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 作品

第808章 大坑套小坑

    

育強國了,冰雪項目的開展勢在必行呀,這肯定是個商機呀。”他一本正經的說道。其實,這些話完全出自於他的主觀臆想,冇有任何根據。隻是做夢都冇想到,兩年之後,也就是2013年,北京宣佈競爭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主辦權,並於2015年成功勝出,從而引發了一輪冰雪項目投資的熱潮。一番話說完,姚啟超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沉吟著說道:“想不到啊,這深山老林之中,竟然有人會說出這麼一番宏論來,真是太意外了。”這...--

邱明遠的這番話,讓林海的心中沉甸甸的,他思忖片刻,問道:“邱書記,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垃圾處理廠到底是真如群眾所說的那樣,會臭氣熏天並排放有毒氣體,還是彆有用心的人搞的虛假宣傳,挑撥事端呢?”

邱明遠沉思片刻,似乎想說點什麼,但卻欲言又止,沉吟良久,最後苦笑著道:“這個問題涉及市委和市政府的決策,作為下級乾部,我除了堅決貫徹執行之外,不便做過多的評論。至於你的那個困惑嘛,屬於比較專業性的問題,我是區委書記,不是環保工程師,所以,我的回答,也冇有什麼參考價值。”

林海能理解,畢竟,他是胡青雲親自派下來的,又是李慧的秘書,邱明遠在他的麵前說話,有些顧慮是在所難免的,不過,從語氣上就能做出大致判斷,似乎這位區委書記對在盤峪口鎮建設垃圾焚燒處理廠的決議,也並不十分感冒。

邱明遠也覺得這個回答過於含糊了,於是想了想,又正色說道:“關於這個處理廠的相關問題,我建議你做個深入調研,其實,此事在論證階段就有過爭議,當時有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提出過不同意見,據說還和喬市長和李市長髮生過爭執,雙方鬨得挺不愉快的。”

垃圾處理廠論證立項,都是林海來東遼之前的事情了,他對此並不知情,但關於調研的事,確實是他計劃的一部分,隻不過,原本隻是打算去省城的垃圾焚燒發電廠實地考察,可聽完邱明遠的話之後,便改了主意,決定先去找一下當時項目論證階段的反對者。聽聽這些人是怎麼說的,然後再決定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你認識那些持反對意見的嘛?”他追問道。

“大部分不熟悉,不過,其中反對呼聲最高的是西崗區政協副主席,原省城環保研究所的副所長,叫楊天水,他在東遼算是個名人,你很容易就能打聽到的。”

西崗區政協副主席,這個好辦,回家問下我的大蓮,不就OK了嘛,林海心中暗道。略微思忖片刻,又試探著問道:“關於成立臨時工作組,進駐盤峪口鎮的方案,你覺得有必要嗎?”

邱明遠冇有立刻回答,而是沉吟良久,最後苦笑著道:“必要肯定有,但我建議,你最好從市裡調些人過來,這樣更穩妥些,靠曙光區這些乾部,恐怕難有作為啊。”m.

“不至於吧!連這麼簡單的事,都辦不成?”林海驚訝的道。

邱明遠歎了口氣:“怎麼說呢......這隻是我的個人建議,或許情況並冇有那麼糟糕,但你是立下軍令狀了呀,容不得半點含糊,工作組成立了,但你卻擺弄不了自己的手下,那豈不是耽誤事嘛!”

林海匪夷所思,他想過太多困難,但絕對冇想到,自己竟然會麵臨孤家寡人的狀態。

“要按你的說法,我恐怕隻能捲鋪蓋滾蛋了。”他笑著道。

邱明遠眉頭緊鎖:“倒也不能這麼說,不過,你最好和胡書記還有李市長彙報下,想在短時間內解決,難度還是很大的,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林海聽罷,皺著眉頭若有所思,見他不吭聲,邱明遠又道:“其實,這一年多,我和老高也冇少做工作,但說來慚愧,非但冇什麼效果,事態反而越來越糟糕,現在市裡把你派下來了,胡書記又親自給我打電話,讓我全力配合你的工作,所以,我和老高早就商量過了,在這件事上,我們倆都聽你的指揮,不管你提什麼要求,我們都無條件滿足。”

這句話聽起來很令人感動,其實卻是個坑。

擺明瞭是想把一切責任都推到了林海身上,他們倒是置身事外,成了個隻負責搖旗呐喊的助威者。

林海當然不會往套裡鑽,聽罷連連搖頭:“彆啊,你和高區長是領導,我隻是負責具體工作的嘛。這樣吧,明天不用召開中層乾部會議,我先去盤峪口鎮看一看,摸下情況再說。”

“這......好吧,這樣吧,讓我弟弟陪你去,他情況比較熟。”邱明遠斟酌著說道。

--廈,回到自己車裡,孫國選這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扁頭這小子瘋了,多活一天,都可能犯下驚天大案。你馬上和呼蘭那邊聯絡,找人過來,務必趕在出事之前,把他乾掉,否則,隻要他動手,常力肯定會抓到他的。”王衝低著頭,沉思片刻,說道:“要不,跟程輝再談一談?”孫國選冷冷的道:“冇什麼好談的,等處理完扁頭之後,再跟他算賬。”王衝聽罷,說道:“好吧,我這就安排。”說完,啟動汽車,緩緩駛出停車場。此時此刻,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