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白 作品

《暢讀佳作推薦大唐:我能召喚曆史牛人!》 第3章

    

?”這句話,柳白故意說得很大聲,圍在前邊的富商財主們頓時一片叫嚷。“什麼叫強取豪奪?你柳家冇能按照契約,完成訂單,就該付出十倍的賠償,有崔縣令做主,你還敢賴賬不成?!”說話之人,正是霍掌櫃!在他身邊,一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微微頷首道:“霍掌櫃說的極是,既然有契約為證,按我大唐律法,你柳家應當付出十倍賠償!”柳白微微眯起眼睛,從兩人的話中,他也能猜出,那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就是涇陽縣的崔縣令...暢讀佳作推薦大唐:我能召喚曆史牛人!

男女主角(柳白柳家的)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水果抹茶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暢讀佳作推薦大唐:我能召喚曆史牛人!

》第3章免費試讀柳家大宅門前!

“柳家小子,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今日你柳家,無論如何也要給我等一個說法!”

“柳家小娃娃,還是滾回去吃奶吧!”

“...”這些富商財主們見柳白現身,叫囂得更加厲害了,罵得一個比一個難聽。

柳婉兒死死拉著柳白的手,用略微顫抖的聲音道。

“你還不快回去,這裡有我擋著,他們不敢拿你怎麼樣...”柳白聽得出來,此刻柳婉兒的心中已經充滿恐懼,能堅持著站在這裡,完全出於想保護自己。

周圍的護院雖然拿著棍子,但麵對這麼多人,也不禁一點一點的向後挪動。

柳白歎了一口氣,道:“婉兒姐,難道你看不出,他們本就是在逼我出來嗎?

柳家的族譜上,都寫著我的名字,我若不現身,他們如何巧取豪奪?”

這句話,柳白故意說得很大聲,圍在前邊的富商財主們頓時一片叫嚷。

“什麼叫強取豪奪?

你柳家冇能按照契約,完成訂單,就該付出十倍的賠償,有崔縣令做主,你還敢賴賬不成?!”

說話之人,正是霍掌櫃!

在他身邊,一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微微頷首道:“霍掌櫃說的極是,既然有契約為證,按我大唐律法,你柳家應當付出十倍賠償!”

柳白微微眯起眼睛,從兩人的話中,他也能猜出,那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就是涇陽縣的崔縣令。

“背後果然有人主使,否則幾個商賈,怎能驅使得動縣令?”

柳白心中暗道。

柳婉兒心頭大急,她從小被柳老太爺悉心培養,深諳經商之道,對於官場上的一些事情,自然也很瞭解。

隻要接下來柳白說錯一句話,一頂‘藐視大唐律法’帽子,必定會扣下來,到時候,柳家不光要搭上族產,恐怕連柳白都要被治罪!

“夫君...”柳婉兒有心阻攔柳白,卻一個不防,被柳白拉到自己懷中。

“婉兒姐放心,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便是。”

說著,柳白對身後的柳蓉兒道:“蓉兒姐,照顧好婉兒姐,她已經很累了!”

柳白這般舉動,是想讓柳婉兒安心一些,可是落在旁人眼中,卻是變了味道。

“有辱斯文!”

“如此不學無術之輩,丟儘了我大唐男兒的臉麵!”

眾人議論紛紛,霍掌櫃和崔縣令相視一笑,心中對於柳白更加輕視了幾分。

而此時,柳白嘴角卻是微微掀起,心念一動。

“係統,使用諸葛亮附身卡!”

“叮!

諸葛亮附身卡使用成功,接下來半個時辰內,可完美體驗諸葛武侯的一切能力,半個時辰倒計時開始...”係統倉庫之中的諸葛亮附身卡瞬間破碎,化作一片光點,消失不見。

旁人自然是看不出什麼門道,可是在使用附身卡的瞬間,柳白卻是忽然出現了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頭腦一片清明,好像在這一瞬間,腦海之中多出了許多東西。

同時,他身上的氣質,也在這一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一種很獨特的感覺,氣定神閒中,隱藏著三分銳氣,更多的,卻是一種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堅毅。

他就像是一位儒雅的將軍,麵對千軍萬馬,亦笑談風聲,羽扇輕搖之下,檣櫓灰飛煙滅!

原本喧鬨非常的柳家大宅門前,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就連叫囂最厲害的人,此刻也閉上了嘴,甚至低下頭,不敢直視柳白的目光。

氣質是一種很玄妙的東西,就如李二,哪怕他穿著最破爛的衣衫,旁人也能一眼看出,也難掩他身上的貴氣,他就是一個天生的皇者!

此刻,柳白就是這種狀態。

在官場上混跡了大半生的崔縣令,感受最為真切。

莫說他一個小小的縣令,恐怕就連京畿之地的彆駕、刺史,都遠不及此刻柳白給他的壓力!

諸葛亮!

堂堂蜀國丞相,曆經大小數百戰,無論智謀還是氣度,都堪稱千古魁首!

哪怕大唐立國之初,群星璀璨,也無一人能媲美諸葛武侯!

在崔縣令的眼中,站在門前的,早就不是那個弱不禁風的少年了,而像是大唐滿朝文武重臣,正用冰冷的目光盯視著他!

他隻覺得腿肚子都在打顫,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來。

見到這一幕,柳白欣然一笑,上前走了幾步,周圍的富商財主紛紛退讓。

“崔縣令,既然你說到了大唐律法,柳某就與你好好論上一論,望你能說明白,我柳家犯了哪一條罪狀!”意說得很大聲,圍在前邊的富商財主們頓時一片叫嚷。“什麼叫強取豪奪?你柳家冇能按照契約,完成訂單,就該付出十倍的賠償,有崔縣令做主,你還敢賴賬不成?!”說話之人,正是霍掌櫃!在他身邊,一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微微頷首道:“霍掌櫃說的極是,既然有契約為證,按我大唐律法,你柳家應當付出十倍賠償!”柳白微微眯起眼睛,從兩人的話中,他也能猜出,那個穿著便裝的短髯中年人,就是涇陽縣的崔縣令。“背後果然有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