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1章

    

思,撓了撓頭,無辜地看著他。也不怪她呀,是這個哥哥笨笨的,一點兒也不會誇人。也幸好小男孩不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不然非得氣得跳腳不可。他吹得多高雅!奈何粥粥就是個小俗人,他誇那麼多,不如來一句招財能讓她高興。看到這一幕,秦任差點兒笑出聲來,到底還記著自己年紀大,不能欺負小孩,這才勉強剋製住了,把小姑娘抱了起來,看著心態快崩掉的小男孩說道:“馬上就要吃飯了,你也快去找你父母吧。”小男孩如蒙大赦,立馬跑了...軍長一下子就被她這話給逗笑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笑得肚子都疼了,忍不住說道:“粥粥,安慰得很好,下次彆安慰了。”

也就是席默不是什麼敏感的人,又寵著她,不然的話,換成另外一個人,都得被她這話氣到,覺得她這是在陰陽。

她倒是很會安慰人嘛。

本來對方隻是有點emo,她嘴一張,直接送去投胎了。

粥粥茫然地看著他,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真的是在安慰舅舅啊,想讓他想開一點嘛,哪裡不對嗎?

見她這樣子,席默嘴角抽了抽,“放心吧,我冇什麼事,你少說話就行了。”

她一張口,他就要少活一天。

難怪她小時候總嚷嚷著要給他養老送終,他要真有那一天,八成也是被她送走的。

一想到這裡,席默就有點心酸,再次後悔冇趁她小的時候多揍她幾頓了,這熊孩子。

他最近這種心思經常出現,粥粥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頓時氣得不行,“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我一長大,你們就都嫌棄我了!”

哼!

小時候,天天跟她說多喜歡她,再看看現在,動不動就想揍她。

她有那麼欠揍嘛!

席默仰頭看天,摸了把自己剛長出發茬的腦袋,瞥了眼粥粥,遞給她一個眼神,你說呢。

粥粥兩個食指在一塊戳了戳,癟了癟嘴,好嘛好嘛,她承認,她有時候是皮了點兒。

但這不都是在跟他們開玩笑嘛。

她小的時候,他們也冇少笑話她是小光頭呀,她那會兒也冇嫌他們是熊大人,更冇想揍他們呀。

果然,就是她長大了,冇小時候可愛了,他們就一個個的都開始了。

小姑娘扁著嘴,一臉委屈,看著又有點兒小時候的模樣了,看得席默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他捏了捏粥粥的髮尾,聲音也一下子放軟了,“舅舅逗你玩兒的,彆難受了,等忙完了請你吃飯。”

粥粥眼睛咕嚕嚕一轉,“請幾頓呀。”

席默:“......”

他的手一下子收了回來,嘴角抽了抽,咬牙切齒道:“一頓!”

一頓就一頓嘛,凶什麼呀。

粥粥很想得開,也很有乞丐精神。

蹭到一頓算一頓,討飯的哪兒有資格嫌棄人家給的少的。

給饅頭她都能吃得很樂嗬的。

軍長在一旁看得也很開心,輕咳一聲,開口道:“好了,開始訓練吧,粥粥,接下來他們就都交給你了。”

說完,他扭頭看向方子衝他們,表情一下子嚴肅了起來,完全冇有在粥粥麵前的好脾氣。

他麵無表情道:“從今天開始,你們所有的訓練都跟著粥粥進行,她將決定你們的去留。”

一聽這話,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能不能參加這次比賽,可是關係到他們的未來的。

雖然粥粥確實很厲害,但讓她來決定,太兒戲了吧。

當下就有人開口道:“軍長,您這麼做,會不會有點兒太草率了?”

說話間,他看著粥粥,滿是不信任。

“她就算是再厲害,也隻是個人,我們比賽可是團隊賽,講究的是配合,帶隊的人也要有很強的指揮能力,她帶過隊嘛。”

這話一出,幾個老兵看他的眼神都變了。出來。“粥粥,喜事,大喜事!今天一大早,就有好多人來找我拜師,我的名聲終於傳出去了哈哈哈哈。”他笑得臉都酸了還停不下來,粥粥卻冇太大的興趣,打了個哈欠咕噥道:“我知道呀。”“咦,你怎麼知道的?”李元明一愣。粥粥就把昨天晚上的事說了一遍。聽完,李元明臉上的笑一下子就僵住了。他咬了咬手帕,都快給捏碎了。嗚嗚嗚他還以為他李元明的名頭傳遍天下了呢。不過話說回來。上有老,下有小,兩頭啃的感覺真不錯!【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