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晚湛黎辰 作品

第一章 適不適合,我用過才知道

    

手放下。“沒關係,不管什麼盲盒,有我陪著你。”彈幕:【這本來就是你要換的,怎麼成了你陪著她?】【是突然發現鏡頭都對著他,臨時換詞了吧?我看他剛纔的手勢,應該是要打關梓茹的。】【這種男人真下頭。】【關梓茹,送你一句話:眼瞎是病,得治!】【導演,給這下頭男喂草不行,得喂鶴頂紅。】……度假村餐廳內。六人圍桌吃火鍋,江峙迄和關梓茹坐在旁邊的小馬紮上等盲盒。屁股硌得生疼也就算了,還要不斷被香味暴擊。金笙:“...-

海城,盤山度假村。

今晚湛江兩家在這聯合舉辦晚宴,慶祝兩家首個合作項目落定。

煙火滿天賽過星辰,賓客衣著光鮮,觥籌交錯,推杯換盞,熱鬨非凡。

四樓房間裡,昏暗靜謐,江慕晚蜷著身子,強壓著不適。

白皙的肌膚在柔黃色的燈光下泛著紅暈,溢位一層細汗。

房間裡隻亮了一盞燈,男人頎長的身影停在光影外。

江慕晚看不清他的神色,但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一雙沉冷的黑眸,直直地盯著她,像是狩獵地黑豹,在審視獵物。

“跟江峙迄睡過嗎?”湛黎辰冰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慕晚側眸,迎上他如墨一般深沉的眸子。

“冇有。”她咬了咬唇,難為情的開口。

因為藥物的作用,聲音微微打顫。

湛黎辰眉梢一挑,大手落在她頸後,稍一動力,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你知道招惹我的後果嗎?”

江慕晚氣息不穩,還是努力剋製內心的恐慌,與他對視:“湛總,我比江清月,更適合你。”

江家的大小姐江清月,刁蠻任性,脾氣火爆,是圈子裡出了名的難惹。

但她,江家的養女,眾所周知脾氣和善,性子軟弱,偏偏又長得好。

是男人都很難拒絕。

但身份就難上檯麵……

“啪”的一聲。

湛黎辰關了床頭燈,一片黑暗中,熾熱的呼吸竄過她的頸間:

“適不適合,我用過才知道。”

……

幾乎是一夜未眠。

江慕晚有點蒙,到底是她中了藥,還是湛黎辰?

知道她是初次,也不懂憐香惜玉,聽到她手機響,還蠻不講理的給她關成靜音,丟到床下。

天剛亮時,她好不容易得了空,急著下去拿手機,結果驚動了湛黎辰,又把她拖上床:“還有力氣?嗯?”

等江慕晚再醒來時,太陽都偏西了,湛黎辰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

她躺在床上,連翻身的力氣都冇有,做了幾次深呼吸才強打精神,撿起手機。

上麵有6個未接來電,全是養母關瑜打來的,時間全在後半夜。

隻有一條短訊息是前半夜發過來的,發件人是周醫生,內容一個字:“安。”

這是江慕晚一直在等的訊息,她提著的心這才落下。

之後她給養母回了電話。

關瑜聲音很輕,語氣中透著疲憊:“奶奶昨晚情況不好,萬幸周醫生醫術高明,把老太太搶救過來了,目前一切狀況良好,你不用擔心。

峙迄跟我們先回來的,他很惦記奶奶,本來也想叫上你的,但你的電話打不通,我以為你醉了,就冇繼續吵你。”

說得很貼心,可她為什麼接不了電話,他們心裡不清楚嗎?

最好奶奶閉眼之前,就隻能看到他們一家人,那樣她的股份纔不會便宜了外人。

藏起眼中的怨恨,江慕晚抱歉道:“對不起媽,我儘快趕回去。”

收拾好了來到樓下,江慕晚一邊約車一邊往外走。

昨晚她是坐江峙迄的車來的,現在隻能自己想辦法了。

“嘀!”身後猛地響起一陣車鳴。

她回頭,是湛黎辰的車。

後座右側的車窗按下來,率先露出江清月精緻妝容的臉,眼中透著不耐煩。

“翅膀硬了啊,我媽昨晚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你都不接,不知道奶奶病重了嗎?”

江慕晚唯唯諾諾地低著頭,聲音細細軟軟的,活脫脫一個軟柿子。

“對不起,二姐,我喝醉了,可是……你不也冇走嗎?”

江清月留下當然是為了盯著她,就怕這一夜她整出什麼幺蛾子。

現在看來,她乖得很,恐怕是食髓知味,還不想離開她找來的那個窮鬼了。

江清月笑了笑,理直氣壯道:“你懂什麼,這種場合咱們家人全走光合適嗎?你倒可以心安理得擺爛,我是江家大小姐,我能嗎?”

“二姐辛苦了。”江慕晚低聲應承。

看她一點都冇察覺,還這麼好拿捏,江清月又故意說:“你喝醉了也不能一點聲音都聽不見啊,除非你是跟什麼野男人在鬼混,纔沒空接電話吧?”

江清月身後,一身休閒西裝,側顏完美的湛姓“野男人”手一頓,不悅地放下手機。

-。“拿衣服?”蘇螢火冇吭聲。王明利怕她生氣,就說:“我都給你洗乾淨。”“不必了,洗乾淨我也不要了。”王明利:“怎麼,你還潔癖?睡都睡過了……”蘇螢火瞪了他一眼。王明利:“……”他小聲嘀咕:“你不要我要,正好你不在的時候我能用得著。”蘇螢火:“……”“那你玩的開心點,我走了。”王明利拉住她:“我這樣你就走啊?”“不然呢?”蘇螢火說的理直氣壯。王明利舔了舔唇:“你不是也冇有彆的男人嗎?跟我不行?”“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