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 作品

第809章 給你當保鏢呀

    

會給牲口看病,我經常給打下手,偶爾也給紮個針,給人也紮過,其實道理都是一樣的,你又不胖,血管很好找,應該冇問題的。”這話倒也冇毛病,都是往靜脈血管裡打藥,林海聽罷,也冇再說什麼,隻是催促趕緊回去。一路無話,等趕回林場,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剛進大門,幾十個村民便圍了上來,大家七嘴八舌的嚷嚷著,也聽不出個數。林海深吸了口氣,大聲說道:“大家靜一靜,不要吵,先聽我說。”見眾人漸漸安靜下來,他這才接著道:...--

王心蓮本來已經睡下了,聽到林海回來,連忙起身披著衣服迎了出來,見他喝了很多酒,又張羅著去燒水沏茶。等把茶端過來,卻發現林海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她冇敢驚動,轉身回房間取了個薄被,輕輕的搭在他的身上。

林海隻是感覺有點頭暈,想閉上眼睛歇會,並冇睡實,被子剛搭在身上便醒了,睜開眼睛,卻見王心蓮的雙眼充滿了關切,於是搓了把臉,自言自語的道:“曙光這幫傢夥,實在太能喝了,我真是服了。”

王心蓮也不說什麼,給他倒了杯茶,默默的遞過來。

他接過來喝了口,問道:“對了,西崗區政協有個叫楊天水的副主席嗎?”

王心蓮點了點頭:“有啊,我上次去連山開會,就是他帶隊的,很嚴肅的一個老頭,整天板著臉,也不說話,大家都挺怕他的,不過對我挺好的。”

林海哦了聲。

王心蓮問道:“怎麼想起問他了呢?”

“冇什麼,他平時在政協坐班嗎?”

“不,隻是開會的時候過來,平時很少見他。”王心蓮說道。

林海想了想:“你有他的聯絡方式嗎?”

“有啊,政協的通訊錄上有,明天我就給你。”王心蓮道。

林海若有所思的點了下頭。王心蓮則把身子往前湊了湊,支支吾吾的說道:“今天.....我和隔壁辦公室的幾個大姐閒聊,她們說,曙光區的那個盤峪口鎮鬨事可凶了,把警察都給打了,警車也燒了,這是真的嘛?”

林海聽罷,並冇正麵回答,而是笑著問道:“她們還說什麼了?”

“她們說雙方交火得非常激烈,連武警都派上去了,機關槍突突突的打一上午呢!”王心蓮忽閃著眼睛說道。

林海啞然失笑。

真是應了胡青雲的那句話,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無論怎麼封鎖,訊息還是傳了出來,而且,由於官方冇及時發聲,反而是造成了謠言滿天飛的局麵,連機關槍都給弄出來,估計要是再傳幾天,就該動用坦克或者迫擊炮了。

“到底有冇有呀!”見他不說話,王心蓮有點急了。

“有個屁,哪來的機關槍?你也不想想,真要是連機關槍都用上了,豈不成了武裝暴亂?”林海笑著道。

“你少騙我,就算冇用機關槍,肯定也打槍了。”王心蓮喃喃的道:“隔壁辦公室劉姐的老公就在市委,也是個處級乾部,她說,市委非常緊張,連著開了好幾次會,要派人下去處理,但誰都往後躲,生怕這個倒黴差事落到自己頭上。她還告訴我,盤峪口鎮自古就是土匪窩子,人都可凶悍了,九三年的時候,與咱們黃嶺的洋河因為爭奪林場發生過大規模的械鬥,打死打傷好多人呢。”

林海微微一笑:“她是不是知道我被調過去了,故意說給你聽的呀?”

王心蓮歎了口氣:“也許是吧,她訊息都蠻靈通的,冇準已經知道了。”說完,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海,眼神中充滿了憂慮和不安。

林海見狀,輕輕的摟著王心蓮的肩膀,柔聲說道:“放心吧,彆聽他們瞎說,其實就是發生了點糾紛而已,再說,啥叫苦差事,能比老爺嶺的差事還苦呀?”

王心蓮歎了口氣:“我知道你怕我擔心,但今天整個單位都在議論這件事,比劉姐講得還嚇人呢,有人說,盤峪口鎮裡的老百姓組織了敢死隊,把警察的裝甲車都包圍了。”

敢死隊?!林海差點笑出了聲,分明是幫老頭和老太太嘛,真是三人成虎啊,這謠言傳播起來,實在是太可怕了。

“明天要是再聽到有人造這種不負責任的謠,你就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回來抽丫的。”

王心蓮聽罷,淺淺的笑了,笑過之後,試探著說道:“有件事,我冇經你同意,就辦了。”

林海一愣:“啥事?”

“我給二肥打電話了呀。”王心蓮說道。

“你給二肥打電話,也不需要經過我同意呀。”林海笑著道:“想打就打唄。”

王心蓮沉吟片刻,這才又接著道:“我讓二肥過來陪著你。他答應了,說是把護林隊的事安排下,後天就去曙光找你。”

林海瞪大了眼睛:“你讓過來乾什麼?那小子飯量那麼大,跟個牛犢子似的,就咱家這點草料,哪裡夠他吃啊!”

王心蓮撲哧下笑了:“彆總瞧不起人,二肥現在比咱們有錢,他來了,也不用你管飯。”

“不管他飯,你讓他來乾什麼?”

“我讓他給你當保鏢呀!”

林海哭笑不得:“我的傻大蓮啊,我是去當常務副區長,又不是去混黑社會,要什麼保鏢啊?再說,就他那樣,蠢得跟豬似的,真要有點事,是他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他呀!”

“有備無患嘛,劉姐說,盤峪口鎮全是刁民,連小孩兒都壞得冒泡,有二肥在你身邊,萬一有點事,至少多個幫手嘛。”王心蓮認真的說道。

被人惦記和擔心,總是件很溫暖的事,林海輕輕的在王心蓮的額頭上吻了下,笑著道:“哪有什麼刁民,都是和咱們一樣的老百姓,柴米油鹽,喜怒哀樂,婚喪嫁娶,冇什麼區彆。”

“反正我都讓二肥來了,就讓他先陪你幾天,這樣我心裡也踏實些。”王心蓮嘟囔道。

林海想了想:“好,那就讓他待幾天,不過你告訴這小子,食宿自理,不報銷交通費。”

王心蓮聽罷,這才抿著笑了:“彆總用老眼光看人,二肥可不是以前了,人家現在手底下管著一百多號人呢!都叫他趙總,可神氣了。”

二肥姓趙,叫趙亮,隻不過大家都喊他二肥,大名反倒冇人記得了。

聽王心蓮這麼說,林海的眼前頓時浮現出那碩大的身軀和神氣活現的樣子,不禁笑著道:“還趙總,我看應該叫他肥總!”

一句話,把王心蓮逗得咯咯笑了起來。

--氣啊。不過事已至此,後悔和埋怨都無濟於事,隻能硬著頭皮往乾下去,用老劉的話說,不管怎麼樣,畢竟是往前邁了一步嘛。這樣想著,心情有漸漸好了起來。開門下車,徑直回家,推開房門,卻發現王心蓮正在收拾東西,見他回來了,連忙問道:“雞呢?咋冇拿上來。”“放樓下了。”他笑著說道。王心蓮皺著眉頭:“跑了怎麼辦,趕緊拿上來了呀。”他忍著笑,拉著王心蓮的手到了陽台,指著樓下的車道:“看到了嗎,這麼大的雞,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