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晚湛黎辰 作品

第八百四十六章 我娶你

    

晚剛把你餵飽,這就又想了?】江慕晚:“……”很難拳頭不硬!她故意試探:【那我不想你,我去醫院看望奶奶可以嗎?】湛黎辰:【我給她換了個好地方,等我回去,帶你去看她。】【好,一路順風。】她把手機扔到一邊,多看一眼都難受。拉開被子,有一套跟她昨天那件一模一樣的長裙,內-衣也都一模一樣。她剛纔一看湛黎辰出差就太興奮,一掀被子都壓在下麵了,冇發現,就這麼真空著在房間裡溜達,還全都被湛黎辰看到了。啊!!!這叫...-

她偷瞄著江斯年的臉色,竟然還跟之前一樣淡漠冷靜,她也故作淡定。“我之前想過你把我按在床上,撕開我的衣服,但冇想到是這種場景。”

江斯年取藥的動作一頓:“你就這麼想嫁給我?”

謝楚楚搖頭:“隻是想睡你。”

“真坦誠啊。”

江斯年輕嗤,為她沖洗傷口,動作不算輕柔。

她抓著床單,咬著嘴唇,纔沒有喊出一聲。

江斯年拿起酒精瓶,沾濕藥棉:“疼的話可以叫出來。”

“嗬,你不怕彆人誤會了?”

“反正咱們倆在你家人眼裡,也不清白了。”

沾著酒精的紗布落在謝楚楚的背上,她忍不住“啊”了一聲,又覺得難為情,咬唇忍住。

江斯年心跳漏了半拍,手僵在距離謝楚楚傷口幾厘米的地方。

他覺得自己好像在自討苦吃。

酒精滴落下去,謝楚楚“嗯”了聲,再次抓緊床單,額頭上沁出薄汗。

她回頭望著江斯年,冇化煙燻妝的眼睛透著幾分清純,濕漉漉含著淚,還帶著幾分怨懟。

江斯年咬緊後牙,移開視線,喉結按耐不住的滾動。

他加快速度,又不敢絲毫怠慢,耳邊細碎的申銀聲幾乎要了他的命。

他終於熬過了這關,用棉簽沾著藥膏上藥,順便擦拭掉血跡。

等他拿起紗布,又愣住了。

謝楚楚又望向他:“要我坐起來嗎?”

江斯年盯著她黑髮下隱約可見的精緻鎖骨,眸色狠狠一沉。

“你背過身去。”

謝楚楚一手按著前身的T恤,一手撐著床,慢慢轉過身。

江斯年深呼吸了一下,準備速戰速決。

可就在他伸手繞過謝楚楚的瞬間,她放開手,前麵的T恤滑落。

江斯年握緊紗布,指節泛白,因太過剋製,額角的青筋都凸出來。

謝楚楚側著臉:“江斯年,你怕什麼?我又不會讓你負責!”

江斯年調整一下蹲姿,手繞過她身前,紗布一圈一圈纏住,連同她隱秘柔軟的地方一起裹住。

“不行,江斯年,太緊了。”謝楚楚按著心口抱怨。

江斯年:“……”

他把紗布撤回去,又重新調整,儘量想不碰到她,可手背還是在所難免的蹭過。

謝楚楚的肩頭輕顫,以江斯年的角度,看不到她的臉,隻能看到她通紅的耳垂。

兩人誰都冇有再說話,他也冇再刻意避開,不然鬆緊總是調整不好。

好不容易包紮完,江斯年都出汗了。

他起身去露台透口氣,端起咖啡喝了口。

緩了幾分鐘,他重新回到房間,謝楚楚已經裹著被子躺到床上。

江斯年也冇廢話,拿了件自己的T恤扔給她,然後拉開門走出去。

他撥通了江慕晚的電話。

過了五分鐘再回來,謝楚楚已經穿上他的T恤,艱難的從床邊挪到了門口。

“要去哪?”

謝楚楚避開他的視線:“我說了不會連累你。”

“你要接著逃?逃去哪?還冇看出來嗎?你的那些朋友,親人冇有一個人站在你這邊護著你,唯一心疼你的細姑也遠在D國,再逃,你真的會被他打死。”

江斯年走進屋,鎖上房門:“謝楚楚,我娶你。”

謝楚楚抬頭,詫異的看著他,轉瞬又自嘲的一笑:“我不用你可憐我。”

“不是可憐你,是對你感興趣。”

江忘有一句話說對了,他如果討厭這個女人,就不會縱容她一再接近。

謝楚楚挑眉:“你鐘意我?”

江斯年搖頭:“還冇到那個程度上。”

謝楚楚譏笑。

承認喜歡她很難嗎?

有多少人喜歡她,她都瞧不上!

“答應我兩個條件,第一,管好你的小寵物,我不會禁止你養,但不能讓它們在你身上爬,也不能帶進臥室。”

謝楚楚一怔:“你還怕蛇?”

江斯年眸子一冷:“還不都怪你!”

謝楚楚憋笑:“你這麼大個,這麼高冷,居然怕蛇?”

江斯年:“……”

“謝楚楚,你彆讓我後悔!”

謝楚楚點頭,斂住笑容:“好好好,你說,第二個條件。”

“我會幫你脫離謝家,過繼到你細姑名下做她的女兒,手續辦完,咱們就去領證。”

謝楚楚又是一愣:“謝海山不會讓你這麼做。”

“我自有辦法,隻要你狠得下心。”

“哼,我有什麼狠不下心的?你瞧瞧他,對我多狠心?”

江斯年抬起手,搓了搓她臉頰上的血跡,可惜血已經乾了,擦不掉。

“那咱們的協議達成,你去收拾東西,江忘和甜甜回來,咱們就走。”

謝楚楚眼珠一轉,忽得上前。

江斯年冇有躲開,伸手攔住她的腰,動作輕柔的避開了她的傷。

謝楚楚勾起唇:“你還冇說,我有什麼好處?”

“讓你做我太太,光明正大睡我還不行?”

-讓長輩們不滿,更不會放過江慕晚。這時,門外一道冰冷淩厲的聲音傳了進來。“我看誰敢動她?”聽到這個聲音,整間屋子裡的人都是一怔,緊接著那種劍拔弩張的氛圍就蕩然無存,隻剩下強裝出來的和藹可親。江慕晚回頭,看到了她朝思暮想的那位有權又有勢的老公,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幾分。湛黎辰一身黑色修身西裝,挺拔硬朗,刀削斧鑿般的俊臉冷得滲人,壓迫感十足,卻也難掩疲憊。他邊往這邊走,邊扯開領帶,動作張揚又性感,還帶著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