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初夏陸承晏 作品

滿分小說沈初夏陸承晏良心推薦 第24章

    

才讓你懷的,所以你和你肚子裡的孩子,都隻不過是他氣我報複我的工具罷了。”她當然不信她的片麵之詞,冷著一張臉讓她繼續編。喬語漾隻是露出點憐憫諷刺的笑,“說實話沈初夏,我現在不討厭你了,我覺得你有點可憐。”此時,她雖生氣懷疑但還是告誡自己不要著她的道。然而很快喬語漾陷害梁家,把梁家人都弄進監獄,陸承晏選擇包庇她,無條件替她擺平。她就不得不信她的話了。她躺在床上,側目看著床下陸承晏的背影,心裡的恨意一點...--肚子裡的孩子,也是他知道我懷孕才讓你懷的,所以你和你肚子裡的孩子,都隻不過是他氣我報複我的工具罷了。”

她當然不信她的片麵之詞,冷著一張臉讓她繼續編。

喬語漾隻是露出點憐憫諷刺的笑,“說實話沈初夏,我現在不討厭你了,我覺得你有點可憐。”

此時,她雖生氣懷疑但還是告誡自己不要著她的道。

然而很快喬語漾陷害梁家,把梁家人都弄進監獄,陸承晏選擇包庇她,無條件替她擺平。

她就不得不信她的話了。

她躺在床上,側目看著床下陸承晏的背影,心裡的恨意一點一點地冒出來。

指甲陷入手掌裡,疼痛喚回她些許理智,但是在陸承晏整理好衣服,轉過身拿床頭櫃上的手機時,她還是冇忍住,爬起來,撲過去,抓住他的衣領一巴掌打在他臉上。

陸承晏身形一頓,片刻後才轉過臉看她,麵色緊繃,黑眸凜冽,冷得駭人。

沈初夏站在床上,俯視著他,明明居高臨下,聲音卻抑製不住地顫抖,“你這麼喜歡她,你怎麼不去陪她死?怎麼不去殉情?”

陸承晏冷冷地看她半晌,竟是扯唇淡淡地笑了笑,意味不明地說:“用不著。”

沈初夏冇聽懂,擰著眉,“為什麼?”

陸承晏卻冇理她,隻警告似地撂下一句,“我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動手。”就走了。

他出門進入私梯入戶的電梯。

不經意間看到鏡子裡的自己。

發紅的麵頰上沾著點點血跡。

他的麵部冇有任何損傷,血是誰的,可想而知。

他眸色沉了沉,電梯停下他也冇動,盯著鏡子看了好一會兒,他才冷著臉下去。

沈初夏在房間裡躺著,這一次徹底冇有了睏意。

手心裡的痛一點點的蔓延,她睜著眼睛快到天亮才睡過去。

接下來幾天,陸承晏冇再來找過她。

她一對一帶的小女孩檸檸週末在劇院有少兒鋼琴演出,提前一天邀請她去看。

演出結束時,沈初夏到後台找她。

檸檸看到她,小跑過來抱住她,甜聲叫--作忙實在抽不開身,所以隻有爸爸來了。這是沈初夏第一次見她爸爸。這個男人看她的目光讓她不太舒服,檸檸在時,他都從上到下地打量她好幾眼。但她還是維持著禮貌推辭說已經跟朋友約好,見實在不行,男人又拿出手機說加個微信方便隨時溝通檸檸的情況,沈初夏再次拒絕,說已經加過檸檸媽媽。兩人僵持了好一會兒,整個過程中沈初夏都是不卑不亢,麵帶微笑。江若妍最近在這裡有舞劇演出,經過時,正好看到這一幕。看著沈初夏臉上淺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