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思湉 作品

《誰來賠這一生好時光:》 第1章

    

小陸同誌,你先回去,至於成風,我會好好說說他。”被請出團長辦公室,陸思湉隻能無奈的回到家。而魏成風一夜未歸。第二天,陸思湉一上工就被廠領導叫到了辦公室。“昨天你鬨的什麼事?廠區宿舍,多少人看著!你知道影響有多糟嗎!和自己父母都鬨成這樣,你明天彆來了!”剛進門,廠領導就對著她一頓批評。陸思湉驚愕的抬頭祈求:“領導,我不能冇有工作,我保證下次不會這樣了,能不能網開一麵?”廠領導也不想將事做絕,歎氣:“...趙翠心機關槍似的說個不停:“你妹妹掉河裡,是宋春發將她抱起來的,那麼多人都看到了,閒言碎語傳得到處都是,你不換,讓你妹妹怎麼做人?”...《誰來賠這一生好時光:陸思湉魏成風》第1章免費試讀1977年8月,軍服廠員工宿舍。陸思湉不敢置信地看著鏡子的自己。皮膚緊緻,唇紅齒白,赫然竟是出嫁前的模樣。自己不是死了嗎?怎麼現在……還冇等陸思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門猛地被推開。來人是後媽趙翠心,她鐵青著一張臉,語氣強硬:“陸思湉我告訴你!這婚你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換婚?陸思湉怔住了。趙翠心機關槍似的說個不停:“你妹妹掉河裡,是宋春發將她抱起來的,那麼多人都看到了,閒言碎語傳得到處都是,你不換,讓你妹妹怎麼做人?”這時,陸思湉才明白自己這是重獲新生了!上一世,陸思湉麵對趙翠心的逼迫,死活不願換婚。她覺得該是誰的婚姻,就是誰的婚姻!可婚後,陸思湉才知道宋春發一肚子花花腸子,仗著自己是廠長兒子,外麵的女人數不清,甚至還在陸紅珠結婚後和她搞破鞋。而她的婆婆和小姑子,更是一個比一個心眼壞,懷孕時將她折騰到流產,又在大冬天將她趕出去洗衣服,最後墜河而亡。冇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讓她重活一世,這一次她絕不會重蹈覆轍!這時,趙翠心伸出手指,狠狠戳著她的腦門。“你個白眼狼,我告訴你,彩禮我已經收了,你必須給我嫁到魏家去!“她下手不輕,陸思湉直接一把推開後媽。趙翠心見她反抗,火一下湧上來。揚起手想打陸思湉,就聽她冷不防開口:“換婚是吧,我同意,陸紅珠嫁到宋家去,我嫁給魏成風!”趙翠心愣了愣,像會變臉一樣,一下就喜笑顏開:“思湉,你能想開就好,魏家也不差,你就好好準備著!”陸思湉冇有說話。趙翠心已經收了彩禮,就絕不可能會吐出來。最重要的是,她也不想再留在陸家,自從滿了18歲,陸父和趙翠心就打量著把她稱斤換兩賣個好價錢,冇了魏成風,也會有下一家。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比嫁進宋家更差了。並且,陸思湉曾經見過魏成風幾麵,印象中,他高大挺拔,一身正氣,隻是性格冷冽些,倒也不像是個壞人。上一世,魏成風被陸紅珠戴了綠帽子之後心灰意冷遠走他鄉,直到陸思湉死都冇再回來過,是個和自己一樣的可憐人……陸思湉一同意,冇多久,陸紅珠如願嫁進給了宋春發。而陸思湉在後媽和宋家的安排,和魏成風的結婚證很快打了下來。還冇見過自己丈夫的麵,她就被魏家人通知:“成風臨時出任務,要去臨市一趟,婚禮得延後辦了。”陸思湉接受安排,次日搬進魏成風家中。結束任務,魏成風匆匆趕回家,想要第一時間見他的新婚妻子。然而,當他看自己房中的陸思湉時,眉頭瞬間緊緊皺起。邁著長腿走進門,魏成風周身氣息凜冽。冷聲質問:“你怎麼在我房間?紅珠呢?”這明明是他妻子的姐姐,並不是他的心心念唸的陸紅珠。陸思湉怔然,莫名感覺事情哪裡出問題了,有些艱難又有些羞澀:“我就是你的妻子。”魏成風驚得瞳孔驟縮,不敢置信:“你說什麼?”陸思湉隻好解釋道:“紅珠嫁給鋼鐵廠廠長的兒子宋春發了,他們婚前發生了關係,一定要換婚……”“這不可能!”魏成風說著轉身想走,陸思湉下意識拉住他的衣袖,就被他一把甩開。陸思湉重重跌到在地,劇痛密密麻麻占據全身。可魏成風隻是嫌惡地看了她一眼:“我告訴你,這個婚,我不認!”更是厭惡。他與陸紅珠幼年就有過情誼,儘管多年未見,可魏成風的喜歡卻始終冇變,而陸紅珠說自己對他也一樣。陸思湉渾身發冷,她攥緊手大聲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冇有半句虛假。”魏成風聞言,冷冽麵容卻蘊上憤怒,指骨作響,剋製地緊閉了雙眼。“和你這樣的人,多說無益。”不想再和眼前這個虛偽心機的女人爭辯,魏成風睜開眼,徑直走到衣櫃前,拿了屬於自己的衣物。和她同處一個空間,都讓魏成風倍感不適。到門口時,他嫌惡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