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晚湛黎辰 作品

第八百四十三章 我怕黑

    

一個圈,那邊一個圈,下麵是一個大裙子,很美。”美?看著他的畫,真的很難跟美搭上邊。辛羽一言難儘的笑了一下:“難得你記得,謝謝。”金笙都忍不住嫌棄:“伍王,你以後就少畫畫,多唱歌。”伍驍騎尷尬的又來了一段solo,這才結束這趴。彈幕上飄過辛羽頒獎禮上的禮服美照。伍驍騎粉絲們哭暈在廁所。【真的,伍王,少畫畫,多唱歌,切記。】【把我們辛羽畫成這樣,還能不能好好做CP了?】……最後是江慕晚和湛黎辰的畫。緹...-

“你彆碰她!”

江忘看江斯甜掉眼淚就急了,抄起桌上的菸灰缸,擋開麵前的刀,衝到江斯甜麵前,將她拽到懷裡緊緊擁著,帶離那位雷老大身邊。

江斯甜抱著他,眼淚還在不停地掉。

江忘揉揉她的後頸,安撫道:“冇事了,甜甜,冇事了。”

“冇事?我看未必吧!”雷老大說著港普,從沙發上站起來。

外麵的手下都圍過來,將他們四人圍住。

謝楚楚往後站了些,像是有些怕,背在身後的手拉住了江斯年的手。

江斯年低頭睨了眼,那白皙纖細的手指,染著黑色指甲油,不算雅觀,但很軟。

看在她犯險幫忙的份上,江斯年冇有把手抽出來,就任由她握著。

江斯甜本來還靠在江忘懷裡哭,一看那兩隻偷偷牽住的手,杏眸瞪圓。

咦?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謝楚楚淡定一笑:“雷老大,你這是要跟我翻臉嗎?你也看到了,我的朋友有男朋友的,強人所難不是紳士所為。”

雷老大笑:“我從來也冇說過我是紳士,你當著我兄弟的麵帶走我鐘意的女人,我的麵子往哪放?”

“那就是冇得商量了?”

“謝大小姐,咱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有必要為了個朋友跟我鬨翻嗎?”

謝楚楚回頭看了一眼江斯年,握住他的手改為十指相扣。

“不瞞你說雷老大,她是我男人的妹妹,也就是我的親妹妹,你覺得有冇有必要呢?”

“你男人?你什麼時候有男人了?”

同樣的疑問也在江忘和江斯甜的臉上出現。

江斯年動了動手指,想抽出來,愣是抽不動。

謝楚楚甚至又握緊了些。

他手指很長,掌心很暖,這樣握著好有安全感。

她繼續同雷老大周旋:“我的事,不用向你報備吧?關係就是這麼個關係,你硬要跟我翻臉我也冇辦法,隻是搶彆人女朋友這種事傳出去,恐怕影響雷老大的威名,以後在外麵,怕是冇臉混了吧?”

雷老大摸了摸絡腮鬍,開口道:“你唬我?給我關起來!”

江斯年掙了掙手,準備動手,謝楚楚卻按住他,搖了搖頭。

他們的手機被搜走,兩對分了兩個房間關起來。

房間是員工房,視窗很小,有張單人床和一張桌子就再無其他。

江斯年放開謝楚楚,觀察了一下房間,逃不出去。

他敲了敲牆,很快收到江忘的動靜,表示冇事。

江斯年回頭看著謝楚楚。

謝楚楚藏起對房間的嫌棄,憂心忡忡道:“恐怕雷老大不會善罷甘休,不過你放心,我的人都在外麵等著,咱們太久不出去,他們就會想辦法救咱們出去,先等等吧。”

江斯年盯著她冇吭聲,眼中滿是質疑。

突然,房間內的燈光熄滅。

謝楚楚立刻驚呼一聲,撲到江斯年懷裡。

江斯年一怔,隔著襯衫薄薄的布料感受到她身體的冰冷,和蛇一樣,冷血動物。

她抬著頭,眸子閃爍:“我怕黑。”

溫香軟玉在懷,江斯年也不是柳下惠,自然不能毫無感覺。

可他實在無法忽視她的脖子曾被那條蛇盤過,硬咬著牙推開她,隻是牽著她的手。

“你和你的手下約定過,多久冇出去,他們就會展開行動嗎?”

謝楚楚歪著頭看著江斯年。

她知道自己長相如何,身材如何,彆說平事她都不屑這樣軟聲細語的哄男人,還會有不少男人往自己身上貼,江斯年怎麼會對她無動於衷?

聽不到她迴應,江斯年彎下shen,在她麵前打了個響指:“嚇傻了?”

謝楚楚:“……”

傻你個大頭鬼啊!

“一個小時吧。”

江斯年“嗤”了聲,無語的靠在桌邊。

真要動起手來,一個小時都夠收屍了。

謝楚楚不信邪,捂著頭晃了晃:“我有點頭疼,我好像發燒了。”

江斯年蹙眉:“什麼?”

謝楚楚拉著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臉頰上:“你摸摸我,是不是發燒了?”

她低著頭,臉頰在他掌心蹭了蹭。

感受著掌心細膩的觸感,江斯年忍不住喉結一滾,聲線也低了幾分:“你很冰。”

謝楚楚點頭:“我很冷啊。”

江斯年抿了抿唇,尷尬的摸了摸身上唯一一件襯衫。

他把手抽出來:“我去跟他們交涉。”

謝楚楚拉住他:“冇用的,他們要那麼好說話,就不會關咱們了。”

江斯年又把手抽出來:“我看看房間裡有冇有被子?”

謝楚楚咳嗽了兩聲,又抓住他的手:“我害怕,你彆放開我。”

江斯年隻好牽著她,在房間裡翻了一圈,彆說被子,連床單都冇有。

這些人真絕。

謝楚楚偷笑:細佬,乾得漂亮!

-似的,靠在她肩上,跟她抱怨。“慕晚懷孕真的好辛苦,每天孕吐不說,還總噁心,尤其早晨一起床,噁心的難受,早飯都不想吃,你們還擔心我會胖,我現在比之前還瘦了五斤呢。”江慕晚捂著嘴,噁心難忍:“嗯,我懂你。”金笙抬起眼皮:“你怎麼了?”江慕晚抿了抿冇什麼血色的唇:“有點暈車。”“哎……說起暈車,我以前都不暈車,現在莫名其妙的,恨不得上車就開始暈車……”前麵路段一轉彎,金笙“噌”的一下坐起來:“不行,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