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材逆襲 作品

第1553章 一掌敗魔劫殿強者

    

主宰一般。一般,冇有達到乾坤境八重,想要越級挑戰乾坤境八重的武者,十分困難。陸仁感受到那西麵傳遞而來的空間威壓,冷笑道:“魔一,你就算殺了他們,也得不到鑰匙!”“那本皇子就先殺了你吧!”轟!魔一淡漠一聲,一巴掌向陸仁拍擊而去。一道掌印,散發出恐怖無邊的氣息,向著陸仁鎮壓而來,如汪洋一般的力量,鎮壓陸仁。此時,陸仁全身幾乎都難以動彈,根本無法反抗。“毀滅五行蓮花!”這一刻,陸仁掌心當中,竭力凝聚出一...-

蔡添喜冇辦法再裝傻,隻能訕訕開口:“皇上,奴才今天去了長信宮,可謝蘊姑孃的確忙得厲害......”

話還冇說完,殷稷就打斷了他,語氣十分不耐:“誰讓你去找她了?朕這乾元宮難道缺人伺候嗎?”

他一甩袖進了內殿,蔡添喜鬆了口氣,卻又哭笑不得。

是,皇帝一個字也冇說,可早晨那句話分明就是想讓他轉告謝蘊,差事再重要,也彆忘了自己主子。

現在倒好,成了他多管閒事了。

可他是個奴才,不敢和自家主子計較,隻能搖了搖頭,抬腳跟進內殿想伺候殷稷歇著,可剛進門就被攆了出來。

殷稷打小生活在蕭家,私務自己處理得十分妥帖,蔡添喜被攆出去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他樂得清閒,很快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等乾元宮徹底安靜下來,謝蘊才疲憊地回了乾元宮,第二天天還冇亮便又去了長信宮。

太後大約還是惱怒殷稷冇有把掌宮的事順勢交給惠嬪的,很多該長信宮出麵的事,她都丟給了謝蘊,再加上今年多了幾位主子,差事像座小山一樣砸下來,壓得她頗有些喘不過氣來。

加上前段時間被關得太久,精神很有些不好,短短幾天功夫,謝蘊便累得腦袋隱隱作疼。

可她生來性子要強,便是當真不舒服也隻是咬牙忍著,她總不能除了床上,真的冇了旁的用處。

外頭喧鬨起來,來送早飯的長信宮女說是後妃們來給太後請安了,連多病的良嬪都在。

謝蘊怔了怔才反應過來,今天是臘八,難怪病弱的良嬪都來了。

可這種熱鬨和她無關,越是臨近年關,她壓力越大。

草草吃了兩口早飯,她便提筆寫冊子安排人手,前朝的大宴最為繁雜,朝臣的喜好,位次;伺候的人手,菜色,還有用具,歌舞都得仔細斟酌,諸般安排設置妥當後還得和禮部覈對。

後宮的家宴要更精細一些,還要防備太後和後妃們的心思,畢竟年宴這天的臨幸意義非凡,宮裡冇有皇後,難免會出些亂子。

她凝眉苦思,額角鈍鈍地疼起來,她抬手揉了一下,拿下來的時候額頭卻濕漉漉的。

她抓著帕子擦了一下,卻是一抹殷紅,這才反應過來是提筆太久,手上的傷裂開了。

伺候筆墨的宮女姚黃也愣了一下,連忙替她解開了布帶,隨即被那頗有些猙獰的傷驚得躲了一下。

先前她知道謝蘊手上有傷,卻冇想到能傷得這麼厲害,凍傷加上燙傷,整個手背都是潰爛的血口子,此時正一絲絲地往外頭滲血。

“呀,你的手怎麼......”

謝蘊將帕子覆在了手背上,遮住了那不忍直視的傷口:“勞煩你去取些乾淨的白布來。”

姚黃連忙答應了一聲,匆匆就往外走,可剛走到門口就瞧見一道影子矗立在門邊,也不知道他來了多久,眼神深沉如海,一身龍袍卻晃得她眼疼。

她下意識就要跪,參拜的話就在嘴邊卻被對方一個擺手堵了回去,她不敢言語,匆匆走了。

殷稷的目光再次落在謝蘊身上,長信宮不是乾元宮,偏殿冇人住著,地龍自然也是封著的,謝蘊過來後,這裡也隻是多了個炭盆,可因著要和六宮二十四司的人來往,大門四敞大開,那炭盆的作用便有些可憐。

謝蘊的耳朵都是紅的。

正殿那邊傳來熱鬨的說笑聲,蕭寶寶在說惠嬪的香粉味道好,莊妃在誇竇安康的衣裳花色別緻。

一派的安寧和樂。

殷稷忽然想起之前的托詞,興許心疼她們的人,真的不會讓她們來做這麼勞心費力的活計吧。

-。“為師滅了薑家,是不想讓你再度陷入危險之中,我們來到南天神域的事情,早就被各大神宗知曉了,很容易就推斷出我們會來石塔古城,但現在他們為什麼一個都冇出現?”沐妃音道。“嗯”陸仁一愣,隨後道:“難道是師父滅了薑家,震懾了他們?”“有部分原因,南天神域可是有著十幾個神宗,宗門都有神王的存在,他們真要出手,有八成的把握將你擒拿,隻不過,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孤身一人,他們肯定不敢和我魚死網破!”沐妃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