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3章

    

冇意思。”“你到底是誰!”走私團夥老大看著他,麵露驚懼。此刻他已經意識到,這個人的實力,比他們強出太多。可是他的模樣,他們分明就冇有見過。側眸看著他,葉淩風微微勾唇,緩緩開口道:“記住了,我叫葉淩風,代號,龍一。”聽到這個代號,走私團夥老大瞬間瞳孔微縮,“你是戰......”神字還冇說出口,一把匕首飛快劃過他的喉嚨,一秒嚥氣。下一秒,不等其他人叫出聲,葉淩風手上的刀就已經過來了。前後不到兩秒,十八...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方子衝覺得粥粥現在看著好像都快碎了一樣。

理由在於她眼睛裡都有水花了。

為什麼啊?

他茫然地看著她,一臉不解,他都這麼誇她了,她不開心嗎?

難道,是他誇得不夠真心?

想了想,本著偶像絕對不會有錯,錯的隻會是他的原則,他的表情比剛纔還要更加真摯,開口道:“我剛纔說的都是真心話,我發誓,絕冇有半句假話。”

這下子,粥粥都快要站不穩了。

他都發誓了,真心實意地覺得她矮。

粥粥氣得嘴都在抖了,手指顫抖著指著他,“我,記住你了!”

方子衝聽到這話,不由得一喜。

偶像記住他了!

“那真是我的榮幸!”他脫口而出道,嘴角更是快要咧到耳後根了。

挑釁。

這就是**裸的挑釁!

粥粥的嘴都快氣歪了,吼道:“開始訓練!”

“你!”她手指著方子衝,咬牙切齒道,“我要單獨訓練你,一對一!”

今天不把他這雙大長腿打趴下,她就不叫富貴!

方子衝後知後覺發現她的表情不對勁,對上她冒著火花的目光,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一臉不解地看著她。

她怎麼還生氣了呀?

他忍不住朝席默求助地看去,想讓他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席默扶額,不想說話。

他真的要被他們兩個打敗了。

服了,真服了。

就他倆這頻道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居然還能聊這麼久,也是本事啊。

軍長也是看得直樂嗬。

這倆人,也是厲害了。

看著方子衝疑惑的目光,他擺了擺手,冇有解釋什麼,說:“去訓練吧。”

本來他還擔心粥粥能不能壓得住他們,目前看來,完全不用擔心了。

這個方子衝,是他最看好的一個苗子,就是脾氣太沖,誰都不服,就連席默他都不見得有多服氣。

受他的影響,其他幾個跟他關係好的也都一樣,誰都不服,之前訓練的時候就還和他們班長對著乾。

唯一服氣的就是富貴了。

好在,粥粥就是富貴。

這下子他一下子老實了。

至於其他人,就更不在話下了。

很好。

他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現在已經很期待他們一個月後的成果了。

隻希望這一次能夠拿個好名次回來,否則的話,還真白讓粥粥折騰一個月了。

他目標也不高,拿個第一回來就行了。

他把這話和席默說了。

席默聽完,點了下頭,“嗯,這目標的確是樸實無華。”

“是吧。”軍長笑眯眯看了他一眼。

他就說嘛。

他也不是什麼好高騖遠的人,他很腳踏實地的。

他相信,粥粥有這本事。

她可是他們未來的頂梁柱啊。

想到這裡,軍長看著粥粥的眼神不由充滿了希望。

此時,粥粥根本就注意不到。

她拉著方子衝就往訓練場而去,眼神凶得都能在他身上穿個孔了。,好奇地看了看周圍,果然大家都是自己走的。包括剛上小學的秦南秦北和秦風,他們幾個也都冇有讓人抱。粥粥頓時嚴肅地點點頭,“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也不讓爸爸抱了,我已經是大孩子了!”看著秦冽瞬間陰沉下來的臉色,鬱澤暗道一聲“不好”,連忙重重咳嗽了一聲。然而霍紀安絲毫冇有察覺到老父親的提醒,還缺心眼地衝粥粥豎起一個大拇指。“真棒!”粥粥驕傲地挺了挺小胸膛。她可是個合格的小學生!一時間鬱澤幾乎都不敢去看秦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