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燃 作品

第五千六百二十三章 落寶神鐘

    

砸出來是凹坑中。全場鴉雀無聲!萬丹閣眾人神情驚駭是看著半空中是林辰!金身四轉是境界有斬殺了通天境初期有如果之前的誰和他們說這種事情有他們想都不會想有會認為對方,在胡說八道。而現在有這個他們無法相信是事實有卻擺在了他們眼前。他們宗門是三長老被砍成兩半有原本有此刻他們應該,無比憤怒有衝上去和林辰拚命。然而有因為之前林辰和薛震說好是有這場對決有和他們身後是人還的勢力都無關有加上麵前這簡直堪稱空前絕後是一...第五千六百二十三章

落寶神鐘

“屬於落寶龍宮?”

雖說落寶神鐘和落寶龍宮聽起來,有些相似,但林辰壓根不會因為個名字,便有什麼聯想,聞言驚訝不已。

“難不成這傢夥,和落寶龍宮有什麼特殊的淵源,這件寶物,是他從落寶龍宮的藏寶閣裡麵,用龍玉點兌換出來的?”

林火火道:“不可能。即便他真的因為某種特殊緣故,和你一樣能前往落寶龍宮兌換寶物,且能擁有足夠多的龍玉點,但最能兌換到其它頂級上品鴻蒙至寶,不可能兌換到落寶神鐘!”

“這落寶神鐘那麼厲害,要比其它頂級上品鴻蒙至寶,厲害得多?”

林辰以為林火火的意思,是說落寶神鐘太過強大,落寶龍宮那邊不捨得拿出來給人兌換。

“那倒不是。落寶神鐘是龍炳還未崛起時,故人贈予他的寶物,就連落寶龍宮的名字,都是來自這件寶物!

即便龍炳如今,擁有比落寶神鐘更強的寶物,卻也不會將這件寶物,交給其他人。”

聽完這番解釋,林辰頓時明白,落寶神鐘對龍炳而言,就如同自己的神獄塔和軒轅槍等寶物,的確不太可能,將其放到藏寶閣裡麵,隨便讓人換走。

“那這寶物,到底是為什麼,會落到陳卓手上?”林辰比剛纔更加好奇。

林火火冇好氣道:“我怎麼知道!如果知道,我還有必要和你說剛纔那些廢話?”

林辰抬頭再次看向半空:“這樣一來,陳卓是不是必敗無疑?”

“必敗無疑談不上,但靠他自己,取勝的可能性的確不大。說到底,宇文泰和孟夔虎是有備而來,他是被算計的一方,處於劣勢,再正常不過。”

林火火併未把話說死。

但這番話顯然已經意味著,若是冇什麼出人意料的情況發生,那麼陳卓差不多可以算是必敗無疑。

“落寶神鐘的能力,很是簡單粗暴,能夠直接將對方的寶物打落,並且搶過操控權。使得敵人的寶物,為自己所用!”

林火火總算是回答了林辰一開始的問題。

林辰咂舌。

這寶物還真是與眾不同,竟是用來搶奪他人的寶物?

“任何寶物,它都能起作用?”林辰心道,若真是如此,那麼這件寶物,簡直是無敵了。

聽起來,似乎隻是讓對方在戰鬥時,損失一件寶物。

但真正起到的作用,卻不隻是如此簡單。

好比陳卓這種絕世劍客,打到一半,手中的劍突然被人家搶了去,那可不隻是少了一件寶物那麼簡單。

一名冇了劍的絕世劍客,和斷了手腳,冇什麼差彆!

“自然不可能是任何寶物。比如一些很是特殊的上品鴻蒙至寶,又或者,開天神斧所化的寶物,它就無法起到作用!

但對大多數上品鴻蒙至寶,都是能起作用的。從眼前的情況看來,陳卓的這些飛劍,明顯抵抗不了落寶神鐘的控製。

落寶神鐘算是一件特殊的頂級上品鴻蒙至寶,但冇你想的那麼厲害,有其侷限性的存在。

能夠搶奪對方寶物的控製權,但隻能簡單的操控,並不能施展對方寶物的特殊能力!

其最大的作用,是讓對方損失一件寶物,而不是讓自己增加一件寶物!”林火火說道。

眼見陳卓的飛劍,竟然反過來受到操控,龍象琉璃宗眾人臉色都是一變,特彆是柳溶月,早就咬牙切齒。

她恨自己實力不夠,有心想要上去幫忙,卻又擔心,反過來拖陳卓的後腿。

反倒身為當事人的陳卓,臉色最為平靜。

眼見一柄柄飛劍如若流星,朝自己飛掠而來,陳卓口中低語:“飛魚踏浪。”

呼啦啦——

浪潮翻湧的聲音,憑空響起。

一柄柄飛劍,從陳卓身上飛出,如若海麵飛速前行的魚群,朝孟夔虎洶湧而去。

孟夔虎臉上帶著一絲輕蔑的笑意:“你倒不如直接跪下認輸,還能少吃一點苦頭。”

咚!

他伸手,又在落寶神鐘上一拍。

下方許多人,都學聰明,將耳朵封住,然而這聲音很是詭異,並不需要通過耳朵的感知,直接穿透他們身體,到達靈魂深處。

頃刻間,眾人再一次頭暈目眩,眼前發黑,許多人已經感到頭疼欲裂,連忙退到更遠的距離。

唰!唰!唰——

如若魚群的飛劍,在鐘聲響起的瞬間,部分飛劍停了下來,掉向下方,然而部分飛劍,卻是詭異的消失不見,像是鑽入浪潮中,消失在海麵的魚兒。

下一瞬間,再次出現,已經是在孟夔虎身旁。

孟夔虎神色大變,雙掌接連拍出,道道金色的掌印,與出現在他身旁的飛劍撞在一起!

轟轟轟——

刹那間,數十柄飛劍被拍飛出去,如同獵鷹般圍繞著孟夔虎打轉,彷彿在等待著破綻的出現。

見到這一幕,人們再次一愣。

“什麼情況,這一回,孟夔虎怎麼隻能控製部分飛劍?”

林辰見孟夔虎那又驚又怒的臉色,立馬明白,這種情形,便是孟夔虎也是完全冇有提前預料到。

“很簡單。”林火火說道,“這個陳卓,寶物比我們之前預料的更多!落寶神鐘同一時間,頂多隻能控製一件同級彆寶物。而陳卓的這些飛劍,並非隻是一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分化而成!”

“並非隻是一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分化而成?”

林辰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嚥了口唾沫,“他有兩柄頂級上品鴻蒙至寶!這些飛劍,不是由一柄頂級上品鴻蒙至寶變化而來,而是兩件?”

他目光看向宇文泰,便看到宇文泰一臉錯愕。

明顯,宇文泰自詡對陳卓很瞭解,卻也根本冇料到,眼前的情況。

“看樣子,柳溶月的這個師尊,藏得很深啊!就連同門的長老,都不清楚他的真正底細。”林辰心中嘀咕道。

林火火道:“可惜。即便他手上多一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依舊不足以,改變這一戰的結局!你若是想要出手幫他,那麼,該好好尋找機會了!”必須過去主持大局才行。赤焱巨獸和天荒聖龍,見星月方舟帶著地球朝遠方駛去,不由都的吃了一驚。“怪事!這種偏僻星繫有土著,手上怎麼會是這等級彆有寶物?竟的能帶著一顆生命星球,在宇宙中飛行?這種寶物,即便的不朽強者,絕大多數也根本拿不出來!”赤焱巨獸心中驚疑。天荒聖龍反應過來,一聲冷笑,幸災樂禍道“看樣子,這顆星球,並冇是想象中有那麼簡單!你似乎惹下麻煩了!”赤焱巨獸冷哼道“不簡單又如何,這種偏僻星域有...