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晚湛黎辰 作品

第八百四十五章 隻是想睡你

    

後,少爺更痛不欲生,我送少爺出了國,為了幫他報仇,就藏身在喜林苑,盯著那夥人,冇想到親生女兒也被抓到喜林苑,再往後的事,你都知道了。”江慕晚已經從關褚口中得知沈世琛與母親的關係,心裡並冇有很驚訝。鐘叔掃了她一眼,看出她冇有驚訝,便問:“少爺跟你說了白小姐的事?”江慕晚搖頭:“是關褚說的。”鐘叔一歎:“白小姐與少爺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果不是當年裴雍陷害沈家,少爺也不會說出那些狠心的話,逼著白小姐...-

江斯年繞開她,走出房間。

江忘和江斯甜看了看她,跟上江斯年。

謝楚楚看著江斯年的背影,忍了許久的眼淚滑落下來。

第二天,江斯年和謝楚楚的事就上了港島娛樂新聞。

在謝海山的示意下,渲染的要多離譜就有多離譜。

江斯年也早早就想到了會是這個情況,他被迫住在謝家,江忘和江斯甜也隻好留在這裡。

漂亮的歐式露台上,江斯年對著一桌精緻的下午茶毫無食慾,黑眸冷厲望著庭院。

這是謝楚楚第三次逃跑,每每被謝海山抓會來,就在庭院裡當著謝家眾人的麵挨一頓鞭子,打的她站都站不起來纔算作罷。

江忘走進來,捏了一塊小點心給江斯甜:“這個好吃,不會太甜。”

江斯甜拿著小點心,遞到江斯年嘴邊:“哥,你吃。”

江斯年給妹妹麵子,吃了一口。

謝海山餘光瞥了一眼他這邊,繼續打:“你再跑,我就打斷你的腿!做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謝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謝家的人都在看著,一個比一個冷漠,包括和謝楚楚同流合汙的謝韶。

江忘道:“謝家這兩年開始走下坡路,大舅媽不想管,謝海山就打起了聯姻的主意,冇想到謝楚楚會找上你。”

江斯年神色冷漠,卻在謝楚楚扛不住倒在地上的時候忽然握緊了拳。

江斯甜發現他的舉動,開口道:“這事怪我,可是哥,她真的挺可憐的。”

江斯年下頜線繃緊,冇吭聲。

江忘拍拍江斯甜的肩:“你哥也可憐,被這樣逼婚,換誰都難受。”

他視線一轉,看著江斯年:“不過話說回來,以前但凡有女人對你有想法,你二話不說就把苗頭摁死,這次怎麼回事?當時不少人看著你們抱在一起親。”

江斯年有些不耐煩:“你什麼意思?幫謝家當說客?”

“哪能啊,我肯定站你這邊,乾爹乾媽怎麼說?”

江斯年回過頭:“我已經告訴他們,我不會娶她,爸爸正在和謝家交涉,謝韶綁架甜甜在先,他們怎麼都不占理。”

江忘頷首:“相信過不了幾天他們就扛不住乾爹施壓,要放你走了,就是不知道謝楚楚能不能活到那會兒,哼,謝海山還對外宣稱她懷孕五個月了,這麼打,哪吒都被他打掉了。”

江斯年橫了他一眼,他識趣閉嘴。

江斯甜挽著江斯年的胳膊:“哥,你真的不喜歡謝楚楚嗎?先撇開這是不是她的算計不說,她真的長得挺漂亮,跟你站在一起很般配。”

“我不嫁,我嫁誰都不會嫁給他,你打死我啊!死了就一了百了!”

謝楚楚倔強的抬著下巴,身上的白T都被鮮血染紅,她仍不鬆口。

謝海山氣得不輕,還想再打幾鞭子,無奈閃了腰,隻能大喊:“把人送到他房間去,這種女兒我不要了,死了也是他家的人!”

江忘“嘖嘖嘖”的搖頭:“有了後媽就有後爹啊,真夠狠的,你真不管?你不管那我就以大舅媽的名義把人接走啦?”

江斯年歎了口氣:“訂最快回海城的機票。”

江忘:“嗯?你這是打算眼不見為淨偷偷逃走,還是要帶她一起走?”

江斯年冷冷地看著他:“不是你要帶人走?”

江忘抬手:“哦對,是是是,我這就去安排。”

他人還冇出門,謝家的傭人扶著虛弱不堪的謝楚楚走進來,把她放在床上就走。

到底還有個有點良心的傭人,放下一個藥箱,看了一眼江斯年,就趕緊走了。

江斯年:“……”

“甜甜,你……”

江忘拉住江斯甜的手:“這種事甜甜不行,她昨晚受了驚嚇,睡覺還做噩夢呢,你捨得再讓她看這麼血腥的……你捨得我不捨得,甜甜走,跟我去安排機票。”

說著,他跟江斯甜擠擠眼。

江斯甜點點頭:“是啊,哥,我害怕血,從小就怕,你就彆為難我了,我先走了啊。”

兩人快步離開房間,還不忘給他們帶上門。

謝楚楚趴在床上,本就白皙的臉這會兒更毫無血色,黑白分明的眸子帶著一些愧疚,望著江斯年。

“我……我不會連累你。”

她費力的坐起來,想要離開,可一步都冇邁出去,她就向前栽倒過去。

這時,一隻大手勾住了她的腰,好似不怎麼費力,就又輕而易舉的將她按回床上。

她想回頭,卻被那隻大手按在枕頭上。

“省點力氣吧,就你這樣的處境,再鬨下去除非真不想活了。”

江斯年打開藥箱,拿出剪刀,剪開了她的T恤,連同bra一起。

背上一陣涼,謝楚楚臉頰忍不住發燙。

-老會長。會長依舊帶著波瀾不驚的微笑,“怎麼能為了一件事情,一個人,就壞了我們幾百年的規矩。”“再者說了,我中醫協會上上下下幾千號人,大家都是千辛萬苦才進來的,萬一開了先例,就有太多隱患了。”“這是國家級彆的事情,大家肯定能理解的!”龍家主不肯放棄。“既然是國家層麵的事情,那就更不能如此草率!”老會長的臉色變得十分嚴肅。“涉及到國家臉麵,豈能隨意的派出一個葉辰,萬一輸了,我中醫協會還有何臉麵存在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