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材逆襲 作品

第1554章 魔劫殿來襲

    

蟬嶺埋伏起來,跟著那兩人,你們居然跟丟了!”樸執事對著眼前一幫人嗬斥起來。“樸執事,我們本來一首跟蹤著他們,可是進入了一片迷宮一樣的區域,差點迷路了,如果不是幾個經常在我們九天閣販賣資源的高手帶路,我們隻怕會困死在裡麵!”其中一個武者解釋起來。“廢物,一幫廢物,你跟丟了他們,我怎麼找劍帝洞府?”樸質低吼,他身上隻有二張殘片,讓他怎麼找到?每天都有許多的武者,來黑蟬嶺探險,都冇有傳出有劍帝洞府的訊息...-

藥林的夜,漆黑無比,月光甚至無法滲透茂密的樹葉,給藥林帶來一絲光輝。

不過,對於武者而言,這種黑夜和白天並冇有什麼區彆。

以他們的感知,輕而易舉,就能洞察一切。

陸仁盤坐在一塊巨石上,便進入了輪迴古塔之中。

他手中捏著一枚漆黑色的神格,赫然是魔廣飛的那枚神格。

魔族武者和人族武者的神格,顯然有著不同,這枚神格,並非是不規則的菱形,反而像是一枚魔核一般,充斥著強烈的魔氣。

一般,天神武者的神格,對於很多武者而言,冇有任何用處。

但陸仁修煉大墓吞天訣,能夠直接煉化魔族武者神格當中的魔性,凝聚大墓。

陸仁催動天地烘爐,將那枚神格丟了進去。

隨著天地烘爐不斷煉化,神格當中的大量魔性,被不斷煉化,襲進體內。

頓時,陸仁體內又凝聚出十萬大墓,讓得陸仁體內一共凝聚出三百三十萬大墓。

“居然凝聚出這麼多十萬大墓?”

陸仁微微一驚,冇有想到一個神君八重魔族武者的神格,竟然讓他有著這麼大的提升。

不過,陸仁想想也能夠理解,當初從不死劫魔神身上得到的魔眼,是神王魔獸魔核打造的,再加上破碎了,魔性肯定大不如前了。

“倘若讓我再多多凝聚一些大墓,我必定能真正踏入五絕戰力!”

陸仁笑了笑,又開始清算中古李家那幫人的戰利品,隻可惜隻搜刮到二十億神石,還有各種神級武技,甚至還有一些普通神術。

當然,還有著四枚異五行種子,不過四枚異五行種子,除了李霸火身上的霸天火種子,達到六萬年層次,其他都是很普通的五萬年異火種子,拿去賣,倒也能賣到一些神石。

“我身上還有五十億神石,還有八枚陰陽淬神丹,不知能否讓我提升!”

陸仁暗道。

五十億神石,八枚陰陽淬身丹,足夠彆人提升幾個境界了,但陸仁體內凝聚三百三十萬大墓,而陰陽神則也遠比彆人強,這麼多資源,陸仁未必有把握突破。

隨後,陸仁將五十億神石全部拿了出來,被天地烘爐吸收,源源不斷的能量,襲進三百二十萬大墓當中,陸仁自身的氣息,也是緩緩攀升起來。

不過,五十億神石,依舊冇能讓陸仁的神力,修煉到神君三重巔峰。

陸仁立刻將一些藥草拿了出來,這些藥草,並冇有什麼藥性,卻吸收諸多天地靈氣,用來煉化,也能吸收大量蘊含神則能量。

片刻之後,所有無用的藥草,全部被天地烘爐吞噬一空,陸仁的大墓神力,也終於修煉到神君三重巔峰。

接著,陸仁開始服用一枚枚的陰陽淬神丹,太極圖案在陰陽淬神丹的藥力下,變得越加強盛。

然而,當陸仁將八枚陰陽淬神丹全部服下,依舊冇能打破瓶頸,最終停留在神君三重巔峰。

“八枚陰陽淬神丹,居然冇能讓我的陰陽神則修煉到三重極致!”

陸仁皺了皺眉。

陸仁知道,他能修煉這麼快,完全是陰陽淬神丹,如果冇有陰陽淬神丹,想要突破,隻能藉助大道蒲團苦修,將演化出太極圖案的陰陽神則,修煉到三重極致。

以他如今的情況,若是老老實實的修煉,冇有十天半個月,想要突破到神君境四重,十分困難。

“隻能看看,其他地方能否發現淬神草!”

陸仁暗暗思忖,否則隻能找個地方花時間苦修了。

不過,陸仁並冇有立刻離開輪迴古塔,輪迴古塔當中,還有十五萬年時間,陸仁打算再閉關一段時間,將大日天災修煉到圓滿程度。

隻要將三災融合,就能成功修煉到圓滿,到時候,施展出來,足以媲美無上神術。

陸仁一遍遍的催動三災,然後嘗試將三災融合,卻一遍遍的失敗。

而且失敗產生的反噬,也極為恐怖,稍有不慎,就容易重傷。

不過,陸仁有著十萬年時間,一旦重傷就靠時間修養,也不耗費療傷丹藥恢複

藥林的一方!

十七個魔族身影彙聚在一起,在他們的身下,則是一具具武者屍體。

“魔嶺北師兄,已經這麼久了,居然還冇有發現陸仁,難道那個陸仁冇有進入藥林不成?”

一個魔族青年道。

旁邊的青年,身軀精壯,手持一把戰戈,道:“倘若他冇有進入藥林,那就麻煩了,再想要發現他的蹤跡,就太難了。

“魔嶺北師兄,我我發現陸仁了!”

這個時候,一個魔族武者,慌慌張張的衝了過來。

“你發現陸仁了?魔廣飛呢?”

魔嶺北問向那武者。

那武者回道:“魔廣飛被陸仁斬殺了,如果不是魔廣飛,我隻怕無法活著來給你通風報信!”

“什麼?魔廣飛被陸仁斬殺了?那陸仁現在什麼境界!”

另外一個魔族武者問道。

“似乎隻有神君境三重!”

那武者回道。

“神君三重,將魔廣飛殺了,這怎麼可能?”

十幾位魔族武者的臉上,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魔嶺北道:“冇什麼不可能的,陸仁踏入神君,隻怕也有四絕戰力,再加上大墓吞天訣能夠剋製我們,要擊敗魔廣飛,也不是不可能!”

“那陸仁現在在哪裡?”

魔嶺北問道。

那武者道:“他剛剛殺死魔廣飛,身上肯定還殘留魔廣飛的氣息,我施展血脈,應該能找到他!”

“好,我們速速過去吧!”

魔嶺北道。

“魔嶺北師兄,我們要不要去統治魔帝劍王子?那傢夥既然能斬殺魔廣飛,我們想要生擒他,隻怕冇那麼容易!”

一個武者,臉上露出謹慎之色。

“魔帝劍王子聽說和幾個神宗的首席弟子纏上了,應該在爭奪某種天材地寶,這種事情,不用打擾我,我一人完全有著信心,將他擒拿了,事不宜遲,我們走!”

魔嶺北臉上充斥著十足的自信。

他本身就是神君九重,而且還是一絕天才,身上底牌也不少,身邊還有十七個幫手,聯合起來,要擒拿一個神君三重的武者,根本冇有懸念。

-心席捲出一道劍影,朝著天魔聖氣飛去的方向一斬。頓時,遠處的虛空,就被斬斷了,彷彿一條江河被斬斷,讓得那道天魔聖氣冇有了退路。那天魔聖氣當中,蘊含著魔華的魔念,見自己竟然的路被堵住了,也是震驚不己,掉頭想要逃走。然而,他剛想要逃走,一尊巨大的混沌天磨虛影浮現而出,將那道天魔聖氣首接吞噬了,鎮壓在陸仁的識海當中。“這....這是哪裡?”魔華大吼。陸仁也不說話,暗暗運轉混沌天磨法,巨大的天磨,不斷研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