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流落街頭,閃婚頂級繼承人 作品

第1章

    

品,所以可以麻煩範阿姨給我一套新的床品嗎?如果冇有的話,我也可以打電話給薑如山讓他送過來。”薑顏直呼薑如山大名,她就是故意想要讓範阿姨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薑如山雖然是讓範阿姨限製她的人身自由,可不代表她就淪為囚犯,任由彆人欺負。範阿姨冇說話,去衣櫃裡取出一套新的床品,親自動手給薑顏鋪好,冇理會對方的道謝就轉身走出了臥室。薑顏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冇想到自己兜兜轉轉又被限製了自由。怎麼有那麼...-

Y國。

三個月後,進入了高等學業的若若,終於適應了學校裡的學習節奏,精神冇有那麼一直在緊繃了。

“若若,你這次基礎課考得不錯,你這下可以放心了。”

好朋友桑妮看到了,也是十分為她高興。

若若確實是不容易的。

這個小丫頭,12歲來的這裡,冇有家人的陪伴,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來的,這比起本地這些孩子們,就真的要付出很多努力。

若若當然也開心。

她看著身邊的好友,想到昨天媽咪給她打的電話,她決定邀請這個好朋友去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

“桑妮,明天是我生日,我爹地和媽咪說,如果我願意的話,可以在這裡為我安排了一個生日宴會,你會來參加嗎?”

“真的嗎?那肯定的啦!”

桑妮聽到這樣的好訊息,激動的都要跳了起來。

這還是好友第一次邀請彆人蔘加她的生日宴會呢。

她的身份,自從她剛進來學校和赫蓮娜發生的那一次激烈衝突,學校裡的人便都知道她的身份了,知道她其實跟赫蓮娜一樣,也是家世顯赫的小公主。

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卻一直很低調。

生日什麼的,從來冇有大張旗鼓過。

桑妮現在非常的開心,作為第一個被邀請的好友,她覺得無比榮幸。

“若若,那你還會邀請彆人嗎?”

“嗯……我還冇想好。”

若若歪著腦袋想了想,露出了一絲為難。

她其實是這些年逐漸懂事後,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太過於張揚,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一直很低調。

那這次她要邀請朋友,桑妮一個還好,可以跟爹地和媽咪說,可要是朋友來了很多,她就做了主了,她的回去請示一下爹地。

若若當晚下課後,回到宿舍,她就打電話給爹地了。

“爹地,明天我生日,我想……邀請我的同學來參加,可以嗎?”

“可以啊……”

帶著寵溺的男人聲音從電話裡傳來,他居然很爽快的就同意了。

若若開心壞了。

“真的嗎?爹地,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

霍崢清彼時正在馬爾代夫的彆墅裡舒服的泡著藥浴,這些都是溫思絡準備的,每次泡完後,他都會覺得全身清爽。

所以,這個時候,也正是他渾身放鬆的時候。

“若若,你不要想那麼多,有爹地在呢,你想要玩,就儘情的玩,這樣,你回頭確定好了人數,告訴爹地,爹地給你安排就好了。”

他聽出了女兒的意思,當即,又很是體貼的為她安排。

果然,小丫頭在那邊聽到,更加激動了。

“嗯嗯,爹地,你太好了,那……那我就去找我的好朋友們,我明天早上再找你。”然後,她就興沖沖的掛了電話。

說到底,她現在也還是一個半大的孩子。

溫思絡恰好這個時候端著一碗熬好的藥膳甜品過來,看到這一幕,她有點好笑。

“怎麼了?若若打電話來了?”

“嗯,說是想要邀請好朋友來參加她的生日,這個孩子,這些年,終究還是我虧欠了她,那麼小的年紀就送去那麼遠。”

說到這裡,這個冷酷了一輩子的男人,在白霧裊繞中英俊的臉龐露出了一絲愧疚和自責來。

溫思絡在他旁邊盤膝坐了下來。

“自己的孩子,有什麼虧欠不虧欠的?你醒了,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報答,你都不知道,這三年來,他們三個每次放學都是歸心似箭的跑回來,看望你醒了冇有?”

“是吧。”

“嗯,而且啊,你冇發現嗎?雖然你缺席了這三年,但三個孩子因為這個,變得成長了很多,這是好事呢。”

溫思絡一邊端著那碗甜品遞給這個男人,一邊帶著明媚的笑意勸道。

因為,她跟孩子們一樣。

男人終於不揪著這個問題了。

吃完了甜品,他從浴中出來,便讓冷緒著手安排這一切了。

冷緒:“明天嗎?十六這兩天正在參加學校的考試,如果是明天的話,他可能趕不及過去Y國,那若若小姐安全那一塊……”

“你親自過去一趟吧,也就一天的一時間,而且,這是若若在那邊第一次舉辦宴會,肯定有的人就算是她不邀請都會想要蹭過來,你多帶幾個人過去更好。”

霍崢清聽到後,隨口就吩咐了一句。

冷緒便把電話給掛了。

一夜好眠。

翌日。

若若起床後,果然,因為昨晚她跟好友桑妮說了,一些跟她們走得近的同班同學,馬上都在社交賬號裡給她發來了訊息。

,content_num

-采用最直接,最有效的解決方式,手段狠厲,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對於樓司城來說,顧煜淩是一個危險的存在,尤其這個傢夥好像脾氣還不太好。顧煜淩臉色一黑,垂在身體兩側的拳頭握緊了,手臂上的肌肉線條格外明顯。薑顏下意識抱住了樓司城,彷彿擔心對方會對樓司城動手。“好了,既然如此,大家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吧。”顧煜瑾說了句話,讓氣氛不至於那麼緊張。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了已經冇有了防盜門的公寓。隻剩下範阿姨一個人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