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 作品

第807章 並不樂觀

    

直到了一台商務車前,打開後備箱,從裡麵取出一樣東西,三下兩下扯去纏在外麵的油布,竟然支雙筒獵槍。林海大吃一驚,有心阻攔,可見這男人已經打紅了眼,又不敢貿然上前,隻好悄悄跟在後麵。壯漢有傷在身,再加上剛剛一番搏鬥,體能消耗很大,兩條腿有點拉不開栓,跟在身後的林海看準時機,腳下使了個絆子,壯漢猝不及防,噗通一聲摔倒,他則趁勢撲了上去,一把將獵槍抓在手裡。那壯漢先是一愣,估計是錯把林海當成對手了,不要命...--

宴會進行到晚上將近十點,直到盆中酒告罄,總算是告一段落。林海大致推算了下,人均至少一斤白酒下肚,像高長民和羅主任,肯定要在一斤以上,而他和邱明遠喝得比較少,也就六七兩的樣子。

除了邱明遠住在市內,其餘眾人的家都在附近,出了酒店,在門口寒暄片刻,相約明日再見,便紛紛告辭離去了。

林海上了邱明遠的車,司機駕車,緩緩往市內駛去。

兩人都冇說話,氣氛略顯沉悶,開出去一段路,邱明遠這才沉吟著道:“剛剛在飯店,有些話不方便講。”

林海很是詫異,這句話,哪怕是出自高長民的口中,都可以理解,可邱明遠是區委書記、黨政一把手,在座的都是他的下屬,有什麼話不方便講呢?

見他滿臉疑惑,邱明遠笑著道:“小林啊.....哦,我這麼稱呼可以吧?是不是有點托大了?”

“冇有,論年齡你是前輩,論職務你是領導,怎麼稱呼都冇錯。”林海連忙說道。

邱明遠點了點頭,用手指了下司機,說道:“這司機不是外人,是我舅舅家的表弟,以後有什麼事,你可以讓他幫忙,他是曙光本地人,對這裡比較熟悉。”

司機聽罷,趁著等紅燈的機會,轉身笑著和林海打了個招呼。

表弟當司機,這其實是犯忌諱的事,邱明遠雖然職務不算高,但大小也是個領導,按理說是不會乾這種授人以柄的事,林海心中暗想,看來,這一定是迫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邱明遠接下來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

“是不是很奇怪呀,領導乾部用親屬當司機,是不符合相關規定的。但冇辦法,我是吃過大虧的,不得不防啊,曙光這地方是典型的水淺王八多,情況非常複雜,個頂個插個尾巴就是猴,雞賊著呢!”

林海眉頭緊鎖:“你剛剛說,有些話不方便講,難道班子成員,也不能相信嘛?”

“怎麼說呢......身為區委書記,對自己的班子成員都不信任,這多少有些駭人聽聞了,但曙光區的現狀就是如此。當然,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多方麵的,既有曆史的,也有經濟發展不均衡所致,甚至還有地緣方麵造成的。”

“地緣?”林海還是頭一次聽說。

“是啊,曙光的地理位置很特殊,距離撫川市的核心商圈隻有不到十公裡,坐城際小巴,不到四十分鐘就可抵達,而距離東遼卻是三十多公裡,開車也要半個多小時,要是坐公交的話,等折騰一個多小時,曙光當地人購物都是去撫川,很少有去東遼消費。這就導致了曙光區的人對東遼冇什麼概念,加上之前曙光就是歸撫川管轄的,這就更缺乏認同感了。而東遼對曙光也是如此,從93年開始,國家實行公務員招考製度,一晃快二十年了,但曙光地區的公務員中,東遼市內的人占比非常小,前些年錄用一批,大概有百十多人吧,但不到半年,絕大部分就紛紛調回市內了,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也都被邊緣化,所有這些原因湊在一起,就導致了曙光地區的乾部體係越來越封閉,形成了父一輩子一輩的模式,外人很難立足。你剛剛問我,難道班子成員也不能信任嘛?說實話,我想信任他們,但真不敢,畢竟,我就是個外人,其實,你也是。”

這些情況,林海是有些瞭解的,雖然邱書記講得更具體了,但倒也並冇感覺很意外,隻是連連點頭,往下聽去。

“話題扯遠了,再回到盤峪口鎮這場騷亂吧,如果你僅以為是這個鎮的問題,那就大錯特錯了,整個曙光區,對這件事都有一定的牴觸情緒,包括今天在一起吃飯的人,對垃圾廠建在盤峪口有看法的就不在少數,所以說啊,你有什麼打算,跟我或者老高聊聊也就算了,冇必要征求他們的意見,事實上,他們不給你拆台就不錯了。”

林海不由得苦笑:“邱書記,我是在市委立下軍令狀的,必須在半個月內落實垃圾處理廠的相關事宜,否則,隻能灰溜溜的捲鋪蓋回家了,聽你這麼一說,我這豈不是乾了件傻事嘛。說實話,我都有點後悔了。”

“都立下軍令狀了,後悔也來不及了,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衝吧,不過......”邱明遠喃喃的道:“我個人感覺,並不樂觀。”

--的嘛。”孫國選不緊不慢的問了句。林海想了想,平靜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也不會唱戲。”孫國選冷冷的看著他,半晌,這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在市裡這些領導中,李慧是公認的女強人,不過,她手中的刀雖快,但想砍我還差了點,你也確實有兩下子,居然能不動聲色的把她給搬出來,令我很意外啊。”林海很清楚,跟楊懷遠裝傻充愣那一套,在孫國選麵前是冇意義的,必須表明立場和態度。“孫局,我冇想對你做什麼,事實上,咱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