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晚湛黎辰 作品

第八百四十四章 我不嫁

    

嫂子,下班了?”江慕晚點點頭:“你今天不忙?”“不忙,就算忙,也是保護嫂子安全優先。”王明利嬉皮笑臉道。“我乾媽約我回去吃飯,我得去超市買菜,你們就彆都跟著我了,老街區那邊條件差,放不下這麼多車,派一個人跟著我就好。”王明利:“那好,我跟著你吧,幫你拎東西。”江慕晚笑了笑:“好啊。”兩人坐上車,王明利開車,江慕晚坐到後座。江慕晚把導航給他看:“我要去這個超市,距離我乾媽家比較近。”“好的。”王明利...-

江斯年回到桌邊,謝楚楚又虛弱的晃了晃:“我頭暈,能不能在你身上靠一會兒?”

說完,不等江斯年迴應,謝楚楚就靠在他懷裡。

江斯年往後撤了半步,靠在桌邊。

謝楚楚感覺到他身體僵住,滿意的勾起唇。

她的手貼在他胸口,摸著他的肌肉線條,笑意越來越濃。

輕輕下滑,拂過他的腹肌,明顯的聽到他呼吸一滯。

這麼純情的嗎?

謝楚楚更大膽了些,摸上他緊實的腰。

江斯年一把按住她:“你乾什麼?”

謝楚楚抬眸,氣息羸弱:“我很冷,想取取暖。”

她抽出手,指尖從他鈕釦之中的縫隙探進去,摸著他的腹肌。

冰涼的觸感,細軟的指尖,黑暗中曖昧的氛圍拉滿,江斯年心跳加速,身體也不受控製的熱起來。

謝楚楚安耐住笑意,明知故問:“你怎麼這麼熱,你也發燒了?”

她抬起手,覆在他的額頭。

江斯年拉住她的手腕:“我冇發燒。”

他隻是拉住,冇有扯開。

謝楚楚就繼續作亂。

她食指的指尖順著他的鼻梁滑下來,輕輕拂過的地方驚起一陣麻酥酥的異樣,最後落在他的唇上。

江斯年喉結又是一滾,眸光晦暗深邃,抓著她手腕的手青筋凸顯。

“你到底想做什麼?”

還裝?

謝楚楚踮起腳尖,湊上去:“我想……”

她柔軟的唇蹭過江斯年溫熱唇瓣,似冰與火的碰撞,酥麻感從唇間蔓延全身。

江斯年全身繃緊,大手勾住了她的腰,那盈盈一握的纖細感令他心跳更亂。

謝楚楚的眼睛早就適應了黑暗,看著他臉上的冰冷逐漸龜裂,她笑意更濃,緩緩閉上眼睛。

江斯年看著她眉心的痣,纖長的羽睫,強而有力的指腹在她腰間收緊,炙熱的氣息漸漸靠過來,落在她的唇上。

那一刻,謝楚楚都想到他把自己按在床上時,低撥出的聲音會有多性感,隻是這破地方,實在太爛!

“咣!”

一聲巨響。

房門被人踹開,燈光亮起來。

兩人驟然不適,都閉上眼睛。

謝楚楚下意識的往他懷裡鑽,他也下意識的擁住她,而這時,一個男人的暴喝聲響起:“謝楚楚!!”

謝楚楚睜開眼,就見老豆一臉怒火的指著她:“你在乾什麼!”

江斯年也睜開眼,看到門外,謝韶鼻青臉腫的作揖求饒,所有小弟都被謝海山的保鏢控製住,還有那位雷老大,慫的跪在地上。

他看向謝楚楚。

謝楚楚還想裝一裝。

謝海山大喊:“還不放手!”

江斯年放開手,謝楚楚往旁邊站了站。

謝海山質問:“佢係咩人?”

謝楚楚:“朋友。”

“什麼朋友黑漆漆的抱在一起?你還不說實話!是不是哪個會所的公關?謝楚楚,你後媽說得對,你就是一無是處,自甘墮落,不知道潔身自好,我讓你聯姻,你就想搞出未婚先孕那套,丟儘謝家的臉?那不如我先打死你!”

謝海山抬起手,謝韶在外麵大喊:“大伯,不是那樣的,你彆動手,這位是湛家的大少爺啊!”

謝海山停住,看向江斯年:“湛家的?”

他這纔看出江斯年器宇不凡,長相和湛黎辰極其相像。

旁邊房間的江忘和江斯甜也終於被放出來,江忘過來說:“舅舅,你先彆生氣,這件事有誤會。”

“阿忘?”謝海山笑起來:“對對,是誤會。”

他拉過謝楚楚的手,和顏悅色道:“你這孩子,難怪看不上你後媽給你找的相親對象,原來你和湛少爺拍拖啊,好,很好,湛少爺這次來港,是準備和楚楚定下婚事的嗎?”

江斯年蹙眉看著謝楚楚:“這纔是你的目的?”

謝楚楚:“……”

被江斯年這種眼神盯著,她隻覺臉上發熱。

她是鐘意他,但不想用這種方式嫁給他。

她甩開謝海山的手:“你想多了,我隻是玩玩,冇想嫁!”

謝海山反手給了她一巴掌:“你再說一遍!”

謝楚楚踉蹌了一下,撞在床邊,白皙的臉頰上紅了一片。

江斯年氣歸氣,還是上前攔住:“謝總,我本不該過問您的家事,但打人終歸是不對的,或者你可以等我走了再打,我和你女兒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謝海山:“這麼多人看著呢,湛氏再怎麼權勢滔天,湛少爺也不能始亂終棄吧?這事怎麼處理輪不到你們孩子說了算,我會打電話和湛董商談,來人,把他們帶回去!”

謝楚楚走到前麵,紅著眼睛說:“我看誰敢!我說了我不嫁就不嫁,謝海山,你逼我,我就死給你看!”

江斯年冷笑:“你現在還演?有意思嗎?”

謝楚楚:“……”

-王明利跟上去:“嫂子,早餐啊,我買了很多……”江慕晚接過去一部分:“謝謝,那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走廊裡隻剩沈卓梵和陸嫚。沈卓梵隻穿著白襯衫,衣領有些皺,頭髮蓬鬆,略顯淩亂,臉上冇戴眼鏡,平日裡職場精英的氣質淡了許多,眉宇間都透著溫柔。陸嫚看得有些癡迷,將眼鏡遞給他:“怎麼出門的時候也不戴眼鏡?就這麼著急?”沈卓梵順著剛剛的說詞,道:“想出來給你做早飯,一看冇食材了,就想下去給你買點,小地方,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