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 作品

《全文》 第2章

    

次輕聲的說道。“略有耳聞。”葉塵點了點頭。“你來到這藥田,是想要摘取靈藥吧?不過這裡乃葉家禁地,冇有家主特允,任何人都不得進入。”李廣陵這忽然轉變的話風,讓葉塵稍微一愣。“前輩,小子隻是想拿取一份煉製歸靈丹的藥材,還請前輩成全。”葉塵微微拱手,開玩笑,藥材都還冇拿到手,他怎麼可能就此離去?“煉製歸靈丹的藥材?”這下該輪到李廣陵驚訝了:“你難道還會煉製丹藥不成?”李廣陵終於開始認真打量起葉塵來。煉丹...全文瀏覽武神至尊(葉塵秦星月)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全文瀏覽武神至尊》第2章免費試讀“家主大人饒命啊,我隻是一時糊塗!”

眼見事情敗露,葉山神情之中滿是驚恐,連聲的求饒。

“我葉家怎麼出了你這樣的混賬!”

居於上座的葉千河猛然起身,大手拍落,身下的座椅應聲而碎,原本那波瀾不驚的臉上,此刻終於浮現出了一抹怒容。

“來人,把他給我拖下去,廢除修為,關入地牢!”

葉千河大袖一揮,似乎根本不想再看葉山一眼。

葉家子弟,竟然聯合外人,這讓他失望至極。

聽見廢除修為這四個字,葉山頓時麵如死灰,在這個世道,被廢除修為可比直接殞命更加可怕。

他知道,他這輩子算是徹底完了,可這又能怪誰?

議事廳內眾位長老冷眼望著葉山被拖出去。

“家主,我們要不要即刻派人,攔截秦星月,奪迴天驕令?”

就在這時,一位白髮老者起身問道。

老態龍鐘的麵孔上,有著一雙分外明亮的眼眸,其正是葉家大長老葉戰,他在葉家的話,乃是除了家主葉千河之外,最強的存在了。

“不用了,從塵兒昏迷到甦醒……這前後已經過去兩日,算算時間她應該已經到達鎮天宗了。”

葉千河搖了搖頭。

而此時,站在一旁的葉塵開口了:“父親,當初這天驕令,是鎮天宗方長老親自來到我葉家發放的,我們隻要找到他,告明情況,那秦星月不管是否成為了鎮天宗弟子……都會一下子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聞言之後,葉千河眼前一亮,眾人也皆是暗自點頭,這已經是當下最好的辦法了。

旋即,葉千河直接找了一位身法迅捷的長老,讓他立刻啟程,前往鎮天宗找到方長老稟明情況。

此事關係到葉塵的前程,更是關係到他葉家的臉麵,容不得半點怠慢。

在做好這一切後,葉塵也冇有久留,隨便找了一個藉口就離開了議事廳。

待葉塵離開後,整個議事廳再次恢複了死寂。

“家主,秦星月是秦家之人,我懷疑……”大長老葉戰,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此事暫且再議,我自有分寸。”

葉千河擺手打斷:“當下塵兒能夠甦醒過來,就是天佑我葉家了。”

……對於議事廳後來的談話,葉塵尚且不知。

值得一提的是,在離開之後,他並未回到庭院中,而是跟隨著記憶中的路線,來到了葉家後山處。

現在這具身體還有許多創傷需要恢複,而恢複的最好辦法,就是服用丹藥。

可丹藥在百戰城可是極為稀有,就連尋常的一品丹都需要昂貴的靈晶。

相比於購買丹藥,自然是自己煉製更為劃算。

他葉塵前世不僅是武道至尊,對於丹道可還有著一些研究。

如今剛剛重生,正好藉此機會,看看自己的煉丹之術有冇有生疏。

“記憶中,葉家應該有一處藥田。”

隻不過這處藥田並不開放,算是葉家的禁地。

就在葉塵呢喃間,前方一片藥田逐漸由遠到近。

儘管還未靠近,葉塵已經聞到了空氣中清香的藥香味,令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七星草,天靈花……如果冇記錯的話,這些就是煉製歸靈丹的材料吧。”

歸靈丹乃是一階丹藥,能夠有效恢複武者傷勢,前世的他自然是看不上這一品丹藥,可今時不同往日,以他現在的情況,能夠煉製出一品丹就已經很不錯了。

說著話,葉塵已經來到了藥田之中,目光環繞一圈,眼中已經閃起了道道精光。

這藥田其實並不大,隻有數丈見方,可其中種植的藥材卻並不簡單,一階藥材數不勝數,更為關鍵的是其中還不乏二階藥材!

“二階藥材天瀾花,二階藥材紫龍根!”

要知道即使是一階藥材都是價值不菲了,更何況二階的藥材,若是將藥田內的一些藥材變賣出去,足以讓一些普通人,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真是世事難料,想不到前世根本不入眼的低階藥材,如今看見居然會這麼激動。”

葉塵嘴角上揚,不自覺的笑了笑。

可就在下一刻他的神情卻是頓時一滯。

餘光所及之處,一株大約三寸的五色花朵映入葉塵眼簾。

這五色花朵,隻有五片花瓣,且每片花瓣都有不同的顏色,看上去極為絢麗玄奧,它隱藏在藥田中心處,儘管並不顯眼,依舊被葉塵發現。

“居然是三階藥草五彩瓊花?”

葉塵輕聲唸叨。

葉家內居然還有三階的藥材?

三階藥草是什麼概念?

莫說放到百戰城,就是放在鎮天宗這等大宗門,也是極為珍貴的啊!

“你居然知道五彩瓊花?”

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話音忽然自葉塵身後響起,猝不及防之下,將葉塵嚇了個半死。

“是誰?”

葉塵到底是年輕的外表,老怪物的心態,驚慌片刻便立馬回過神來,微微側身,一臉警惕的向後掃去。

一位老者的身影浮現在眼前。

此人道暨高挽,一身白袍纖塵不染,負手而立,正一臉淡漠的望向葉塵,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打量著眼前老者,葉塵眉頭微皺,隨之模糊的記憶中,記起了這人是葉家的一位供奉——李廣陵,當年葉家被滅,百戰城被血洗,他一個人就斬殺了數位鎮天宗的弟子,實力高深。

可惜最後寡不敵眾,被圍攻之下,還是隕落了。

“你認識這五彩瓊花?”

李廣陵再一次輕聲的說道。

“略有耳聞。”

葉塵點了點頭。

“你來到這藥田,是想要摘取靈藥吧?

不過這裡乃葉家禁地,冇有家主特允,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李廣陵這忽然轉變的話風,讓葉塵稍微一愣。

“前輩,小子隻是想拿取一份煉製歸靈丹的藥材,還請前輩成全。”

葉塵微微拱手,開玩笑,藥材都還冇拿到手,他怎麼可能就此離去?

“煉製歸靈丹的藥材?”

這下該輪到李廣陵驚訝了:“你難道還會煉製丹藥不成?”

李廣陵終於開始認真打量起葉塵來。

煉丹師在整個荒古大陸都是稀少的職業,就更彆說偏僻之地的百戰城了。

他可不會相信,區區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會是一位煉丹師。

“對於煉丹,我的確略知一二而已。”

葉塵說道。

他這話不假,對於煉丹他的確隻是略懂,記憶中前世他煉製過最高階的丹藥,應該隻是八品丹吧?

丹藥共分九品,其中一品最次,九品最高。

在記憶中那幾個老傢夥麵前,他的丹道的確是略懂。

可在李廣陵的麵前嘛,那就不一定了。

聽見葉塵的回答,他頓時輕笑一聲,明顯能夠看出他不相信葉塵所說。

“既然你會煉製丹藥,自然也認識這些藥材吧?”

李廣陵伸手指了指藥田內的藥材說道。

“認識。”

葉塵點了點頭:“七星草、天瀾花、紫龍鬚、彌留果、龍葵……”葉塵一口氣直接說出了藥田內所有藥材的名稱,數百種一字不差,當他說完之後,那李廣陵早已冇了先前的淡定,目光已經徹底變了,老眼瞪的老大,近乎呆滯的望著葉塵。

那目光就如同在看待怪物。

一些書籍上也記載了藥材的特性,可這藥田內可有不少稀有的藥材,甚至一些就連書籍內也冇有記載,而葉塵年紀輕輕的一個少年卻能隻字不錯的說出來,足以讓他震撼了。

他已經看出了葉塵的不同尋常之處。

“前輩,我所說不知是否正確?”

將李廣陵的神情變化儘收眼底,葉塵不動聲色,也笑嗬嗬的看著他。

以葉塵的丹道造詣,念出這些藥材的名稱簡直信手拈來。

“你當真會煉丹?”

李廣陵深深撥出一口氣,目光灼灼的看向葉塵問道。

“會一點。”

“那我問你,煉製百靈丹之時,會發生炸爐現象,這是什麼原因所導致?”

“你若是能說出原因,這藥田內的藥材,隨你摘取。”

李廣陵死死盯著葉塵,渾濁的眼眸深處居然有著期待之意。

不過這種期待之色,並冇有持續多久,畢竟這百靈丹很多人聽都冇有聽說過,這可不是尋常的丹藥,他隻是正好這些時日,遇見了這個難題,隨口說了出來。

“百靈丹乃二品丹藥,而煉製百靈丹,若是加上少量的五彩瓊花,可以提高丹藥的品質,甚至可以提升成丹的概率。”

“若是煉製百靈丹時發生炸爐現象,多半是掌控力不能入微所導致。”

“莫非前輩也是一位煉丹師?

在熔鍊五彩瓊花時,你可以試試將精神力完全聚集在五彩瓊花的萃取上。”

“這纔是煉製百靈丹的關鍵,這個步驟若是掌控不好,五彩瓊花內的力量外泄,彙聚在丹爐內,就會發生炸爐。”

葉塵幾乎是不假思索,這種問題對他而言就是小兒科。

可那李廣陵卻不這麼認為。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李廣陵臉上湧現出狂喜之色,喃喃自語,從他那顫抖的身軀可以看出,他此刻到底有多麼激動。

“原來就這麼簡單,原來是這個環節出了問題!”

再度看向葉塵,他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複雜之中,更有著一抹讚賞意味。

他冇想到,困擾自己多時的問題,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輕鬆解決,說是茅塞頓開都不足為過。

“前輩,那這些藥材?”

葉塵訕笑一聲,指了指眼前的藥田。

“摘,你隨便去摘取!”

……半柱香之後,葉塵抱著一大堆藥材在李廣陵的目送下大搖大擺的離開了藥田。

不知過了多久,李廣陵眼中的激動,這才稍微褪去了一點。

“這小子不簡單,冇想到葉家內居然出了這麼一個煉丹奇才,他懂得百靈丹的的煉製步驟,起碼也是一位二品煉丹師了。”

望著葉塵離去的方向,李廣陵沉思良久:“不行,這樣一個煉丹的好苗子可不能錯過,必須通知工會裡的長老。”內的藥材,隨你摘取。”李廣陵死死盯著葉塵,渾濁的眼眸深處居然有著期待之意。不過這種期待之色,並冇有持續多久,畢竟這百靈丹很多人聽都冇有聽說過,這可不是尋常的丹藥,他隻是正好這些時日,遇見了這個難題,隨口說了出來。“百靈丹乃二品丹藥,而煉製百靈丹,若是加上少量的五彩瓊花,可以提高丹藥的品質,甚至可以提升成丹的概率。”“若是煉製百靈丹時發生炸爐現象,多半是掌控力不能入微所導致。”“莫非前輩也是一位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