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 作品

第806章 酒桌文化

    

年用咱們倉庫2-3個月?”“蕨菜收完之後,鬆蘑又下來了,秋天還有鬆子和野生榛子啥的,所有這些東西在銷售之前都需要存儲和乾燥。”王心蓮說道。“也就是全年都在用?”王心蓮點了點頭:“差不多吧。”林海嗯了聲,皺著眉頭思忖片刻,這才往外走去,王心蓮則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那兩條狗也消停了,隻是警惕的看著二人,並冇有狂吠。外麵的雨越下越大,天色也愈發黑了。從倉庫出來,連路都看不清楚,兩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每...--

酒宴在愉快的氣氛中進行著,大家頻頻舉杯,掀起了好幾輪小**。

曙光區選拔乾部似乎是以酒量作為考覈標準的,在座的眾人都展現出了極其強悍的戰鬥力,基本上是舉杯就乾,看得林海目瞪口呆。

盆中的酒很快就喝光了大半,可大家卻神態自若,談笑風生,冇有一個人走板兒。

林海是喝得最少的。他很清楚自己的酒量,如果真要甩開膀子,真刀真槍的跟這幫人喝起來,肯定是要被抬出去的。所以,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作壁上觀。好在是初次見麵,彼此都不熟悉,最重要的是,除了邱明遠和高長民,剩下的都冇他官大,自然多了幾分敬畏,敬酒也是點到為止,而且還得跟上句:我乾了,您隨意!

但喝著喝著,林海卻發現了個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所有人都在迴避有關盤峪口鎮的話題,不論怎麼引導,不是被巧妙的繞開,就是有人打岔,總之,大家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諱莫如深、決口不談。

這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市委把他派到曙光區來是乾什麼的,在座的諸位自然心知肚明,這個問題捂是捂不住的,今天這樣的場合,不提前交換下意見,明天的機關全體乾部大會上,難道讓我隨便講嗎?

管他呢!不論有什麼無法擺在桌麵上的內容,這層窗戶紙都必須捅破。這樣想著,於是找了個機會,直截了當的說道:“邱書記,高區長,我有個想法,今天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想和你們交換下意見。”

“什麼事兒啊,搞得這麼正式,還是先喝酒吧!”邱明遠說著,端起酒杯,笑著道:“林副區長,數咱倆喝得少,我是因為年老體弱,可你正當年啊,不該如此表現,來,咱們走一個,也攆一攆進度。”

林海輕輕的將邱明遠的酒杯摁下,鄭重其事的說道:“邱書記,你讓我把話說完,我打算成立個工作組,明天下午就進駐盤峪口鎮,儘快開展工作,今天正好班子成員都在,咱們商量下,一是工作組的規模和人員構成,二是請諸位推薦幾個合適的人選,畢竟,我剛來,和大家也不熟悉,總不能拿著花名冊直接點名吧。”

邱明遠和高長民迅速交換下了眼神,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嘛......你初來乍到,情況還不熟悉,我覺得不急,可以緩兩天再說,至少對機關的同事有個初步的瞭解和掌握,否則,人用著也不順手嘛。”

“這個好辦,我就是挑幾個年輕同誌,冇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可以邊工作邊熟悉。”林海笑著道。

高長民接過了話茬:“林副區長,你冇理解邱書記的意思,他讓你緩兩天,並非不支援你的工作,而是因為,最近幾天你會非常忙的,根本冇時間去盤峪口呀。”

“為什麼?”林海問道。

高長民用手指了下桌麵,笑著道:“最高規格呀!咱們安排完了,也得給下麪點機會,讓同誌們都表示下心意嘛。對了,這可是曙光的慣例啊,總不能到你這兒就壞了規矩吧,影響團結,不好!”

“就是就是。”區委辦公室羅主任說道:“剛纔我就接到了好幾個電話,聽說林副區長到任了,很多同誌都報名排隊了,初步統計,已經排到三天以後了。”

“是嘛,誰訊息這麼靈通?”高長民興致勃勃的接過了話茬。

羅主任說道:“農委的小劉,電業的老郭,還有黨群工作部這就三撥了,我正琢磨著,是否把他們整合到一塊呢。不然的話,林副區長的身體恐怕吃不消呀。”

“必須整合下,我這邊還有兩撥呢。”另有一人說道。

高長民聽罷,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對羅主任下達了命令:“老羅啊,這事就交給你了,把這幫傢夥往一塊捏捏,彆東一個西一個的,這樣吧,最多不能超過一個禮拜,否則啊,連續喝,身體抗不了啊!”

“放心吧,我來安排。”羅主任爽快的答應道。

林海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心中卻升起了一絲不祥之感。

儘管來之前,他對所麵臨的困難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可現在看來,還是有些估計不足,情況比他想象得要複雜得多,甚至還有幾分詭異的色彩。

邱明遠似乎看出了他內心的疑惑,不動聲色的在下麵輕輕踢了他一腳,口中卻說道:“來吧,先不聊這些,酒桌上不談工作,咱們接著喝。”

--顧不上回答,隻是忙不迭的點了點頭。“他什麼意思呢?講和,還是服軟?”二肥把西瓜皮往垃圾桶裡一丟,抹了把嘴道:“管他什麼意思,我才懶得去想呢,總之一句話,以後的老爺嶺,冇他什麼事了。”林海皺了下眉頭:“你聽我說,事情恐怕不那麼簡單,賀老六這個人非常狡猾,而且,他的背後有孫國選撐腰,現在突然在你麵前示弱,恐怕不是什麼好事,還是要多加小心為好。”二肥卻仍舊大大咧咧:“誰撐腰能怎麼的,我二叔早就說過,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