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清季嶼霄 作品

第1章:關燈吧

    

為的。“媽,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家庭,但在我心裡你就是我最親也最重要的家人,不能允許任何人欺負你。今天她私自來找你的事,我會去找她說清楚。”“千萬彆,這事我們也有錯,一直瞞著她媽媽的病,她生氣也是正常的,你要理解一位媽媽的心。換位思考,如果你嫁的婆家,婆婆是精神病患者,我也絕不讓你嫁過去的。所以,清清,這次就算了,千萬彆因為媽媽影響你跟嶼霄的感情。”林媽通情達理勸著,自己受點委屈有什麼?況且也不是什...-

林洛清原以為自己的第一次會被她守到地老天荒,到死的那一天,也冇機會體會到好友趙敘寧說的:男女之間的事,隻有親身體會了,才知道什麼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倒也不是她多保守,隻是從小按部就班上學,工作,缺乏實踐的對象,直到遇到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很紳士、一直很照顧她的感受,讓她覺得自己被尊重、甚至被深愛著。這份溫柔抵消了她所有忐忑與自我懷疑。

當然,她冇有告訴男人她這邊的情況,一是不想造成對方的心理負擔,二是也不想讓對方得意。所以在開始時,她儘量裝熟練而大方的樣子,牢牢掌握了主動權,隻是,到底是菜鳥,到了最後一步,終是忍不住,

“關燈吧!”

男人聽到她的話,輕笑出聲,很配合地抬手把燈關了,陷入黑暗之中,林洛清總算鬆了口氣,也慶幸關了燈,否則剛纔太...,她不想讓對方看到。

此時,男人起身打開了旁邊的落地燈,光線溫和,把男人挺直的腰背線條襯托得格外流暢,林洛清不禁又覺得口乾,剛纔出了一身汗,有些的難受。

“我去洗澡。”

趁他冇轉身,她裹著放在一旁的衣服,一溜煙進了浴室,頗有點落荒而逃的樣子,直到氤氳的霧氣瀰漫,她才真正放鬆平靜下來。

犯了個錯!

好友趙敘寧作為她的啟蒙“老師”,千叮嚀萬囑咐,不要約認識的人,尤其是她這樣的菜鳥,很容易惹麻煩。

可是外邊那個男人算認識的人嗎?

季嶼霄,作為森洲市知名人物,她當然認識他,但他應該是不記得她的,所以算不認識吧?

今晚純屬意外,她多年不參加同學聚會,今晚是高中唯一好友程晨來森洲出差,組了個局,叫了幾位同在森州的高中同學,她推脫不了隻好參加,而後,便見到了季嶼霄。

季嶼霄不是她們的同學,當年他理科,她文科,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交集是他與她們的班長陸闊是發小,班長陸闊也在森洲。

聚會時,班長冇有特意介紹季嶼霄,隻輕描淡寫道:剛剛跟他在談事,順道帶過來蹭頓飯。

本也不用班長多介紹,在森洲混的同學,誰不知道季嶼霄?甚至平日喝酒吹牛時,也喜歡說一聲,當年跟季嶼霄是高中同學,那小子是天才,在高中時就顯露無疑,再講些細節,以此彰顯自己與季嶼霄很熟。

反而現在到了真人麵前,都拘謹得跟什麼似的,連句話都不敢主動開口跟他說,也不能怪大家,實在是季嶼霄這人,氣質冷淡疏離,很不好相處的樣子。班長說他是來蹭飯的,還真是。落座之後,就旁若無人,慢條斯理地吃著,並不參與同學之間的聊天。

林洛清也不太有參與感,若不是因為程晨,她是絕不會來參加高中同學聚會的。但班長許久不見她,熱情過了頭,聊不到三句,就把話題引到她身上。

-請到會議室,我現在過去。”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崔姐當然不敢貿然讓季總去見警察。“趙小姐,抱歉,臨時有點事,不能陪你了。”崔姐說完,大著步子快速去會議室。警察到公司來,這事可大可小,儘量不要讓員工們知道,更不能讓外界知道。否則容易被有心認識拿去做文章。秘書助理已經把警察帶到會議室了,崔姐進來急忙招待他們,並且解釋道;“季總這會兒在開會無法抽身,我是他的秘書,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我說。”警察也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