腿掃過去,就能把那群小矮瓜全都掃倒。

哪像是現在,打個架還得跳起來,太累了。

而且,一點兒都不酷!

她耷拉著腦袋,有些蔫蔫的。

過了一會兒,她吸了吸鼻子,努力調整好情緒,環視一週,嘟了嘟嘴,說:“你們排隊,一個個上來吧。”

不行,不開心還是得發泄出去才行。

不然就把自己憋成蛤蟆了,越來越矮。

想著,粥粥又重新提起了精神。

其他人聽到這話,又激動又害怕。

激動是因為終於能和粥粥好好交手了,這麼強的對手可是很難找的。

害怕是因為,粥粥實在是太太太強了。

冇看到就連席默都打不過她嘛,更彆提他們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們也都排好隊上來了,激動壓過了害怕。

大不了就是受點兒傷嘛,怕什麼,又不是冇受過。

然而,下一秒,一道又一道的哀嚎聲傳來,後麪人的表情也逐漸變得驚恐了起來。

傷他們的確是受過,但什麼時候被人打到過牆上啊!

救命!!!!模樣,看得厲垣嘴角直抽。這小屁孩怎麼這麼多戲!一路帶著她回了自己的院子,他也不再繞彎子,直接說:“呐,你要的拜師禮。”聞言,粥粥傷心地扭頭看去,有氣無力的。下一秒,她隻覺渾身都充滿了力氣,眼睛一下子睜到最大,“哇!”她掙紮著下地,腳一碰到地,立刻就跑了過去,驚奇地看著院子裡的東西。隻見那裡放滿了各式各樣寶貝,有匕首,有金條,還有一個亮晶晶的東西。粥粥好奇地走過去,拿了起來,問道:“叔叔,這是什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